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251章 欲擒故縱(中)
    “咦?方逸,這……這個是你剛才淘弄到的那個燭臺嗎?”

    原本華子易對方逸的這個青銅燭臺并不是特別的在意,因為能在地攤上撿漏的幾率,實在是太小了點,但是當報紙完全展開之后,華子易卻是看著那個青銅燭臺愣住了,連剛泡好的茶都放在了一邊。

    “就是這個啊,你和初夏不一直都看我拿著的嗎?”方逸隨口答了一句。

    “可……可這是大開門的玩意兒啊……”看著放在桌子上的青銅燭臺,華子易口中喃喃自語道,眼睛里滿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方逸,大開門是什么意思?”柏初夏雖然也跟過和文物相關的案子,但畢竟對這一行不是很了解,當下的向方逸詢問了起來。

    “大開門,指的就是東西比較真,一眼就能看出來……”方逸也沒去管正瞪著眼睛查看青銅燭臺的華子易,小聲的向柏初夏解釋了起來,其實他也是現學現賣,這些知識都是最近幾個月才學到的。

    在古玩行里,有大開門和一眼貨的說法,所謂大開門,指的就是不管是從物件的特征、器形、紋飾,還是標識、老化痕跡包漿等等上面都達到了一致,確認是真貨無疑的情況下,行里人往往將這樣的東西稱作是“大開門”或者“一眼貨”的物件。

    當然,有大開門和一眼貨的稱呼,自然也就開門假和一眼假的說法,如果一個物件拿上手就感覺到粗制濫造,破綻百出,那這樣的東西就會被稱之為一眼假,和大開門正好是相反的意思。

    不過此刻華子易喊出來的話,卻是大開門,那就說明方逸淘弄到的這個青銅燭臺,十有八九是個真物件,要知道,大開門的東西是很難作假的,尤其是青銅器,那種歲月的包漿,不是埋在廁所里幾天就能漚出來的。

    “華老弟,真……真的是大開門的東西?”

    華子易的話讓旁邊的吳天寶也愣住了,雖然在華子易打開報紙的時候,他的心里有那么一點期望,但在地攤上淘弄到真東西,那幾率和買彩票中五百萬也差不了多少,眼下真開出獎來,吳天寶自然也是震驚不已的。

    “應該錯不了……”

    華子易仔細的看著手中的青銅燭臺,低聲說道:“這東西的造型雖然很少見,但這包漿絕對是有年頭的,通體包漿渾厚,沒有一點兒賊光,不是后面做的舊,最少是唐朝以前的物件……”

    不知道何時,原本那個銅銹斑斑的青銅燭臺,已然是變得光澤內斂了起來,只是用眼睛一看,就給人一種沉淪在歷史滄桑中的感覺,那上面的銹斑,也似乎在訴說著千百年來它所經受的磨難。

    “哥們耗費了大半的神識,也只能把這玩意弄到漢唐時代了……”

    聽著華子易的解說,方逸心中不由苦笑了起來,以前盤玩珠子加速其年代的時候方逸沒太大的感覺,但是讓這件青銅燭臺渲染上歷史的印跡,卻是讓花費了很大的力氣。

    就在剛才華子易泡茶的時候,方逸悄無聲息的默誦經文,用神識加持起了這個燭臺,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足足耗盡了過半的神識,這件燭臺才具備那種歷史的氣息,那一頭的冷汗就是由此而來的。

    “華哥,這東西是真的?”

    方逸臉上露出了驚喜的神色,哈哈一笑,道:“兩百塊錢換個真東西,值,太值了,哈哈,華哥,您說我這是不是也算古玩行里的一段佳話?”

    “當然算了,你小子這運氣真是逆天了……”

    華子易連連點頭,眼中無不有羨慕的神色,想當年他整天的在潘家園轉悠,也沒見到一個老物件,沒想到方逸這第一次來,竟然就撿了個大漏。

    “嘿嘿,這東西要收好,等回去我給老師顯擺一下去……”方逸忙不迭的從華子易手上拿過了青銅燭臺,就要用報紙再將其給包起來,壓根就沒有要給旁邊吳天寶上手的意思。

    “哎,方先生,等一下……”看到方逸的動作,吳天寶忍不住說道:“方先生,不知道您這物件,能不能讓我看看?”

