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619章 占卜尋人
    “再給我開個房間……”

    溜達著回到了賓館,方逸上樓一看,古正明連帶著劉家喜和胖子三炮他們,還是睡的昏天黑地,看這架勢今兒怕是起不來了,方逸干脆轉身下了樓,到前臺又開了個房間。

    “師父說的好,這求人真是不如求己啊……”拿著房卡上了樓,方逸把門前掛著的牌子翻到了請勿打擾的那一面,然后燒了壺開水,沖泡了一杯自己帶來的茶葉。

    方山產茶,而且是最頂尖的碧螺春,在方山深處有幾棵老茶樹,每年所產的茶葉都被老道士和方逸采摘了去,不過今年方逸沒有進入深山,這茶葉也喝的所剩無幾了。

    “沒有了羅盤,就靠這幾枚西王賞功吧!”

    喝了一杯清茶,方逸精神為之一爽,在床上又打坐了一會,將自己的狀態調至到最佳之后,方逸坐到了酒店的桌子旁邊,右手掌心握住了那幾枚西王賞功。

    “普通相師所用的三帝錢,怕是遠不如我這西王賞功吧?”方逸握著那幾枚西王賞功,口中念念有詞,“仙人指路大運通,勸君任意走西東……”

    隨著嘴里發出的聲音,方逸將手中的幾枚錢幣丟在了桌子上,只聽一陣清脆的響聲,那幾枚西王賞功錢幣翻滾了一下之后,現出了方逸所要的卦象。

    就這么簡單的一丟,方逸卻像是使出了全身的氣力一般,常人只以為占卜問卦很簡單,實際上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想要準確的占卜到自己所要知道的事情,占卜之人往往會耗盡所有的精神力,以求能抓得住冥冥中的那一絲稍縱即逝的卦象。

    這也是方逸極少給人占卜問卦的原因,之前就是知道司元杰失蹤,方逸也沒有拿出真本事來占卜問卦。

    用老道士的話說,天機不可泄露,泄露了天機就要承受相應的懲罰,當然,這是針對有真本事的人而言的,那些街頭算命占卜的江湖騙子們,就算是想要泄露天機,那也是無從做起。

    修為越高,占卜所耗費的精力就越大,在丟出了那幾枚錢幣之后,方逸只感覺一陣疲憊向自己襲來,這讓方逸甚至都沒有精力在第一時間去看結果了,深深的吸了口氣調息了好幾分鐘,方逸這才緩過勁來,將目光投在了桌子上面。

    “天火同人,四爻獨發,午火妻財臨月化丑土官鬼……”

    和一般相師占卜問卦需要用紙筆計算卦象變化不同,看著那桌子上三枚錢幣顯示的卦象,方逸右手的幾根手指在飛快的轉動著,僅此一卦,他就推演出了卦象的數百種變化,片刻之后,方逸的眼睛亮了起來。

    “東北方向五十公里!”算出了司元杰的方位,方逸終于是松了口氣,而且從卦象上看,司元杰現在是有驚無險,短時間內應該沒什么事,這讓方逸也是放心不少。

    “先睡覺,明兒再去找!”松懈下來的方逸只感覺一陣困意涌上了心頭,道家修煉講究的是順其自然,方逸也沒刻意的去抵御,直接上了床昏昏睡去。

    精神力消耗過多,實際上就等于是神識受損,占卜一次方逸往往要養上很長一段時間,所以這一覺方逸從下午三四點鐘,一直睡到了第二天凌晨,整整睡了一個對時才醒轉過來。

    起床在陽臺上舒展了一下身體,完成了每日的例行修煉之后,方逸溜達著出了酒店吃了個早點,順帶著給胖子他們也都帶了一份,這幾人睡的時間可是要比自己還久,此時也差不多應該醒酒了。

    走進胖子他們所住的房間,方逸發現原本睡在地上的古正明和他手下的幾個人已經是離開了,劉家喜胖子三炮和吳小軍四個人擠在兩張床上,那呼嚕聲就像是在進行高音歌唱比賽,一個打的比一個響。

    不過從昨兒中午喝完酒到現在,劉家喜他們四人是什么東西都沒吃,當方逸打開了早點,讓那肉包子的香味彌散在房間之中的時候,胖子這個吃貨最先聳動著鼻子醒過來了。

    “渴死我了……”

    胖子伸手抓起了一個包子,嘴上喊著渴,卻是把手里的包子往嘴里塞去,三下五除二的就將其給吞進到了肚子里,這才拿了一瓶酒店的礦泉水狂飲了起來。

    在胖子風卷殘云般的消滅早點的時候,劉家喜他們也逐一醒了過來,宿醉后的劉家喜胃口可沒有胖子他們那么好,只是喝了一碗方逸打來的稀飯,別的東西都沒有動。

    “劉哥,咱們今兒干什么?是不是就在酒店里面等消息?”

