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749章 合作(下)
    “奶奶的,這些家伙都是不走尋常路的,咱們哥倆還是小心點!迸肀罂谏洗饝,但對龍旺達還是擺出了一副戒備的樣子。

    “阿萊,你先去那邊休息一下吧……”

    方逸支開了阿萊,和龍旺達二人走到一棵大樹下,似笑非笑的看著龍旺達,開口說道:“龍先生,不知道你找我們哥倆,有什么事情呢?”

    嘴上說著話,方逸從不離身的那把短刃已然是滑落到了掌心里,他看上去神態很松弛,但也沒有大意,獅子搏兔亦用全力,方逸可不想因為自己的大意導致陰溝里翻了船。

    “三炮先生,你別誤會,我沒有惡意的!辈恢罏楹,當龍旺達看到方逸臉上的笑容時,心里居然一陣發憷,這種感覺就像是在叢林里被毒物給盯上了一般。

    “那是為何跟著我們呢?”方逸看著龍旺達,淡淡的說道:“龍先生的手段很高明嘛,竟然能從泰國一直跟過來!

    “三炮先生,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吧!

    龍旺達也是殺伐決斷之人,他知道如果不消除方逸和彭斌對他的戒備之意,此行根本就不會有什么結果,除非他有十足的把握能將方逸和彭斌給拿下來。

    “龍先生請說……”方逸伸了下手,示意龍旺達繼續說下去。

    “我知道你們是在找龍婆托大師的出生地……”龍旺達說出這句話之后,眼睛緊緊的盯住了方逸,他想從方逸臉色的變化上看出一些端倪來。

    不過龍旺達注定是要失望的,因為在見到龍旺達的時候,方逸就知道他可能猜出了自己和彭斌的來意,所以方逸還是一臉的淡然,甚至連眼皮都沒有眨一下。

    “龍先生,我想你才是誤會了!

    方逸搖了搖頭,說道:“我只是在緬甸呆得久了,和我大哥到這里來旅游的,和龍婆托大師有什么關系呢?再說我又為什么要找他出生的地方?”

    “三炮先生,咱們明人不說暗話,你又何必否認呢?”

    龍旺達對于漢語顯然是下過一些苦功的,時不時的就會冒出一些諺語來,當下開口說道:“三炮先生,我想我們是可以合作,你們華夏有句話說合則兩利嘛……”

    “合作?”方逸聞言愣了一下,“怎么合作,我們哥倆只是來游玩的,需要和你合作什么?”

    “我知道你們在找龍婆托大師的出生地,但是你們找錯了地方……”

    龍旺達這句話一說出來,方逸和彭斌的臉色頓時有了些變化,因為他們倆剛才還在討論這個問題,準備明天就放棄吳哥窟去別的地方尋找了。

    “你們兩人,是想尋找龍婆托大師的遺物吧?”

    龍旺達接下來的話,卻是讓方逸和彭斌放松了下來,顯然對方并不知道他們哥倆的真實意圖,龍婆托曾經去過的那個神秘空間,才是彭斌和方逸的目標。

    “龍婆托大師是我國的第一代國師,我想他就是留下什么東西,也應該是泰國的!”看到方逸和彭斌的臉色,龍旺達以為自己猜對了,臉上不由露出了笑容,言語間也變得有點咄咄逼人起來。

    “既然是泰國的,那龍先生自己去找好了!狈揭輸[出了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他知道龍旺達也沒能在龍婆托大師的出生地找到什么東西,否則又何必跑來和自己廢話呢。

    方逸猜的不錯,在等候云皓的時候,龍旺達已經讓弟子去龍婆托出生的地方搜尋過,不過卻是一無所獲,所以他這才約了云皓前來找方逸和彭斌攤牌的。

    “龍婆托大師是佛門高人,他的遺物,佛門中人都是可以研究的!

    龍旺達被方逸說的面色一滯,眼睛一轉開口說道:“三炮先生對佛教造詣很深,又是位虔誠的佛教弟子,我想如果找到龍婆托大師遺物的話,我們可以共同來分配!”

    “我?佛教弟子?還很虔誠?”

    聽到龍旺達的話,方逸差點沒大聲笑出來,他這位道家子弟竟然被認為是佛門中人,這簡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方逸沒有聽過比這再可笑的笑話了。

    “三炮先生,你意下如何?”龍旺達不知道方逸為何發笑,繼續說道:“龍婆托大師是出生在吳哥地區不假,但如果讓你們這么搜尋的話,就是找上幾年也找不到的!

    “那你為何知道?”彭斌插口問道,臉色很不爽的說道:“是不是你給我的那些有關于龍婆托出生地的典籍都是假的?”

