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武動乾坤 > 第七百三十六章 變故
    魔音山之外的天空上,應歡歡望著那搔亂無比的山峰,一對纖細玉手卻是時刻落在天凰琴之上,一旦情況不對,她便是會動手支援。

    雖說以她現在的實力,催動天凰琴消耗極為龐大,不過這種時候,倒是沒時間理會這些。

    少女安靜的注視著魔音山,但接著她便是發現,她的援助似乎是多余的,林動三人,已是將整座魔音山都是掀得天翻地覆,在與各自對手交手時,也是完全的占據了上風。

    呼。

    見到這一幕,應歡歡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氣,然而,就在她玉指剛欲從天凰琴之上收回時,其眼神陡然一凝,豁然轉身,只見得在其身后,一名身著白衣的俊朗男子,正微笑而立。

    “你是誰?”

    應歡歡臉頰微寒,大眼睛之中充斥著戒備。

    “姑娘不用怕,在下元門沈云,八靈將之一。”白衣男子含笑道。

    “元門?”

    聽得這兩字,應歡歡本就微寒的臉頰更是徹徹底底的冰冷下來,冷笑道:“原來是元門的狗,本姑娘沒空跟你閑扯,滾一邊去!”

    “呵呵,小美人,這般說話可是不好的哦。”

    那沈云顯然是被應歡歡這突然間冷笑搞得愣了下,旋即眉頭微皺,嘴角掀起一抹玩味笑容,身形一動,竟是如同鬼魅般的欺近了應歡歡,探出手掌,就欲挑向少女下巴。

    咚!

    然而,就在其手掌伸出的霎那,應歡歡那大眼睛之中也是寒意涌動,玉指瞬間自琴弦之上撥動而過,一道火紅光華,直接是帶起一道狂暴音波,狠狠的轟向了那沈云。

    狂暴音波席卷而出,那沈云面色也是微微一變,腳尖一點虛空,一道殘影浮現而出,旋即便是被那音波生生的絞碎而去。

    “好個野姓十足的小美人,不過這樣,才更有趣,不是么”

    沈云的身形自不遠處浮現而出,他笑瞇瞇的望著臉頰冰寒的應歡歡,輕聲道:“這純元之寶的確強橫,不過不知道以你現在的實力,究竟能催動多少次?”

    “殺你足夠了!”

    應歡歡臉頰微白,旋即一聲冷笑,纖細玉指落至琴弦之上,猛然撥動,頓時清澈鳳鳴再度響起,一道巨大的火紅翼翅,直接是從天凰琴之中探出,然后攜帶著驚人的音波,狠狠的對著那沈云拍了過去。

    面對著這天凰琴的力量,那沈云倒也是不敢過于的怠慢,手掌一握,一道黑色石印便是化為一道黑色匹練暴掠而出,與那火紅翼翅重重的撞在一起。

    “嘭!”

    嘹亮之聲響徹而起,那道黑色匹練直接是被生生的彈射而回,但沈云卻是借著這霎那間的阻攔,再度暴退,退出了那翼翅的攻擊范圍。

    這沈云顯然是極端的狡詐,他知道以應歡歡的實力催動純元之寶消耗極大,倒也是不正面與其糾纏,顯然是打定主意將應歡歡拖得精疲力竭。

    而不得不說,他策略的確效果不小,如果此時的應歡歡狀態是全盛的話,或許還能憑借著天凰琴與他好生斗上一斗,但先前破解魔音山的陣法,看似隨意,可應歡歡卻是消耗極端的龐大,現在的她,便是根本不可能再如同剛才那般,將天凰琴之上的鳳凰召喚出來

    因此,在沈云這種策略下,應歡歡的氣息,也是在開始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萎靡著,而在氣息萎靡間,她撥動琴弦的纖細玉指,也是愈發的緩慢,那攻勢,無疑也是失去了先前的凌厲。

    那沈云顯然是戰斗經驗頗為豐富之人,應歡歡攻勢變緩,他第一時間便是有所察覺,當下眼中冷笑一掠而過,身形陡然暴射而出。

    應歡歡望著那再度暴射而來的沈云,銀牙微咬,就欲再度撥動琴弦。

    “你那朋友似乎要堅持不住了?”而就在應歡歡玉指即將撥動之霎,沈云的輕笑聲,突然傳進了她的耳中。

    玉指撥動的琴弦在這一霎凝固,應歡歡眼角余光幾乎是不受她控制一般,往著魔音山林動所在的位置瞟了一眼。

    但那目光所望處,卻并沒有見到那沈云所說之事,接著,應歡歡的心便是猛的一沉,玉指再度要撥動琴弦時,一道身影,已是靠近了她。

    “小美人,你還是嫩了點啊”

    沈云輕笑,旋即凌厲掌風,便是毫不猶豫的落至了應歡歡香肩之上。

    砰!

