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12章 車禍(上)
    “逸哥兒剪了個頭,顯得精神多了啊……”

    第二天一早,方逸跟著胖子和三炮來到了鎮子上,找了一家理發店花了兩塊錢將長發給剪短了,現在的方逸看上去和外面的人已經沒有任何區別了,如果不說的話,誰都看不出他當了十多年的道士。

    “我還是覺得以前留的道鬢好看……”方逸照了下鏡子,心里感覺有些別扭,這換了發型之后,他自己都有些認不出自個兒來了。

    “行了,別在那臭美了,再照鏡子咱們就趕不上車了……”胖子拉了方逸一把,上午有一班十點開往金陵的長途車,這會時間差不多了,要是誤了點就要等到下午了。

    ……

    “胖子,你不是說這兩個老鱉能賣2000塊錢嗎?要不咱們少賣點,先換幾張車票吧?”

    站在小鎮的公交車站處,方逸和彭三軍一臉無奈的看著剛剛開走的那輛去往城里的汽車,這一班車趕不上,就要等五個小時之后的下午那一班,當然,坐上那班車的前提是他們必須先湊夠了車票錢。

    “不賣,鎮子上賣不上價,兩個老鱉最多給你200塊……”胖子一口就否決了二人在鎮子上賣老鱉的建議,鎮子距離水庫也就是幾里路,野生老鱉在這里并不算什么稀罕物件。

    “我看你小子是舍命不舍財啊……”彭三軍聞言苦笑了一聲,說道:“老子本來以為自己就夠窮了,沒想到你那兜比臉還要干凈,還不如我呢……”

    哥三昨兒吃完魚之后,生怕炸魚的事情東窗事發,今兒一大早就趕到了鎮子上,原本想坐車去金陵。

    可是臨上了車才發現,他們三個人身上所有的錢加在了一起,居然只夠買一張車票的,在全車人鄙夷的眼神下,三人只能悻悻的又從車上下來了。

    “我……我的錢不都買這玩意了嗎?”

    胖子被三炮說的臉紅了起來,掀開腰間的衣服,將那個漢顯BB機露了出來,說道:“在城里混沒這玩意多丟面子?有這東西咱們進城之后找工作也方便啊……”

    其實胖子之前打工是存了一點錢的,不過在回村之前為了顯擺一下,一咬牙就將身上的錢都買了這個BB機了,雖然2000年這會手機已經開始慢慢普及起來,但對于農村來說,BB機顯然還是裝逼利器。

    在胖子回家的這幾天里,他的BB機就一直被自家老爹掛在了腰上,六七月的天氣本來就熱,魏大虎干脆每天都光著膀子不穿上衣,好將腰里的BB機給顯露出來。

    “你這玩意也就只能在村子里顯擺,城里的有錢人早就用上手機了……”對于胖子的那個大漢顯BB機,三炮很是不以為然,他家里的親戚大多都是在城里,有好幾個人都已經買手機了。

    “你連這個都沒有呢……”胖子把三炮的話當成是在妒忌自己了。

    “其實這事兒也不怪我啊……”

    胖子的眼神看向了方逸,開口說道:“方逸不是說他有一百多塊錢的嗎?我把他的錢給算上了,正好夠咱們進城的,可……可是我也不知道他那錢不能花的呀……”

    “我又被用過錢,哪里知道這錢不能花?”

    聽到胖子的話,方逸也是有些郁悶,師父的確給他留了一百多塊錢,而且還都是新票子,只是上了車將那些錢拿出來之后,車上的售票員居然不要,說那是五十年發行的錢,現在已經不能用了。

    “胖子,你在鎮子上不是有熟人嗎?去借個幾百塊錢唄!比陂_口說道,他父母都是下鄉的知青,雖然在魏家村也生活了二十多年,但卻是不如魏錦華的地頭熟。

    “不借,就是走到金陵去我也不借,我……我丟不起那人……”

    胖子此次回家,可是買的新衣服掛著傳呼機回來的,宛然一幅成功人士的樣子,要是張嘴問熟人借錢,那之前的做派顯然就都是裝出來的了。

    “走過去?這可是你說的……”彭三軍看著胖子的那一身肥肉,不懷好意的說道:“胖子,我和逸哥兒能走得動,你小子行不行?半路要是趴窩了,可沒人背你!”

    “嘿,小看你胖爺是吧?咱怎么說也是在部隊參加過大比武的人……”

    胖子咬了咬牙,看向方逸說道:“方逸,從這走到金陵大概有五十多里路,到了靠近金陵的鎮子上就有公交車了,坐公交一塊錢一張票,咱們的錢是夠的,要不……咱們就走過去?”

