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288章 二十一點(中)
    “不好意思,吵到您了……”

    聽到旁邊的人說話,滿軍連忙道了聲歉,在這個賭場里賭錢的人都是非富即貴,他這樣的小老板是一個都得罪不起。

    “沒事啊,賭錢本來就是要大聲喊的!

    那人笑著擺了擺手,說道:“我還是喜歡在澳門或者是拉斯維加斯賭,那里不像這地方都賭的靜悄悄的,大家一起喊,喊得莊家都流汗,那種感覺是最好的……”

    “您說的是,這里都是有身份的人,能喊出來的卻是不多……”

    滿軍去過澳門賭場,自然知道那里是個什么樣子,賭二十一點還好,但是要在賭百家樂的臺子上,那一定很熱鬧,一個人在那里搓牌看,后面能有一群人幫著喊的。

    “什么有身份啊,在這里,都是賭客……”那人笑了笑,一看自己的牌,頓時樂了,開口說道:“這張A怎么跑到我這里來了?不好意思,你那邊二十一點的幾率怕是不大了……”

    “嘿嘿,一副牌里面有四張A呢,說不定我們的就是……”方逸嘿嘿一笑,看著滿軍那一臉財運的樣子,方逸感覺這把就算來不了A,估計也能來張10湊和20點,只要能贏莊家就行。

    “哈哈,又是二十一點!”

    方逸話聲未落,荷官已經把第二張牌發了下來,而滿軍面前的第二張牌,正是一張紅桃A,如此一來,他們又是一副二十一點的牌。

    而且莊家拿到的第一張牌只是一個九點,不管第二張牌是什么都不可能湊成二十一點了,所以滿軍和方逸這一局又是贏了雙倍。

    “好運氣……”

    發牌的荷官沖著滿軍翹了下大拇指,連來兩次二十一點對于賭場來說并不是很稀罕的事情,而且他們賭的也不大,輸贏十幾萬而已,來自澳門見過大場面的荷官,完全沒有任何的壓力。

    “哎,怎么就不給我個10點?”

    滿軍的下家,也就是那個中年人發到的牌是一張九,A加九最后是二十點,這讓他哀嘆了起來,因為第一張牌拿A來二十一點的概率,是遠比方逸他們大得多的,所以那人嘴里直喊著可惜。

    “老哥,你運氣比我好多了……”

    坐在那人下家的一個二十六七歲的年輕人,兩張牌來的是十八點,可是莊家第二張牌是個10,最后是十九點,如此一來,這一桌上只有那個年輕人輸了錢。

    “你今兒都贏五六十萬了,還說運氣不好?”中年人笑了笑,他來這里賭純粹就是消磨時間玩的,對于一把十幾萬的輸贏根本就沒看在眼里。

    “連輸了三把了,我去百家樂那邊轉轉……”年輕人搖了搖頭,收起了桌子上的籌碼,起身離開了。

    “哎,滿哥,他不是贏了嗎?怎么走了?”方逸一邊去拿莊家賠過來的籌碼,一邊不解的問道。

    “一般連輸幾把,都是要換個桌轉轉運氣的,那人年齡不大,倒是很會賭……”

    滿軍還沒說話,中年人先幫著解釋了起來,說完之后指了指那人的位置,說道:“小伙子,你這手氣不錯啊,坐下來賭吧……”

    方逸的手氣確實不錯,第一把押了三萬贏了六萬,而第二把押了四萬贏了八萬,如此算下來他手上已經有十七萬的籌碼了,去掉本金,方逸兩把牌就贏了十四萬。

    “不用了,我們一起的,站著就好……”

    方逸搖了搖頭,開什么玩笑,他自己又不會賭,今兒之所以敢押注,那是看清楚了滿軍財運當頭,要不然方逸一分錢都不會扔在這賭桌上的。

    “滿哥,這把你押多少?我想把這七萬給押下去……”方逸數著手中的籌碼,他現在已經有兩枚五萬的籌碼了,另外七個則是一萬的,七枚加一起雖然很厚,但還不如那兩枚籌碼錢多呢。

    “我押八萬!”

