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646章 歸心似箭
    “那行,我看你們也是歸心似箭了……”

    孫局長看出了三炮的心思,當下笑著說道:“我讓小古送下你們,把車子上的東西也倒騰一下,我們公安局可是窮單位,你們別嫌我們小氣就行了……”

    “孫局長,您太客氣了……”聽到孫局長的話后,方逸連忙說道:“我們這吃著用著還拿著,已經很不好意思了……”

    “你們吃的用的可不是我們提供的,那是要感謝梁老板的……”

    孫局長哈哈一笑,不過臉色隨之變得嚴肅了起來,聲音也低了幾分,對方逸說道:“小方,這件案子實在太大,我們對外宣布的辦案流程可能會有些改變,還希望你們不要介意,如果有什么想法,最好是現在就說出來……”

    “辦案流程?”方逸聞言愣了一下,不解的說道:“這有什么好改變的?我們報案,然后追查出了大案,不就是這樣嗎?”

    “是這樣不假……”

    孫局臉上露出一絲尷尬的神色,聲音又是壓低了幾分說道:“不過你們哥幾個在案子里起到的作用,我們不會對外宣傳的,否則對于我們警方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

    歷時好幾年,死亡人數在數十人以上的案子,一旦宣布出去,肯定會引起全國人民的關注的,如果這件案子從報案到追查出線索再到抓捕,都是方逸他們幾個局外人做的,可想民眾會有什么樣的反應了。

    民眾和警察,幾乎天生就有一種對立,警察案子辦的好,在老百姓看來那是理所當然的,既然干的是這一行,當然要能保護大家的生命財產安全。

    但如果案子辦的不好,社會上幾乎就會是一面倒的批評,孫局長都能想象得到,如果照實宣布了這件案子的偵破流程,不單是無法對老百姓交代,恐怕就連上級領導這一關都過不去。

    “嗨,原來是這事兒?”

    方逸多聰明的一人,孫局長話還沒說完他就反應了過來,當下笑了起來,開口說道:“孫局,我們哥幾個就是純粹的報案人,是在劉所長還有古局長以及孫局長你們的努力下,案子才得到偵破的,事實就是這樣!”

    “小方,你能理解我們的工作,實在是太感謝了!”

    孫局長說話的時候,眼睛瞄向了胖子和三炮兩人,這事兒是他們三個一起做的,光是方逸答應了不行啊,萬一那小胖子和另外一個人要是說漏了嘴,那對于他們而言也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孫局長,我聽逸哥兒的,他怎么說就怎么是……”

    胖子給孫局長吃了個定心丸,不過撓了撓頭之后,又開口說道:“孫局,您答應的獎狀可要給我送過去啊,最好能在年前送過去,我從小到大上學光挨批評了,可是還從來沒拿過獎狀呢……”

    “得,我讓人跟你們一起回去辦這件事,你看行不行?”

    聽到胖子的話,孫局長是一臉的苦笑不得,不過為了這件案子,這個小胖子的確是立下了大功,孫局長代表局里對他做出一些嘉獎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那敢情好,孫局,您真講究……”

    胖子可不知道什么叫做客氣,對于孫局長的建議是一口應承了下來,在胖子看來,自己立下那么大的功勞只要張獎狀而沒要獎金,這已經是高風亮節了。

    “我沒什么要求,也沒想法……”見到孫局長的目光看向自己,三炮搖了搖頭,很干脆的說道:“我就想回家過年!”

    “好!”

    看到三炮也表了態,孫局長用力的點了點頭,說道:“你們以后再來晉省的話,如果遇到什么麻煩,就直接給我打電話,小方,你記一下我的電話號碼,這個號碼是二十四小時開機的……”

    對于孫局長而言,這件案子的偵破,將會在他的仕途生涯中留下很重的一筆,而這些都是方逸他們帶來的,以后在不違反原則的情況下給這幾個年輕人一些方便,那還真不叫什么事。

    “謝謝孫局,以后說不定還真得麻煩您……”方逸知道這是孫局長表達謝意的一種方式,當下連忙掏出了自己的電話,按照孫局長所說的號碼撥打了過去。

    “方逸是吧,這個號碼我存下來了……”

    孫局長掏出手機看了一眼之后,對旁邊一臉羨慕的古正明說道:“小古,帶他們出去吧,把咱們車子上的東西搬到他們車上去,然后你再回來接任務!”

