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862章 接站
    “老師,能查到嗎?”

    方逸開口追問道,這靈石對于方逸而言,就像是一個國家所有用的核武器一樣,那是戰略性的物資,就算是費點周折,方逸也想把那靈石給搞到手里來。

    “這可我說不準!

    余宣想了一下,說道:“委托拍賣一般分為兩種,一種是匿名參加拍賣會的,這樣的人拍賣行是不會泄露出他們任何信息的,而另外一種委托,則是自己沒時間讓他人代拍的,這種還有可能查到!

    當年雖然對那玉石戒面印象深刻,不過余宣也沒有無聊到去打聽它的買家是誰,現在聽到方逸問起,余宣說道:“五六年前的事情了,我只能找相關的朋友打聽一下,不敢給你打包票!

    余宣所說的朋友并非是港島鄭家,而是他在那個拍賣行認識的熟人,自從九八年那家世界級的拍賣行進入華夏之后,和余宣也有過幾次合作,如果那位客戶不是刻意要求保密的話,余宣相信他還是能問出點東西來的。

    “行,老師,那就拜托您了!狈揭萋勓赃B連點頭,他是個怕麻煩的人,但對于疑似靈石的物件,那方逸怎么都不會嫌麻煩的,如果有必要讓他跑一趟倫敦方逸也愿意。

    “這究竟是什么東西?你這么上心?”

    余宣有些好奇的看著方逸,他對方逸還是很了解的,知道自己這個學生對物質上東西一向都很淡泊,認識方逸那么久,余宣還從來沒見過方逸去刻意打聽什么物件的。

    方逸早就料到老師會問這么一個問題,當下說道:“老師,這東西對我打坐禪定有好處!

    方逸也不算是對老師說謊,這靈石的確是輔助修煉的東西,只不過以方逸現在的修為還用不到,但這種東西多準備一些總歸是有備無患的事情。

    “你還以為自己是道士?”聽到方逸的話,余宣不由翻了個白眼,說道:“你這都談女朋友快結婚了,哪里像是個方外之人?”

    “老師,我們道派也不禁婚姻,這兩者沒沖突的!

    方逸笑著回了一句,除了老道士反復叮囑他不得以占卜問卦風水堪輿之術賺錢之外,方逸那一脈傳承沒有太多的清規戒律,用老道士的話說,修道原本就是求長生自由,又豈能給自身加上那么多的桎梏?

    方逸也問過師父為何不能用所學去營生,老道士只告訴了方逸一句話,那就是天機不可泄露,否則日后應劫肯定會遭到天機報復,所以方逸平日里極少去給人占卜看相。

    “老余頭,你弟子的婚姻大事,你跟著瞎攙和什么!

    老石頭在旁邊拆起余宣的臺來,按理說當著方逸女朋友的面,余宣這話確實不應該說,不過老石頭不知道余宣和柏家也是有關系的,他只是在和兩個晚輩開玩笑而已。

    “方逸是我的入室關門弟子,他的婚姻我當然得幫著操辦了!

    余宣哼了一聲,話語中滿是自豪,他很慶幸自己搶了孫連達一半的徒弟,有方逸這么一個關門弟子,余宣感覺自己一身所學也是能傳承下去了。

    老輩人收徒弟是很講究的,入門和入室完全是兩種概念,從字眼上就能看出分別來。

    過去的住宅有大院和內室,“入門弟子”指的是進了大院之門,成為了這個門派的成員或者是門徒,但不是可以隨便進入“內室”的,他們往往也不住在老師家里。

    而入室弟子則是個別門徒得到師父或者掌門人的青睞,而進入“內室”之中,獲得師父或者掌門人不傳其他弟子的絕招,將來作為師父或者掌門人的接班人。

    像方逸和余宣的這種關系,要比親兒子都親近,他甚至都有余宣身后的繼承權,所以在方逸不知道自己父母為誰的情況下,余宣和孫連達兩人,是可以插手為他操辦婚姻大事的。

    “看把你得意的!

    老石頭撇了撇嘴,沒在繼續和余宣糾結這事兒,而是看向了方逸,說道:“小方,這幾塊料子,你老石叔也不問你多要,四塊料子二十萬,你看合適嗎?”

