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204章 幻覺(上)
    “這溶洞和我以前見過的都不一樣,嗯,雖然有一點陰冷,但沒有水漬的存在……”

    趙洪濤在勘測著溶洞內的一些火山石特征,滿軍和方逸則是沒有什么事情,一會抬頭去看那頂端的鐘乳石,一會摸摸墻壁上的火山石熔巖,這里所有的一切對二人來說都是很新奇的。

    滿軍做生意的時候,經常要天南海北的跑,他也去過好幾個天然溶洞,就在前不久他帶著兒子去蘇杭旅游的時候,還順便去了宜興的一處溶洞,是以會這種景觀并不是很陌生。

    不過滿軍以前見到的溶洞,墻壁都比較光滑,而且摸上去會有一種濕潤的感覺,不像這個溶洞看上去異常的干燥,將手觸及巖壁,傳到手心里的感覺卻是非常的粗糙。

    “方逸,要不……咱們往里面走走?”

    在靠近溶洞洞口的地方轉悠了一會,滿軍感覺有些無聊了,反正洞外的陽光還能透進來一些,整個溶洞大廳都顯得十分的明亮,滿軍感覺應該也不會很冷。

    “行啊,不過滿哥,你要是感覺冷了,就回到洞口這邊來……”方逸聞言點了點頭,他剛才看似在亂轉悠,其實卻是在用望氣之術觀測著溶洞內的陰陽之氣。

    方逸發現,在距離溶洞十米的地方,或許是因為陽光能照射到的原因,這處空間的陰氣并不是很旺盛,尚且在人身能承受的范圍之內,即使長時間停留也不會有什么傷害。

    但是十米的距離之外,就像是有一層無形的屏障物一般,陰氣陡然變得強烈了起來,雖然還沒走過去,不過按照方逸的估算,那里的溫度最少要低了三四度的樣子。

    而且越是往里走,陰氣越是旺盛,就方逸肉眼所能看到的地方,在二十米開外,那里凝聚著的陰氣已經會對成年人的身體造成很大的傷害了,只要在那個地方停留個十分鐘以上,出來恐怕就要大病一場。

    “這里的溫度正好,哪里有阿寶說的那么邪乎啊,我看晚上在這里鋪個毯子就能睡,比酒店的空調還舒服呢……”滿軍一臉不在乎的往里面走去,邊走還邊用手做出扇風的樣子來,相比外面炎熱的天氣,溶洞內無疑是避暑的一處絕佳所在。

    還有一點就是,只要進入洞口的范圍,就連白天也隨處可見的蚊蟲,竟然消失的一干二凈,似乎這溶洞內有什么它們不喜歡的東西存在一般,沒有一只飛入到溶洞之中。

    “哎呦,怎么突然變冷了啊……”

    雖然溶洞入口處的這個大廳面積不小,但十步距離又能有多大啊,嘴上話還沒說完,滿軍就走出了十步開外,只聽他口中頓時發出了一聲驚呼,整個人也跟著打了個寒顫。

    “奶奶的,這里怎么比洞口的溫度低了那么多呀?”

    滿軍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一邊用手搓著皮膚,一邊開口說道:“真是奇了怪了,剛才那地方還有二十多度呢,這里最多只有十七八度……”

    滿軍一邊說著話,一邊往后進退了兩步,說來也奇怪,就在那退出了這兩步之后,身上頓時感覺到了一股暖意,之前籠罩在自己身上的那股陰冷立馬就消散掉了大半。

    “有意思,前進一步就冷,后退一步就熱,這個溶洞有點意思,溫差竟然如此分明……”

    十多度的溫度,對于一個成年人并非是不可承受的,滿軍也只是因為溫度猛地降低而感覺到不適的,在有了心理準備之后,他居然前進后退的在那里玩開了。

    “滿哥,不要玩了……”在滿軍玩的不亦樂乎的時候,方逸從身后一把將他拉了回去,沒好氣的開口道:“滿哥,一冷一熱對身體傷害很大的,你是不是沒事找病呢?”

