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武動乾坤 > 第四百三十七章 斬殺晉牧
    耀眼的光明巨象,在那金光之下,卻是脆弱得如同豆腐一般,金槍掠過,巨象頓時寸寸崩裂。

    而巨象崩裂,隱藏在其中的晉牧,也是暴露在了那凌厲到了極點的槍風之下,當下那張面色,便是涌上了一抹驚駭之色。

    雖說上一次已經交過手,晉牧也是清楚林動的戰斗力強橫,所以此次交手,他幾乎沒有絲毫的留手,一出手便是全力而為,在他看來,林動之所以強,只是因為那武學強大罷了,只要他沒有施展出那種強大武學,林動根本就無法與他抗衡

    當然,最后的事實又是讓得晉牧明白,他這想法,著實有些過于天真了點。

    林動僅僅只是憑借著手中的骨槍,也并沒有催動大荒囚天指這等強大武學,但那最后的結果,卻是近乎以一種摧枯拉朽般的姿態,轟爆了晉牧的圣象崩天撞!

    小涅槃金身這等煉體武學的威力,也終于是逐漸的展露而出。

    “嗤!”

    在那無數道震驚的目光中,林動眼神冰寒,手中金槍勁道不減,狠狠的對著那暴露而出的晉牧攻去,那勁風舞動間,殺氣騰騰。

    “光明玄罩!”

    那晉牧此時也是感受到了濃濃的死亡味道,他知道,若是讓林動這攻擊落到身體上,今天不死都要脫層皮,當下他的眼中也是掠過狠色,身體一震,體內元力幾乎毫無保留的暴涌而出,而后在其身體之外,形成了一道極端厚實的光罩。

    在那光罩之上,波光粼粼,有種令人心安的堅固之感。

    而在光罩凝聚成形時,宛如一條沸騰金龍般的金槍,也是轟然而至,而后在那諸多的眼球的凝視下,狠狠的轟在光罩之上。

    “砰!”

    光罩劇烈的顫抖著,一道道裂紋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蔓延而開,而其中的晉牧,面色也是在此刻涌上了蒼白之色,他實在是有些無法想象,這才短短幾天時間不見,為什么林動的戰斗力,竟然猛漲了這么多!

    “爆!”

    一道冰冷的音節,從林動嘴中傳出,旋即那刺眼光幕,瞬間爆炸而開,強猛的勁風轟擊在晉牧身體之上,當即便是一口鮮血狂噴而出,其身體,也是如同斷線的風箏般倒射而退。

    “嘩。”

    望著那吐血狼狽而退的晉牧,這片區域頓時爆發出陣陣嘩然之聲,一道道驚異的目光望著林動的身影,雖說這里的人有一些也是聽說過當曰林動與晉牧在陽城交手的事,但當時畢竟算不得分出勝負,可如今這一幕,卻是讓得他們明白,兩人之間,究竟是孰強孰弱。

    那正在與磨鐵等人糾纏的海鯊四人,同樣是因為這一幕心頭狠狠的震了震,旋即面色有些變幻,原本在他們看來,就算林動真的能夠媲美半步涅槃的強者,想來也頂多只能跟晉牧戰個平手,但眼下這情況,卻是超出了他們的意料范圍。

    半空中,林動眼神冷漠的望著吐血而退的晉牧,眼中的殺意卻是絲毫不曾減弱,他今夜想要的,并非只是打傷晉牧,而是要真正的將這個禍害給解決掉!

    上次他忍耐了一下,但卻是招來今夜這般橫禍,若是再留著他的話,指不定下次還會招來什么麻煩,以林動的姓子,斷然是無法接受。

    所以,當晉牧身形暴退時,他的身形,也是再度暴掠而出,一閃之下,便是出現在了氣息極為不穩的晉牧面前,手中凌厲槍芒,撕裂夜色,狠狠的刺向晉牧胸膛。

    “林動,你敢!”那晉牧也是被林動這般舉動駭了一跳,旋即猛然厲喝道。

    “咻!”

    他的喝聲剛剛脫口,那迎面而來的凌厲勁風,便是將其臉上刮出道道血痕,此時他方才徹底的醒悟過來,林動竟然是真的打算下殺手

    “火靈衣!”

    死亡的威脅,籠罩著晉牧心頭,不過他好歹也是半步涅槃的強者,心神一動,便是催動起貼身的靈寶內甲,頓時有著一圈淡淡的紅光蔓延而開。

    不過,這一次,他卻是小看了林動的攻擊速度,憑借著造化境巔峰的實力,再加上再度強化的小涅槃金身,他的戰斗力已是上升了數成,因此,還不待那圈紅光徹底的蔓延凝實,一點金芒,已是猶如閃電般的將其洞穿,最后狠狠的落在了晉牧胸膛之上。

    嗤!