    “我沒問題,五十多里路,下午也就走到了……”方逸無所謂的說道,他在山里有時候翻越一個山頭都要二三十里,在這平坦的柏油路上行走,對于方逸而言沒有任何的壓力。

    “那就走吧,我們走在大路上……”胖子一馬當先的往公路上走去,為了表現出自己的輕松,嘴里還吼起了歌。

    “死胖子,死要面子活受罪……”三炮在后面嘟囔了一句,招呼了一聲方逸,也跟著走了過去。

    頭兩個小時,胖子走的確實挺輕松了,不過到了第三個小時走了大概三十多里路的時候,胖子就已經把上衣脫下來掛在了肩膀上,汗水如漿一般的從額頭涌現了出來。

    三炮雖然比胖子強一些,但后背的衣服也是被汗打濕掉了,三個人里也就是方逸最輕松,他拿的東西雖然最多,但到現在為止只是感覺身上有些發熱,連汗都沒出一滴。

    “不行了,走不動了……”

    來到一條岔路的時候,胖子看到路邊有塊路界石,屁股往上一坐就不愿意起來了,喉嚨里發出的喘息聲就像是拉風箱一般,顯然這段路已經耗盡了他的體力。

    “走不動也得走!”三炮踢了胖子一腳。

    “不走了,讓我先歇一會,等下我去攔個車……”胖子有氣無力的擺了擺手,說道:“我真的走不動了,三炮,前面就是國道,攔個過路的貨車帶咱們進城……”

    “我看你小子早就打這主意了吧?”聽到胖子的話,三炮也是松了口氣,一屁股坐在了地方,拿出腰間的軍用水壺喝起水來。

    “哎,攔車要不要給錢?咱們的錢夠嗎?”方逸神定氣閑的站在兩人旁邊,在下山的第二天方逸就從胖子和三炮身上意識到了很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錢的重要性。

    “搭個過路車不用給錢,給司機扔包煙就行了……”休息了這么一會,胖子的喘氣均勻了很多,站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說道:“你們就放心吧,上次跟二叔他們進城的時候,就在這里搭的車!

    “哎,胖子,你行不行?”

    半個小時過去了,方逸看著站在路邊滿頭大汗的胖子,真是有些無語了,這家伙信誓旦旦的能攔到車,但是伸手攔了十多輛,卻是沒有一輛停下來的。

    胖子用肩膀上的衣服擦了下汗,憤憤不平的說道:“媽的,今兒也真邪乎了,怎么就沒有一輛空載的貨車?”

    “你上次攔的是什么車?”方逸開口問道。

    “是輛送豬仔回來的空車,雖然味道不太好,但司機人不錯的!迸肿与S口說道。

    “靠,死胖子,你要攔的是那種車?”對于胖子的話,方逸倒是沒什么反應,但三炮卻是不干了,一下子就跳起來揪住了胖子,說道:“不坐車了,我們走進城,要坐你自己坐去……”

    “別介啊,說不定咱們能攔個轎車呢……”胖子自知理虧,陪著笑讓三炮松開了手,嘴上惡狠狠的說道:“胖爺還就不信攔不到車了,奶奶的,我站到路中間去,難道他們敢撞我?”

    “有車過來了,看我的……”正說話間,胖子見到一輛往金陵方向開的面包車行駛了過來,他還真的就竄到了馬路中間張開了一雙手臂,只是那架勢不怎么像是攔車,倒是有點像攔路搶劫。

    ……

    “干這一行,出手就要穩準狠,等那哥們去了,恐怕黃花菜都涼了……”

    滿軍今兒的心情不錯,在昨天晚上喝酒的時候,他從一個同行的嘴里得到了一個消息,得知玉泉鎮上有戶人家手里有幅唐伯虎的扇面,于是連夜就驅車趕了過去,死纏爛打磨了半夜,終于花了兩萬塊錢將那扇面給買了過來。

    俗話說亂世黃金盛世古董,這幾年老百姓的日子好過了,古玩市場也火熱了起來,按照滿軍的估算,他兩萬塊錢買的這個扇面,拿到市場上最少能翻個四五倍,到時候只要一轉手就有七八萬的利潤。

    想到這里,滿軍的心也火熱了起來,摸了摸刮的油光蹭亮的光頭,嘴里不由哼起了歌,“今天是個好日子,心想的事兒都能成,明天還是個好日子,打開了家門咱迎財神……”

    一邊哼著自己改的歌,滿軍的眼神一邊往副駕駛的位置看去,副駕駛座位上放著的那個木盒子里,就是唐伯虎的《看梅圖》扇面,看著那木盒,滿軍就像是看到了一把鈔票,看進眼里就拔不出來了。

    “哎呦,怎……怎么有人?”就在滿軍低頭盯了木盒好一會,剛剛抬起頭的時候,卻是發現在他的車前面,赫然站著一個人。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