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482章 學習
    陣眼……如其名,就像是人的眼睛一樣,是一個法陣最為重要的組成部分,沒有陣眼,法陣就不能正常的運行,而威力越大的法陣,陣眼就越重要,制成陣眼所需要的質材要求也就越高。

    眼前的這個法陣,雖然只是流傳頗廣的九宮八卦陣,但它卻很有可能是上古遺留下來的法陣,別的不說,單是能歷經無數歲月保存下來這一點,就說明了這法陣的不凡。

    方逸不知道當年的上古煉氣士為何沒有帶走陣眼,這東西對于煉氣士來說可能是稀松平常的物件,但是在方逸眼中,那可就是不得了的寶貝了,所以即使破壞掉這個法陣,方逸也要將作為陣眼的物件給帶走。

    “幸好只是九宮八卦陣的迷陣,而且殺法也不厲害,否則我還真沒辦法破解呢……”

    方逸仔細的觀察了一下陣法,很快就找到了陣眼所在的位置,心中暗叫僥幸,如果這要是換成了上古的周天星斗大陣或者是兩儀微臣天地五旗等殺陣,方逸別說破解了,怕是在化為法陣中的一具尸體了。

    走到一個由巖壁頂端垂下來的鐘乳前,方逸站住了腳步,繞到鐘乳的后面一看,在這個鐘乳石的背面,果然鑲嵌著一塊非金非鐵只有巴掌大小,但方逸卻是看不出是什么質材的法器。

    “有點像是玉石?”

    方逸沒敢冒然取下那件法器,而是將夜明珠抬高照亮了那一片空間,認真的察看了起來,他發現這件法器上面雕琢著一個八卦陣圖,只是站著觀察,方逸就感覺到一種無盡歲月的氣息撲面而來。

    “這……這才是真正的九宮八卦陣啊……”

    之前方逸也看過這個法陣,從外面看自然是云山霧水環繞不清,但是從法陣的內部,方逸卻是可以觀察的很透徹,但是此刻看到雕琢在法器的八卦陣圖,他對這個法陣的了解就更加的深刻了。

    這個八卦陣圖,就像是這個法陣的一個總綱,將其中的各種變化都包含了進去,如果換做彭斌來看,他恐怕只能看看熱鬧,連陣圖上的紋路都看不明白,但是放在方逸的眼中,就變成了珍貴無比的陣法傳承了。

    “這里變動一下,竟然就可以隔絕陣法內外的聲音了……”

    “這個地方往上勾一筆,就能阻止氣味的傳出……”

    “這里是迷陣,不過要比現在傳下來的更加玄奧……”

    此時的方逸,已經完全被這法器上雕琢的八卦陣圖給迷住了,渾然忘了自己的手臂一直在高高的抬著,每次弄明白那陣圖中的一些玄奧之后,方逸臉上都會露出會心的微笑。

    修道之所以讓人癡迷,就在于道家的理論蘊含著天地至理,沉迷進去就會無法自拔,對于上古煉氣士而言,所謂的凡塵俗世男女情愛,在永恒大道天地至理的面前,都是那么的不值一提。

    從這一方面而言,修道之路也并非全是坦途,一旦過度沉迷,就很容易產生心魔,或者變得冷酷無情或者變得嗜血好殺,這種煉氣士,在上古時被稱作是入了魔道。

    上古煉氣士的傳承雖然到了現在基本上已經是斷絕了,不過在傳下來的只言片語中,仍然會強調煉心的重要性,所以老道士才反復交代方逸要下山修煉,到紅塵中去磨練自己的道心。

    只是老道士也低估了上古煉氣士的傳承,對于修道之人的吸引力了。

    現在的方逸,早就忘記了他是想謀取這件陣眼法器的初衷,眼中只有著那刻畫著無數紋線的陣圖,將面前的陣圖的去和自己心中的八卦陣圖對比學習著,方逸甚至連時間的流逝都全然拋在了腦后。

    方逸也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因為每一個發現,都像是巨大的驚喜在充斥著他的內心,沉迷于陣法之道的方逸,就像是一塊干涸的海綿,不斷的從八卦陣圖中吸取著水份。

    “上古傳承,果然是名不虛傳!”

    方逸終于將陣圖中的一些細節全都記在了腦子里,不過當他準備放下高高揚起的手臂時,卻是突然發現,自己的手臂似乎有些不聽指揮了,麻癢酸痛的十分厲害。

    “這是怎么回事?”從巨大的驚喜中清醒過來的方逸愣了一下,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赤膊處,卻是發現在那關節的地方已然是腫了起來,頓時讓方逸嚇了一跳。

    “沒有敵人?”方逸警覺的向四周看了一眼,法陣依然如同他進來時的模樣,只有幾根鐘乳石柱上散發出微弱的光芒。

    “我……我這到底是站了多久?”

    試著想要放下高抬著的手臂,方逸又是感覺一陣劇痛傳來,這讓他臉上不禁露出了一絲苦笑,方逸知道,自己之所以受傷,卻是保持這個動作太久了,以至于氣血運行不暢,傷到了臂關節。

    事實也正是如此,方逸不知道的是,他這一站,就整整的站了三天,別說這手臂一直都是高高揚起了,就算是垂在兩側,身體都會感覺疲憊不堪,但是處在精神高度緊張之中的方逸,之前卻是一點感覺都沒有。

    “修道的姿勢很重要!”方逸苦笑著調侃了自己一句,調動丹田真氣運行到了手臂上,那紅腫頓時消散掉不少,方逸也得以將手臂給放了下來。

    “學會了這上古陣圖,以后自己也能布置一些小型的法陣了……”此刻的方逸,根本就沒將收拾的手臂放在心上,他心里依然充滿了喜悅之情。

    原先的方逸,在玉石或者符箓上刻畫圖案,大多都是制作法器的,但眼前的這個陣圖,卻是給了他很多啟發,現在方逸才知道,感情上古煉氣士傳下來的陣圖,其實真正的目地,卻是應用到法陣之中的。

    就像是方逸以前刻制的玉石八卦法器,只要稍加一些改動的話,就可以作為一個迷幻法陣的陣眼,當然,由于材質的限制,那樣的法陣充其量也就只有鬼打墻的功效,想要隔絕氣味聲音,卻是萬萬無法辦到的。

    不過方逸現在已經完全學會了這個上古法陣,只要他找得到能容納自己真元的法器載體,方逸也完全能布置出一個高級法陣來,學習這陣眼處的法陣之后,面前的這個陣法,在方逸眼中已經再沒有了那層神秘的色彩。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