    “合適!”

    正常情況下,學生買東西的時候如果老師在場,肯定是要先看向老師征求下意見的,不過方逸卻是一口就答應了下來,他的表現讓老石頭很是滿意,這說明方逸很相信自己,才會如此爽快的答應報價的。

    “咦,老石頭,你這次倒是大方啊!甭牭嚼鲜^的報價,旁邊的余宣不由愣了一下,倒不是老石頭把價報高了,而是報的很低,低到了讓余宣都有點吃驚的程度。

    “嗯,老石頭這價報的還真不高!

    旁邊的秦海川也是點了點頭,在方逸上手之后,他把那袋子拿過去看了,知道里面的幾塊料子都是壽山石中的極品,比之方逸篆刻雕琢的那枚壽山國石印章的料子,都還要好上幾個等級。

    普通的壽山石是不怎么貴,幾塊錢幾十塊錢一直到幾百塊錢都能買得到,而壽山石中的精品,則是要根據其規則形狀動輒數千甚至上萬,但這種價位的壽山石,也不是最好的。

    真正的極品壽山石,就是方逸袋子里的這幾塊,到了這種品質的壽山石,已經不是按照一個或者一件來出售了。

    在古代時壽山石中的田黃石就尊為“石中之帝”,價格極高,早有“一兩田黃十兩金”之說,它們是要按克來賣的,一克壽山石的價格甚至要比黃金還高出很多。

    老石頭拿出的這四塊壽山石看上去不怎么顯眼,但如果計算重量的話,卻是有七八斤的樣子,就算按照壽山石被評定為國石之前的價格,恐怕也要在六七十萬左右,更不要說在評定國石之后,壽山石的價格還會突飛猛漲的。

    “老石叔,您這價也報的太低了吧?”

    方逸做古玩買賣的時候,可接觸不到壽山石之類價格昂貴的料子,他玩的都是些便宜珠子,但有余宣這樣的老師,方逸對于壽山石的市場行情還是很了解的。

    “不低,貨賣識貨人,你有這樣的手藝,原本是要送你幾塊的,不過誰讓你有老余頭這樣的老師!”

    老石頭斜著眼睛瞥了余宣一眼,他玩了一輩子的壽山石,比這還好的其實家中也藏有不少,真送給方逸也無所謂,說這話卻是故意氣氣余宣的。

    “哎,你這老石頭,我是方逸老師礙著你什么事啦?!”余宣不滿的瞪了老石頭一眼。

    “我看你不爽,所以要收錢,不行?”

    老石頭翻起了白眼,兩人看似要翻臉的話,卻是聽得旁邊眾人哈哈大笑,行里人都知道這是一對斗了一輩子的老哥倆,嘴上是誰都沒服過誰的。

    “不過方逸,你可要記得,你還欠我一個作品啊!

    俗話說有志不在年高,在見到方逸的雕工技藝之后,老石頭對其手藝真的是心服口服,他這么大年紀了又是長輩,也不好平白的去占方逸便宜,那四塊壽山石之所以價格那么低,其實也算是變相的在以另外一種方式補償方逸。

    而且老石頭是真的很眼饞那壽山國石印章,他手上還有比那塊壽山石更好的料子,早就在心里打算讓方逸再掉一枚出來了,雖然不如那一枚名氣大,但同樣出自方逸之手,日后老石頭也是能拿出來顯擺的。

    “切,還是有所求啊!庇嘈樕下冻鲆桓北梢牡谋砬,看的老石頭差點卷袖子要和他干架。

    “行了,加起來都一百多歲的人了,在晚輩面前還斗嘴,不嫌丟人啊!鼻睾4ㄐχf道:“走了,去吃飯,難得咱們老哥幾個能聚在一起,我一會讓人去接老孫,他說不定也能趕上飯局!

    “秦老,老師還要一個小時才能到呢,還是我去接吧!

    聽到秦海川的話,方逸連忙說道,原本來京城沒和老師打招呼,方逸心里就已經有些愧疚了,現在為了見自己,老師竟然坐著火車跑來了,就更讓方逸感覺無地自容了。

    “不用你去,我安排人去就行了!鼻睾4〝[了擺手。

    “秦老,還是我去吧!