    吃飽喝足之后,胖子很沒形象的又癱軟在了床上,晉省的冬天可是要比冀省還要冷,胖子可不想像沒頭蒼蠅一樣出去亂跑,那車子里的空調遠沒有酒店的暖氣舒服。

    “沒辦法,只能在這里等了……”

    劉家喜嘆了口氣,昨兒從古正明口中得知鳳凰城竟然有一千多個煤礦的時候,劉家喜從心里就打消了用笨方法去尋找司元杰的想法了。

    劉家喜很清楚,這一千多家煤礦都是分布在鳳凰城方圓數百里范圍內的,想要一一找過來,就算有人熟人帶著,那怕是也要花費好幾個月的功夫。

    “你們別擔心,老古辦事情是比較靠譜的……”

    劉家喜看了一眼方逸,開口說道:“他既然答應下來了,肯定會讓人去監控吳二寶手機的通話記錄的,只要一得到確切的消息,咱們就馬上出發找人……”

    劉家喜和司元杰的淵源,比方逸他們還深一些,他自然也想快點找到司元杰,可現如今劉家喜也沒有什么好主意,只能等在酒店守株待兔了。

    “劉哥,咱們等在這里也不是辦法啊……”

    聽到劉家喜的話后,方逸搖了搖頭,說道:“雖然鳳凰城這邊的煤礦很多,但咱們也得出去碰碰運氣呀,這要是運氣好了,說不定就能找得到司元杰他們呢……”

    “得了吧,方逸,你要是有這想法,還不如去買彩票呢……”劉家喜聞言擺了擺手,他當了那么多年的警察,還沒用那一起案子是靠運氣辦下來的呢。

    “買彩票就算了,劉哥,我們閑著也是閑著,還不如出去轉轉呢……”

    “沒用的,辦案需要的是線索,咱們現在沒線索,出去就和無頭蒼蠅差不多,只能是白費力氣……”方逸話沒說完就被劉家喜給打斷掉了。

    “劉哥,要不這樣……”

    看到劉家喜根本就不為所動的樣子,方逸沖著三炮和胖子使了個眼色,開口說道:“我和胖子他們出去找些煤礦看看,你和小軍在賓館等著,哪邊要是有消息了,就趕緊通知對方,劉哥你看行不行?”

    “方逸,這大冷的天,你就聽劉哥的,別出去折騰了吧?”

    劉家喜還沒開口,胖子就直嚷嚷了起來,昨兒他聽古局長說了,煤礦大多都是在山里,路窄濕滑又難走,胖子是打心眼里不愿意跟著方逸去撞大運,敢情方逸剛才那眼色是白拋了。

    “什么叫折騰?司元杰不是你兄弟嗎?”

    方逸轉過頭盯住了胖子,開口說道:“胖子,你要是覺得司元杰當不起你這樣去尋找,那你今兒就坐車直接回金陵吧,司元杰的死活,從現在起和你沒有關系了……”

    “哎,逸哥兒,我……我可不是這意思!”

    聽到方逸的這番話,胖子臉上露出了慌張了神色,從穿著開襠褲認識方逸到現在,胖子還從來沒能從方逸口中聽過如此嚴厲的話語呢,胖子心里知道,方逸這是真的發火了。

    “去就去,奶奶的,上刀山下火海,哥們都陪著你還不行嗎?”胖子嘴里嘟囔了一句,手腳麻利的從床上跳了下來,他這是怕動作慢了再從方逸口中聽到什么傷人的話。

    “胖子,今天咱們救別人,可能明天就會被人救,你怎么對待別人的,別人也會怎么對你……”

    方逸輕輕的嘆了口氣,胖子對自己和三炮是絕對沒話說的,但對別人卻是有那么一點偷奸;,別說司元杰了,就算是相處了半年多的滿軍,胖子估計都留著個心眼呢。

    “我知道了,我去還不行嗎?”

    胖子哭喪個臉,對著方逸連連作揖抱拳,口中說道:“逸哥兒你要是再說下去,我都覺得自己十惡不赦了,走,咱們一家家的去找,我還不信就找不到司元杰那小子了!”

    “方逸,那你們路上小心點,前幾天剛下過雪,山路可不怎么好走啊……”

    劉家喜原本是要勸上幾句的,但是聽到方逸對胖子說的話,他的話到嘴邊卻是又咽了下去,心里也是有些羞愧,自己和方逸比起來,怎么對方似乎更像是為人民辦案的好公仆呢。

    “劉哥,回頭我開車,一準出不了事……”

    方逸點了點頭,把手伸進了三炮的口袋里,拿出了三炮的手機遞給了劉家喜,“劉哥,這電話你拿著,我們要是遇到什么事,就給你打電話,你這邊如果有了消息,就用這個電話打給我,手機里有我的電話號碼……”

    “好,有個手機咱們聯系起來也方便……”劉家喜接過了電話,將方逸哥三給送出了房間。

    冒著寒風上了車之后,方逸看到胖子面無表情的樣子之后,沒好氣的說道:“胖子,你別抱怨,你信不信,我今兒就能把司元杰給找出來?”

    “這話怎么說?”

    胖子聞言愣了一下,不過馬上就反應了過來,對于方逸的那些手段,胖子還是比較了解的,當下瞪圓了眼睛問道:“方逸,你是不是算出司元杰在什么地方了?”

    “還算你沒笨死!”

    一旁的三炮沒好氣的瞪了一眼胖子,開口說道:“逸哥兒在房間里沖你使了好幾個眼色,你小子就像是個睜眼瞎一樣,怎么一點反應都沒有?”

    ……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