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292章 美食
    “一個月能賺上百萬?”

    方逸也被滿軍的話給嚇住了,要知道,現在金陵人的月平均工資才一千左右,不吃不喝一年也就只能存個一萬多塊錢,而這里的小姐一個月的收入,竟然需要別人賺上個一百年,這差距實在是太大了點兒。

    “賺一百萬的不多見,不過一個月賺二三十萬的很正!

    滿軍點了點頭,他也是從上次那個小妞嘴里聽到的,那次雖然是免費的,但滿軍最后還是給了那女孩一枚一萬的籌碼,這直接導致對方的服務提升來一個檔次。

    原來,除了在賭場里服務和陪客人之外,這個度假村里的女孩,最大的收入其實是來自客人的小費打賞。

    由于賭場最低的賭資就是一萬元,所以客人只要給了小費,那最少就是一萬,遇到贏了錢的豪客,一次給出個五萬十萬都不是稀罕事。

    雖然小姐拿籌碼兌換現金,賭場按例要抽取百分之二十的費用,但還是能讓小姐們賺的盆滿缽溢,如果一個女孩在這里一個月賺不到十萬塊錢,那都是要被姐妹們恥笑的。

    “滿哥,你現在是不是恨自己不是女兒身?”看到滿軍那一臉羨慕的模樣,方逸笑著調侃了滿軍一句。

    “方逸,我告訴你,在這個度假村里,可不是只有漂亮小姐的……”

    滿軍伸頭往卡座外面看了一圈,開口說道:“今兒沒見到女客,我給你說,這度假村里也有一些帥小伙,是專門陪港澳臺過來的一些女富豪的,我這模樣是沒戲了,不過你要是想賺這錢,我倒是可以幫你介紹下……”

    “拉倒吧你,我可沒這愛好……”方逸哭笑不得的指了指滿軍,他聽胖子說過這種人,在粵省那邊比較多,好像叫做什么鴨子,就是專門為女人服務的。

    “對了,我給你說件事……”滿軍忽然壓低了聲音,說道:“你不是認識新百的藍董事長嗎?”

    “認識啊,怎么了?”方逸有些奇怪的看向滿軍。

    “我在這里見過她……”

    滿軍有些神秘的說道:“我有一次過來玩,見她在大廳里面賭過,不過我那會不知道她是新百的董事長,后來見到她之后,才記起來的,她賭的很大,每次輸贏都在千萬以上的……”

    滿軍雖然在電視上見過藍蓮,但上電視都是化妝打燈光什么的,所以他并不認識藍蓮,即使是上次和方逸他們一起去新百,最初的時候也沒能認出那個女強人就是自己在賭場見過的女人。

    不過回去之后,滿軍卻是越想越眼熟,前幾天他過來賭的時候,看到藍蓮曾經坐過的那個賭桌,一下子就想了起來,藍蓮也是曾經在這里玩過的。

    “方逸,你說說那個藍董都三十多歲的人了,也沒結婚,是不是在這里養了小白臉啦?”

    想著藍蓮的容貌氣質,滿軍也不由開始八卦了起來,話說相比那些青澀的年輕女孩,藍蓮這樣身材豐韻氣質過人的成熟女性,才是滿軍他們這些老男人的最愛。

    “滿哥,這話可不能亂說……”

    聽到滿軍的話后,方逸的眉頭不由皺了起來,開口說道:“藍董為人很是潔身自好,就算是過來賭錢,那或許也只是在排解壓力,滿哥,沒有根據的話,可不能亂說的,否則傳出去對人對己都不是好事……”

    一個人的面相,基本上就能決定其性格,就像是面前的滿軍,由于做生意的緣故,也變得有一些小市儈,在一些小節上把握的不是很好,但本質上還是很不錯的一個人,為人熱情大方,所以方逸才愿意結交他。

    而藍蓮的隱疾,使得藍蓮這些年過的不是很好,不過作為受過國外高等教育的世家子女,藍蓮并沒有沾染國內那些有錢人的壞毛病,方逸之所以出手幫她鎮壓住體內的陰煞,除了了結因果之外,也是出于對藍蓮懂得自愛的尊重。

