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38章 古玩市場(三)
    “你們現在需要了解的不是進貨渠道……”

    聽到胖子的話后,滿軍搖了搖頭,說道:“你們現在最需要了解的是這個市場和商品,還有就是你們所賣商品的需求人群,如何讓他們接受并且從你們手上買東西,這才是最重要的……”

    “可……可是滿哥,我們連東西都沒有,怎么去賣?”胖子和三炮同時苦起了臉,就連方逸也皺起了眉頭,俗話說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就算胖子那張嘴再能忽悠,總不能對著客人賣空氣吧?

    “誰說你們沒有的?”

    看到哥兒三那一臉便秘的樣子,滿軍不由笑了起來,說道:“你們要賣的東西我都給準備好了,就當是我批發給你們的,回頭等全部賣掉之后再和我結賬吧……”

    “準備好了?”滿軍的一句話讓方逸等人面面相覷起來,這兩天滿軍幾乎都和他們在一起,沒見他什么時候去進貨了啊。

    “也談不上什么準備,是我以前留下來的一點貨底子……”滿軍笑了笑,站起身說道:“來,跟我到后面來,讓你們先看看東西,然后我再帶你們去市場管理處,等交了錢你們今兒就能出攤了……”

    “貨底子?”

    方逸等人被滿軍說的是一頭霧水,跟在他后面走進了被那兩個柜子隔出來的一個房間里,透過柜子的空格能看到外面,倒是不怕被人偷東西。

    走到那個房間方逸才發現,原來這個店鋪后面還有個院子,大約有十來平方的樣子,院子的棚子底下有個洗衣機,旁邊還掛著幾件衣服。

    進到小房間后,滿軍指了指放在地上的一個長寬約一米厚度在三十公分左右的玻璃柜,說道:“小胖子,你把這個玻璃柜給拿到后院給洗一下……”

    與其說是個玻璃柜,倒不如說是木柜,因為這個呈扁盒子形狀的柜子三面都是由木頭打制的,里面還被分割成了若干個小格子,只是在柜子的上面罩了一層透明的玻璃而已。

    “滿哥,這個是干什么用的?”胖子不解的拎起了那個扁柜,只見上面鋪滿了厚厚的一層灰塵,也不知道在這里放置多久了。

    “給你出攤用的,那些小格子就是放物件的地方……”

    滿軍說道:“擺地攤也講究個層次的,拿張破布往地上一鋪叫做擺攤,用這個扁柜放在地上也是擺攤,不過那檔次就不一樣了,這柜子里的東西賣出的價格,也要比放在地上貴一些的……”

    看著這玻璃扁柜,滿軍也是一臉的感慨,當年他剛入行的時候,去了一趟潘家園,發現那里很多擺攤的人,并不都是將東西放在地上,而是制作了這么一個扁盒子,下面再墊一個四角凳,如此一來,就有點像商場里的柜臺了。

    滿軍的腦袋瓜很活絡,腦子一轉就想到了這東西的好處,一來有這么個柜子,會給人一種心理上的暗示,顯得和旁邊攤位的與眾不同,就算東西賣的稍微貴一點,客人往往也能接受。

    第二點就是,這個柜子會帶給人實實在在的方便,因為只要墊的稍微高一點,客人甚至都不需要彎腰,就能看清楚玻璃柜里面的東西,更不用像地攤那樣蹲下去查看物件了。

    別小看這一點方便,很多人在游玩或者逛商城的時候,總是會挑商城門口或者位置最好的攤位去選擇物品,這就是為了圖方便,和這個道理一樣,省卻了彎腰的功夫,就會給商家帶來意想不到的收獲。

    那會的朝天宮古玩市場,雖然很多人也都去潘家園進過貨,見過這種地攤擺設,但很多人閑麻煩,在朝天宮這地界卻是沒人去這么做,話說這東西又沒有定做的,打出來一個也要花個百十塊錢。

    滿軍的父親就是個木匠,那會也還沒過世,滿軍回家這么一說,老父親就親手給他打了這么一個木柜,滿軍第一天出攤就推了個三輪車,把木柜架在了三輪車的上面,柜子里面的小格子里,擺滿了各種商品。

    還別說,就是這么一個簡單但是與眾不同的創意,讓滿軍很快就在朝天宮古玩市場站住了腳,而且生意就是要比旁邊那些擺在地上的攤位好,再加上滿軍腦袋瓜靈活嘴又會說,所以每天都能多賣了百十塊錢。

    如此干了兩年,滿軍終于是鳥槍換炮,租賃了一個店鋪,這才算是真正的踏入到了古玩這個行當里面,但不可否認的是,這擺地攤的兩年是在打基礎,那眼力和嘴皮子都是這兩年鍛煉出來的。

    看著胖子手上的這個柜子,往日自己練攤時的情形就像是放電影一般在腦海中閃過,滿軍不由有些傷感,還真有點舍不得將父親親手打制的東西交給方逸等人。

    “滿哥,這真是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啊……”聽到一個不起眼的柜子就會起到這么大的作用,方逸也是感嘆不已,他沒想到這么一個小小的細節,就會帶來完全不同的結果。

    “小方,這東西交給你們用,可別搞丟了啊……”想了想滿軍還是交代道:“白天你們出去擺攤,收攤的時候就把柜子再放回到店里面,這樣也省得每天帶來帶去的了……”

    “滿哥,放心吧,我們會注意的……”方逸點了點頭,開口說道:“滿哥,那貨呢?能不能給我們看看,都是些什么呀?”