    槍尖入肉的低沉聲音,悄然的傳開,卻是令得周圍的區域瞬間寂靜無聲了下來

    縈繞著金光的骨槍,自晉牧的胸膛穿進,而后自后背心處穿出,頓時間,鮮血如同噴泉般的涌出,而那晉牧的身體,也是在此刻凝固下來。

    “下輩子,動壞心前先想想后果。”

    林動眼神漠然的望著那嘴中鮮血不斷涌出的晉牧,手中骨槍狠狠一甩,那晉牧便是狠狠落地,隱約間,有著骨骼斷裂般的聲音傳出。

    原本搔動的區域,在此刻寂靜無聲,一道道目光望著那在掙扎了幾下后,最終徹底僵硬的晉牧,不由自主的狠狠吞了一口口水,他們實在是有些無法想象,晉牧竟然便是這樣的死了

    “這個家伙好強的戰斗力,好狠的手段!”

    一道道目光,以各種角度,不約而同的望向半空中的那一道身影,這個時候,一些眼光中原本的同情與輕視,也是悄然間蕩然無存。

    晉牧的身死,同樣也是令得那雙方的戰斗逐漸的歇火,磨鐵等人看了看晉牧的尸體,咽了一口口水,心中的震動,難以言明。

    而海鯊四人,則是面色陰晴不定的望著這一幕,片刻后,除了海鯊之外的另外三人,身形突然一退,忌憚的目光看向林動,道:“這位朋友,先前的事我們并沒有插半點手,此事,我們不會再管。”

    他們這話一出口,立刻便是表明了立場,晉牧已經死了,再為他拼命顯然沒有意義,他們都不是蠢人,不可能再為了一個死去的晉牧來得罪戰斗力極為驚人的林動。

    而聽得他們這話,那海鯊本就陰沉的面色,更是難看起來,今夜的事,他與晉牧是主謀,而且他還主動出手將妖獸引了過去,這三個家伙可以罷手退開,但他的話,恐怕有些難度。

    此時的天色,已是接近黎明,一道道淡淡的光線射下來,令得整個山脈都是朦朦朧朧,林動則是腳踏半空,他手掌一握,一股吸力便是將那晉牧懷中的乾坤袋吸至手中,而后這才轉動著一對漠然的雙眼,先是看了那三個退開的家伙一眼,然后緩緩轉移,停留在了海鯊的身體上。

    “林動,你還想干什么?!”見到林動目光望來,那海鯊頭皮略微有些發麻,他的實力與晉牧不相上下,林動有能力斬殺晉牧,那也就是說,同樣有機會殺了他。

    這一情況,讓得海鯊心頭突然涌上一些后悔,如果早知道林動竟然這么兇悍,他就不跟晉牧這家伙一伙了

    不過現在這時候,再后悔似乎已是晚了點,但不管怎么樣,這里這么多人看著,他也只能硬氣點。

    “下去陪他吧。”

    林動聲音平淡,沒有半點的情緒波動,對于這海鯊,他同樣是頗為的厭惡,所以也并不打算留情,身形一動,便是出現在那海鯊上空,骨槍一振,極端凌厲的勁風,撕裂空氣,狠狠的轟向后者腦袋。

    “林動,你不要太過分了!”見到林動再度帶著殺氣而來,那海鯊也是怒喝道,旋即急忙抵御。

    “砰砰!”

    金光涌動,這一次,海鯊也終于是明白了為什么晉牧會敗得如此之快,因為林動的實力,比起幾天之前,竟然又是再度有所提升!

    “叮!”

    林動的骨槍,重重的點在海鯊手中長劍之上,狂暴的力量如同火山般噴發而出,直接是將那海鯊生生震退數十步,最后方才有些踉蹌的穩住,但那面色,卻是青紅交替,顯得很是尷尬與驚懼。

    周圍的各方人馬,見到林動這般兇悍,心頭都是微微一凜,然后將前者在心中劃定為不可招惹的一類,這家伙等級雖然不高,但這戰斗力以及睚眥必報的手段,卻是讓人心寒。

    “咻!”

    林動眼中金光流動,皮膚之下也是閃爍著點點金芒,身形一動,愈發凌厲的攻勢,再度對著那開始有些不支的海鯊籠罩而去。

    而在林動這般攻勢下,那海鯊很快的也是落入了下風,不過,就在林動快若閃電般的凌厲一槍即將轟中其要害時,一道龐大的勁風,猛然自遠處暴掠而來,一聲巨響,竟是生生的將林動震退了數步。

    突如其來的勁風,讓得林動眼神微微一沉,旋即抬頭,只見得那不遠處,一道身影如同柳絮般,隨風而來,淡淡的聲音,緩緩的在這片區域中傳蕩而開。

    “這位朋友,做事留一線,曰后好相見,還望看在我凌云王朝的面子上,揭過此事。”

    (未完待續)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