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122章 親兄弟明算賬(上)
    終于送走了柏警官,方逸像是渾身散了架一般,當年進深山里采藥也沒有如此累過,那是從里到外都透著一股子乏勁,在方逸看來,師父說的沒錯,和女人相處實在是太難了。

    不過對于這種體驗,方逸雖然感覺很累,但卻是并不反感,反而和在與柏初夏的相處中,方逸有一種很別樣的體驗,這是和胖子三炮之間的那種友情完全不同的一種感覺。

    “哎呦,逸哥兒,你是什么時候把柏警官給泡上的?”方逸剛一回到客廳,像是吃了藥一般的胖子就從沙發上竄了起來,和三炮還有滿軍擺出了一副三堂會審的架勢。

    “什么泡上了?就是普通朋友……”

    方逸沒好氣的瞪了胖子一眼,指了指滿軍說道:“不信你問問滿哥去,就是今兒把那金剛賣給她了,要不是看在你倆小子的份上,那東西我還不賣呢……”

    “別問我,這個我可說不準……”聽到方逸將話題扯到自己身上,滿軍連忙擺了擺手,說道:“女孩子的心思我可不知道,依我看那位柏小姐至少不討厭方逸吧……”

    “看看吧,方逸,我就說柏警官對你有意思……”

    胖子愈發興奮了起來,說道:“快點老實交代,你是怎么和柏警官勾搭上的,哎,胖爺我就奇怪了,你這么一個沒見過女人雛鳥,怎么就能和柏警官說上話呢?”

    “你小子皮癢癢了是吧?”

    聽到胖子越說越不像話,方逸也懶得和他多說,上去抓住胖子的肩膀往后一拉,順勢折了下去,頓時疼的胖子大聲叫喊了起來。

    “臭小子,幾天不收拾你就難受……”

    方逸一腳將胖子踹到了沙發上,說道:“別裝死,起來談點正事吧,如果沒意外的話,明后天就能有五萬塊錢進賬,你們說咱們是去京城進貨,還是就在金陵拿貨先支撐一段時間呢?”

    方逸他們在古玩市場的那個攤位生意很是火爆,滿軍之前給他們的那三五萬塊錢的貨已經賣的七七八八了,如果再不進貨的話,那真的就要面臨無貨可賣的局面了。

    “真的是五萬賣出去的?”

    聽方逸提到了錢,胖子也不喊疼了,一下子從沙發上坐了起來,開口說道:“咱們在金陵雖然也有拿貨的渠道,但是我聽老馬他們說,金陵這邊拿貨要比京城和天津城那邊貴了三分之一,照我說,還是去那邊拿貨劃算……”

    在古玩市場里廝混了那么久,胖子和那些攤販們也都已經稱兄道弟起來,別人知道他們有博物館里的關系,是以在交往的時候往往都會讓著他們幾分,對于貨源的渠道卡的并不是那么死。

    “加上咱們自己手上的錢,差不多就有十萬塊了,三分之一就是三萬多,我也贊成去京城那邊進貨……”

    胖子話聲一落,三炮也開口說道,他們哥兒倆前段時間已經在金陵本地周轉了一批貨了,雖然也有錢賺,但那有點虛高的進價,卻是讓胖子和三炮每天都叫苦不迭。

    “不到十萬了,我買了個玉佩,忘了和你們說了……”

    方逸忽然想起來自己這事兒還沒給兩人說,連忙把玉佩從脖子上拉了出來,說道:“昨兒和滿哥參加拍賣的時候買的,一共花了一萬,另外三炮你回頭再給滿哥兩萬塊錢……”

    既然滿軍說了那本《永樂大典》賣掉的錢要和方逸平分,那方逸也不想占滿軍的便宜,讓三炮拿出兩萬塊錢來,就等于是他和滿軍合伙將那本《永樂大典》給買下來的了。

    “方逸,這是怎么回事?給滿哥的錢入什么賬?”

    還別說,三炮做事情倒是有股子毅力,既然方逸和胖子都讓他管賬,三炮沒事的時候就自學了財務,這幾天還報了個夜校的大專班,準備好好的學點東西。

    “昨兒滿哥不是說了嘛,我們拍的那本古籍善本,有我的一半,當時拍的時候花的四萬,你不是要拿給滿哥兩萬嗎?”

