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83章 地下拍賣
    “滿哥,參加這樣的拍賣會,你不需要帶個懂鑒定的人去嗎?”

    方逸對于什么地下地上拍賣會倒是沒什么感覺,因為別說地下拍賣會了,就是正規拍賣會他也沒參與過,方逸現在只是有些奇怪滿軍為何要帶著自己去參加,在古玩行里,他只是一個新人啊。

    “我倒是也想帶個鑒定師去,可是找不到呀……”

    聽到方逸的話,滿軍的臉立馬苦了下來,金陵比不上京城,從八十年代初就有人開始倒騰古玩,到現在也有十多年的時間了,衍生出了很多有眼力的民間鑒定師,他們雖然聲名不顯,但水平還是很高的。

    但是在金陵城,滿軍就算是從事古玩行當比較早的人了,比他水平高的大多都是文物界的人,就像是孫連達那樣的專家,再次一點的就是趙洪濤那一檔的,可滿軍卻是沒有面子請的動這些人,這也是滿軍之前拼命和他們拉關系的原因。

    只不過滿軍遇到方逸太晚,這臨時燒香肯定是不行的,所以這一次的地下拍賣,他原本也就沒打算去請孫老或者是趙洪濤,好鋼可是要用在鋼刃上的。

    聽到滿軍這話,方逸沒有吱聲,他心里明鏡一樣的,知道滿軍有心想請老師去,但老師怎么可能參與到這種拍賣之中啊,說不定一看到那些出土文物就拿起電話報警了。

    “反正也找不到人,就帶你去見識下吧……”

    按照規矩,每個接到地下拍賣會邀請的人,只允許帶一人參加,滿軍找不到合適的鑒定師,想來想去就想到了方逸,和方逸交好了關系,日后孫老或者是趙洪濤看在方逸的面子上,總是會幫自個兒一把的。

    “滿哥,那多謝您了……”方逸開口問道,他現在只是剛剛進入文玩雜項的行當,連古玩行的門檻還沒找到呢,滿軍愿意領自個兒入行,方逸只有感激的份。

    “說什么謝不謝的,孫老那么看好你,說不定以后我就要求到你幫我掌眼呢,到時候你小子可不能推脫啊……”滿軍聞言笑了起來,心里很是滿意,像方逸這樣的年輕人一點就透,讓人感覺十分的舒服。

    “滿哥,您放心,不管到什么時候,我在您面前都是小方……”

    方逸不是那種過河拆橋的人,他下山后占卜出來的卦象說自己會遇到貴人,而滿軍無疑就是其中之一,這些天滿軍對他們哥幾個的幫助,方逸都是牢記在心的。

    更何況方逸和老師在對待文物古董的理念也是完全不一樣的,在孫老看來,那些珍貴的文物,要么就留在墓葬里不開發出來,要么就應該由國家收藏在博物館之中,他對那些私自盜掘導致大量文物毀壞的盜墓者,可謂是深惡痛絕。

    但方逸并不是這么認為的,因為以前他總是聽到老道士說一個觀點,那就是歷朝歷代的帝王將相都不是什么好東西,活著的時候將天下珍寶據為己有,死了之后寧愿將那些寶貝帶進墳墓里也不愿意留給后人,活該被挖墳掘墓。

    按照老道士的說法,他當年為了尋找漢代之前的一些道家典籍,曾經在邙山連掘三十一座墓葬,直到找到一卷秦朝之前書寫在竹簡上的道經才算罷休,至于順手牽羊找到的一些別的物件,都被老道士隨手賣掉換酒喝了。

    “行,方逸,那咱們就這么說定了,周六早上你從孫老那回來就跟我去……”滿軍高興的拍了拍方逸的肩膀,甭管以后方逸是否真能幫上忙,但是這話說的就讓人很暖心。

    “我去看看那倆人……”方逸的耳力很好,雖然人在屋里,也能聽到外面兩人的說話聲,好像三炮剛給胖子出了個很不靠譜的主意,方逸得出去出去說說去。

    “這樣真的行?”方逸出到院子里的時候,胖子此刻正一臉糾結的看著三炮。

    “當然行了,按照我的說法,就用霸王硬上弓這一招,最多一個月,徹底拿下……”三炮自信滿滿的說道。

    “三炮,你那出的是什么餿主意啊……”

    方逸出來之后,沒好氣的在三炮頭上敲了一記,這小子剛才讓胖子一個月就把女孩給騙上床,還信誓旦旦的說女人一旦身體是你的了,就不會再喜歡別的男人。

    “胖子,你別聽這小子的……”方逸轉過臉看向了胖子,開口說道:“你問問他和女朋友發生那啥了沒有……”

    “對,三炮,老實交代,你那都是未婚妻了,有沒有干那啥?”聽到方逸的話后,胖子頓時清醒了過來,如果三炮自己都沒拿下,那些話就全是忽悠自個兒的了。

    “我……我那情況不是和你不一樣嗎?”三炮沒想到方逸會出來,吱吱嗚嗚的說道:“我們家的情況你也知道,房子那么小,我沒機會啊!

    “放屁,三炮,外面的小酒店二十塊錢就能住一晚上,你說自己沒機會?胖爺我打死你……”胖子這會算是明白過來了,合著三炮自己都沒搞定,跑到這里來給自個兒出餿主意了。

    “行了,別鬧了,都快十二點了,不要吵到別人……”

    方逸拉開了胖子,說道:“我看了那女孩的面相,是個老實本分的人,而且和你有幾分夫妻相,你要是真喜歡她,就慢慢的接觸,千萬不要嚇著她了,否則這姻緣也會斷掉的……”

    “嗯,逸哥兒,我聽你的,三炮這小子太不靠譜了……”

    胖子聞言點了點頭,他剛才差點都被三炮給忽悠進去了,萬一自個兒來個霸王硬上弓,胖子覺得女孩不但會翻臉,十有八九還會把自己給告到派出所去。

    “行了,你們哥兒倆現在能去睡覺了吧?”

    方逸有些無奈的說道,他平時的作息習慣最晚十點鐘也要入定打坐了,但是下山之后好像就沒一天能遵守這個時間,生活基本上都被打亂掉了。

    “你先去,你先去,我和三炮探討下手機……”胖子笑嘻嘻的說道,他還沒問三炮拿了手機在女朋友面前顯擺的事情呢,哪里能睡得著覺。

    “我去練功,回頭別煩我,不然道爺可是要翻臉的……”方逸特意交代了一聲,他一會兒要去用那些珠子實驗自己的神通,不想被這倆家伙給打擾到。

    “行了,行了,你去修你的野狐禪吧……”胖子和三炮不耐煩的擺了擺手,話說三炮也有和胖子顯擺一下的訴求,這哥兒倆算是臭味相投吧。

    上了樓進入到自己的房間,方逸想了一下打開了窗子,卻是將房門給關上了,雖然這樣不怎么通風會有點熱,但也總比回頭誦經的時候被那倆人給攪和了強。

    “以后是不是要自己住?”

    方逸腦中興起了這么一個念頭,不過隨之就被他打消掉了,在山上和老道士相依為命的住了十多年,雖然已經是習慣了,但卻感覺有點冷清,眼下和幾個朋友住在一起,每天倒是熱鬧的很。

    “還是先把趙哥的那一串給盤出來吧……”

    方逸將壓在枕頭底下的那八串珠子給找了出來,他在買珠子的時候特意讓老板給他找了兩串清理干凈的小金剛,倒是不會出現盤玩過后里面再產生黑色污垢的事情。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