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歷史穿越 > 盛唐崛起 > 第五百六十八章 三十三勇士
    “放箭”

    千泉山中,蟒蛇小徑,火光閃爍。

    路邊的一些灌木正在燃燒,火光驅散了黑暗,把小徑照映的格外通透。

    狹窄的小徑里,橫七豎八倒著二十多具尸體。而在小徑的正中央,一隊唐軍橫在路上,為首兩人都身披鐵甲,一個手持長槍,另一個則手持一口雪亮的斬馬刀。

    火光中,隱約可見那口斬馬刀的刀背上,鮮血正緩緩流淌,滴落在地上。

    吉力元英已經快崩潰了

    好不容易想到了這么一個聲東擊西的招數,由烏質勒率部強攻阿史不來山口,他則帶人從蟒蛇小徑繞過千泉山,而后前后夾擊,一舉攻破山口,而后占領碎葉城。

    可如果失敗了

    吉力元英不敢想象,烏質勒又會是怎樣一種態度。

    蟒蛇小徑比之阿史不來山口更為狹窄,而且道路也更加崎嶇。

    在吉力元英想來,通過這蟒蛇小徑不會困難。但他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阻礙。

    “放箭,射死他們。”

    蟒蛇小徑的地勢雖然比阿史不來山口狹窄,但是卻沒有什么障礙物。

    一隊突騎施弓箭手沖進了小徑,便彎弓搭箭,朝小徑之中放箭。弓弦聲此起彼伏,箭矢如雨。

    楊守文一手持盾,微微蹲下,用盾牌護住身體。

    身后,辛忠志和三十名陌刀兵早就架起了盾牌。只聽砰砰砰,箭矢射中盾牌的聲音此起彼伏,眨眼間身前便落滿了箭矢。一輪箭雨過后,吉力元英厲聲喝道:“給我出擊。”

    數以百計的突騎施士兵吶喊著沖進了小徑。

    楊守文長身而起,眼見對方士兵沖過來,手中長刀一橫,厲聲道:“陌刀軍,隨我出擊。”

    他不懂得什么六花陣,而且眼前這種地勢,根本無法展開陣勢。

    既然如此,唯有死戰

    他率先沖出,吉達緊隨其后。

    小徑長約有兩千米,一邊是蜂擁而來的突騎施士兵,一邊則是包括楊守文在內,一共三十三人的陌刀兵。楊守文沖在最前面,眼見著和對方距離越來越近,猛然發出一聲大喝,手中的斬馬刀一式連山九擊,刀光閃閃,破空發出銳嘯聲音。

    沖在最前面的是一個突騎施的小頭目,他瞠目欲裂,一手持刀,一手舞盾,迎著楊守文便撲過來。斬馬刀劈在盾牌上,發出一聲巨響。楊守文這口斬馬刀,并不似陌刀那樣沉重。但是比之陌刀,他這口斬馬刀是名匠打造,刀口也更加鋒利。

    那斬馬刀劈在盾牌上,頓時把盾牌劈成了兩半。

    小頭目也沒想到自己的盾牌會被劈開,等他反應過來時,楊守文的刀已經到了跟前。

    咔嚓,斬馬刀兇狠落下,把小頭目劈成了兩半。

    鮮血噴濺在楊守文的身上,可楊守文卻渾若不覺,墊步上前便沖進了突騎施的人群中。

    那口斬馬刀兇狠至極,楊守文所過之處,只聽得一連串的慘叫聲此起彼伏,殘肢斷臂散落一地。而在他身后,則是吉達跟上。比之楊守文那大開大闔的殺法,吉達的大槍則顯得格外陰狠,槍槍致命這兩個人忽左忽右,忽前忽后,不斷變幻位置。一開始,兩個人還是各自為戰,但隨著兩人殺入了人群中后,便開始配合。

