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1003章 龍旺達的贈予
    “這東西有密碼,我說你記,千萬不要輸錯了,否則里面的信息會自動損毀的!

    龍旺達將一長串摻雜了英文字母和阿拉伯數字的密碼告訴了方逸,這個密碼足有數十位之多,可見龍旺達對里面那些信息的重視程度,因為這優盤里裝著的東西,是龍旺達唯一留在世間的印跡。

    “方逸,我相信咱們會再見面的!

    密碼龍旺達只說了一遍,他知道以方逸的記憶力,是不會出現差錯的,深深的看了一眼方逸,龍旺達像是將自己和這個世界所有的聯系都割舍了一般,返身走進了傳送陣中,只見那光幕閃過一絲漣漪之后,龍旺達的身形已然是消失不見了。

    “或許日后有一天,我會去找你們的!狈揭菘粗埻_消失的傳送陣,站了許久才轉身了神廟,彭斌和龍旺達已經離去,但方逸還是要繼續生活下去。

    龍旺達將自己所有的身家,全部都給了方逸,自然也包括那架私人飛機了,雖說這些東西名義上還是屬于龍旺達的,但作為它們的實際掌控者,方逸可以任意支配龍旺達的這些財富。

    從密林里出來之后,方逸徑直乘坐那架飛機去到了巴西的首都巴西利亞,龍旺達和彭斌的離開,讓方逸感覺有些孤寂,所以這一刻,他特別想見到自己熟悉的人,生怕他們也離自己而去。

    “方逸,你怎么了?”在大使館的一個房間里,柏初夏有些心疼的摸著方逸消瘦了許多的臉,說道:“你怎么搞成這幅樣子了,大哥呢?他怎么沒和你在一起?”

    叢林中的生活,就算是以方逸的修為,也要全神貫注提高警惕,再加上之前神識受到那傳承的沖擊,讓方逸的精神也有些萎靡不振,整個人看上去的確是瘦了一些。

    “大哥和老龍離開了!

    喝了一口老丈人從國內帶來的茶葉,方逸有些惘然的嘆了口氣,這兩人可以算是他修行道路上最初的伙伴,如今卻是全都離開了,也不知道日后有沒有再相見的時候。

    “大哥離開了?去哪了?是龍先生過來把他帶走了嗎?”方逸說的沒頭沒尾,柏初夏聽得有些糊涂,她還以為龍旺達和彭斌是直接回泰國了呢。

    “是大哥把老龍給帶走的!

    方逸聞言苦笑了一聲,說道:“在那亞馬遜叢林的深處,有一個瑪雅神廟,神廟內有通往別處的傳送陣,大哥和老龍都用傳送陣離開了,可能以后再也見不到他們了!

    “什么?亞馬遜深處有瑪雅神廟,廟里面還有傳送陣?”

    聽到方逸的話,柏初夏驚呼了出來,在接觸了修行一道之后,方逸之前的那些事情也就都沒有再對她隱瞞,是以柏初夏很清楚傳送陣所代表的意義,那里極有可能就是通往一處秘境的。

    “方逸,要不咱們也過去看看?”

    知道方逸的那些藥材都是從溫莎家族秘境中得到的,眼下聽到又出現一處秘境,柏初夏頓時就好奇了起來,她原本膽子就大,對那未知的秘境并不覺的有什么可怕。

    “初夏,那個秘境過去了,很有可能就再也回不來了!

    秘境在地球的進化者眼里,尤其是在東方修者的眼中,無疑就是一處洞天福地,方逸何嘗不想過去探究一二,但之前的催眠師過去了一月之久都沒回來,說明這傳送陣極有可能是單向的,那樣則是代表著有去無回。

    “?再回不來了?這,這是怎么回事?”

    聽到方逸的這番話,柏初夏才算是明白丈夫的情緒為何如此低落,別說是方逸了,就連柏初夏一想到或許從此就見不到那性格豪爽的彭斌,心里都忍不住有些難過。

    “那個神廟的傳承很邪惡,我懷疑那秘境也不是什么好地方!

