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582章 國寶
    “歐洲中世紀的盔甲?”

    看到胖子小心翼翼的從箱子里拿出來的東西,余宣不由眉頭一挑,開口說道:“方逸,你那位大哥收藏的物件可是夠雜的呀,從緬甸的國寶到歐洲的冷兵器,可……可沒有咱們國家的物件啊……”

    方逸拿出來的東西很雜,但余宣作為雜項類的專家,他的學識也是很雜的。

    別說歐洲中世紀的冷兵器,就連國外的那些奢侈品,余宣一上手都能分成真假來,有句老話說活到老學到老,余宣正是如此,現在一有空閑他依然是在學習一些新的知識。

    “老師,您別急,這下一件就是了……”

    方逸很小心的將木箱中的琺瑯瓷瓶給取了出來,裝置瓷器的箱子里不但塞滿了泡沫,在瓷器的外面還嚴嚴實實的包裹了好幾棉布,每層棉布之間還有一層空氣膜,包裝的十分用心。

    “這包裝可是夠小心的啊……”

    看著方逸一層層的揭開包裝的棉布和空氣膜,孫連達不由和余宣對視了一眼,如此嚴密的包裝,不要說還是放在箱子里的,就是直接扔到地上,怕是也能保得里面物件的安全。

    “應該是拍賣公司包裝的吧?”方逸不確定的回了一句,不過依照大哥那脾氣,肯定是不會想的如此細致的。

    “方逸,你這里面到底是個什么物件?”包裝的越嚴實,就越是不好拆開,滿軍在旁邊等得有些心焦,忍不住開口問了一句。

    “別說!”方逸剛想回答,孫連達和余宣就異口同聲的阻止了他。

    “說出來就沒意思了,讓我們猜猜吧……”看著那瓶子的形狀,余宣笑道:“應該是件瓷器,但年代我可看不出來,老哥你來給鑒別鑒別?”

    “一邊去,隔著那么多層布我要是能看出年代來,那我不是成神仙了?”

    孫連達沒好氣的啐了余宣一口,搖頭說道:“肚圓頸細口小,如果我沒看錯的話,應該是個梅瓶,這東西從唐宋就有燒制,但保存下來的很少,方逸這件很可能是明清的,清朝的幾率要更大一些……”

    “老師,厲害!”

    聽到孫連達的話,方逸忍不住翹起了大拇指,大師就是大師,僅是從器形上,居然就能給斷代的八九不離十,這也正是大師和那些所謂專家之間的區別了。

    “方逸,你這件,不會是官窯的東西吧?”孫連達看向那瓷器的眼睛,忽然變得明亮了起來。

    孫連達知道,雖然自唐宋就出現了梅瓶,但梅瓶通常都只是作為裝飾的器皿,民間很少使用,民窯也很少會燒制,也就是說,這件梅瓶極有可能是官窯出品,那價值可是要遠超民窯瓷器的。

    “老師,您又猜對了……”

    方逸對手上力道的控制已然是到了入微的境界,那層層用剪刀剪開都很費力的包裝,被他用手就給撕扯了下來,并且沒有傷及到里面的瓷器。

    “這……這是琺瑯器!”

    當最后一層包裝被方逸撕下之后,那瓷瓶終于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這次孫連達根本就沒有坐在沙發上,而是就站在方逸身邊,眼睛剛一接觸到那瓷器,口中就發出了驚呼。

    “這……這是清三代的作品呀!”清代的琺瑯器色彩艷麗獨具風格,孫連達根本就不用多看,一眼就辨識了出來,口中喊道:“放下,快放下給我看看!”

    “老爺子,是遞給你看看,不是放下!”胖子在旁邊插了句嘴。

    “你懂個屁,在市場混那么久,一點長進都沒有?”

    胖子話聲未落,三炮就一臉鄙夷的看向了他,“易碎的古玩是不能輕易上手的,得等別人放在桌子上之后才能拿,要不然容易被人碰瓷!”

