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266章 迷惘
    “方哥,你既然也會八卦掌,咱們也算是同門,我……我以后應該怎么稱呼你?”

    司元杰不僅僅是在郁悶自己打不過方逸,他更加郁悶的是自己和方逸關系的定位,按理說都是八卦掌傳人,只要敘一下師承,就能分出輩分,但這一點在方逸這里卻是行不通了。

    八卦掌傳承至今,在別的派別里已經是幾十代了,但是在司家,司元杰卻是董海川正宗的第五代傳人,論起輩分來那是極高的,但無奈技不如人又不清楚方逸是傳承那一派的,司元杰自然是無法用自己的輩分來和方逸論交的。

    “怎么稱呼?還叫方哥好了……”方逸擺了擺手,說道:“我雖然和你們八卦掌有些淵源,但算不上是八卦掌的傳人,我比你大兩歲,你就叫聲方哥吧……”

    “好,方哥!”

    司元杰很干脆的叫了一聲,他父母雙亡爺爺也去世了,今兒遇到一個年齡差不多的江湖同道,司元杰不自覺的就生出了一種很親切的感覺。

    “哎,我說你們這打也打完了,也該說說這如意了吧?”

    被當了半天空氣的胖子,這會跳了出來,他對司元杰的來歷并沒有太大的興趣,這會腦子一直牽掛著方逸剛才說過的一句話,那就是這把如意是什么王爺送給董海川的。

    “這如意是祖師送給我太爺爺的,好像就是方哥說的肅王爺送的,我爺爺說,這東西以前是乾隆皇帝把玩過的,別的我就不知道了……”

    司元杰說著說著話,眼睛微微有些發紅,按理說這是他們家傳了好多代的東西,不應該在他手里失去,但現在的司元杰真的是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了,不賣掉這如意,他連回家的路費都沒有。

    “這東西的確是皇家的物件……”

    方逸將那把玳瑁如意拿在了手上,開口說道:“玳瑁就是海龜,龜在咱們國家寓意著長壽,所以用這東西制作的如意是很珍貴的,你們看看,這玳瑁如意上的鏻片花紋晶瑩剔透,這角質有‘海金’之譽,自古被視為祥瑞,算得上是一件罕見的精品……”

    方逸早就給這個玳瑁斷過代了,確實是清乾隆年間的物件,而觀其造型做工,十有八九也是出自當時的宮廷造辦處,很有可能就是乾隆爺隨手賞給了自己的兒子,后來又被他兒子賞給的董海川。

    清代最貴重的文物,當要數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的瓷器,這三個皇帝將瓷器的燒制發展到了最為鼎盛的時期,仿制燒造了不少失傳已久的陶瓷,康雍乾三朝的官窯瓷器,目前在市場也是價格最高的。

    但這不代表別的物件就不值錢了,就像是方逸手上的這個玳瑁如意,一來材質難求,玳瑁材質制作的工藝品,就是在當年的皇家之中都不多見。

    二來這個玳瑁如意的做工很精美,應該是出自當時和蘇工齊名的粵工之手,具備著富麗、豪華、典雅、吉祥的皇家風格,更難得的是經過數百年的把玩,整個如意包漿厚重,一眼就能看出是個大開門的物件。

    “方逸,別說那些沒用的,你就說這玩意兒值多少錢吧?”胖子打斷了方逸介紹如意的話,開口說道:“皇帝老兒的東西,怎么著也能值個幾十萬吧?”

