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69章 文物中的法器
    第二天一早,方逸就買了早點溜達到了孫老住的小區里,原本方逸是覺得老師腿腳剛受了傷不方便,不想讓他下樓,沒成想一走進小區就看到老師正在和幾個老人聊著天呢。

    “哎,這就是我準備收的研究生,叫方逸……”

    看到方逸過來,孫連達沖他招了招手,這人到了一定的年紀之后,身體肯定是不會返老還童,但思想卻是有點像小孩了,收了方逸這么唯一的一個弟子,孫連達自然想顯擺一下。

    “各位老師好……”聽的孫老招呼,方逸連忙小跑了過去,在這個小區住的人,不是博物館的職工就是金陵大學的老師,文化圈的人,統稱為老師肯定是沒錯的。

    “小伙子挺精神的,不錯……”

    “孫老哥,恭喜啊,回頭考上了要擺拜師宴啊……”

    這里住的老人都是和孫連達相熟的,輩分也差不多,當下一個個都是出言恭喜了一番,在老輩人心里,這收弟子的確是一件大事。

    “好了,你們先忙活著,我回家吃飯去……”在眾人面前得瑟了一番之后,孫連達心滿意足的和方逸回了家。

    “老師,以后您早上起來可以練練拳啊……”方逸在桌子上擺好早點之后,開口說道,通過面色的觀察,他發現老師腎經有些虛弱,這會導致身體骨骼疏松,對老年人不是件好事。

    “你說打太極拳?”聽到方逸的話后,孫連達笑著擺了擺手,說道:“以前倒是練過幾天,不過感覺沒什么用就給放下來了……”

    “老師,太極拳還是有用的……”

    方逸對老師的話有些無語,太極外圓內方,是正宗的道家內修功法,老師練不出氣感來,肯定是學的那勞什子三十六或者七十二路太極,根本就不對路。

    “嗯,那我趕明兒再拾起來……”孫連達倒是從善如流,這走路遛彎是鍛煉身體,練練太極拳也是鍛煉,對于他來說都一樣。

    “老師,明兒我教您一種內家的導引術吧……”方逸想了一下,開口說道。

    “哦?道家的修煉功法?”

    孫連達聞言眼睛一亮,他知道自己這個弟子看似簡單,但卻是胸有丘壑之人,而且不單是方逸,就是方逸口中的那個老道士師父,以前估計也是大有來頭的人,否則不可能在道教協會有那么大的影響。

    “不算是修煉功法,就是幾個簡單的動作加上呼吸的方法而已……”

    方逸熟讀道家典籍,有些功法他即使沒練過但也知曉,就像是現在說的這種導引術,原本是脫胎于華佗的五禽戲,只是動作沒那么繁瑣罷了。

    “方逸,咱們爺倆起的都早,以后你早點過來,打一個小時的拳咱們還能學習一個小時……”

    吃完了早飯孫連達抬頭看了下時間,這還不到八點鐘,他也知道古玩市場一般都要九點之后才上人,去早了也是沒什么用的,倒是不如抓緊時間給方逸補補課了。

    以前年輕的時候,孫連達也是極有個性之人,沒遇到順眼的人那是說什么都不愿意將這一身本事傳出去的,但是現在年齡大了,孫連達卻是感覺時不我待,有些迫不及待的想把自己會的那行東西全都教給方逸。

    “好的,老師,那我以后每天六點過來……”

    方逸聞言點了點頭,道家煉氣尤其看中早晨,為了吸收每日清晨的那一縷東來紫氣,方逸基本上每天不到五點就起床練功,方逸又沒有睡回籠覺的習慣,就算老師不說,他也會看書多學點東西的。

    “對了,老師,今兒要麻煩您幫我看個物件……”方逸說著話將手腕上的那串金剛給取了下來,昨天他打坐的時候又將其加持了一番,這串金剛的包漿和色澤顯得愈發的厚重了。

    現在方逸已經可以肯定,自己在誦經或者運功行氣的時候捻搓珠子,就能改變珠子的年份,一夜功夫下來,最起碼也能讓新珠子變成二十年以上的老珠子。

    至于只行功不誦經捻搓珠子的方法,方逸現在還沒嘗試,他準備今兒去了古玩市場多買點便宜的珠子回去做實驗,怎么著也要將自己身上的這門神通給弄明白了。

    “嗯?這串老金剛玩的不錯啊……”接過方逸遞過去的那串金剛菩提,孫連達眼睛不由一亮,從桌子上拿起了老花鏡戴上,仔細的看了起來。

    “材質只能說是一般,但盤玩的非常出色……”

    拿在手里看了好一會,孫連達將其放了下來,開口說道:“最少盤玩了二十年,唯一的一點瑕疵就是初期盤玩的時候不太細致,沒用刷子清理縫隙間的灰塵污垢,導致中間殘留有黑色的痕跡……不過這串珠子的色澤很漂亮,包漿也是十分厚重,加上年份夠老,算是件精品的文玩了,方逸,你從那淘弄出來的這東西?”

    孫連達雖然不是雜項方面的專家,但眼力比較是有的,就像是通過這珠子的包漿,他一言就能給斷出年代來,這種斷代的本事,可不是一般人能學得來的。

    “老師,這一串是我自小盤玩的……”

    聽到孫老的話后,方逸是徹底的放下心來了,他原本還有點擔心這變老的物件會留有什么破綻,但是連老師都沒分辨出來,旁人是更加不可能看出來的。

    “你盤出來的?那這物件應該是個法器啊……”

    孫連達知道方逸做了十多年的道士,這手中的念珠是平日里修煉所用的,連忙又戴上眼睛看了起來,他原本就感覺這珠子的包漿中蘊含一層寶光,和他在宗教寺廟里見到的法器有幾分相似之處。

    “老師,您也知道法器?”

    昨兒在趙洪濤那里聽到法器兩個字,今兒又從老師口中聽到,方逸不由有些納悶,難不成在現在科學昌明的年代,佛道鬼神之說還那么盛行嗎?

    “方逸,文物之中,法器占的比例是非常大的……”

    看到方逸不解的樣子,孫連達開口解釋道:“別的不說,歷朝歷代的皇帝不是信佛就是信道,他們會用最珍貴的材料去幫佛道兩門制作器皿,而這些器皿經過佛經道經的加持之后,就會變成法器的……”

    作為當代的文物鑒定大師,孫連達見過的文物法器不計其數,遠了且不說,就是康熙雍正乾隆三帝留下來的有記載的佛門法器,恐怕就有上萬件之多。

    法器和普通的文物,從表面看上去沒有什么不同,但是接觸的多了,孫連達就能感覺得到,法器上蘊含有一種很獨特的氣息,持之能讓人心平氣和靜氣凝神,這種特性卻是普通文物所沒有的。

    “聽老師這么一說,我還真是孤陋寡聞了……”

    聽到老師的話后,方逸心中頓時明白了,現代社會中修道禮佛的人的確是少了,但是放在幾百年前卻是很昌盛,流傳下來一些法器自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以后你會接觸到的……”

    看到方逸一副受教的樣子,孫連達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法器多出于大的寺廟道觀或者是皇室之中,咱們金陵博物館以前可是道家圣地朝天宮,里面就藏有不少珍貴的文物法器,日后我帶你去觀摩一下……”

    “謝謝老師……”

    方逸連忙點頭答應了下來,作為道門中人,方逸是可以通過感知法器上法力的強弱,來判定當年加持法器之人修為高低的,他也想看看數百年前那些修煉的人,到底都是一種什么樣的境界?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