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106章 正本真跡
    “沈度是永樂年間的人,而且他之所以能被明成祖朱棣召入翰林院,任侍講學士,就是因為其寫的一手好字,所以在這里我能斷定,沈度肯定是參與了對《永樂大典》的編撰和抄寫工作的……”

    余宣的思路很清晰,清晰到只要能認定這本《永樂大典》上的書法真是沈度書寫的,那么這一本《永樂大典》就將成為這數百年來第一本出現在世間的永樂年版本。

    “余老,會不會是后人模仿沈度筆跡寫出來的呢?話說后世可是有不少善于模仿的書法家啊……”這次說話的是謝清陽,為了證明這本是后世抄本,謝清陽甚至開始質疑起了余宣。

    聽到謝清陽的話后,余宣搖了搖頭,說道:“不會是后世抄寫的,我剛才說的是書法本身,現在我給大家說一下這本《永樂大典》的特點……余宣將鼻端湊到了書頁上,深深的吸了口氣,頗有些陶醉的說道:《永樂大典》書葉大多都是采用雪白、厚實的樹皮紙,翻開書發出淡淡書香,十分講究和美觀,離得近的朋友可以過來聞一下,歷經數百年還是可以聞到一種淡淡香味的……”

    聽到余宣的話,周圍的幾個人頓時搶上前一步,不過他們都知道規矩,沒有一個人伸出手,而是將鼻子湊到距離書頁很近的地方,學著余老剛才那樣深深的吸了口氣。

    “沒錯,是有股子樹皮紙的香味……”

    “嗯,歷經數百年還能殘留下這種味道,可見當時對材質要求之高了……”

    在聞過那本書的味道之后,凡事聞過的人都開始傾向于余老的論證了,現在在他們眼里,這一冊《永樂大典》極有可能就是現世僅存的一本了。

    “余老,據我所知,《永樂大典》的書衣和封皮可不是這樣子的吧?”

    聽到已經有人轉了口風,謝清陽卻是不肯罷休,由于以前也進過一些《永樂大典》的印刷版來賣,所以謝清陽對其還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古籍的書衣就是現代書籍的封面,因為像人穿的衣服一樣包裹在書的外面,就有了“書衣”這個形象的稱呼。

    《永樂大典》的書衣用多層宣紙硬裱,最外面有一層黃絹連腦包過,顯得格外莊重,這種很像現代書籍的裝幀形式叫做“包背裝”,是元朝和明朝前期書籍裝幀普遍采用的方式。

    從這一點上提出質疑,說明謝清陽對《永樂大典》還是非常了解的,后世抄寫的《永樂大典》雖然也很難精致,但余老手中的這一本,顯然達不到記載中所提到的要求。

    “我還要再看看……”余宣并沒有反駁謝清陽的話,因為這也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一點。

    余宣知道,《永樂大典》的書衣都是用多層宣紙硬裱出來的,最外面有一層黃絹連腦包過,格外莊重,這種很像現代書籍的裝幀形式叫做“包背裝”,是元朝和明朝前期書籍裝幀普遍采用的方式。

    但是這一冊《永樂大典》的書衣要顯得更加的厚,而且書衣的色澤也和記載中的《永樂大典》略有不同,這也是之前很多人掃了一眼就沒有再繼續關注的原因。

    “明白了,我明白了……”拿著那本《永樂大典》看了好一會,余宣忽然眼睛一亮,忍不住大聲喊了起來。

    “余老,您明白什么了?”

    “莫非是找到破綻了?”

    “我看這本就是后世的手抄本,余老怕是看走眼了……”

    聽到余宣的喊聲,場內各人的反應都是不一樣的,不過大多數人都不相信這會是永樂版的《永樂大典》,或許在他們內心深處,是不愿意被滿軍撿到如此之大的一個漏吧。

    “這本絕對是真跡,而且極有可能是永樂版的珍本……”

    余宣的目光從眾人身上掃了一下,開口說道:“我可以斷定,這個封頁書衣之所以不對,那是因為它是后世之人在原來書衣的基礎上,又給裱糊了一層,也就是咱們經常說到的畫中畫……”

    余宣所說的畫中畫,在古玩收藏中多有提及,以前的一些大收藏家在戰亂的年代為了保存自己收藏的畫作,往往會將一些名畫重新裱糊,然后在表面再繪制出一幅畫來,由此來掩飾真跡。

    而余宣手中的這本《永樂大典》也是如此,改頭換面的書頁,讓很多人一看之下,就沒有了繼續鑒定下去的心思,由此也將其完整的保留了下來。

    “余老,能將裱糊的那一層去掉嗎?”人群里有人喊道:“也讓我們見識一下《永樂大典》的正本真跡吧!”

    在場的這些人,大多都是金陵本土的古玩商和收藏家,由于《永樂大典》最早的編撰就是在金陵,所以他們對于這部歷史上的巨著有著一種不同尋常的感情,那就是身為金陵人的驕傲。

    “能肯定是能,不過現在手頭沒有工具,再說這也不是我的東西,你們要去問問小滿……”

    余宣的眼睛看向滿軍,開口說道:“如果小滿同意的話,那么我會想辦法去掉這最外面的一層裱糊,讓這本《永樂大典》重見天日的……”

    余宣說話的時候,也是有幾分激動,畢竟《永樂大典》的永樂年版本,可是從來都沒有在世間出現過,如果能考證出這本《永樂大典》的確是那一版的話,在國內文物考古界,絕對是一個極其重大的發現。

    “小滿,你意思怎么樣?”余宣見到滿軍站在那里不說話,還以為他不樂意呢,要是滿軍不同意,那余宣肯定是不能對這本《永樂大典》做些什么。

    “滿哥,余老和你說話呢……”方逸用胳膊肘碰了下滿軍。

    “?余老,您說什么?”神游天外的滿軍打了個激靈,眼睛看向了余宣。

    “我說你需不需要我把這本《永樂大典》的封面表層去掉?”余宣又重復了一遍自己剛才的話。

    “這個……”滿軍聞言有些猶豫,想了十幾秒鐘后才開口說道:“余老,那……那不會對原本有損傷吧?”

    如果是之前認為的后世手抄本,那別說給它動手術了,就算是送給余宣,滿軍也不會眨巴一下眼睛的,但現在余宣已經鑒定出它是明朝版本的《永樂大典》,而且極有可能是第一部的版本,滿軍不能不多琢磨一下了。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