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737章 煉體功法(中)
    “你說了那么多,咱們到底能不能修煉?”

    聽到方逸解釋的這些,彭斌的眼睛都在放光,他本來就是練的外門功夫,這些年一直追求的都是如何才能讓身體更加的強壯,眼下知道這煉體功法竟然有如此奇效,彭斌哪里還能按捺的住啊。

    “這個不好說,內家功法是不能胡亂修煉的,但煉體功法應該無礙吧?”方逸的眼睛看向那些文字,猶豫了好一會,才點了點頭,說道:“但這部功法殘缺不全,不知道能修煉到什么程度……”

    內家呼吸吐納之法,是引導真氣在體內運行的法門,功法的不同,真氣運行的路線也是不同的,冒然改變功法,很有可能會真氣進入岔道而走火入魔,所以修煉內家功法的人,往往都是師承一門從一而終的。

    但煉體功法卻是不然,它在修煉的時候根本就不會產生真氣,也不會引導真氣在體內運行,按照方逸的分析,這種功法他和彭斌應該都可以修煉的,只是功法殘缺,方逸卻是不知道是否會對修煉有什么影響。

    “管那么多干什么?兄弟,你教教我,我現在就修煉了試試……”彭斌壓根就不知道修煉的危險,不過即使知道他恐怕也不會在乎,打黑拳那么多年,彭斌哪一天不是在危險之中度過的呢。

    “好,大哥,我先教你……”聽到彭斌的話后,方逸心中一片赫然,修行原本就是與天爭命逆天而行的事情,自己做事瞻前顧后,這心境卻是還沒有大哥豁達呢。

    想通了這個關節,方逸渾身上下也輕松了起來,雖然這篇煉體功法只是個殘篇,但對于方逸而言那也是難得的一個大機緣,因為從這功法隱晦難懂的語句來看,很有可能就是上古傳承,而非是像方逸修煉的功法,都是后人改動過的。

    方逸沒有急著給彭斌解釋功法,而是先出去讓人把阿虎給叫來了,這段功法他也不是很熟悉,在修習的過程中肯定是要小心翼翼的,也更加害怕受到干擾,叫來阿虎,卻是讓他幫自己和彭斌守門的。

    阿虎守在外門之后,方逸這才放下了心,開口對彭斌說道:“大哥,把衣服給脫了吧……”

    “脫衣服,練這功法還用脫衣服嗎?”彭斌聞言愣了一下,不過還是將身上的衣服給脫了下來,彭斌右肋處的傷勢還沒有全好,新長出來的肉呈鮮紅色,看上去很是扎眼。

    “我要看你在練功之時身體肌肉的反應!狈揭萁忉屃艘痪,然后逐字逐句的將那呼吸吐納之法念給了彭斌。

    這種功法比之道家的呼吸吐納之法要復雜很多,一口氣要分為幾個步驟吸入體內的,在呼出的時候也有好幾個需要注意的節點,方逸整整花了一個多小時才和彭斌解說明白。

    “我先試試……”弄明白之后,彭斌再也忍不住了,當下就起身站了起來,和道家的打坐不同,這種呼吸法是需要站立進行的,和站樁倒是有些相似。

    “深吸,停頓一下,再吸……”

    在彭斌練習的時候,方逸不斷出言引導著,如此對這功法并不熟悉的彭斌,在接連呼吸了幾次之后,已經逐漸的開始適應了起來,只是這一呼一吸之間,竟然需要七八分鐘的時間,一時半會方逸也看不出什么效果來。

    “難道這煉體功法,對于身體的負荷也很大嗎?”

    不知道什么原因,方逸發現,只是進行了幾個簡單呼吸的彭斌,額頭上居然滲出了汗水,整個人也在微微顫動著,原本細微的呼吸聲,也變得粗壯了起來。

    “這是怎么回事?”見到這種情況,方逸心里頓時緊張了起來,功法練不成不要緊,這要是對身體造成損傷,那問題可就大了。

    “再看看,不行就制止大哥的修煉……”方逸全神貫注的盯著彭斌,只要發現有一點不對,他就會出手打暈彭斌中斷他的修煉。

    “嗯?鼓鐘齊鳴聲?”

    就在方逸心中緊張的時候,站在那里彷佛神游天外的彭斌,體內忽然發出一陣“噼里啪啦”的輕響聲,這聲音放在別人耳朵里或許不大,但方逸卻是知道,這是身體骨骼百骸在一種極其舒展之下發出來的聲音。

    方逸在修煉完之后,舒展身體也會發出類似的聲音,不過那是他刻意之下才能出現這種鼓鐘齊鳴的聲音,像是彭斌這般在無意識的狀態下就讓身體完全舒展,方逸卻是做不到的。

    與此同時,方逸看到彭斌的肌肉在以一種非?斓念l率顫抖了起來,如果不是方逸神識強大并且一直都在注意觀察的話,他很有可能看不到這種顫動,因為顫抖的頻率很細微,細微到讓人幾乎肉眼難辨的程度了。