    “三炮說的沒錯,像是瓷器玉器這些物件,別人遞的時候你不要接,否則很容易出事……”

    一旁的趙洪濤點了點頭,這些都是古玩行里最基本的知識,而孫連達倒不是怕方逸碰瓷,他是怕在接拿的時候手滑,還是放在桌子上自取更加的安全。

    “老哥,怎么樣,是古月軒琺瑯器嗎?”

    孫連達拿著那梅瓶看了足足有十多分鐘,剛一將其放在桌子上,余宣就開口問道,在陶瓷器和書畫的鑒別上他遠不如孫連達,想知道結果的話,與其自己拿起來看,倒是不如直接詢問了。

    “沒錯,雍正晚期的官窯瓷器,這……這是怎么找到的?它……它怎么可能在緬甸?”

    孫連達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他敢肯定,如此器形的清中期官窯琺瑯器,即使在官窯瓷器中也是精品,肯定是會被收藏在故宮文物目錄之中的,但孫連達很是不解,這些東西為何會流失到緬甸去?

    當年八國聯軍侵華,的確是從圓明園搶走了無數珍寶,但那些東西大多都在日本和歐美等國家,像是緬甸這樣的彈丸小國,根本就無法摻和到這件事里面的,這件琺瑯器的來歷很是值得考究。

    “之前國外的拍賣會上,也沒出現過這東西……”

    余宣點了點頭,他和孫連達都是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的專家,每年都會看到專門修訂的一些國內外拍賣圖冊,對于拍出的中國藝術品,上面羅列的十分詳細,但并沒有眼前的這個物件。

    “嗯?這是什么?緬甸的拍賣會?”

    余宣說著話,卻是從那木箱里看到了幾張文件,拿起來一看,眼睛不由有些發直,那張文件分明是一張用英文書寫的拍賣憑證,在里面甚至還有這件琺瑯瓷器的照片。

    “這……這不是拍賣原石的那家公司嗎?”

    當余宣看到那拍賣會的名稱之后,臉色更是變得異常的古怪,他經常往來緬甸參加翡翠公盤,對那家拍賣公司自然也是熟悉的很,但余宣還從來沒見過那家公司拍賣過除了翡翠原石之外的物件。

    “老師,沒錯,就算那家拍賣公司……”方逸笑著說道:“大哥把家里的物件拿到拍賣公司走了個流程,現在這些東西都算是我從國外拍賣得來的……”

    “你那個大哥,倒是費心了……”

    孫連達和余宣都是明白人,話不用多說是一點就透,這走私偷渡過來的文物,和拍賣得來的流失文物之間的差別可是大了去了。

    國家對于文物的管控,向來是準進不準出,但進來的文物,也得是通過正常渠道進來,否則在國內也無法進行流通和買賣,彭斌將這批古董在緬甸倒了一手,卻是給方逸解決了一個天大的麻煩。

    “老爺子,那您看,這瓷器能值多少錢?”胖子又將他那張臉湊了過來,一臉諂笑的說道:“方逸說這玩意要比我那盔甲貴的多,他說的是不是真的呀?”

    “小胖子,你用十件盔甲,都換不到這一個物件……”

    孫連達簡直對胖子無語了,不過還是出言解釋道:“這件琺瑯器,可以說是清三代中的精品,拿到拍賣會上,最少是千萬級別的起拍價,這是國寶,懂嗎,國寶!”

    孫連達此刻的心中,也是感慨萬千,他經常參與京城博物館的文物修復工作,見過和觸摸過的文物可以說是不計其數,但就品質和品相能與這件琺瑯器相媲美的陶瓷器,孫連達還真是沒碰到過幾件。

    “千萬起拍,國寶?”聽到孫連達口中吐出來的幾個名詞,胖子是一臉的悲憤,他感覺自己的心都要碎了,這真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啊。

    趙洪濤拍了拍胖子的肩膀,哈哈大笑道:“胖子,別傷心,你那一套盔甲,在歐洲國家也是國寶的!”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