    “這個還真不好說……”

    方逸搖了搖頭,說道:“如果這東西是收錄在皇家物冊中的物件,那別說幾十萬了,就是一百萬都打不住,但如果沒收錄的話,二三十萬也就到頂了……”

    方逸所說的皇家物冊,就是宮廷造辦處專門用來記載他們打制物品的書冊,在清朝的時候,每一件出自宮廷造辦處的東西,都會有詳細的文字記載的,這倒是為后人研究考證文物提供了不少的便利。

    不過清末的時候國家屢遭戰亂,原本收錄在圓明園中的一些物冊都被一場大火付之一炬,這也導致很多原本是皇家出品的東西找不到了出處,方逸現在擔心的就是這一點。

    “方哥,要不……我這東西就賣給你們吧?”司元杰忽然開口說道:“我就賣二十萬,不過方哥你得答應我,等我日后有錢了,還能把這東西給贖回來……”

    跟了方逸他們一下午,司元杰知道方逸和胖子都是做古玩買賣的,單是今兒進貨就掏出了十多萬的現金,所以司元杰以為方逸能買得起自己的這個玳瑁如意呢。

    賣給方逸,司元杰也是存了私心的,只要這東西在方逸手上一天,他就有希望將其給贖回去,這樣總比賣給哪個不認識的古董商人,從此就見不到的好。

    “二十萬賣給我?”

    聽到司元杰的話,方逸不由苦笑了起來,說道:“不瞞你說,我和胖子現在都窮的叮叮當當,今兒要不是從吳天寶那里糊弄了十萬塊錢,胖子連進貨的錢都沒有,我到哪里去給你找二十萬?再說了,這東西你也別急著賣,明兒我給華哥打個電話,看看能不能上拍賣會,這樣的好東西只有在拍賣會上才能賣出高價的……”

    方逸現在手頭雖然還有個幾萬塊錢,但絕對是買不起這個玳瑁如意的,而且在方逸看來,這樣出自清朝宮廷造辦處的精品,如果遇到喜歡的買家,就是賣個上百萬也是有可能的,實在沒必要如此著急的賣掉。

    “我……我不想讓它上拍賣會……”司元杰咬了下嘴唇,低下頭去,小聲的說道:“這……這是我家祖上傳下來的東西,上了拍賣會,我就找不回來它了……”

    司家在武林中,也算是一個比較奇葩的存在,從董海川的弟子司元功開始,就是在農村務農的一個農民。

    一直到司元杰的爺爺和父母,都是過了一輩子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生活,和江湖上的那些家中藏金藏銀的武林大豪比起來,司家是寒酸到骨子里了。

    所以這件玳瑁如意,是司家祖上唯一傳下來的東西,對于司元杰而言意義重大,他自然是舍不得將其賣掉了,司元杰所說的賣給方逸,也只是一個權宜之計罷了。

    “你小子,這是在算計我?”方逸多聰明的人,一聽司元杰的話,頓時就明白過來了,敢情這小子把自個兒當成是典當行了,東西只算是質押在自己這里的。

    被方逸說中了心里的想法,司元杰連忙說道:“方哥,我不是那意思,我……我以后會加倍把它買回來的……”

    “行了,我明白你的意思……”

    方逸搖了搖頭,說道:“按理說都是江湖中人,咱們還有一些淵源,我應該把你這東西給接下來的,只不過我現在手上確實沒錢,實在是買不起這個如意……”

    “我知道了,方哥,那……那我再想辦法吧……”司元杰低著頭,沒讓方逸看到自己臉上失望的神色。

    “你別著急……”方逸開口說道:“我問你,你就算把這東西賣掉了,拿了幾十萬,你以后打算干什么?”

    “以后干什么?”聽到方逸的話,司元杰的臉上露出了茫然的神色,搖了搖頭,說道:“我不知道,可……可能回家去種地吧,我……我只會功夫和種地……”

    司元杰是冀省人,雖然家里很窮,但村子里還是有電視看的,看過許多電視劇的司元杰之前自以為對城市很了解,有一身功夫和一膀子力氣,到了城里早晚都能出人頭地,成為像電視主角那樣的成功人士。

    但是來到城市之后司元杰才發現,自己的想法過于美好和天真了,火車站被人騙走了錢包,潘家園被人強行追打,這一切現實發生的事情,卻是讓司元杰的夢想全都破滅了。

    所以現在司元杰的心頭充滿了迷惘,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以后的人生路應該怎么走,或許回到農村繼續種著家里的一畝三分地,才是自己最好的歸宿吧?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