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434章 感覺不太好
    “我也沒有感覺到危險,這東西太他媽的危險了……”

    彭斌的臉色也不怎么好看,他這些年來不是打黑拳就是在打仗,雖然說不上每天都要經歷生死一線,但一個不慎還是很容易丟掉性命的,所以彭斌對于危險也有一種本能的感應。

    不過這次他和方逸一樣,在那森蚺悄無聲息的來到他的頭上的時候,彭斌居然也是毫無察覺,要不是方逸見機的快,恐怕那蛇頭就會將自己的腦袋咬住,同時蛇身也會將自己給勒住。

    森蚺通常是無毒的,它們也不需要用毒素來對付獵物,森蚺獵殺食物最常用的手段,就是用身體緊緊的把獵物給卷住,靠著蛇身的收縮將獵物給勒死,它們蜷縮身體所產生的巨大力道,能把所有動物都給擠壓的粉身碎骨。

    看到那歪七扭八不成樣子的樹干,彭斌心里很明白,剛才自己要是被森蚺給纏住了身體,就算是方逸出手將森蚺的腦袋砍掉,恐怕他現在也是會被森蚺那無頭的蛇身給纏的骨骼盡斷。

    “大哥,咱們現在走的這條路,是以前他們遇到森蚺的那條路嗎?”

    對于這種可以規避自己感知的森蚺,方逸真的是不想再碰到另外一條了,如果有可能的話,他寧愿繞路走遠一些,也不愿意進入到森蚺的地盤之中。

    “是同一條路,但還沒有到那個地方啊……”彭斌拿出地圖詳細的比對了好一會,抬起頭說道:“距離他們遭遇森蚺的地方,還有兩天的路程……”

    “那就是說,這叢林里的森蚺數量還不少啊……”方逸倒吸了一口涼氣,在叢林里趕路的時候,身后如果突然冒出這么個東西來,那絕對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森蚺數量是不少,但是能長這么大的,卻是不多見……”

    在上次看到那個錄像之后,彭斌還專門研究了一段時間森蚺,他發現,在森蚺處于剛出生的時期,還是有很多天敵的,因為森蚺喜水,喜歡將幼蚺產在淺水處,所以鱷魚水鳥都是森蚺最大的敵人。

    在森蚺的成長時期,基本上所有的食肉動物都會對它發起攻擊,即使長到兩三米長的時候,森蚺仍然躲不過被獵食的下場,蚺肉的鮮美讓很多動物都會垂涎三尺,當然,此時的森蚺敵手已然不是很多了。

    當森蚺完全成年,身體長到五米以上之后,那么它們就是這個地球上食物鏈最頂端的存在了,除了手持現代武器的人類,幾乎沒有任何生物能威脅到它們的性命,長達兩三米的鱷魚,都給被它們活活的勒死。

    “大哥,咱們怎么辦?是回頭走,還是繼續往前走?”

    方逸看向了彭斌,熱帶叢林里隱藏的殺機,遠不是方山可以與之相比的,方逸那點山林生存的經驗,放在這里已經顯得不怎么夠用了。

    “政府軍那幫子沒膽鬼,肯定會封鎖出山的道路的……”彭斌雖然也不想面對這叢林里的霸主,但返回頭的話,他們哥倆又要落在政府軍的包圍圈里,這讓彭斌有些難以抉擇。

    而且現在彭斌的衛星電話無法使用,他也不知道外面的局勢發展到了什么地步,如果政府軍占了上風還好,但要是政府軍吃了虧,他們肯定想拿下自己去逼迫彭家退兵的。

    “我的建議是咱們繼續走……”

    森蚺雖然可怕,但槍彈更是不長眼睛,政府的人只需要砍伐掉他們下山必經的那一處山林,彭斌和方逸就算是想打叢林戰都做不到,最后的結果只能是還退到叢林里來。

    彭斌想了一下,開口說道:“方逸,你也不用擔心,能長成年的森蚺數量絕對不會太多的,咱們只要注意一點,少在有水源的地方停留就行了……”

