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歷史穿越 > 盛唐崛起 > 第五百七十章 丘升頭
    吉力元英的傷勢不輕,但還好,沒有性命之憂。

    吉達那一槍刺中了他的肚子,不過由于吉達當時先受了傷,所以這一槍沒能刺中要害。

    可即便如此,吉力元英已經無力再戰。

    不僅是他,就連他帶的近千兵馬,也在蟒蛇小徑里折損了將近四成。

    哪怕黃胡子不過二百人,以突騎施目前的狀態,想要從小徑殺出去也非一件易事。

    吉力元英也不是一個莽撞的人,見事不可為,就決定撤退。

    不過,山路難行,等他們從千泉山撤出來,已快到寅時。這個時代,尚沒有時區的說法。千泉山和洛陽差了將近兩個時區,此時洛陽已經天光大亮,而千泉山下,卻依舊被黑夜所籠罩。

    吉力元英率部返回阿史不來山口外時,突騎施已扎下了營寨。

    有軍卒把吉力元英送到大帳里,并找來醫生診治。

    吉力元英因為失血過多,以至于臉色發青。他靠在圍榻上,眉心蹙動,臉色格外難看。

    “你是說,父親率部去了巴什嶺”

    他看著面前的男子,沉聲問道。

    那男子名叫丘升頭,是吉力元英的心腹。

    別誤會,丘升頭并非是姓丘,而是他的名字。他的全名應該是骨利干丘升頭,鐵勒人。當年,他曾在長安求學,后來在游歷夷播海的時候被吉力元英所救,而后便留在吉力元英的身邊。他見識不淺,所以吉力元英對丘升頭也非常信任。

    “大俟斤說,碎葉河谷的局勢可以有變化,所以讓咱們在此堅守,他前去援救薄露。”

    堅守援救

    吉力元英閉上眼睛,嘴角微微翹起。

    如果他不是烏質勒的兒子,如果他不是跟隨烏質勒多年,對烏質勒的性子非常了解,說不定真會相信了這個說法。烏質勒和薄露本就是利益之交,如果局勢不妙,他就算是不咬薄露一口,也會急不可耐的和薄露劃清界限,又怎會援救

    醫生為他上好了藥,便退出大帳。

    就在那醫生退出大帳后,吉力元英猛然睜開了雙眼。

    “丘升頭留下,其他人全部出去,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

    大帳里的親隨聞聽,不敢怠慢,紛紛退了出去。

    “丘升頭,你認為大俟斤真的是去救援薄露”

    大帳里,再也沒有其他人,吉力元英吃力的從圍榻上翻了個身,讓自己躺的更舒服。

    丘升頭猶豫了,低下了頭。

    吉力元英嘆了口氣道:“丘升頭,我們相識有八年了吧。”

    “八年又三個月。”

    “我待你如何”

    丘升頭抬起頭,輕聲道:“元英,你不要再說了,你的意思我很明白。

    其實,你想要的答案,早已在你心里,你又何必問我”

    “可是,我要你回答我。”

    吉力元英沉下臉,大聲說道。

    丘升頭抿著嘴,半晌后道:“大俟斤說碎葉有變,依我看,應該不假。

    否則,大俟斤攻破山口在即,哪怕有黃胡子支援,也撐不得太久。勝利在望,大俟斤卻停步不前,那只有一個可能,就是大俟斤一定發現了什么不好的情況。

    所以,他放棄了阿史不來山口,放棄了碎葉河谷,決定前往巴什嶺。

    至于大俟斤去巴什嶺是救援還是元英你其實很清楚,我估計大俟斤是要挽回局面。”

    “投靠唐國嗎”

    “投靠倒是不一定,但他一定不會再和唐國為敵。”

    吉力元英躺下來,閉上眼睛沉思良久。

    “那他讓我留在這里做什么”

    “這個”

    丘升頭顯然有些遲疑,不過最終,他還是咬著牙開口道:“大俟斤出兵阿史不來山口,更殺死了那么多的唐國士兵。于情于理,大俟斤要想置身事外,都必須要給唐國人一個交代。把元英你留在這里你沒發現,留下來的全都是你的人嗎”

    “扶我起來”

    吉力元英睜開眼,厲聲喝道。

    丘升頭連忙走上前,把吉力元英攙扶坐起。

    只是,吉力元英的肚子上有傷,無法坐端正,于是丘升頭又找了一床褥子墊在他身后,這樣可以讓吉力元英坐的舒服一些。

    “依你所說,我就是大俟斤給唐國人的交代嗎”

    “這個”

    “你說”

    丘升頭一咬牙,用力點點頭道:“沒錯,吉力元英你現在已經被大俟斤當成了棄子。”

    吉力元英倒吸一口涼氣,也不知道是恐懼,還是因為傷口傳來的疼痛所致。

    他看著丘升頭,而丘升頭也看著他。

    兩人就這樣對視許久,吉力元英的臉上露出了苦澀笑容,“娑葛,一定被他保下了。”

    “大俟斤命娑葛前往金微山。”