    別說自己一直在找青銅器了,就算是沒下家需要,這么一個大漏吳天寶也是想見識一下的,只是看到方逸沒有給他看的意思,吳天寶這才開口說起話來。

    “吳老板也懂青銅器?”方逸有點不情愿的說道,按在青銅器上的手也沒有拿開。

    “稍微懂一點,我這人學的東西雜,什么都不精,但什么都知道一些……”

    吳天寶笑著說道:“方先生這漏,在潘家園可有幾年沒人碰到了,回頭我一定要給方先生好好宣傳宣傳,咱們潘家園還是有好東西的嘛……”

    “方逸,給他看看也沒什么啊……”柏初夏也在旁邊說了一句,自己的男朋友有如此眼光,柏初夏心里也是很高興的。

    “那好吧,你上手看看……”不知道是柏初夏的勸說起了作用,還是被吳天寶嘴上說的“宣傳”那兩個字打動了,方逸拿開了手。

    “不錯,是大開門的東西,而且這件東西還很難得……”

    吳天寶和華子易兩個人,代表了古玩鑒定中兩個不同的派別,華子易是屬于學術派的那種,真物件雖然見了不少,但更多的卻是用各種考證的方式來鑒定一個東西的真假。

    而吳天寶卻是正好與其相反,他是那種所謂的民間鑒定師,十多年下來,經手的真假古玩怕是都要以數十萬計,很多東西一上手,就知道大致的年份是多少,雖然也會打眼吃藥,但十件東西里面,最少能有六七件判斷個八九不離十。

    “老吳,這東西我大概能猜出年份,但是個什么來歷我就說不出來了……”

    華子易對這燭臺也有幾分好奇,按照他所學的知識,國內很少有這種大象造型的東西出土,因為在古代的時候,大象可是極為罕見的動物。

    “這東西,應該是古暹羅時期的東西,對應咱們國家的漢代……”

    見到華子易都說不出這東西的來歷,吳天寶微微有些得意,一邊把玩著手上的青銅燭臺,一邊開口說道:“漢代不光是開通了絲綢之路,和那時的泰國也就是古暹羅等國家也多有通商,這個東西,應該就是古暹羅有一定身份地位的家庭使用的,后來作為商品流落到了咱們的國家,所以才有著這樣獨特罕見的造型……”

    “嗯?有道理,那會咱們國家可是不產大象的……”

    聽到吳天寶的話,華子易點了點頭,他知道吳天寶所說的古暹羅就是現在的泰國,在古代的某個時期也是鼎盛過一段時間的,能制造出來這樣的青銅器也不足為怪。

    “吳老板,您可看準了?”聽到吳天寶的話,方逸卻是皺起了眉頭,開口問道:“這燭臺真是泰國流過來的?不是咱們國家的?”

    “古暹羅的確是現在的泰國……”

    吳天寶用手摩挲著青銅燭臺,很有把握的說道:“有八成的可能性是從當時的泰國傳過來的,另外還有兩成的可能性,是漢代負責管理對外事務的大行令根據國外進貢的大象制造的……”

    吳天寶根據青銅燭臺包漿的程度,判斷這件東西應該是漢武帝之前就存在了的,而在漢景帝的時候,負責外交事務的官員被稱之為大行令,是以吳天寶才有這樣的說法。

    “怎么撿漏撿到國外的東西了?”

    聽到吳天寶的這番話,方逸臉上不喜的神色愈發明顯了,開口說道:“我把這東西拿回去,還不要被老師笑話?他肯定說我國內的文物還沒整明白,就開始玩世界收藏了……”

    “哈哈,孫老要是見到這東西,說不定真會這么說……”

    聽到方逸的話,華子易不由笑了起來,他跟著孫連達工作了好幾年的時間,對孫連達算是很了解,那老頭的嘴要是損起人來,還真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的。

    “孫老?是哪位孫老?”吳天寶聽得一愣,小心翼翼的開口問了一句。

    “還有哪個孫老,金陵的孫老唄……”華子易指了指方逸,說道:“方逸是孫老的弟子,你以后沒事多親近親近……”

    “華哥……”方逸不滿的看了一眼華子易。

    “隨口一說,隨口一說而已……”

    被方逸看了這么一眼,華子易頓時醒悟了過來,話說連自己都不愿意和吳天寶這個攪屎棍多接觸,更不要說和吳天寶還有過節的方逸了。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