    昨天滿軍只是順口一提,并沒有深入的說下去,方逸只以為滿軍是隨便說說的,沒成想今兒在明知道這本《永樂大典》能賣出去兩萬的情況下,滿軍依然要堅持分自己一半,那方逸也就要按規矩先掏出兩萬的成本了。

    “哦,昨兒你給了我一萬,回頭我再取一萬給滿哥……”

    聽到方逸說是這么一回事,三炮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雖然一直都在沾滿軍的光,但是在生意上三炮還是算的很清楚的,每天晚上都會記一下賬,過上三四天就會把款項結算給滿軍。

    “滿哥,您和方逸買的那幾本破書真能賣掉?”胖子湊過來舔著臉問了一句,他們哥幾個做的可是文玩生意,這一下子轉到古玩上去了,不知道那算不算是跨行了?

    “破書?你小子懂個屁……”

    滿軍一巴掌推開了三炮,開口說道:“今兒孫老爺子現場給博物館的錢館長打的電話,兩百萬的價格那邊連一個不字都沒說,小子,你們倆就看著方逸成百萬富翁吧……”

    “什么?賣了兩百萬?”

    聽到滿軍的這番話,胖子和三炮真正是傻眼了,他們雖然知道做古玩生意“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的說法,但是兩人做夢也沒能想到,四萬塊錢買的東西,一轉眼竟然能變成兩百萬,愣是直接翻了五十倍。

    “要是拿出去拍賣的話,價格可能會更高一點,但那樣要有宣傳周期還有額外的一些費用,最后也差不了多少,所以就兩百萬賣給金陵博物館了,有這層關系,咱們日后做事情不也方便點嘛……”

    滿軍看似表面大大咧咧的,但實際上心思卻是十分細膩,不管怎么說他都在博物館這一畝三分地上混飯吃,少拿一點利益交好對方,總歸是沒有壞處的。

    且不說日后了,其實現在實實在在的好處就來了,孫老爺子張嘴許下了幫滿軍看幾個物件的那句話,在滿軍心里就不是幾十萬能比的了,如果老爺子肯為他出具鑒定證書,那滿軍更是會笑的合不攏嘴。

    “那行,這事兒聽滿哥的,我們就再等等……”三炮和胖子對視了一眼,不知道為何,兩人眼中的興奮慢慢的退卻了下去,臉色都變得有些嚴肅了起來。

    “唉,喝了幾杯酒就頭疼,你們小哥三上樓去聊吧,我這先睡了……”

    看出胖子和三炮神態間的變化,滿軍笑著打了個哈哈,其實他剛才的那句“方逸要成百萬富翁”的話是若有所指的,就是看胖子和三炮能不能品出味來。

    滿軍雖然做事夠義氣,但還是個生意人,在生意場上他并沒有這種可以將身家性命都交給對方的好兄弟好朋友,所以他雖然會為方逸和三炮胖子之間的友情感動,但還是想提醒方逸一句。

    活了四十個年頭,滿軍什么事情沒見過,兄弟姐妹之間因為那么三五萬的遺產就鬧上法庭,更不用說上百萬的巨款了,滿軍這是怕胖子和三炮在金錢中迷失了本心。

    “行,滿哥,我們上去聊……”看了一眼胖子和三炮,方逸也感覺出了點什么,當下點了點頭帶著兩人上了樓。

    “想說什么?說吧……”

    坐在二樓的客廳里,方逸罕見的掏出了一包中華煙扔給了胖子,說道:“下午老師在修復物件的時候,博物館的人拿來的,一人給塞了一包,便宜你們倆小子了……”

    “方逸,我……我……”胖子接過香煙,嘴唇蠕動了幾下,卻是沒有說出話來。

    “胖子,還是我來說吧……”

    三炮搶過胖子手中的香煙,撕開后掏出一根點燃狠狠的抽了一口,說道:“逸哥兒,我覺得這日后的生意,咱們還是親兄弟明算賬吧,要不然你太吃虧了……”

    從方逸被車撞住院結識了孫老和滿軍,才有了后來的生意,胖子和三炮兩人除了在古玩市場守住了那一攤子之外,似乎并沒有出過多少力。

    按照之前的買賣,每個月賺上三五萬塊錢,三炮和胖子還沒什么感覺,做兄弟本來就應該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嘛,但是今天滿軍的一句話,讓兩人一下子就認識到,方逸賺的這兩百萬,似乎和他們哥倆真的沒什么關系。

    方逸住院,滿軍賠了兩萬塊錢,賣掉金剛手串又是五萬,這些收入都可以說是方逸的私人財產,他用這些錢去支付那兩萬塊的合伙購書款誰也說不出什么來,那真的和胖子與三炮沒有半毛錢的關系。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