    “如此說來,我們死定了”

    丘升頭猶豫一下,但最終還是用力點了點頭。

    “丘升頭,你要幫我。”

    吉力元英一把抓住了丘升頭的胳膊,沉聲道:“如果我死了,你也會有麻煩,還有這些留下來的兒郎,都不會有好結果。我要你幫我,幫我想辦法解決這個麻煩。”

    “吉力元英,其實你心里很清楚,該怎么做。”

    吉力元英看著丘升頭,卻沒有開口。

    只是他的眼睛,卻把他此刻的心情表露無遺。那是一種糾結的眼神,還有一些茫然。

    “吉力元英,大俟斤有十六個兒子,而你是長子。

    如果在唐國,你是無可爭議的繼承者,是未來的大俟斤。可是現在,你認為你在大俟斤的心中又有多重的份量你雖然有沙陀人的血脈,但是沙陀人并不認可你。相比之下,娑葛也好,同羅也罷,還有彌列哥,他們比起你來有很多優勢。

    以前,你靠著你的勇武,在族中尚有一席之地。

    可這一次,你卻自作聰明,要去弄什么聲東擊西,結果把黑狼軍交給了大俟斤

    如果大俟斤能夠得償所愿,占領了碎葉河谷還好。可現在,他恐怕已經改變了主意。這件事必須要有人站出來當替罪羊,而吉力元英你,就是一個最好的選擇。”

    丘升頭這番話,正戳在了吉力元英的心坎上。

    他松開了丘升頭的胳膊,靠在褥子上,久久不語

    “丘升頭,那我該怎么辦”

    “前次那個碎葉城的使者來俱蘭城求見大俟斤的時候,我曾和他有過幾次接觸。

    據我所知,此次薄露失敗,并非偶然,而是因為唐國皇帝早有覺察。

    唐國皇帝派了特使前來,不但破壞了薄露的計劃,甚至還奪回了碎葉城,使得碎葉河谷的局勢發生了巨大變化。他現在就在碎葉城,若吉力元英愿意向他臣服,相信那位特使一定很愿意接納你。只要那位特使老爺開口,你便高枕無憂。”

    “那特使叫什么名字”

    “這個我就不太清楚了。”

    丘升頭眼中閃過一抹精亮,做出沉思的表情,想了很久后才說道:“我只記得,他姓楊。

    碎葉城的使者喚他做楊君,似乎在唐國很有地位。”

    “楊君”

    吉力元英愣了一下,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情。

    “之前我在蟒蛇小徑,遭遇唐國人的阻攔。

    我依稀記得,那個領頭的人,被其他人稱作楊君沒錯,就是楊君。”

    丘升頭露出愕然之色,半晌后才開口道:“如此說來,那位楊君現就在阿史不來山口”

    “如果此楊君就是彼楊君,他就在峽谷對面。”

    丘升頭眉心一動,眼中閃過一抹喜色。

    不過,那喜色瞬間就被掩去,他依舊是一臉凝重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倒是有一個想法。”

    “說說看。”

    “吉力元英,趁天還沒亮,我去對面找那位楊君。

    如果你愿意的話,咱們可以投奔他。相信楊君會愿意接納我們,也會保護我們周全。”

    嘶

    吉力元英吸了一口涼氣,顯得有些糾結。

    想想,倒也正常

    烏質勒畢竟是他的老子,他這樣做,就等于把烏質勒給賣了一個通透。

    可轉念再一想:你烏質勒不把我當兒子,我又何必把你當老子你把我扔在這里,想要讓我去做替死鬼我才不會眼巴巴的等死,我也要爭取我的出路。

    想到這里,吉力元英已經下定了決心。

    他拉著丘升頭的手,低聲道:“丘升頭,你有把握嗎”

    丘升頭一笑,道:“我當初曾在唐國生活過很多年,我很清楚該怎么去說服唐國人。”

    “丘升頭,那就拜托你了。”

    吉力元英誠懇說道:“我,還有這里的三千族人的性命,就在你的手中”

    楊守文返回山口時,被峽谷中的景象所震撼。

    三百米長的峽谷里,到處都是尸體,甚至連落腳的地方都沒有。

    明秀率領數百唐軍也已經抵達,他正指揮人收拾戰場,收斂戰死的陌刀軍尸體。

    “兒郎們也算是死得其所,至少能有一塊墓碑。”

    來曜在兩個士兵的攙扶下,忍著身上的傷痛,幫忙辨認尸體。

    一雙虎目中,噙著淚光。

    看到楊守文到來,明秀忙走上前。

    “青之,大勢已定北庭都護府的援兵已經打通了昆陵山古道,庭州游擊將軍高舍雞率前鋒人馬共三千人前往巴什嶺馳援蘇彌射將軍;合河戍守捉使哥舒道元則率本部人馬抵達碎葉城。據哥舒道元說,郭虔瓘以殿中侍御史封思業為主帥,統兵八千,最遲正午時分就會出昆陵山古道,抵達裴羅將軍城駐扎”未完待續。

    看最新最全的小說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