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467章 到底在哪了?
    聽彭斌講了好一會,小魔王才明白過來,這水下應該是有通往別的地方的通道,換句話說,就是方逸現在已經不在這里了,彭斌需要它的能力將方逸給找出來。

    “吱吱……”

    看著水潭,小魔王顯得有些焦躁,它能力是很強悍不假,算是個變異的生命體,但小魔王唯一的短板,卻是不會水,面對著眼前的水潭,它也沒有什么好辦法。

    “要不,你在野人山里面到處轉轉,看看能找到方逸嗎?”

    彭斌嘗試著開口說道,他們雖然也在搜尋方逸,但區區一百多個人,在占地方圓數百平方公里的野人山中,能搜尋到的范圍小的可憐,就像是大海里落下了個雨滴,連一絲浪花都濺不起來。

    “吱吱……”

    聽到彭斌的話,小魔王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轉了起來,像是在很認真的思考著,不過下一刻小魔王就跳到了一棵大樹上,身形很快就消失在了山林之中。

    “哎,你這是去哪?”見到小魔王離開,彭斌不由在后面喊道:“找到方逸之后,記得來通知我們一聲!”

    對于小魔王而言,只有方逸才是它最為親近的人,彭斌他們的話,小魔王根本就沒放在心上,鼻子不斷聳動著,小魔王遵循著那絲臭鼬的味道,很快就遠離了彭斌他們所在的營地。

    “這……這算怎么一回事?”

    余宣和彭斌面面相覷了好一會,不由同時苦笑了起來,以小魔王在叢林間穿行的速度,他們根本就跟不上,現在只能寄望于小家伙在找到方逸之后,還能回來通知自己一聲了。

    “咱們怎么辦?”余宣苦笑著看向彭斌,“要不把人都撤出去吧,咱們還是回山口等著,這里的環境實在是有點太差了……”

    或許是巨蚺的氣息已經淡薄了下去,今兒白天營地變得不怎么安穩起來,一只野豬闖進了水潭來喝水,離開的時候卻是引爆了枚觸發雷,當場被炸死了。

    而且水潭兩邊的蛇兒也多了起來,如果不是撒了驅蛇粉的話,恐怕他們這里也會受到侵擾,從安全上來說,還是退出野人山比較穩妥一些。

    “再等三天……”彭斌聞言想了一會,開口說道:“如果還找不到方逸的話,余叔你和三哥他們就先退出去,我和一些人留下來……”

    “好,就按你說的辦……”

    余宣和彭浩點了點頭,他們兩個都不是戰斗人員,留在野人山中只會成為彭斌他們的累贅,不過他們的離開,和陳凱那種帶有功利心的離開卻是不同的,即使離開野人山,余宣也會守在山口處的。

    還有一點就是,余宣必須要出山和外界聯系一下了,否則進入野人山失聯的這幾天,等在金陵的孫連達他們還不知道會急成什么樣子了,距離他們最后一次通話,已經過去整整三天了。

    等待無疑是件很煎熬人的事情,在后面的三天里,每天得到的消息都令人失望之極,搜尋的隊伍擴大了查找范圍,幾乎將水潭周邊數十公里的溪流全都走遍了,但是也沒能見到方逸的蹤影。

    那天從營地跑出去的小魔王,同樣也沒有回來,現在失蹤的不僅是方逸,又多了小魔王一個,彭斌還在琢磨如果方逸回來了,他們是不是還要繼續留下來尋找那個小家伙。

    三天過后,無奈之下的余宣只能跟隨出山的人員,又返回到了山口的營地之中。

    不過讓余宣心安的是,得到了彭斌消息的彭家,也運送來了更多的物資和人手,余宣他們出山的同時,又有數百人正在準備進入到了野人山里,去和彭斌他們會合。

    “老哥,你……你們怎么來了?”

    讓余宣意外的事情,還不止是物資人手的增加,而是他出山之后,就見到了幾個熟面孔,為首的正是原本他以為還在金陵的孫連達,而胖子和三炮兩個人,也都站在了孫連達的身邊。

    “我要是不來,豈不是還被你給瞞著呢?”