    滿軍咬了咬牙,不管怎么說他在方逸面前也算是個老手了,但連著兩把的收益卻是遠不如方逸,這讓滿軍感覺臉上有些掛不住,干脆將桌面上的錢全部都押了上去。

    其實說起來,滿軍這三把牌也不錯,他總共只拿出來了一萬的籌碼,第一把贏了一萬,第二把贏了兩萬,第三把更是贏了四萬,三把贏七萬,但是和方逸相比,卻是整整少了一倍。

    “一定要贏,一定要贏啊……”

    把八萬塊錢推上去,滿軍的手都有點哆嗦,但是僅僅過了一分鐘之后,滿軍的喊聲就響徹了整個賭場,“二十一點,又是二十一點,哈哈哈,贏了!”

    看著自己面前的兩張牌,滿軍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今兒竟然連來了三把二十一點,這么小概率的事情居然也能被自己碰到,而更重要的是,最后一把自個兒押上了八萬,這一局牌可就是十六萬的進賬啊。

    方逸的收益也不錯,他這把押了七萬,贏了十四萬,對方在賠付的時候,收走了方逸六個一萬的籌碼,放上來了兩枚十萬的籌碼,如此一來,方逸連本帶利,手上已經有了三十一萬了。

    “怎么回事?押了多少?”滿軍的喊聲吸引過來不少人,一般都是百家樂的叫聲比較響,而二十一點很少有人這樣喊的。

    “就押了十五萬啊,這才多少錢?”

    在看到莊家賠付的錢之后,那些人又紛紛縮回到自己的賭桌上去了,在這個一萬塊錢一把打底的賭場里,輸贏幾百萬都是很尋常的事情,一把十五萬在那些人眼里并不算是什么。

    “兄弟,手氣不錯啊……”旁邊那人雖然穿著西裝革履的,但說話卻是帶著股子江湖味,開口說道:“我在你那邊下點注,沒問題吧?”

    按照賭場的規矩,坐在椅子上的人,是有拿牌權的,同時別人如果想在他的發牌區押注,也是要經過他的同意,否則荷官不會受理的。

    “沒問題,老哥,你押吧……”滿軍開口說道:“不過我這連贏了三把了,俗話說事不過三,我這把還是少押點吧……”

    “沒事兒,押個五十萬……”

    那人隨手丟了一枚金黃色的籌碼在滿軍的押注區,卻是把滿軍給嚇了一大跳,這可是整整五十萬啊,居然就如此隨意的押在了自己面前。

    “方逸,你押多少?”滿軍回頭問道。

    “我押一萬……”方逸把那枚一萬的籌碼拿了出來,現在他手上是兩枚五萬的兩枚十萬的,一萬面額的只有一枚了。

    “你小子就這么不待見一萬的?”滿軍現在算是看明白了,方逸這連著幾把牌,都是不管手上有多少一萬的,全部都給押了上去,偏偏還都讓他贏了。

    “好吧,我也押一萬……”滿軍想了想,也放上去了一枚一萬的籌碼。

    “各位押了嗎?我要發牌了……”

    見到滿軍的押注區放了一枚五十萬的籌碼,荷官臉上的表情也嚴肅了許多,他這次牌發的很快,兩個閑家外帶莊家的牌面,一下子就呈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完了,這次恐怕要輸了……”

    看到莊家和自己的牌,滿軍不由苦笑了起來,這一把莊家兩張牌是20點,而自己則是十七點,如果繼續要牌的話,爆掉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先生,發牌?”荷官問了滿軍一聲,如果是在澳門的話,這樣的牌他問都不會問,直接就會給發的,因為對方不爆也贏不了自己。

    “老哥,您看?”滿軍這會心里是壓力山大,他和方逸一人輸一萬倒是無所謂,但旁邊那人可是押了整整五十萬啊。

    “當然要了……”中年人笑著說道:“說不定就是個四點呢,那咱們不就把莊家給贏了嗎?”

    “好,發吧……”聽到中年人的話,滿軍用手指點了下桌子,按照賭場的規矩,這就是要牌的手勢。

    “唉,竟然大了一點,是個五點,爆了!”

    在荷官發下了第三張牌的時候,滿軍方逸還有他方逸身后剛剛過來觀戰的幾個人,口中頓時發出了惋惜的聲音,十七點加五點是二十二點,也就是說這一局牌滿軍爆掉了。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