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741章 千里挑一
    從上個世紀初就來到緬甸,在緬甸發展了將近百年,當時跟隨彭家來到緬甸的那些家族,子代繁衍已經多達幾十萬人,也正是這些人奠定了彭家在緬甸的根基,而且還在繼續繁衍發展著。

    在彭家掌控的地區,幾乎每天都有新生兒的出生,想要挑選一些十來歲的適齡少年,對于彭家來說并不是什么難事,而且彭家子弟武風極盛,幾天之后,聽到是彭斌要培養孩兒練武,頓時數以千計的少年就被家長送到了練武場上。

    “大哥,你挑選人送到訓練營,干嘛把我給叫來?”頂著頭上的炎炎烈日,方逸一臉無奈的看著身邊的彭斌,他本來正在屋里琢磨那煉體功法,卻是沒成想被彭斌給拉到了這里。

    彭家的訓練場很大,占地足有兩個足球場大小,但上千個少年和他們的一些家長站在這里之后,訓練場也顯得有些擁擠了。

    再加上場內大多都是些半大孩子,大的有十三四歲,小的才十一二歲,根本就不懂的什么叫做紀律,一個個均是在場內叫喊喧囂著,那吵雜聲簡直要比菜市場還有喧鬧幾分。

    “我哪懂得挑選人啊……”彭斌聞言嘿嘿一笑,理所當然的說道:“你以前不是給大哥說過嗎,這修煉需要根基什么的,大哥不懂這些,你來幫我選吧……”

    “是根骨,不是根基……”方逸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我幫你挑選幾個人可以,但你要把話給這些孩子的家長說清楚了,否則以后出了事總歸麻煩!

    說實話,方逸是不贊同彭斌派遣家族子弟去訓練營這個決定的,因為那里的死亡率實在是太高了。

    但有這煉體功法在,只要能活著從訓練營出來,這功法的確可以幫助這些孩子消除身體隱患,所以方逸也不能說彭斌的這個決定做的不對,這的確是快速提升彭家實力的一個辦法。

    “這事兒當然是要說清楚的,我來辦……”彭斌聞言點了點頭,往身后擺了擺手,接過手下遞來的一個擴音器之后,縱身跳到了練武場臨時搭建的一個三米多高的臺子上。

    “我是彭斌……”

    不得不說,這幾年彭斌已經在彭家建立了足夠高的威望,他這四個字剛說出口,原本喧鬧吵雜的訓練場,頓時變得鴉雀無聲起來,那些站在場地里的孩子,無不是用最為熱烈的眼神看向了臺子上的彭斌。

    “咱們彭家能在緬甸立足,靠的是什么?”

    彭斌的聲音頓了一下,繼而抬起了自己的拳頭,說道:“靠的是拳頭,咱們的拳頭不硬,就要被別人打,咱們的拳頭硬,就可以打別人,彭家鐵拳,戰無不勝!”

    方逸發現自己以前還真是小覷了這位大哥,彭斌絕對不是那種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人,他的話極具煽動力,話聲剛落,偌大的場地內就響起了“彭家鐵拳,戰無不勝”的口號,就連那些三四十歲的家長都一臉興奮的跟著歡呼。

    方逸不知道,遠離了自己的國家在異國他鄉生存有多么的艱難,這些人從到緬甸的第一天一直到現在,都是在被本地人所排斥著,如果不是彭老大帶著他們打下了這塊地盤,他們就會像是無根浮萍,根本就無法生存下去。

    這將近一個世紀的時間里,彭家幾乎都是在四處征戰中度過的,拳頭底下出真理這句話,他們是最為認可的,正如彭斌所說的那樣,誰的拳頭大,誰就能在這里生活的更好。

    “彭家的拳頭還不夠硬,我現在需要更加強硬的拳頭,去幫彭家打下更大的地盤……”彭斌那煽動性的話語還在繼續著,幾乎場上的所有人都瘋狂了,震天的響聲甚至傳到了遠處的彭家駐地。

    “我需要的,是真正的戰士,是面對死亡而無畏的戰士!”彭斌繼續說道:“現在我宣布,家中獨子的回去……”