    看到余宣,孫連達并沒有老友重逢的喜悅,而是冷哼了一聲,說道:“就你在緬甸有朋友是吧?我也能找到和彭家說得上話的人,我昨天就已經來到這里了……”

    孫連達和余宣不同,他一輩子都沒有收過弟子,方逸是他唯一的并且傾注了全部心血的傳人,所以在得到方逸進入野人山的消息之后,孫連達就一直擔心不已,并且在著手準備進入緬甸的事情。

    孫連達退休之前本身就是個官員,在官方高層的關系,比余宣要多了不少,很快就找到中間人和彭家搭上了話,和余宣失聯的那一天,孫連達就已經趕到了云省和緬甸交界處的邊境。

    不過在金陵的時候,胖子和三炮聽說孫連達要來找方逸,哥兒倆那是死活都要跟著,他們將店鋪裝修和租賃的事情,一股腦的全都塞給了滿軍,買了飛機票跟著孫連達就過來了。

    但胖子和三炮跟著,問題也就來了,要知道,孫連達來緬甸,那是經過正常手續出境的,早在很多年前孫連達就已經辦理了護照,他臨來之前找了個旅行社就辦好了去緬甸旅游的簽證。

    胖子和三炮之前根本就沒想過要出國的事情,所以哥兒倆雖然買了機票跟著孫連達來到了中緬邊境,但是沒有護照的兩人,根本就無法進入到緬甸,邊境處倒是有不要護照的旅游團,但那只能在邊境周圍活動,也無法深入緬甸的。

    方逸出事,胖子和三炮自然是心急火燎,他們哥倆商量了之后,就打算去找蛇頭偷渡進緬甸。

    不過兩人正在商量的時候,卻是被孫連達給聽到了,一番訓斥之后,孫連達也只能和彭家聯系了一下,這偷渡也是個技術活啊,要是讓胖子和三炮自己去找人,恐怕被賣到非洲哥兒倆還在幫別人數錢呢。

    彭家在緬甸的勢力,絕對稱得上是黑白通吃,接到孫連達的電話之后,只用了短短的一個多小時,就安排好了胖子和三炮進入緬甸的路線。

    當天晚上,一艘小型的觀光旅游船在湄公河就接上了胖子和三炮,然后匯合了正常渠道進入緬甸的孫連達,坐著彭家安排的車輛,來到了野人山外的這個營地之中。

    “老哥,對不起,是我們看護好方逸……”

    面對孫連達,余宣自知理虧,當師長的把弟子帶入到一個危險的國家,原本就是件很不負責任的事情,而現在余宣好端端的站在了這里,卻是弟子失了蹤,于情于理余宣都是說不過去的。

    “現在別說這些了,這兩天有什么進展?找到方逸沒有?”

    孫連達一邊說話一邊看著出山的那些人,不過臉上很快就露出了失望的神色,他在來到這里的那天,剛好遇到了出來的陳凱那一批人,是以知道他們已經找到了方逸的那位結拜大哥。

    不過接下來這幾天的情況,孫連達他們就一無所知了,連著等了兩天,迎來的卻依然是失望。

    “老哥哥,你放心吧,方逸還活著,只是野人山太大,我們一時半會無法找得到他!”

    余宣給給孫連達幾人吃了個定心丸,這讓胖子和三炮看向他的眼神也變得柔和了幾分,要知道,這一路前來緬甸的路上,這哥兒倆一直在商量著是不是要教訓一下余宣呢。

    “只要活著,那就有希望!”

    聽到余宣的話,孫連達也松了口氣,轉頭對胖子和三炮說道:“你們哥兒倆準備怎么安排?是在這里等著,還是跟他們一起進山?”

    “我和三炮跟他們進山……”胖子毫不猶豫的說道:“我們倆也是在山里長大的,進去也能出點力,說不定就能找到逸哥兒呢……”

    知道有補給隊和搜尋人員進山,胖子和三炮早就準備好了,放著方逸在山中生死未卜,他們哥兒倆可是無法安心在山外面等待的。

    “好,如果找到方逸,馬上帶他出山……”

    孫連達也沒攔著他們,對于野人山的危險,孫連達其實并不是很了解的,在他想來,跟著擁有現代化武器的數百人一起進山,安全應該還是可以得到保障的。

    “你們兩個小心點,千萬不要和大部隊走失掉……”親眼見過那巨蚺尸體的余宣,卻是出言告誡了兩人幾句,野人山那隱藏的危險和惡劣的環境,根本就是外人所無法想象的。

    危險胖子和三炮一時倒是沒遇上,但那潮濕悶熱的環境,卻是讓安逸了好幾年的兩人叫苦不迭。

    泥濘難行的山路,蛇蟲密布的叢林,還有走了三四個小時就遇到的兩場大雨,均是讓這哥兒倆欲哭無淚,像這樣的環境,他們別說去尋找方逸了,能保證不把自個兒給丟了那就算很幸運的事情了。

    “我說逸哥兒,你到底在哪了?”

    一跤踩滑掉,胖子整個身體都撲入到了泥水之中,起身之后還從胖臉上揪下來了兩條螞蟥,這讓胖子兩眼含淚、昂頭看著天空,露出了一副生無可戀的悲催表情。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