    思來想去,彭斌只能把泄露行蹤的原因,歸于到他所要龍婆托生平事跡的那些典籍上了,不過彭斌并不知道,當時龍旺達雖然心有懷疑,但還沒有如此肯定,是彭斌和方逸的行蹤讓龍旺達最終確定了的。

    “彭先生,那些典籍都是真的!”

    看著面色不善的彭斌,龍旺達一臉苦笑的說道:“我事先也不知道二位想做什么,但你們既尋找和龍婆托大師出生相關的典籍,又來到了大師出生的地方,這就不能不讓我懷疑了!

    說實話,現在龍旺達心里也憋屈的很,作為泰國實權在握的國師,他可謂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就是和各國元首見面都是平起平坐的,哪里受過像今兒這樣的氣。

    “大哥,怎么說?”對方已經把話說到了這般程度,方逸也不想繼續裝傻充愣了,當下看向了彭斌。

    看到彭斌微微點頭之后,方逸開口說道:“龍先生,合作可以,但如果真的找到龍婆托大師的遺物,咱們又如何分配呢?”

    “這個?我要和朋友商量一下……”聽到方逸的話后,龍旺達卻是看向了云皓,如果按照他們的意思,龍婆托的遺物自然是歸他們所有了,連根毛龍旺達都不想讓出來。

    “東西歸你,如果是典籍的話,他們可以抄錄不就行了……”云皓的方法倒是很簡單,不過卻很實用,對于方逸和彭斌而言,東西是否原本根本就無所謂,抄錄一份他們是可以接受的。

    現在云皓也知道了龍旺達前來的目地,不過他對龍婆托的遺物倒是沒有什么想法,因為云皓本身并不信奉佛教,他只需要幫龍旺達達成目地之后拿到那萬毒唌就心滿意足了。

    “好,那就這么辦!”方逸點頭答應了下來,眼睛看向龍旺達,說道:“現在你可以說龍婆托出生的地點了吧?”

    “我相信兩位會信守承諾的!饼埻_也沒掖著藏著,直接開口說道:“龍婆托大師出生的地方距離這里并不遠,只有七八公里,咱們現在就可以過去……”

    “稍等一下!

    方逸點了點頭,對著坐在遠處休息的阿萊招了招手,等阿萊來到身前之后,方逸拿出了一疊鈔票,塞到了阿萊的口袋里,說道:“我們可能要走了,阿萊,多謝你這幾天的招待……”

    “這……這太多了!”

    雖然這幾天時不時都會從方逸和彭斌那里得到一些小費,但阿萊看的真切,剛才方逸拿出來的那一疊鈔票最少也有一兩千美金,對于他這樣的少年來說,這簡直就是一筆天文數字了。

    “不多,說不定以后咱們還會再見面的!狈揭菪χ牧伺陌⑷R的肩膀,他和彭斌也沒有什么東西遺留在阿萊家里,也不會回去取,直接跟著龍旺達離開就可以了。

    至于跑到叢林里的小魔王,更是不需要方逸擔心,那小東西尋人的本領要遠比方逸占卜問卦強得多,只要遺留一點氣味,小魔王就能找得到方逸。

    “好大的陣勢啊!

    從吳哥窟里出來之后,方逸和彭斌發現,在吳哥窟的門口停了三輛很氣派的奔馳越野車,雖然經常有別的國家的人在柬埔寨自駕,但這樣的車子還是很少見的。

    “只是代步的工具罷了,不算什么的,兩位先生請上車吧……”

    在這方面龍旺達表現的就很淡然了,他的身家財富最少要以億為單位的美金來計算,就算是出行到鄰國,以龍旺達的勢力和財富也不會委屈了自己的。

    “哎,我說,別什么先生先生的了,你直接叫我彭斌,叫……叫他三炮好了!

    彭斌一時順口差點說出了方逸的本名,當下又指著龍旺達,說道:“我叫你老龍好不好?我告訴你,龍可是華夏文明傳說中的第一神物,老龍那更是尊貴之極,怎么樣?咱們以后就這么稱呼吧?”

    “老……老龍?”

    龍旺達聞言有些發傻,其實他根本就不姓龍,只是按照泰國的慣例,國師名字的第一個字都要被冠以龍字,龍旺達才給自己起了這么個名字,如果去掉這個龍字,他的名字就是叫旺達,和國內一些寵物的名字重復率是極高的。

    “嗯,那就這么說了,老龍,我問你,你是怎么知道龍婆托出生地的呢?”

    彭斌很自來熟的一把將龍旺達拉上了汽車,在這狹小的空間里他也不怕龍旺達偷襲,因為就算是自己被降頭咬了,龍旺達也甭想活著出去。

    “哎,彭先生,哦,不,彭斌,咱們慢慢說,慢慢說……”

    龍旺達雖然見多識廣,但出家了幾十年,再加上身份尊貴一向都被人尊重,出席的大多都是上流社會的場合,哪里見過彭斌這種流氓架勢,一時間居然有些手足無措起來。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