    原本臉上有些痛苦神色的彭斌,在這種顫動之下,顯然舒服了很多,臉色也慢慢緩和了下來,他這會已經進入到了一個很奇妙的狀態,完全是下意識的進行著那種呼吸法在引導著自己的修行。

    而一旁觀察著彭斌的方逸,臉色也在不斷的變幻著,最開始方逸是擔心,其后是不解,但是到了最后,方逸卻是一臉的震驚,因為他又發現了彭斌身上的一種變化。

    彭斌常年不間斷的鍛煉,使得他的皮膚韌性十足肌肉塊十分的明顯,而且除了一些傷疤之外,他的皮膚也顯得很光滑細膩,但是在此刻彭斌渾身上下肌肉不斷顫動的時候,從彭斌的汗毛孔內,竟然逐漸排斥出了一些細密的汗水。

    和平時運動流淌的汗水不同,彭斌排出的這些汗水,卻是帶著一股子令人聞之欲嘔的惡臭味道,熏得旁邊一臉震驚的方逸,都只能封閉了自己的嗅覺才能繼續觀察下去。

    “這……這是在清除體內雜質嗎?”方逸口中喃喃自語著,眼睛里滿是震驚的神色,他完全沒有想到,彭斌只是初接觸煉體功法,居然就有如此神奇的功效。

    方逸修行道家心法,也是有一定煉體作用的,但效果極其微弱,他只是在每次晉級的時候,才會發現體表上會有一些帶著惡臭味的體內分泌物。

    在方逸看來,這些都是體內完全無用的雜質,正是這些雜質,使得出生時還有一口先天之氣的嬰兒,逐漸變得庸俗笨重,而不管是哪種修行,都是在排除這些雜質。

    這種雜質排除的越多,身體也就會越發的純粹,到現在為止,方逸也一共只有過三次這樣的經歷,而每經歷過一次之后,方逸都會發現身體愈發的輕靈,像是擺脫了很多桎梏一般。

    彭斌也有過這樣的一次經歷,那是方逸幫他療傷并且由外及內之后,彭斌曾經排出過一些體內的雜質,但那是彭斌練功數十年的一次積累,而這次彭斌僅僅是修煉了半個多小時而已。

    彭斌身上的變化還不僅于此,他右肋下的傷處,似乎也在不斷恢復著,隨著那一次次的顫動,方逸發現那鮮紅的血肉像是也變得堅韌了起來,雖然和旁邊的皮膚顏色還是有些不同,但相差已經不大了。

    看到這種情形,方逸心里也是火熱了起來,如果不是要護衛彭斌,他此刻都恨不得立馬按照那呼吸吐納法來修煉了。

    好在彭斌的修煉沒有持續太久,又過了十多分鐘之后,彭斌身體的顫動開始變得微弱了起來,當顫動完全停止的時候,彭斌也張開了眼睛。

    “大哥,感覺怎么樣?”方逸看到彭斌清醒了過來,連忙開口問道。

    “舒服,太舒服了,好像渾身都是勁!”

    彭斌也不知道該怎么形容自己現在的狀態,他只是有種感覺,自己狀態無比的好,渾身上下似乎充滿了力量,就是一頭大象在面前,彭斌都能一拳打死掉。

    “大哥,你打我一拳……”方逸對著彭斌招了招手,他們哥倆在野人山的時候就經常切磋,對于彭斌的力量,方逸是再熟悉不過了。

    “好,兄弟,你小心了!”彭斌這會也是有勁沒處發泄,當下點了點頭,右拳對著方逸的胸口就打了過去。

    “嗯?怎么力道這么大?”

    方逸同樣伸出右手,身體微微往后退讓了半步,右手在彭斌的拳頭上輕輕一觸,就要把彭斌的拳勁給卸掉,但是讓方逸沒想到的是,彭斌這一拳的力量已然是今非昔比,方逸只是卸掉了八成,另外兩成力道卻是實實在在的打在了他的身上。

    不過就在彭斌的拳頭擊中方逸胸口的時候,方逸胸口的肌肉也突然往下凹陷了下去,將最后這兩成力道也完全給卸掉了。

    “大哥,你的力量最少增加了三成!”

    雖然沒有受傷,但方逸心中的震驚卻是無以復加的,僅僅一次修煉,竟然就讓彭斌身體力量增加了那么多,如果不是親身感受,方逸根本就不敢相信這功法有如此奇效。

    “哈哈哈,總算沒白跑一趟泰國!”

    聽到方逸的話后,彭斌頓時興奮的哈哈大笑了起來,他剛才出的是右拳,卻是沒感覺右肋下有絲毫的不適,這說明剛才的修煉竟然讓自己的傷勢也都恢復過來了。

    “奶奶的,什么東西這么臭?”笑到一半,彭斌忽然聞到了一股子惡臭味,在野人山的那段時間讓他對氣味尤其敏感,聞到這股味道之后,彭斌差點沒吐出來。

    “是你身上臭……”方逸用手指著彭斌的身體,而從身上搓下一塊污垢放到鼻端之后,彭斌頓時發出了一聲怪叫,迅捷無比的沖向了洗手間。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