    方逸搖了搖頭,將在亞馬遜叢林中的見聞都告訴了柏初夏,說實話,自己老丈人此次真是撿回來一條命,那由無數冤魂形成的黑暗能量,直接就侵蝕了柏井然的生機,自己如果晚來一步,柏井然真的是性命堪憂。

    “這世上,竟然真的有用生命做祭品的事情!

    方逸講訴完之后,柏初夏的臉色也變得難看了起來,這還是方逸挑揀著說的,如果他將那祭壇內的慘像給說出來,恐怕柏初夏這會早就吐出來了。

    “初夏,修行一道,并非都是美好的,你心里要有準備!狈揭萆裆氐恼f道。

    在見識過那邪惡傳承之后,方逸有種感覺,道家傳說中的陰間和佛教傳說中的地獄,或許就是真的存在的,就像是泰國荒村那種陰煞極重之地,到了夜里的時候,怕是和陰間地獄也差不了多少了。

    “有你在,我不怕!”柏初夏將頭枕在了方逸的肩頭,只要呆在方逸身邊,柏初夏就有種說不出來的安全感,她相信就算是天塌了,丈夫都能幫自己給撐起來。

    “巴西的事情基本上就是這樣了,過幾天咱們就回國吧!狈揭菝讼缕拮拥男惆l,這一刻他的心緒也變得安寧了起來,將龍旺達和彭斌離別的愁緒拋在了腦后。

    “對了,初夏,這東西你會用嗎?”

    方逸拿出了龍旺達給他的那個優盤,說道:“老龍臨走的時候把這個給了我,說是里面有他這一輩子積攢的財富,我也不知道這玩意怎么讀取,你看看吧!

    “這是優盤,有電腦就能看到里面的內容啊!

    柏初夏笑著看了一眼方逸,自己這丈夫雖然是屬于那種絕頂聰慧的人,但對于生活中的常識卻是了解的太少了,現在的年輕人,哪里還有不會玩電腦的啊。

    “好了,密碼是什么?你給輸入進去吧!庇捎诎爻跸倪@次來得比較著急,并沒有攜帶電腦,于是到父親那里借了一個筆記本電腦,將龍旺達交給方逸的優盤插了進去。

    “老龍也真是的,密碼搞了那么多位!

    方逸小心翼翼的接過了電腦,用兩根食指一下一下敲擊著鍵盤上的字母和數字,龍旺達曾經說過,只要輸錯一個密碼,這個優盤就會損毀,所以他必須要加倍的小心。

    “六十四位密碼,龍先生真是很小心!

    看著方逸笨手笨腳的輸入著密碼,柏初夏則是在一旁默數著,她發現方逸一共輸入了六十四個不同的字母數字甚至符號之后,這個優盤中的信息才出現在了電腦上。

    不過當柏初夏看到那優盤信息的內容之后,她就再也不覺得龍旺達小題大做了,因為這個小小的優盤所承載的財富,就連柏初夏看了也被震驚的久久沒能合上嘴。

    在這個優盤里,有兩個瑞士銀行的賬號,這兩個賬號里分別存有五十億美金,只要方逸按照優盤里的信息,隨時都能通過電話將這些美金轉出來。

    除了一百億美金之外,方逸還可以根據優盤里的另外一個信息,從泰國國家銀行的金庫里面,提取價值二十億美金的黃金,并且就在方逸曾經住過的那個皇家莊園之中,還藏有三噸黃金和一些價值連城的珠寶。

    也就是說,僅是龍旺達留給方逸的這些金錢,都超過百億以上了,但是優盤中最珍貴的東西,卻并不是這些金錢,而是龍旺達用了數十年建立起來的一個龐大情報機構。

    這個情報機構,遍布世界一百多個國家,為龍旺達收集著各種信息和那個國家的情報,由于龍旺達極少打探那些國家的軍事機密,所以他的這個情報網數十年來從未暴露過,就連泰王都不知道龍旺達曾經組建過這么一個勢力。