    楊守文舉刀相迎,吉達提槍就刺。

    吉達擰槍封擋,楊守文則上前劈斬

    想當年昌平之戰時練就的默契,在分別了一年之后,似乎沒有絲毫的減弱,反而越發深厚。

    辛忠志也沒想到楊守文和吉達二人如此兇猛,兩個人所過之處,幾乎是無人能敵。

    原本,陌刀兵還有些害怕,可是在鮮血的刺激下,也頓時變得熱血沸騰起來。

    六花陣無法施展,但憑著最基礎的三角陣法,也足以在這小徑中逞兇。

    三十個陌刀兵分成了十個小三角陣,在小徑中不斷變幻。火光閃爍,那噴濺而出的鮮血,也變得更加妖異。

    吉力元英在小徑外,看得也是目瞪口呆。

    對方不過幾十個人,卻把他手下近千勇士死死攔住。

    這若是要傳揚出去,他這個烏質勒手下第一好漢,顏面何存

    想到這里,他再也按耐不住,抄起大刀便沖進了戰場。隨著吉力元英的加入,突騎施的攻擊也變得越發猛烈起來

    阿史不來山口外,喊殺聲不斷。

    來曜的身邊,只剩下百余人,而且其中大半都是有傷在身。

    可是,他們卻如同一塊磐石,牢牢堵在阿史不來山口,任憑突騎施人反復沖擊,卻始終不曾退后。

    只是,他們已經戰斗了一天一夜,早已精疲力竭。

    甚至包括來曜在內,也是遍體鱗傷,手中的陌刀甚至已經揮舞不動,只能以佩刀應戰。

    不行了,頂不住了

    來曜奮力崩開對方的兵器,后退一步,險些摔倒在地上。

    幸虧身旁的陌刀兵及時上前,為他逼退了突騎施士兵。

    “校尉,怎么辦”

    那陌刀兵大聲喊道,可是未等來曜做出回答,就見突騎施的人馬中撲出一員大將,揮舞一柄大斧,上前把那陌刀兵砍翻在地。那突騎施將軍在砍翻了陌刀兵之后并未停下來,而是三步并作兩步到了來曜身前,一臉猙獰,揮斧便要斬殺來曜。

    來曜兩腿好像灌了鉛一樣,手臂更使不出半點力氣。

    看到那突騎施人的斧頭劈下來,他奮力向前一滾,用盡最后的力氣猛然長身而起,便撞進了突騎施人的懷中。手里的大刀便砍進了那突騎施人的肚子里,而后他一頭倒在地上,甚至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

    來曜倒下,令突騎施人頓時士氣大振。

    經過這么久的搏殺,他們也看得出來,來曜便是這里的指揮官。

    兩個突騎施人嚎叫著便沖上來,想要取來曜的性命。

    “校尉,快躲開。”

    幾名陌刀兵大聲呼喊,可是來曜卻趴在地上,一動都不想動。

    非是末將無能,實在是敵眾我寡,末將要撐不住了

    來曜在心里默默念叨,對于身后那突騎施人的刀劍恍若未聞。眼見刀劍即將落在來曜的身上,忽聽到從碎葉水方向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一隊騎軍從夜色中飛奔而來,為首的是一匹白馬,馬上的將領大聲呼喊道:“吉達,你在哪里”

    她一邊策馬狂奔,一邊在馬上挽弓射箭。

    箭矢破空,呼嘯著飛來。

    兩個要斬殺來曜的突騎施人被她連珠箭射殺,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來曜聞聽那聲音,驀地從地上爬起來,順手抄起一桿大槍。他忙扭頭看去,就見那夜色中,數百匹白馬飛馳而來,眨眼間便到了山口。這些人一邊策馬飛奔,一邊開弓放箭。等到了山口時,馬上的騎士便拔出了彎刀,呼嘯著在山谷外徘徊。

    “黃胡子”

    來曜看清楚了來人,頓時精神大振。

    他興奮喊道:“兒郎們休要害怕,援兵來了”

    他沒有去考慮黃胡子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更沒有去想,碎葉城發生了什么變故。

    一種死里逃生的幸福感在心中縈繞,來曜只覺身體里一下子又充滿了力量,舉槍就拍翻了一個突騎施人,大聲呼喊。而那些黃胡子在抵達之后,立刻棄馬上前。

    這些人一個個彪悍至極,手持彎刀便殺入了戰場。

    陌刀兵興奮了,一個個大聲喊叫,拼死搏殺。

    而突騎施人則懵了

    眼看著山口就要被攻破,可沒想到對方援兵到來,令突騎施人一下子失去了斗志。

    “殺”

    米娜手持兩口彎刀,在人群中飛奔。

    雙刀舞動,幻化出一條條,一道道的弧光。

    只聽得突騎施人慘叫連連,如退潮般后退。米娜和來曜匯合后,甚至顧不得說話,兩人帶著殘余的陌刀兵與黃胡子一個沖鋒,硬生生把沖入峽谷的突騎施人逼退。

    “米娜,不要追了,回來,回來。”

    來曜大聲呼喊,把米娜等人喚回了峽谷。

    他踉蹌著走了兩步,腿一軟,差點就坐在地上。

    “不要追了,外面是突騎施大軍,烏質勒親率兵馬督戰。”

    米娜聞聽,也不敢再追殺。

    烏質勒的名聲在濛池和碎葉河谷很大,而他手下更是兵強馬壯,憑她還無法對抗。

    米娜連忙伸手,把來曜攙扶住。

    一群人迅速退到了山口外,同時清點人馬。

    “吉達呢”

    米娜拉著來曜,大聲問道。

    來曜一怔,搖搖頭表示不太清楚。

    “之前我們正在和突騎施人交戰,楊君突然帶著吉達離開,我也不清楚他去了何處。”