    “方逸,對不住,是我失言了……”滿軍被方逸說的臉紅了起來,在背后編排人的是非,的確是一件不怎么道德的事情。

    “滿哥,這菜上的可真慢啊……”見到滿軍道了歉,方逸也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岔開了話題。

    “在這吃飯,可是心急吃不了熱豆腐的……”滿軍嘿嘿笑了起來,一抬頭,說道:“來了,今兒速度算是快的了……”

    隨著滿軍的話聲,一盤切片的澳龍刺身放在了他們的餐桌中間,隨之一盤裝在透明碗里的像是魚籽一樣的東西也放在了桌子上,在碗的邊上有兩個不銹鋼小勺子。

    “方逸,來,嘗嘗這魚子醬,這是從俄羅斯空運過來的,餐前吃一點可以開胃……”

    滿軍迫不及待的拿起小勺,將一勺魚子醬送入到了嘴里,臉上頓時露出一副很享受的模樣,開口說道:“吃完魚子醬,再吃鵝肝,最后喝上一碗黑松露湯,方逸,這才是貴族的生活啊……”

    “嗯?這東西是挺鮮的,味道不錯?”

    方逸嘗了嘗魚子醬,那一粒粒的魚籽入口即化,一股鮮甜又略帶點腥氣的味道充斥在了嘴里面,這種鮮和方逸以前經常吃的山珍不同,別有一番風味。

    “先生,這是法國鵝肝和松露湯,你們的菜上齊了……”服務員將鵝肝和每人一小盅的松露湯上到了餐桌上,其實這原本應該有順序的,但滿軍也不懂,就讓別人一起給上來了。

    “滿哥,這量也太少了點吧?”看著那一小碟鵝肝,方逸不由撇了撇嘴,他雖然現在不需要用進食來煉化精氣了,但就是普通吃飯,這點東西也不夠吃的啊。

    “方逸,咱們是來吃美食的,不是來吃飯的……”滿軍壓低了聲音,說道:“你知道就這魚子醬鵝肝和松露,一共要花多少錢才能吃到嗎?”

    “多少錢?一千多?”方逸在京城吃全聚德,三個人吃了三只鴨子,總共才一千多塊錢,方逸不認為這一頓飯能超過一千。

    “一千多?”

    滿軍搖了搖頭,說道:“就咱們這幾個菜,要不是沾了一次兌換了一百萬籌碼的光,最少需要兩萬,而且不是貴賓的話,這進口空運的魚子醬鵝肝和松露都是不提供的,就是說你花錢都吃不到……”

    滿軍這話倒不是在吹噓,魚子醬鵝肝還有松露,即使在國外那也是非常昂貴的菜肴。

    就像是法國鵝肝,是經過專門喂養的鵝取肝制作而成的,從喂養到取肝的過程都很殘忍,取出來之后還需要多道制作工序,即使在法國也不是平民老百姓能吃得起的。

    所以在國外,尤其是西方歐洲那邊的人,他們將鵝肝與魚子醬、松露并列為“世界三大珍饈”,滿軍雖然吃不出什么好來,但卻是記住了在這家餐廳里價格最高的三道菜品。

    “不錯,吃飯和品位美食,的確是不一樣的感覺……”

    滿軍點的菜并不多,也就是牛排算是個主食,但是吃完之后,方逸直感覺渾身舒泰,味蕾中的鮮味似乎還殘留在舌間,讓人感覺十分的享受。

    “方逸,這飯也吃了,要不……咱們再到賭場去轉轉吧……”

    看到方逸心情不錯,滿軍老著臉說道:“我真的不賭,就是去看看姚大忠的輸贏,萬一他輸了,咱們不就是有撿漏的機會了嗎?我今兒看了,場內做古玩買賣的,還就我一個人……”

    手上拿著上百萬的籌碼,滿軍這會心里就像是被貓抓了一般,就算是不賭,他也想鉆進賭場去感受一下那里的氛圍。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