    在彭斌看來,是他們今兒選擇的這個棲息地出了問題,因為森蚺通常最喜歡呆的地方,就是潮濕的沼澤或許溪流的旁邊,與其說是森蚺襲擊了他們,應該說是他們闖入到了森蚺的地盤上才對。

    “說不上擔心,就是這種感覺不太好……”

    方逸習慣了那種未聞先知帶給自己的安全感,現在這種能力在森蚺面前一下子消失掉了,一時間心里未免有些不習慣,不過他終究不是常人,很快就將心態給調整了過來。

    “今兒這里不能呆了,咱們要換個地方去宿營……”彭斌開口說道:“我也不確定這森蚺是否只有一只,這東西很記仇,要是還有一只的話,估計也會在這周圍不遠的地方……”

    曾經研究過森蚺的彭斌知道,雖然被人類稱之為冷血動物,但森蚺的報復心卻是極強。

    彭斌在英國的那個教授的實驗室里看到過一個視頻,視頻里顯示的是當一條幼蚺被鱷魚吞食了之后,成年森蚺馬上就展開了報復,和那條長達三米多的鱷魚從河里搏斗到了地面上,幾分鐘之后就活生生的將那鱷魚給吞進了肚子里。

    “這么大的森蚺倒是不怕,我怕的是你說的那一條……”

    方逸聞言苦笑了一下,把手中的開山刀扔給了彭斌之后,右手卻是握住了那把短刃的刀柄,在叢林這種環境里面,再也沒有比他手中短刃更能發揮作用的武器了。

    “那一條不死估計也殘了,用不著擔心……”

    彭斌聞言笑了起來,方逸是沒看到錄像中的爆炸場面,在彭斌看來,那條森蚺雖然當時逃了出去,但那身軀怕也是千瘡百孔了,要不然以森蚺的報復心,之前的探路隊也不能全身而退了。

    “帶點這蚺肉吧……”

    見到方逸收拾好了背包,彭斌忍不住指了指地上那條足有兩三百斤重的森蚺,說道:“我吃過小一點的森蚺,這么大的還從來沒吃過呢,這東西的肉很好吃的,咱們帶點走吧……”

    “行!”方逸笑著答應了下來,自己這大哥還真不是個能吃虧的主,剛才那森蚺要吃他,現在彭斌反過來卻是要吃森蚺的肉了。

    方逸走到那條森蚺旁邊蹲下身體,用手中的短刃切下了一段森蚺的身子,大概有二十多斤的樣子,一旁的彭斌連忙拿了背包里帶著的保鮮膜將其給包了起來。

    “要是能再遇到蜂巢就好了……”彭斌舔了下嘴唇,嘴角殘留的蜂蜜香味,還讓他回味無窮呢。

    “大哥,能遇到個老虎才好呢,老虎肉配森蚺,那才是真正的龍虎斗呢……”方逸聞言笑了起來,方山里可沒這些動物,前兒用毒蛇和山貓肉做的龍虎斗,就已經讓方逸吃的大呼過癮了。

    “緬甸山里老虎很多的,怎么咱們進了野人山反而一直都沒碰到過?”

    聽到方逸的話,彭斌臉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緬甸幾乎沒有什么現代工業,很多森林都處于未開發的狀態,所以像是老虎豹子一類的野獸很多,剛才一直在二十多米外大樹上潛伏著的豹子,也是在森蚺出現之后才跑掉的。

    “可能都被森蚺給嚇跑了吧,嗯?這小東西,怎么不出來了?……”

    方逸哈哈一笑,將包背在了身上,嘴里吹了聲口哨,卻是在呼喚剛才鉆進那蜂房里的小魔王,只不過連著吹了好幾聲口哨之后,都沒見到小魔王冒出腦袋來,方逸臉上不由現出奇怪的神色。

    “哎,這是又睡了?”

    伸手淘進那蜂房里面,方逸將渾身沾滿了灰的小魔王扒拉了出來,不過小魔王對方逸的舉動毫無反應,要不是感受到小家伙的體溫和心跳,方逸還以為它出了什么事呢。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