    當時的戰況很激烈,來曜根本顧不得去詢問楊守文等人的去向。

    而楊守文派去傳話的人,也在剛才的戰斗中戰死。

    米娜聞聽,頓時露出了緊張之色。

    來曜坐在一塊石頭上,看著米娜,不知為什么,心里突然有一種說不清楚的感覺。

    眼前的米娜,一頭金發結辮披散,頭戴銀環。

    她身穿軟甲,手持一對彎刀,在月光和火光的照映下,透出一種颯爽的英姿

    好一個巾幗英雌

    來曜在心里發出了一聲贊嘆。

    他突然有些后悔,之前在碎葉城的時候,竟沒有發現這個番邦婆子長的如此俊俏

    看米娜一臉焦急之色,來曜心里有些不太舒服。

    但他畢竟不是那種小肚雞腸的人,忙喚來陌刀兵問道:“你們誰知道楊君和阿布思吉達去了何處”

    一場苦戰過后,陌刀兵幸存不足八十。

    許多人已經是精疲力竭,坐在地上一動都不想動。

    那陌刀兵問了一圈,最后才從一個遍體鱗傷的陌刀兵口中問到了線索。

    “楊君擔心烏質勒會派人自蟒蛇小徑繞過千泉山,所以帶著辛隊長他們前去查看。”

    “蟒蛇小徑”

    來曜聞聽,不由得一愣。

    他不是碎葉城的人,自然不知道蟒蛇小徑是什么。

    可米娜卻臉色一變,招手讓一個手下過來,“你帶著六百人在這里協助來校尉,聽從來校尉差遣。

    剩下的人,隨我去蟒蛇小徑。”

    說著話,她轉身就走。

    兩百個黃胡子跟在她的身后,朝千泉山中急速奔行而去。

    來曜一臉茫然之色,詫異問道:“蟒蛇小徑那是什么”

    相比來曜,黃胡子顯然要對千泉山熟悉很多。畢竟,這千泉山是雪山余脈,他們常年出沒雪山,自然知道蟒蛇小徑的來歷。

    于是,這黃胡子向來曜說明了蟒蛇小徑的情況。

    來曜聞聽,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額頭上更冒出一層冷汗

    好險

    如果烏質勒真的用這種聲東擊西的計策,繞過阿史不來山口到他們身后,他們恐怕就要完了。

    不過,楊守文已經去了快兩個時辰,難道說

    一想到這些,來曜不由得激靈靈一個寒蟬,心中頓時生出一種不祥的預感。

    楊守文身邊,可只有三十個陌刀兵啊

    “殺”

    楊守文揮刀把一個突騎施人砍翻,正想要拔刀出來,卻不想那突騎施人卻一把抓住了刀口。他瞪大了雙眼,口鼻中噴著鮮血,臉上露出猙獰之色。在他身后,兩個突騎施人已沖上來,挺槍便刺。

    把刀奪回來,再迎敵就來不及了

    楊守文毫不猶豫,棄刀側身閃躲,而后一把攫住對方的大槍,另一只手在槍桿上啪的拍了一掌。那桿嗡的一聲顫響,槍桿頓時劇烈顫抖。那持槍的突騎施人再也抓不住大槍,雙手立刻松開。就在他松開槍桿的一剎那,楊守文挺槍就刺。

    槍鑽狠狠戳在他的胸口,那突騎施人哇的噴出一口鮮血,身體立刻倒飛出去

    楊守文大槍在手,順勢轉身,和吉達錯身而過。

    吉達手里的槍撲棱竄出,狠狠扎進了另一個突騎施人的胸口。

    楊守文則大槍順勢橫掃,一招橫掃千軍,把靠攏過來的突騎施人逼退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一聲慘叫。

    楊守文抬頭看去,是辛忠志被一個男子一刀砍翻,倒在血泊中。

    幾乎沒有任何思索,楊守文墊步上前,手中長槍呼的一下子脫手擲出。那桿槍在空中如同一道閃電劃過,呼嘯著便飛向了正要上前斬殺辛忠志的突騎施男子。

    那男子轉身,揮刀把大槍打飛出去。

    而辛忠志趁機在地上一個翻滾,順勢撿起了一口大刀,重又站起身來。

    “楊君小心,他是吉力元英。”

    辛忠志站穩身形,忙大聲喊道。

    吉力元英這時候也殺紅了眼,認準了楊守文后,大吼一聲,舞刀便撲上前來。

    “大兄,攔住他。”