    隨著彭斌的這句話,操場忽然變得安靜了下來,在一陣面面相覷之后,三分之一的孩子走了出來,他們雖然很不情愿,但在彭家,彭斌的話是絕對不可以違背的。

    在那些孩子離開操場之后,彭斌緊接著說道:“我要讓你們去進行地獄般的訓練,隨時都有可能死亡,有不舍自己孩子的,現在可以把孩子帶走……”

    聽到彭斌的這句話,場內卻是變得鼓噪了起來,有一些站在場外的家長,并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去面對這樣的危險,頓時就進入場地內想帶走孩子,可是那些熱血沸騰的少年卻不怎么買賬,一時間變得有些混亂起來。

    彭斌也沒著急,只是靜靜的在臺上等待著,足足過了差不多十來分鐘之后,操場才又逐漸安靜了下來,這時場上的人已經少了近乎一半了,只有八九百人還站在場內。

    “兄弟,到你了!”彭斌看向臺下的方逸,說道:“這些都是我彭家未來的根基,最好的苗子都在這里了……”

    彭斌知道只要自己一句話,這些熱血的少年都能為了家族去死,但是他所需要的,是能在訓練營那種地獄般的環境中存活下來的人,這就需要方逸來進行甄選了。

    “好吧,誰讓我當了你們彭家的長老呢……”方逸搖了搖頭,也上了那高臺。

    “這位是方長老,他的話就如同我的話,你們都要遵從!”彭斌介紹了一下方逸,作為彭家的新晉長老,這些少年倒是知道方逸的名字,不過就是第一次見到罷了。

    “現在聽我的口令……”方逸接過彭斌手上的話筒,開口說道:“所有人,都舉起自己的右手,動作要快!”

    隨著方逸一聲令下,操場上齊刷刷的舉起了八九百條手臂,只不過并非所有人舉起的都是右手,至少有兩百多人舉的是左手,倒不是說這些人全都左右不分,只是在方逸那句“動作要快”的話之下,一時慌亂舉錯了手。

    “手不要放下!”方逸看著下面的眾人,說道:“看著你們旁邊的人,把舉錯了手的人給挑出來,讓他們站到左邊去,剩下的人都站到右邊……”

    方逸的這句話,讓很多想渾水摸魚的少年,也沒有了機會,呼啦啦的一聲,操場上分出了兩個團體,人數較多的是剛才舉對了手的,而人數少的那一方,則是明白自己將會被淘汰了。

    果然,方逸隨后就宣布了這些人可以退出操場了,雖然心有不甘,但在彭家長大的少年,紀律性還是很好的,頓時操場上又空了一片,只有六七百人留了下來。

    “下面聽我的口令,所有人排成十列……”

    在少年們排成了一個個隊列之后,方逸繼續施法著號令,“向左轉,你……你,還有你,你們,都出列……”

    只是下了一個口令,方逸就從隊伍里往外剔除起了人,不要小看這一個口令,居然又被他踢出去了將近一百五十個人,而剩下的人則是都集中了精神,全神貫注的看著方逸。

    “向右轉,向后轉,向后轉……”

    方逸不斷的下達著口令,而每一次口令發出之后,總是能從隊伍里踢出去一些轉向錯誤的人,這些沒有受過隊列訓練的孩子,時不時就會犯下一些錯誤。

    而方逸下命令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少年們出錯的頻率也是越來越多,只要出了錯的人,方逸總是能第一時間發現,讓他們離開隊伍,十分鐘過后,原本六七百人的隊伍,居然只剩下了不到一百人。

    “兄弟,你……你這是干嘛?”

    看到方逸的舉動,彭斌的眼角一直在抽搐著,他費了好大勁才忍著沒去制止方逸,因為彭斌發現好幾個不錯的苗子,都在方逸的這些隊列口令下被淘汰掉了。

    看到方逸似乎還想繼續下去,彭斌終于忍不住了,別說操場上的那些少年了,就是讓場地旁邊的成年人上去,也未必都能執行對方逸的那些口令,說不得也會犯上一些錯的。

    方逸拿開了話筒,看著彭斌,口中淡淡的說道:“大哥,連命令都聽不清楚或者是注意力不集中的人,你覺得能在那訓練營里面活下來嗎?”

