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歷史穿越 > 盛唐崛起 > 第七百四十四章 呼羅珊國(二)
    但凡謀求建國,遞交國書,都有非常嚴格的章程。

    比如這次倭國遞交國書,懇請大周皇帝同意將倭國國名改為日本,其實早就開始行動。

    在遣唐使出發前,也就是久視元年初,倭國就派遣使臣前來。

    不過當時由于雙方正處于緊張時期,倭國并未大動干戈,而是先派人過來,打探情況,尋找門路,試探清楚大周朝廷的態度。這一番試探,就持續了整整一年。

    之后,倭國確定,大周皇帝是樂于接受他們的懇請,并可以趁機改善關系。

    于是他們才派出了遣唐使,跋涉千里來到神都

    米娜試圖在濛池建國,難度遠甚于倭國。

    畢竟,薩珊波斯王國早已滅亡,米娜說穿了不過是一個亡國公主,其正統性與合法性,尚待考證。若米娜只是在濛池定居,那還好說一些。可若是建國,其牽扯之廣,程序之復雜,要比倭國更改國名更加艱難。不說別的,米娜想要確立她在波斯的合法地位,獲得與吐火羅等國家同等地位,絕不是遞交一份國書就能完成。

    包括武則天,也需要考慮方方面面。

    她要照顧到安西諸國的想法,畢竟大周與安西諸國的關系,可說是相當的密切。

    若冒然同意米娜建國,安西諸國是否會產生怨恨

    此外,濛池治下有十姓突厥,也要謹慎對待。

    米娜若是以一個部落,立足濛池,一切都還好說。可若建國,十姓突厥是否同意

    還有,米娜是否忠于大唐,她的國家,會給朝廷帶來什么樣的改變

    大寔人會對此持什么樣的態度一旦他們產生不滿,是否會與大周朝廷開戰,大周朝廷又該如何應對

    諸如這類的事情,還有很多。

    一般而言,米娜想要在濛池建立國家的話,應該先派人來神都打探消息,尋找門路,而后派出使者進行試探,在反復的磋商,不斷的討論,最后才是派出使團前來。

    可現在,米娜竟然在全無試探的情況下,就親自帶著人跑來神都

    楊守文是一個政治小白,不過在看到米娜的行動之后,他可以確定,這是一個比他還要小白的流亡公主。對于外交事務,她全然不懂,而且怕是身邊也沒有這類的人才。

    如果有,何至于如此莽撞

    不過想想,似乎也很正常

    伴隨薩珊波斯王國的滅亡,當年忠于波斯的那些大臣們,或死或投降大寔人。而米娜更顛簸流離多年,后來甚至不得已做了黃胡子,跑到安西當馬賊,手下又有多少可用之人。

    數十載的蹉跎,內外交困。

    米娜身邊的這些人,打打殺殺或許可以,但要說治國安邦,卻遠遠不足。

    楊守文濃眉一挑,向李林甫看去。

    而李林甫則咧嘴苦笑,不等楊守文開口,便對米娜說道:“米娘子,這件事怕不好辦啊。”

    哪怕他知道米娜是個公主,但是在沒有獲得朝廷的認可之前,公主二字絕不可能從他口中說出。

    李林甫道:“你們在濛池不過一年多,便試圖建國。

    而在此之前,你們和朝廷沒有任何的聯系朝廷到目前為止,對你和你的族人,了解并不是太多。況且,你們在濛池建國,牽扯甚廣。在朝廷沒有進行全面斟酌之前,根本不可能給你們任何承諾。對了,你們這次過來,可曾向濛池都護府呈報”

    濛池都護府,是顯慶二年時,唐平定西突厥阿史那賀魯之后,分其西部地區,設立的一座上都護府,統領五弩失畢部落,治所就在碎葉城,下轄共有是一個都督府。

    濛池都護府在乾封二年被罷黜,之后又在垂拱二年復置。

    不過這時候的濛池都護府,已經隸屬于安西大都護府治下。所以,米娜如果想要在濛池建國,必須要先報知與濛池都護府,而后再由濛池都護府層層上報至中樞,在經過審核之后,轉發與鴻臚寺,由鴻臚寺派出使者前往濛池考察這只是第一步。

    接下來的程序,還有很多,必須一步步進行。

    李林甫看著米娜道:“米娘子,這一系列步驟完成,鴻臚寺會派人通知你,讓你派出使團,攜帶國書前來神都。到那個時候,才是真正冊封你們國號的時候”

    “這么復雜”

    “其實也不算復雜。

    真要操作起來,如果你們在朝中有人,快則三五年就可以成功。不過以我對朝廷的了解,以目前安西復雜的局勢,你們想要建國,這里面困難很多,說不定要花費更多的時間。畢竟,朝廷還需要與安西諸國,以及五弩失畢部落進行磋商、討論。”

    米娜頓時苦了臉,向楊守文看了過來。

    吉達也在一旁聽得真切,于是比劃手勢道:兕子,真的這么麻煩嗎

    楊守文點點頭,沒有理睬米娜,而是直接問李林甫道:“有沒有比較快速的方法呢”

    “快速”

    李林甫道:“國有國法,家有家規。

    米娘子他們想要建國,必然是要一步步的進行,怎可能一蹴而就最關鍵的是,他們現在連第一個步驟都沒有走。濛池都護府,甚至都不知道他們要建國的想法所幸他們還沒有找到門路,若不然,現在可能已成為階下囚,圖謀造反定是死罪。

    不過”

    “不過什么”

    “其實,可以省略第一步和第二步。”

    “嗯”

    李林甫笑道:“楊大哥難道不知道,而今濛池都護府,已歸入北庭都護府所治嗎”

    楊守文眸光一凝,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最好的辦法,是由北庭都護府直接表奏中樞。