    楊守文根本就不理睬吉力元英,腳下錯步一轉,便繞到了吉達身后。

    吉達二話不說,挺槍便攔住吉力元英。

    而趁此功夫,楊守文已踏步上前,一招蒼熊貼身靠,蓬的把一個突騎施士兵撞飛出去,而后順勢從另一個突騎施士兵的手中搶過一柄大斧,而后旋身把大斧甩出。

    “大兄,低頭。”

    吉達聞聽,身形一矮。

    那斧頭從他頭頂上掠過,在空中打著旋便砸向了吉力元英。

    吉力元英揮刀封擋,可是那斧頭上傳來的巨力,卻讓他忍不住噔噔噔退了好幾步。吉達眸光一凝,長身而起,墊步便撲上前去。手中大槍如同疾風暴雨般把吉力元英籠罩其中。那槍影翻飛舞動,一條條,一道道,槍槍奪命,招數更加兇狠。

    吉力元英的身手本就比吉達弱了一籌,如今更落在了下風。

    這兩個家伙,是什么人

    吉力元英心中駭然

    那使槍的突騎施人槍法兇狠刁鉆,令人難以招架。而另一個家伙,則似乎是十八般武器樣樣精通。他不但殺法兇狠,而且力大無窮,可是從外表卻無法看出。

    其實,楊守文并非精通十八般武器。

    大蟾氣化作一股精神異力,令楊守文在這時候,進入到一種極為奇怪的狀態中。

    以他為中心,周遭十米之內,那些突騎施人的一舉一動,都似乎了然于胸。

    所以,他不管用什么兵器,都是一擊必殺。

    再加上和吉達的默契,死在他二人手中的突騎施人,已經達到百余人之多

    他劈手從一個突騎施手里搶下一口刀,上前一刀把那突騎施人砍翻。

    “陌刀軍的弟兄們,今日便是我們為朝廷盡忠之時。

    如果我們現在退后一步,則阿史不來山口的弟兄們便難以生存。阿史不來山口一旦告破,整個安西都將陷入動蕩。為了陌刀軍,為了碎葉河谷,為了安西”

    楊守文猛然提氣,發出一聲怒吼:“給我殺”

    手中大刀揚起,把沖上前來的一個突騎施人砍翻。

    他隨后迎著突騎施人便沖了過去,一手大刀,一手則搶過了一桿大槍,刀槍并舉,殺得那些突騎施人人仰馬翻,血肉橫飛。

    楊守文的身先士卒,也使得為數不多的陌刀兵變得瘋狂起來。

    他們揮舞陌刀,在小徑中兇狠搏殺。

    只是,楊守文的人,實在是太少了

    在突騎施人如同潮水一般,連綿不絕的攻擊中,三十名陌刀兵已經不足十人。

    這場搏殺,也許沒有阿史不來山口那樣慘烈,但是兇險卻更甚。

    突騎施人也知道,如果無法將這些人斬殺,就休想通過蟒蛇小徑。若是不能通過蟒蛇小徑,烏質勒絕不會放過他們。

    即便是楊守文善戰,吉達勇猛,可是面對著數以千計的突騎施人的攻擊,他們也有些支撐不住了。

    “吉達,吉達”

    在蟒蛇小徑的另一端出口,突然傳來了米娜的呼喊聲。

    被吉力元英帶著十幾個人團團圍住的吉達聽到那叫喊聲,不由得精神一振,手中的長槍嗡的一聲顫響,如同毒蛇般飛出,狠狠向吉力元英刺去。與此同時,一桿槍刺在了吉達的腿上,令他腳下一頓,手中大槍也不僅偏了一下,正刺在吉力元英的肚子上。

    吉力元英大叫一聲,身形一下子便倒了下去。

    吉達還想上前,可是腿卻不由得一軟,噗通便跪在了地上。

    四名突騎施人沖上前,想要把吉達斬殺。而這時候,楊守文已經從重圍中殺出了一條血路,渾身上下盡是鮮血,好似兇神惡煞般來到吉達的身旁,手中長刀一轉,崩開了那四人的兵器,而后大吼一聲,便將其中一人砍倒在了血泊之中

    不過,這時候吉力元英也被突騎施人搶了回去。

    米娜帶著人在崎嶇小徑中飛奔而來,一邊走一邊彎弓射箭,弓弦聲響,必有一名突騎施人倒下。

    兩百黃胡子的出現,一下子壓住了突騎施人的氣焰。

    再加上吉力元英受傷,剩下的突騎施人好像也失去了斗志,一邊打一邊退出了小徑。

    “吉達,你沒事吧。”

    米娜抱住了吉達,大聲問道。

    吉達臉通紅,不過幸虧被臉上的血污遮掩,所以看不太清楚。

    他搖搖頭,拍了拍米娜的手。

    這時候,楊守文也走了過來,一屁股在吉達的身邊坐下,看著吉達和米娜,突然間放聲大笑未完待續。

    看最新最全的小說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