    “你……你說的對!”聽到方逸的話,彭斌張大著嘴巴,竟然找不到一句反駁的話來。

    曾經參加過訓練的彭斌知道,方逸說的一點都沒錯,在西伯利亞訓練營里,只有時刻繃緊腦子里的那根弦,才有活到最后的可能,稍微一點的松懈,都有可能讓自己失去生命的。

    “這是在考究他們的悟性和反應……”

    方逸又開口說了一句,從古至今,但凡能在武道上有所成就的人,無一不是悟性反應極高的人。

    只是有些人癡迷于武道,根本就不關注別的事情,所以反而會被人認為愚笨,就像是唐初李元霸,身為隋唐十八好漢中的第一號人物,卻被人當成是個傻子,如果李元霸真是個傻子,又怎么可能擁有那么高的武力呢。

    “兄弟,你盡快考,大哥我聽你的!迸肀蠹毾肓艘幌,方逸說的還真是沒錯,在這么寬松的情況下要是都反應遲鈍的話,那么到了西伯利亞訓練營里,豈不等于是去送死的。

    “好了,剩下的人,全部都有了,給我圍著操場跑,我不喊停,不準停下來!”方逸又下了一個命令,讓最后省下來的那八九十人,開始圍著操場跑起圈來。

    十來歲的少年,在豐衣足食的情況下,精力總是無處宣泄的,方逸一聲令下,少年們一個跑的比一個快,只是頭一圈的時候還行,到了第二圈,速度就逐漸開始慢了下來。

    差不多有兩個足球場大小的操場,一圈跑道就是八百米,等到五六圈之后,就只有三四十個人還在跑著,而到了十圈的時候,還能跑動的人只有十四五個了。

    在彭斌的命令下,那些淘汰的人,也沒能留在外面圍觀,都被勒令離去了,而這時,原本熙熙攘攘的操場,已經變得無比的空曠了,方逸也扔掉了話筒,來到了這些人的身邊。

    “你,你,還有你……你們,出列,離家吧……”

    方逸走到那些人的前面,在每個人身邊駐足了一下之后,竟然又指點出了七八個人,讓他們離開了隊伍。

    “哎,兄弟,這又怎么了?”

    這次別說是彭斌不解了,就是被他指點到的少年,也都是一臉的不忿,在他們看來,自己已經是堅持到了最后,雖然不明白日后會經受什么樣的訓練,但能堅持到這一步,足以能讓他們在小伙伴面前露臉了。

    所以聽到方逸的話后,那幾個少年均是一臉怒色的瞪著方逸,要不是彭斌站在旁邊,恐怕他們就有人要出言指責了。

    “這幾個人,以后不要讓他們習武,安排在彭家做一些文案類的事情吧……”

    方逸回頭看了一眼彭斌,壓低了幾分聲音在彭斌耳邊說道:“這幾個人有早夭的面相,不要讓他們舞槍弄棒的,或許能活的長久一些!

    彭斌讓方逸去幫他挑選人,還真是做對了,要知道,方逸不僅僅能測人根骨,他本身更是精通相面之術,雖然沒有精推細算,但方逸大體的看一下,還是能看出一些人日后的旦夕禍福的。

    “好吧,大哥聽你的!”雖然對方逸的話是半信半疑,彭斌還是瞪起了眼睛,對著那幾個人吼了一聲,把他們給趕出了操場。

    “兄弟,這總該行了吧?”彭斌這會真的是快要哭了,從開始的兩三千人,到現在的六七個人,幾乎全部都被淘汰掉了,而且看方逸這架勢,似乎還沒有完。

    “還差一點!狈揭萜沉伺肀笠谎,說道:“大哥你既然讓我選,那就聽我的,我可以保證選出來的人,一定能活著從西伯利亞訓練營里出來的!

    “行,那你繼續吧!”彭斌咬了咬牙,最終還是沒有多說什么。

    選人行動進行到現在,方逸已經是放松了下來,看到彭斌繃著的一張臉,方逸頓時笑了,開口說道:“大哥,道家的人講道骨,佛教的人講根器,你知道這兩者說的是什么嗎?”