    方逸搖搖頭堅持,在方逸心里,收養并且撫養他長大的老道士自然是排第一位的,而接下來就是孫連達了,雖然接觸只有不到兩年的時間,但方逸能感受得到老師對他那種不求回報的愛護之情。

    “別攔著了,就讓他去吧,他們兩個也差不多一年沒見了!

    余宣是知道方逸和孫連達之間感情深厚的,有時候自己還會吃孫連達的醋呢,同為老師,方逸對自個兒的尊重就要多過親近。

    “那我給你們要個車!鼻睾4勓渣c了點頭,學生去車站接老師,這是一種尊師重道的表現,他自然不能再說什么。

    “不用了,秦老,我們開車過來的!甭牭角睾4ǖ脑,方逸連忙說道。

    “得,我還真成了專職司機了!焙竺娴男l銘城一臉的無奈,他還沒享受隱組的任何福利待遇呢,倒是先給方逸當起了司機,不過想想少將軍銜,衛銘城還是一臉憋屈的忍了。

    人在心里不平衡的時候,總是喜歡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來,衛銘城就是如此,在來到京城火車站之后,他又從那一疊子通行證里面翻出了一張,然后徑直把車子開到了站臺上。

    “哥,小舅要是知道你這么招搖,會不會拿皮帶抽你?”見到衛銘城在站臺上還要搖下車窗左顧右盼,坐在后排的柏初夏都看不過去了,從小受到的教育讓他很是鄙視表哥的這種紈绔行為。

    “抽我?他敢!”衛銘城底氣十足的嚷嚷了一聲,自個兒現在已經不是胯下韓信了,那馬上可就是少將了,就算加上老爺子,他的軍銜在衛家也能排到第五了。

    “小舅不敢?你確定?”柏初夏有些好笑的看著表哥,拿出手機說道:“我剛買的這個手機有錄音功能,來,五哥,你再說一遍!

    “我,我說什么?”見到柏初夏拿出手機,衛銘城頓時慌了,“我說他敢抽我啊,說錯了嗎?”

    衛銘城心里很清楚,別說自個兒是少將了,就算日后自己比自家老子軍銜高了,做錯事那也少不得一頓抽,最多就是在家里關起門來抽罷了,那反而估計還會抽的更狠。

    “哈哈哈!”

    衛銘城認慫引得方逸哈哈大笑了起來,說起來衛銘城身上其實是沒有什么紈绔習氣的,咋一看上去他那身板很像是個鐵血軍人,實際上衛銘城還是非常好相處的。

    “笑什么笑,搞得你小時候好像沒挨過抽一樣!毙l銘城悻悻的拿出根了雪茄叼在了嘴上,他平時是不抽煙的,不過在這車里發現了一盒好雪茄,衛銘城也不點燃,就是叼在嘴上裝酷。

    “老師要到了!”聽兩人斗著嘴,方逸看到一輛火車緩緩的駛入到了站臺,原本孫連達是打算坐飛機來的,但他最近心臟不是太好,所以臨時改成了火車。

    “老師!”當火車停穩之后,方逸已然站在了孫連達所坐車廂的門外,看到孫連達出來,方逸連忙上前接過了孫連達手中的包。

    “老師,對不起,讓您擔心了!狈揭萦行├⒕蔚目粗鴮O連達,這只是一年時間沒見,他發現老師的白發又多了不少,想必這一年時間里為自己操了不少的心。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孫連達上上下下打量著方逸,看到方逸精氣神都不錯,身上也沒缺什么,頓時放下心來,看到站在方逸身邊的柏初夏,當下說道:“初夏也來啦?你應該給初夏說對不起,把人一個女孩子丟下亂跑,你說你都干的什么事啊!

    “老師,您批評的對,是我不對!狈揭葸B連點頭,眼看下車的人越來越多,方逸引著孫連達來到車旁,說道:“老師,秦老安排給您接風呢,咱們這就過去吧!

    “把車開到站臺上來了?”

    看到那輛車,孫連達先是一愣,不過當他看到下車給自己拉車門的衛銘城時,心里頓時明白過來了,以衛家和柏家在國內的背景,安排輛車子進站接人倒也不是什么難事。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