    龍旺達的這個情報網,會在每個月固定的一個時間,將他們所收集的各國的一些奇聞異事發送到龍旺達一個特殊的郵箱內,除此之外他們還承擔著為龍旺達收集毒物的任務,不過在幾個月之前,龍旺達取消了這項任務。

    另外龍旺達在非洲的一個小國,還有一個武裝勢力,這個武裝勢力已經完全掌控了這個有多處金礦的國家,每年僅是從這個國家開采的黃金都高達數十億。

    而且龍旺達是用降頭術控制的那個武裝勢力,和那黑巫師組織的催眠師有幾分相似,絕對不會出現背叛的事情,也就是說,只要方逸愿意,隨時都能讓這些人變成忠于自己的死士。

    “方逸,這些東西,你都能記下來嗎?”

    看著屏幕上的一條條信息,柏初夏的臉色有些蒼白,她曾經在國家安全部門呆過,雖然只是邊緣部門,但柏初夏也知道這些東西的重要性。

    “能,怎么了?”

    方逸轉頭看向了柏初夏,在之前他就聽龍旺達介紹過優盤里的信息,是以并不感覺突兀,而且以方逸的心性,這些身外之物和勢力,也很難引起他心緒上的波動。

    “把它們全都記下來,然后毀掉這個優盤!

    柏初夏最為重視的,并不是那數字龐大的金錢和雇傭軍勢力,而是龍旺達組建的那個情報網,雖然那個情報網并沒有涉及到各國的軍事,但只要龍旺達愿意,情報網是隨時都可以轉變并且為軍事行動提供信息的。

    “有這個必要嗎?”方逸奇怪的問道。

    “很有必要,這東西要是被國家看到,都極有可能對你下手的!

    柏初夏很認真的點了點頭,將其中的利害關系說了出來,要知道,就是華夏這樣的大國想要組建這么一個情報網,都要花費難以想象的金錢和物力。

    “也就是說,這里面的東西不能給咱爸知道?”方逸想到了龍旺達的叮囑,臉色也變得嚴肅了起來。

    “不能,除了我之外,誰都不要告訴!

    柏初夏搖了搖頭,她可不敢保證從小就被洗了腦的老爸,是不是會將這些東西給交出去,而且就連柏初夏自己都沒有去看控制那情報網的方法。

    “好,那我記下來,然后把優盤毀掉吧!

    方逸認真的讀取起了電腦上的內容,在有心記錄的情況下,那些異常繁瑣的密碼都被方逸深深的記在了腦海之中,而且是打上了烙印的那種,永遠都不會忘記。

    不過讓方逸沒想到的是,柏初夏對這優盤的重視,還是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在讓方逸將優盤碾為粉末之后,柏初夏竟然將那個筆記本電腦也給拆的稀巴爛,并且讓方逸毀滅了電腦的硬盤,說是如此才能完全清除電腦內的信息。

    “行啦,這下算是毀尸滅跡了!

    干完這些事情之后,方逸拍了拍手,有些好笑的看著妻子,說道:“都是些身外之物,老龍的那些錢我也用不到,這些東西充其量就是給自己留條后路,你有必要那么緊張嗎?”

    “也是,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聽到方逸的話,柏初夏也感覺自己有些過于敏感了,她知道以丈夫的心性,是不會利用那優盤中的信息去做什么事情的,更加不會危害到自己和家人。

    “別琢磨這些東西了,咱們還是雙宿雙飛吧!