    “什么道骨根器,我哪里知道啊……”彭斌沒好氣的回了一句,兩三千個少年被方逸淘汰的只剩下六七個,讓彭斌頗是感覺顏面無光。

    “道骨指的是普通人有沒有修道的潛力,只有身具道骨的人,修道才能事半功倍的……”

    方逸開口解釋道:“至于根器,則是佛家的說法,意思和道骨大同小異,‘根’比喻先天的品行,‘器’比喻能接受佛教的容量,佛家說的慧根,也就是根器的意思。按照我師父的說法,世上擁有道骨根器的人,萬中無一,所以我留下這六七個人,已經是放水不少了,回頭還得再淘汰幾個才行……”

    “兄弟,我就是選幾個去訓練營的人,又不是修佛修道,哪里用得著那么復雜?”聽方逸居然扯到了佛道根骨上,彭斌真是有些哭笑不得的,當下說道:“那你看大哥我有沒有道骨根器?”

    “當然有了,你和虎哥都有!

    讓彭斌沒想到的是,對于他開玩笑的一句話,方逸竟然很認真的點了點頭,說道:“一個人的成就,和他的根基是有直接關系的,大哥你要是根骨不佳,就算是往死了練,也不會有這般成就的!

    方逸曾經聽過一個名人說過一句話,那就是“天才是百分之一的靈感,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對于這句話,方逸是不贊同的,因為在方逸看來,沒有那百分之一的靈感,即使付出再多汗水都沒有用。

    就像是一個天生身體儒弱的人,就算他拼命習武,比那些根骨絕佳的人付出百倍的努力,他也不可能成為真正的高手,因為先天已經限制了他的成就,這并非是用“勤能補拙”這句話就能彌補的。

    “好吧,還有什么招,你都往他們身上用吧……”彭斌這會連說話的力氣都快沒有了,無力的擺了擺手,彭斌示意方逸繼續。

    “得,我就省掉給他們摸骨這個流程吧,反正又不是讓他們修道!

    看到彭斌這副模樣,方逸也是有些哭笑不得,彭斌既然讓他幫著選人,方逸自然是要保證這些人能活著從訓練營里出來,否則這因果可就要落在自己頭上的。

    僅是靠相面,方逸并不能百分之百的保證,因為隨著環境的改變,人的命運也是會不斷發生變化的。

    舉個很小的例子,比如說這里面其中的一人在訓練時因為受傷破了相,他的面相和氣運就都會發生改變,長壽也可能會變成早夭,所以方逸還要通過別的方法,盡量讓他們存活的幾率變得更大一些。

    “大哥,五力一巧你應該懂吧?”

    方逸發現這會剩下的那幾個少年,看向自己的眼神里都快要冒火了,不由揉了揉鼻子,對彭斌說道:“大哥你測下他們的五力一巧,然后留下五個表現最好的人吧……”

    “五力一巧?什么意思?”聽到方逸的話,彭斌有種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感覺。

    “五力一巧你都不知道?大哥,怪不得你們彭家就出了你這么一個高手呢……”方逸無語的搖了搖頭,他所說的五力一巧,其實就是國內武林中老輩人挑選弟子的一種方法,只不過沒有道家選弟子那么苛刻罷了。

    “五力,指的是臂力、腹力、彈跳力、爆發力以及耐力……”

    方逸耐著性子給彭斌講解道:“剛才跑步就是考驗他們的耐力,那邊有器械,大哥你帶著他們去試試另外的四力吧……”

    “原來這就是五力!”彭斌倒是一點就通,一拍大腿說道:“那一巧指的應該就是靈巧性了吧?奶奶的,當初我要是有個老師,就不用走那么多彎路了……”

    這有師承和沒師承就是兩碼事,像是在彭斌聽來如同醍醐灌頂般的話,在方逸那里只不過是一些前人總結出來的經驗而已。

    所謂的五力一巧,在彭家日常的訓練里也是經常用到的,彭斌帶著幾個少年測試了一下之后,最終從那六七個人里面又選出來了三個,而這三個人,真的能稱得上是千里挑一了。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