    經過進洞這段時間的觀察,方逸幾乎已經可以斷定,溶洞縱深的地方,肯定是一處極陰之地的所在,至于洞口的陰冷之氣,只不過是那極陰之地散溢出來的一絲氣息罷了。

    這絲氣息相比極陰之地的陰氣,雖然是天差地遠,但是對人的身體還是有傷害的,這種傷害并不會立竿見影,不過卻是會悄無聲息的滲入到人的骨骼四肢之中,積累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一旦發作就會讓人重病一場。

    “方逸,沒你說的那么嚴重……”

    滿軍有些不滿的看著方逸,說道:“哎,老話說陰氣重的地方,會有鬼魂產生,你說這溶洞深處會不會有鬼?”

    “肯定有!”方逸一臉認真的說道:“滿哥,我敢保證,只要你再往里走個三五十米,百分之百會看見鬼的,你信不信?”

    按照方逸的說法,前面四五十米的地方,正好是這個溶洞空間往縱深發展的所在,那里同樣有一個兩米多高的洞穴,再往里就是黑黝黝的無法看清了。

    不過方逸能感覺得到,那處洞穴正是陰氣溢出的地方,陰氣的濃度要比剛才滿軍走過去的地方高了足足有好幾倍,溫度絕對在十度以下了,就是成年人穿著短褲背心走到那里也會被凍得哆嗦起來。

    “你小子不會是在嚇唬我吧?”滿軍原本是在和方逸開玩笑的,沒想到方逸竟然給了他這么一個答案,當下心里也有些發毛起來,只感覺脖子后面傳來了一股涼意。

    看到滿軍的樣子,方逸臉上不由露出一絲笑意,嘴里鼓動道:“滿哥,不信你試試?”

    “試試就試試,你滿哥不是被嚇大的……”

    原本有幾分退縮之心的滿軍,在聽到方逸的這句話后,卻是有點下不了臺了,在他想來,只不過短短的數十米而已,就算是感覺到什么不對,應該也能及時退回來的。

    “嘿嘿,滿哥,要是見鬼了可別怪我……”方逸口中發出一陣笑聲,在這個空間里回蕩了起來。

    “你們哥倆干嘛呢?”

    趙洪濤倒是一直沒往溶洞深處走,單是洞口處的一些東西就夠他采集的了,剛才從阿寶車上拿下來的幾個塑料袋里此刻都裝滿了各種石頭和泥土樣本。

    “沒事,我和方逸鬧著玩呢……”

    滿軍隨口回了一句,眼睛往那溶洞深處瞅了瞅,開口說道:“方逸,我要是敢走過去,回頭咱們賭贏的那根木料,除了做珠子的之外,你要全部給雕成手把件,怎么樣?”

    做珠子是不需要什么雕工的,完全是放在機器上車出來的,不過滿軍目測了一下,那些木頭除了珠子之外,還可以做一些諸如貔貅之類的手把件,這樣的活自然就要交給方逸了。

    “滿哥,咱們自己的木頭,就是你不說我也會做的呀……”方逸聞言笑了起來,開口說道:“你也別往里面走了,咱們還是回洞口那邊去吧,時間不早了,等一會阿寶可能就過來送吃的了……”

    方逸他們離開苗寨的時候是下午四點左右,來到這溶洞外面拍了些照片再加上進入到里面的時間,已經是過去了一個多小時,不過瓊省白天長夜短,要到七八點鐘才會黑天,所以這會外面依然是像白天一樣明亮。

    “不急,阿寶來了咱們再出去也不遲……”

    和方逸聊了這一會,滿軍心中的恐懼也退下去了,在他看來,這諾大的山洞里別說鬼神了,干凈的就是連耗子都沒一只,自己走到大廳的盡頭去看看倒是不錯。

    “方逸,你等等我……”

    滿軍嘴上說著話,身體往洞外走去,將他搭在洞口一塊巖石上的衣服給穿在了身上,連帶著將趙洪濤放在石頭上的手電筒也拿了起來,走到方逸身邊,開口說道:“上身暖和了,腳上冷一點沒關系,我過去看看……”

    “這還真是無知者無畏啊……”

    看到滿軍的舉動,方逸微不可查的搖了搖頭,極陰之地的陰冷之氣會直接滲入到人體的四肢百骸之中,就算滿軍穿著一身皮衣將自己包裹起來都是無濟于事,哪里又是一件外套所能抵御得住的?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