    這樣一來,可以省去濛池都護府和北庭都護府的考察過程。既然楊大哥對米娘子和她的族人熟悉,而楊公乃北庭都護。有這么一層關系,至少可以免去半年光陰。”

    楊守文還真不清楚,濛池都護府隸屬北庭都護府所治。

    他立刻向米娜看去,輕聲道:“哥奴所言極是,國有國法,家有家規。

    米娘子你想要在濛池建國,這一應步驟,必須要走上一遭才行。大兄乃我結義兄長,他找到我,我絕不會袖手旁觀。而且,家父如今官拜北庭都護,也可以給予你們一定的照顧。碎葉城那邊,我也有一些熟人,如果有麻煩,你們可以前去求助。

    總之,在朝廷沒有正式開始之前,你們最好不要有任何不理智的動作。

    哪怕是吐火羅人和五弩失畢找你們麻煩,你們也要先行退讓,或者尋求都護府幫助,絕不可輕啟戰端。”

    米娜的臉色,有些難看。

    不過她也能聽得出來,楊守文并不是故意推脫,實在是他們什么都不懂,行動太過冒失。

    “其實,還有一個辦法,可以加快步驟。”

    “什么辦法”

    “戰功”

    “嗯”

    楊守文詫異看向李林甫,有些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李林甫道:“今沙陀州突厥人作亂,突騎施人蠢蠢欲動。

    去年底,吐蕃人再次從小勃律北上,襲掠沙州楊公今在北庭平亂,只怕并不輕松。”

    “這個,我知道。”

    “楊大哥,剛才我聽米娘子說,她帳下族人幾近十萬”

    楊守文扭頭,向米娜看去。

    米娜點了點頭,輕聲道:“呼羅珊近十萬族人,已大部分隨我東進;此外,我還命人在故國尋找那些忠于我的族人,若能夠東進,差不多可以湊足十五萬人

    去年底,烏質勒卒,其部曲四分五裂。

    吉力元英趁機吸納了不少族人,其麾下也有近五萬人,若合在一處,差不多有二十萬人。”

    “烏質勒死了”

    楊守文一聽,不禁感到詫異,扭頭向李林甫看過來。

    李林甫點頭道:“此乃郭元振之功。”

    隴右都督郭元振他敢擅殺烏質勒嗎

    似乎看出了楊守文的疑問,李林甫笑道:“楊大哥莫胡思亂想,烏質勒是因為郭元振而亡,但絕非郭元振所殺。”

    “怎么回事”

    “安西經薄露之亂后,烏質勒元氣大傷,對朝廷極為恭敬。

    去年,郭元振赴安西都護府巡查時,烏質勒便匆匆跑去覲見。郭元振老兒,其實對烏質勒頗有忌憚,早在之前就曾表奏朝廷,想要朝廷出兵找烏質勒的麻煩,但未能通過。估計烏質勒也聽說了這件事,所以想找郭元振求饒那老兒見烏質勒身體不適,于是故意在野外接待烏質勒。隆冬十月,天寒地凍,郭元振老兒硬是拉著烏質勒在雪地里說了一個多時辰烏質勒回去后沒多久,就一命嗚呼了。”

    楊守文聽罷,不由得一咧嘴,輕聲道:“未曾想,這郭都督倒是個狠角色。”

    “不過”

    李林甫又道:“米娘子族人十萬,若在平時,定有麻煩。

    可現在,安西動蕩,突厥人造反,肆虐沙陀州。而突騎施人也蠢蠢欲動,似乎想要對朝廷不利。若此時,米娘子能夠出兵協助楊公平定沙陀,牽制突騎施人的話”

    楊守文立刻明白了李林甫的意思,扭頭向米娜看去。

    的確,北庭都護府的治下越來越廣。

    此前原本隸屬于安西都護府下的濛池都護府,而今也到了北庭都護府治下,也就是說,整個昆陵山古道,都隸屬于北庭都護府的保護下。如此廣袤的地域,單靠庭州兵馬,的確難以顧及周全。如果米娜能夠出兵,的確可以緩解楊承烈的壓力。

    “米娘子,你怎么看”

    “這樣,可以讓大周朝廷接納我們嗎”

    李林甫道:“是否接納我不敢說,但至少可以讓朝廷對你們產生足夠的重視,讓圣人清楚,你們是愿意臣服于大周朝廷。這樣一來,相信在一些步驟上能夠加快進度。”

    米娜聽罷,頗為意動。

    而楊守文在李林甫說完后,便把目光落在了吉達身上。

    “大兄,隨我回家吧。”

    吉達一愣,有些猶豫。

    “米娘子和她的仆從,可以先住在這里。

    這里,絕對安全,也不會有人來找麻煩,總好過住在城里,不說別的,花費甚巨。”

    “吉達,既然楊君邀請,你便隨他去吧。”

    吉達比劃道:那你呢

    “咱們在洛陽人生地不熟,而今有楊君為你我做主,便聽從他的安排吧。

    而且,楊君剛才的話,我也需要好生考慮一下。楊君,若我們可以出兵,該怎么與朝廷聯系”

    楊守文笑道:“這有何難,你們只需立刻返回濛池,途經庭州時,找我父親說明就是。”

    米娜聽完這番話后,更不再猶豫。

    正如楊守文所想,在政治外交方面,她是一個門外漢,而她手下,也不是特別清楚。

    原以為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可現在看來,她似乎想的有些簡單了

    之前,她苦無頭緒,不知該如何是好。

    現在,有楊守文出面幫襯,說不定可以免去許多麻煩。更何況,楊守文的權勢,似乎不小呢

    “哥奴,你留下來,幫我向米娘子詳細說明。

    大兄,隨我走咱們先去吃酒,然后回家還記得幼娘嗎我已經把她找回來了”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