    “貨都在這里了……”

    滿軍伸手從墻角搬過來一個大木箱子,打開之后說道:“這都是我前些年進的貨,擺在柜臺里賣不上什么價,就都扔這里了,你們先拿去賣,等到把市場行情搞明白了,我再帶你們進貨去……”

    地攤貨到底是地攤貨,在滿軍租賃了店鋪之后,這些東西要是擺在柜臺里就有些不上檔次了,那會進的貨也便宜,這么一箱子才幾千塊錢,滿軍也就懶得處理,全都放在店里,這下算是便宜了方逸等人了。

    看著方逸這哥幾個,滿軍就像是看見了幾年前的自己,那會的他就像是個愣頭青一般一頭扎進了古玩行,還好運氣不錯,非但沒碰的頭破血流,到了現如今還賺了不少的家業。

    “這一包是一百條星月菩提,里面有三種尺寸,分別是12x10的,10x8的和8x6,價格也不一樣……這個是金剛菩提,大的手串價格要貴一點,我拿貨價是50一串,買多少你們自己看著辦,別比這價低就成,這個是鼻煙壺,從天津進的貨,十塊錢一個……這個是蛐蛐葫蘆,回頭我帶你們進點蛐蛐去,這時節正好賣,連葫蘆帶蛐蛐到時候你們賣一個八十,記住了,見到有帶小孩的要重點推薦,小孩子喜歡這玩意兒。對了,所有的木制品都不能見水,你們可千萬別因為有些東西表面看上去臟用水洗,那樣會裂掉的,只能用刷子刷,這刷子我當年進了幾十把,進貨價是2塊,你們賣五塊錢就行……”

    將木箱子里的東西拿出來后,滿軍開始給方逸幾人講解了起來,他講的非常詳細,除了把箱子里的物件一一分類說清楚之外,甚至還說了一些銷售上的技巧,聽得方逸幾人是茅塞頓開。

    滿軍當年留下來的東西著實不少,足足講了差不多一個小時,才算是讓方逸哥幾個對這些文玩有了初步的了解,俗話說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他們能否在這行當里混下去,這卻是滿軍無法左右的。

    “行了,這柜子剛洗刷完先放一會,你們三個跟我去管理處吧……”

    講解完之后,滿軍拍了拍手站了起來,用鑰匙打開一個柜子,從里面拿了一條拆開的中華煙,扔給了方逸兩包,說道:“回頭到了管理處給他們放兩包煙,這幫孫子干活不行,吃拿卡扣都有一手……”

    “滿哥,讓胖子給吧?”方逸拿著那兩包煙,有點不知所措,剛從山上下來的他對于這些人情世故,根本就是一竅不通。

    “小胖子這個不用教,關鍵是你……”

    滿軍搖了搖頭,說道:“小方,干咱們這一行,臉皮要厚,眼皮子要活,更要會來事,別抹不下臉來,要不然最后吃虧的一定是你自己……還有就是,做生意一定要放得下身段,尤其是像你們幾個現在無錢無權,要是還擺著一副清高的樣子,那早晚得餓死……記住了,人的身份和地位是由經濟基礎決定的,等你們成了大古玩商或者是大收藏家,那世界上最厲害的拍賣公司都得上門求你們,到那時再顯擺也不晚……”

    滿軍能對著方逸說出這番話來,已經算是交淺言深的,不過這話他還非說出來不可,因為滿軍發現,胖子和三炮兩人還好,待人處事比較正常,但方逸就不同了。

    方逸給滿軍的感覺,有那么一點不食人間煙火的味道,和人說話的時候雖然談不上疏遠但也說不上親熱,身上的親和力比胖子要差很多,這卻是做生意的大忌。

    要知道,這年頭正流行提倡消費者就是上帝的說法,買東西的人往往也有種莫名的優越感,而一個成功的商人,就是要讓顧客的優越感最大化,如此他才能賣出更多的東西。

    “臉皮厚,眼皮子活……”

    聽到滿軍的話后,方逸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雖然他的性格相比胖子和三炮是要穩重一些,但終歸也是十八九歲的年輕人,對于滿軍的話并不是很難接受。

    “自己現在不是道士了,就是一生活在社會底層的人,有什么放不開的?”

    方逸伸出手在自己臉上揉了揉,堆起了笑容,說道:“滿哥,我明白了,你放心吧,不會的我都努力去學,做的不到位的地方,你多批評我……”

    下山幾天,方逸也有種和這個社會格格不入的感覺,在聽到滿軍這一番話之后,他如同醍醐灌頂一般,整個人瞬間明白了過來,原來自己還在用在山上時的心態接觸這個社會,那樣根本就無法融入其中的。

    “你小子,真有悟性,學的夠快,對,就要這樣笑才行……”

    看著方逸臉上的笑容,滿軍頓時樂了,因為就在方逸笑之前,身上還透著一股子閑云野鶴與世無爭的氣息,但這一笑起來,那柴米油鹽醬醋茶人間七味,頓時融入到了方逸的表情里。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