    “是!”古正明對著孫局敬了個禮,然后帶著方逸等人往外面走去,不過還沒走出會議室,劉家喜卻是也追了過來。

    “方逸,我送送你們……”要說對方逸哥幾個的感激,恐怕全場的公安干警加起來,也沒有劉家喜對他們的感激來的深,因為他才是這個案子最大的受益者。

    前幾年得罪了縣里的主要領導,劉家喜還以為自己就要在鄉鎮派出所干到退休了,但就是因為這個案子,他竟然來了個咸魚大翻身,不管是職務還是級別,一下子和他們縣城的局長都能平起平坐了,這是劉家喜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

    所以劉家喜對于方逸幾個人,那是發自內心的感激,要不是案子正處于緊要的關口,他都想和這哥幾個一醉方休拜把子了,眼下見到方逸他們要走,劉家喜自然是要送一送的。

    “劉哥,這么客氣干嘛……”

    方逸點了點頭也沒制止劉家喜跟出去,他能體會到劉家喜的心情,不過方逸也沒有居功的意思,畢竟劉家喜當初跟著他們來晉省追查這個案子,也是冒著得罪領導的風險,有了那會的付出,才能得到現在的收獲。

    “不是客氣,方逸,等辦完這個案子,我去金陵找你們去……”劉家喜絲毫都不掩飾自己對方逸等人的感激,而且他也在心里打定了主意,等這邊的事情了結之后,一定要親自去感謝一下方逸他們。

    “劉哥,咱們之間說這話可就見外了……”方逸哈哈一笑,和兩人說著話走出了會議室。

    “方先生,你們這是要去哪?”剛剛走出會議室,方逸等人就被攔住了,攔路的不是別人,正是連山煤礦的老板梁大平。

    “嗯?梁老板,你怎么沒進去?”看到梁大平,方逸不由愣了一下,他們哥幾個都能坐在會議室里面,梁大平這個主人為何卻是被攔在外面了?

    “警察辦案,我還是規避一下好了……”梁大平聞言打了哈哈,其實心里卻是腹誹不已,吃著喝著連帶著用著自個兒的,開會的事情卻是不讓自己進,這不整個一過河拆橋嗎?

    當然,梁大平也不是沒有收獲,孫局長已經向他保證了,這件案子屬于刑事案,和礦上的安全事故沒有任何關系,有了孫局長的保證,梁大平也放下心來,最起碼安監部門是不會再來找自個兒的麻煩了。

    其實孫局長不讓梁大平進去,主要是因為梁大平和案子本身的關系不大,再加上他又在晉省經營多年,和各個煤礦的老板關系都不錯,萬一走漏了一些風聲就會平添許多麻煩。

    “方先生,你們這是?”

    梁大平不想提這件讓自己沒面子的事,當下岔開了話題,說道:“你們又不是警察,聽他們開會也沒什么意思,走,咱們喝酒去,方先生來了好幾天了,我還沒能好好招待您呢……”

    “梁老板,這次估計不行了……”方逸苦笑著說道:“家里面催著讓回去過年呢,下次,等下次梁老板您去金陵,咱們一定好好喝上一場怎么樣?”

    方逸對于梁大平的印象還是很好的,雖然有著億萬身家,但梁大平并沒有那種煤老板暴發戶的習氣,說話行事都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為人還很風趣。

    并且梁大平還屬于那種比較有良心的企業家,他是賺了不少錢,但也沒虧待給他干活的工人,如果不是平時很受工人擁戴,梁大平也不可能在年關的時候不讓他們回家,而沒有幾個鬧事的人了。

    “怎么?可以走了?”

    聽到方逸的話,梁大平心里也是一松,現在礦上還有一百多個礦工滯留著,每天梁大平都要掏出去好幾萬塊錢,現在方逸他們能走了,也代表著禁令解除掉了。

    “方先生,那也不用急啊,留下來吃頓飯再走也不遲嘛……”梁大平很看重方逸和金陵藍董的關系,這句話倒是說的真心實意。

    “梁老板,我這兄弟這個月才結的婚,急著回家過年,這次就算了吧……”方逸搖了搖頭,自個兒要是答應吃這頓飯,怕是三炮能自己開著車先跑掉了。

    “那好吧,我準備了點土特產,你們帶上,里面還有帶給藍董的一些特產,就麻煩方老弟給轉交了……”

    梁大平聞言也不好再說什么,當下招了招手喊過自己的辦公室主任,說道:“找幾個人過來,把我準備好的東西搬到方先生的車子上去,小心一點,里面有些易碎的東西……”

    “梁老板,您這么客氣干什么?”方逸沒想到在梁大平這里還有特產,聞言不由苦笑了起來,局里送的加上梁大平送的土特產,倒是省了他們回去再置辦年貨了。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