    方逸笑著摟住了妻子,實在是他剛才在讀取那些信息的時候打開了六識,耳朵里卻是又聽到了老丈人房間傳來的羞羞的聲音,一時間讓方逸也心猿意馬了起來。

    方逸知道柏初夏想和父母多呆幾天,所以他也沒急著要回去,而是陪著柏妻子在大使館住了一個多星期,在這段時間方逸順便去采集了一些藥材,給丈母娘煉制了一味滋陰補腎調理女性身體機能的中藥。

    原本方逸還怕南美沒他所需的藥材,不過他顯然是多慮了,在巴西利亞周邊的山里,方逸就湊齊了那位中藥所需的材料,經歷過煉丹的繁瑣過程,熬制這么一味中藥對方逸而言只不過是廢點功夫的事情。

    中醫有句老話,叫做對癥下藥,方逸所用的藥材雖然不是很珍貴,但對衛小婉的身體卻是大有裨益,每天一副中藥喝下去,只用了三天就立竿見影,原本有些蠟黃的臉色開始變得紅潤了起來。

    柏井然自然不用說,服用了一顆還陽丹之后,他的身體機能一下子年輕了一二十歲,整個人可以說是龍精虎猛,方逸要是不封閉住自己六識的話,半夜都能聽到隔了十多米之外老丈人所住房間里的動靜。

    “方逸,我說你那什么還陽丹,還有沒有?”

    在一天柏初夏陪同母親外出的時候,柏井然找上了方逸,這幾天衛小婉在服用了方逸的中藥之后,居然和自己戰了個不相上下,這讓柏井然心里生出了一種危機感。

    俗話說只有累死的牛沒有耕壞的地啊,柏井然害怕萬一那藥力過去之后,自己如何才能征服如狼似虎的妻子,已經品嘗過勝利果實的柏井然,自然不愿意再俯首稱臣。

    “沒了!”

    方逸和干脆的說道,開什么玩笑,幾乎可以讓人起死回生的還陽丹,豈能讓老丈人當成壯陽藥去吃,別說方逸是真沒有,就算日后再煉制出來,他也不會給老丈人了。

    “爸,回頭我也給你個藥方,你按著去抓藥,我保你十年內都年輕的像個小伙子一樣!”

    看到老丈人欲言又止的樣子,方逸只能拋出個甜棗給他吃,其實在服用了還陽丹之后,柏井然根本就沒必要害怕精陽耗盡的問題,一顆還陽丹的藥力,足夠柏井然吸收個十多年的了。

    “就不能保我二十年嗎?”柏井然的話差點沒讓方逸啐他一臉,二十年后都六十多歲的人了,老丈人居然還想雄風不倒,難不成這是想給自己換個丈母娘嗎?

    客串了一把保健醫生,又被柏井然強留了好幾天,直到試喝了方逸開給他的中藥之后,方逸才在老丈人和丈母娘依依不舍的眼神中,帶著妻子告別了巴西利亞。

    在離開巴西利亞之后,方逸并沒有回國,而是重返了瑪瑙斯市,單獨去了一趟亞馬遜叢林深處的瑪雅神廟。

    當初的那個催眠師,顯然很有手段,在他們這個組織高層幾乎都不露面的情況下,神廟內的一切事務居然還在穩定運轉著,方逸這次去的時候,剛好碰到外面的黑狼幫在向神廟運送生活物資。

    方逸不知道的是,那位催眠師在學習了神廟傳承之后,用他的精神力再配合催眠術,會在他的這些信徒心里打上深深的烙印,沒有任何人敢于違逆他的思想,是以就算是催眠師永遠不出現,神廟里的那些低級進化者也會這樣一直維持下去。

    神廟頂層的傳送陣,依然還在運轉著,那光幕就如同一個黑洞一般,吸引著方逸有種飛蛾撲火的沖動,猶豫再三之后,方逸終究還是沒有取下那兩枚靈石,因為拿走這兩枚靈石,彭斌和龍旺達就再沒有絲毫回來的機會了。

    離開了神廟返回到瑪瑙斯市,原本方逸和柏初夏準備先回一趟龍旺達在泰國的那個莊園,去收拾一下自己在那里的東西,因為還有一些從溫莎家族秘境里得到的藥材還放在了那里。

    但衛銘城這時打來了電話,告訴方逸他已經回國,于是方逸就改變了行程,直接飛回了華夏京城,至于那些藥材,方逸則是聯系了跟隨了龍旺達數十年的一個大管家,讓他通過特殊的渠道送到了國內。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