    咚!

    兩道聲音,幾乎是同時響起,應歡歡嬌軀倒飛而出,但在飛出的同時,她玉指也是自琴弦之上波動而過,一道狂暴音波,也是快若閃電般的轟在了那沈云身體之上。

    沈云身形暴退,身體之上雄渾元力瘋狂涌動著,但待得他穩下身體時,身上衣衫,已是被震碎許多,胸膛處,更是有著一條血痕出現。

    望著自己這幅狼狽模樣,那沈云的面色,霎那間便是陰沉了下來,旋即抬頭望著那臉頰蒼白的應歡歡,身形猛然暴掠而出,一閃之下,出現在應歡歡前方,磅礴元力呼嘯,直接一掌兇悍拍下!

    林動青龍臂掄動著黑樹,可怕的力量直接是轟爆空氣,然后帶起一道殘影,毫不客氣的狠狠掄在了那暴沖而來的金色巨豹身體之上。

    低沉的聲音,在林間擴散開來,那金色巨豹直接是被狠狠的掄砸在地面上,一道道巨大的裂縫,瞬間從其身下蔓延開來。

    一樹扇趴下這金色巨豹,林動剛欲有下一步動作,突然似是察覺到什么,面色猛然一變,豁然轉頭,然后遠處天空之上應歡歡被震飛的一幕,便是落進了他的眼中。

    望著少女那倒射而出的柔弱身影,林動的面色唰的一下便是徹徹底底的陰森下來,身形一動就欲掠出,但右腿之上卻是突然傳來劇痛,那金色巨豹,竟是兇狠的咬了過來。

    林動眼中的戾氣,幾乎是在這一霎便是暴涌了出來,雙腿青光涌動,直接是化為青龍腳掌,然后抬起,帶起一股重如山岳般的力量,當頭便是對著那金色巨豹狠狠的跺了下去。

    砰砰砰砰!

    一道道低沉無比的聲音,在林間擴散開來,巨大的裂縫,也是飛快的蔓延而出,待得林動腳掌落下時,這片地面,直接是崩塌了十數米,那金色巨豹的腦袋,都是被生生的踏成了肉泥,鮮血滲透進地面,組成一幅極端暗沉與血腥的景象。

    唰!

    林動踩爆這豹皮男子所化的金色巨豹,一把將其抓起,背后青龍之翼一振,陡然暴掠而出

    “小美人,給我乖乖將古琴交出來!”沈云望著眼前那臉頰蒼白的應歡歡,伸出手掌,微笑道。

    應歡歡眼眸冰冷的將其給盯著,一句話不說,玉指落至琴弦,剛欲撥動,嘴中卻是傳出一道悶哼聲,一絲血跡從嘴角溢出,她體內力量,已是在先前施展天凰琴時被消耗殆盡,如今再勉強催動,反而是受到了一些反噬。

    “真是倔強啊,既然如此,那我也只能辣手摧花了啊,真是舍不得”沈云笑了笑,掌心一握,一柄黑色長槍便是閃現而出,而后寒光閃爍,蘊含著滔天波動的長槍直接是暴掠而出,直刺應歡歡。

    “叮!”

    應歡歡懷中天凰琴一橫,用琴身將那槍尖抵御下來,但那從后者上面滲透而來的雄渾力道,依然是讓得她喉嚨處傳來一道甜意。

    唰!

    一槍被擋,那沈云臉龐上笑容更甚,身形一動,槍尖斜挑,這一次,直接是劃起一道極端刁鉆的弧度,直刺應歡歡眉心。

    嘭!

    然而,就在沈云這一槍暴刺而出的那一霎,一道急促的破風聲帶著濃郁的血腥味道突然暴射而來,他面色微沉,槍尖一拐,暴刺而出,然后將一頭血肉模糊的金色巨豹洞穿而去。

    咚!

    一槍刺穿一頭金色巨豹,那沈云似是微微怔了一下,下一霎,眼瞳猛然一縮,眼前的金色巨豹,突然爆炸而開,一道布滿著青色鱗片的龍腿,撕裂空氣,帶著漫天鮮血,快若閃電般的轟來,然后在沈云那劇變的面色中,一腳狠狠的甩在了他的身體之上。

    砰!

    低沉的聲音響徹而起,那沈云直接是被一腳踹飛數百米,然后這才穩住,嘴角處,有著一縷血跡出現。

    “好本事。”

    沈云目光陰測測的望著那出現在半空中的削瘦年輕身影,笑道。

    “林動,小心,他是元門八靈將之一!”應歡歡見到那出現在面前的身影,心中頓時一松,但又連忙提醒道。

    林動眼神陰厲的盯著沈云,旋即嘴角緩緩的掀起一抹猙獰笑容。

    “不用擔心,很快他就是一條死狗了。”

    (未完待續)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