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1008章 一路向西(上)
    讓衛銘城安排飛機,坐的自然是軍用的運輸機,從京城是無法直接到羅布泊的,因為那荒無人煙的地方根本就沒有機場,所以幾人只能乘坐飛機到了哈密,在哈密的一處軍用機場內,已經有兩輛越野車停放在了那里。

    算上司元杰和張文,方逸此行一共有五個人,衛銘城當仁不讓的成為了領隊,帶著張文和司元杰上了一輛車,而方逸則是和柏初夏開著另外一輛車跟在了后面。

    羅布泊是在哈密的西面,只要一路向西方位就不會錯,剛開始的時候車子走的是高速,此時正是四五月份的時候,沿途是一望無際的大草原,天空湛藍看上去讓人心曠神怡。

    “好美啊!卑爻跸囊彩堑谝淮蝸砦鞑,一下子就被眼前的風光給吸引住了,打開了車窗,柏初夏拿出了個相機拍起照來。

    “確實很美,我讓衛哥他們開慢一點!狈揭菪χc了點頭,用車里的對講機喊了衛銘城一聲,這里的高速和京城不一樣,基本上見不到幾輛車,就算是停在路邊估計也沒什么問題。

    “這里的風光不怎么樣,到了前面你們才知道什么是風景!毙l銘城的聲音從對講機里傳了過來,他來過疆區,準確的說,衛銘城甚至去過羅布泊,所以對這里的地形地貌,衛銘城是十分熟悉的。

    “等會你們跟著我,帶你們去見識一下什么是大自然的奇跡!毙l銘城放緩了一些車速,但顯然對現在能看到的風景很是不以為然。

    當車子開出了大概一百多公里的樣子,四周就變得有些荒蕪了起來,入眼之處黃沙遍地,在高速兩邊還有許多看上去有些年份但早已被遺棄了的建筑,都已經被黃沙給包圍住了。

    “衛哥,你說的就是看沙漠?”

    方逸有一搭沒一搭的和衛銘城聊著天,不過方逸從來都沒到過沙漠,眼前那遍地黃沙的景象的確讓他感覺有些震撼,一眼望不到頭的黃沙像是和天空聯系了起來,讓人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地。

    “走,下高速!”

    在來到一個高速出口的地方,衛銘城一打方向拐下了高速,又開出了大概二十公里的樣子,在經過一處像是收費站的地方之后,彭斌停住了車子,而出現在方逸和柏初夏面前的,則是一處十分古怪的建筑群。

    說是建筑群,是因為方逸發現,這些被黃沙覆蓋出各種形象的景觀,有很多像是有人為的痕跡,但又像是天然形成的,因為在那些景觀上有更加明顯的風化痕跡,就是方逸也有些看不準了。

    “衛哥,這是什么地方?”方逸跳下了車子,回頭看向了后面那個收費的地方,說道:“這里是一處什么風景區吧?剛才咱們怎么沒有買票?”

    這里的人并不是很多,但也是有些游客的,只是他們的車子大多都被攔在了外面,要繳納費用之后才能開進來。

    “以前這里不收費的,估計是最近才搞的,咱們的車子自然不需要繳費了!

    衛銘城撇了撇嘴,開軍牌的車子就是有這么點好處,基本上遇到收費的地方都能暢行無阻。

    用手指著前面的建筑群,衛銘城說道:“這里原來是古代絲綢之路必經的地方,但千百年來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這里就被黃沙給覆蓋住了,原本的村莊也搬遷到了別的地方,徹底的荒蕪了下來!

    “哥,這里是魔鬼城吧?”柏初夏的地理知識知道的要比方逸多一些,衛銘城能蒙得住方逸卻是蒙不住她。

    “對,就是魔鬼城,當地人傳說,這里有魔鬼出沒,尤其是當夜幕降臨的時候,就會聽到鬼哭狼嚎令人發指的嘶叫,咱們要不要在這里住上一天體會一下?”

    衛銘城知道,那秘境開啟的時間沒有那么早,他們也沒必要去提前太多趕過去,所以路途上就準備帶著方逸和柏初夏好好游玩一下,疆區有很多獨特的風光景觀是在別處看不到的。

    看到衛銘城說話時神神秘秘的,方逸不由笑了起來,走到那些奇形怪狀的景觀前面,開口說道:“那鬼哭狼嚎的嘶叫,還不是風吹過這些地方,從那些孔洞里面發出來的!

    單從景觀上而言,魔鬼城的確是景如其名,因為在方逸眼前,有很多酷似城堡、殿堂、佛塔、碑、人物、禽獸形態各異的景觀、遠處還有各種令人眼花繚亂的陡壁懸崖、以及混跡巖礫中五光十色的瑪瑙。

    往前走上幾步,地面上隨處可見的硅化木、枝葉清新的植物化石,而且這里在遠古時期應該是一處汪洋大海,方逸隨手撿起的一塊小石頭,居然是一塊海生的魚類化石,那魚的模樣方逸卻是從來都沒有見過。

    “幾千年前,這里說不定就是個熱鬧的城鎮呢!卑爻跸母诜揭萆磉,開口說道:“這些殘壁斷桓保留了下來,但以前生活在這里的人怕是早就不在了!

    “就是一根牙簽,存在的年月怕是都要比人的生命長!

    聽到柏初夏的話后,方逸不由笑了起來,現在的人類科技雖然很發達,但是人類本身卻是異常的弱小,和方逸所知的上古相比,天地靈氣的消失,也讓人類自身停止了進化。

    “怎么樣?咱們到地面轉轉嗎?”

    衛銘城躍躍欲試的說道,他上次來這里的時候,由于時間緊,并沒有進入到魔鬼城深處,整個魔鬼城占地約四百平方公里,聽本地的導游說,里面的景觀更加的震撼人心。

    “不去了,這地方沒有什么!狈揭萋勓該u了搖頭,他在這里感受不到任何的靈氣存在,反倒是異常的荒蕪,那種死寂的感覺讓方逸很是不舒服。

    “好吧,原本還想帶你們去探險呢!毙l銘城聳了聳肩膀,這次去歐洲他別的沒學到什么,倒是將西方人那聳肩膀的姿態學了個十足。

    “衛哥,不用緊張,有那東西在身上,這次秘境之行不會有什么問題的!

    方逸看著衛銘城笑了起來,旁邊瞧不出來什么,但方逸卻是能感覺到,對即將前往的那個地方,衛銘城有些不安,反倒是對秘境所知不多的司元杰和柏初夏沒有什么反應。

    “沒緊張,就是覺得時間沒有那么緊迫,咱們可以一路玩過去!

    被方逸說中了心事,衛銘城也難得的紅了下臉,連忙給自己解釋道:“過了這魔鬼城,還有一處胡楊林能看看,然后就沒有別的景觀了,到時候你肯定覺得很枯燥!

    “沒關系,咱們早點過去等著也好!狈揭輸[了擺手,說道:“上車吧,萬一那秘境提前開啟了,咱們就提前進去,省得再和后面的那些人多費口舌!

    對于方逸而言,只要和修行無關的事情,他現在的興趣都不是很大,如果這魔鬼城是修者的遺址,方逸肯定會生出探查一番的心思,但天然形成的景觀,方逸是一毛錢的興趣都欠奉。

    拐回到了高速,衛銘城帶著方逸等人繼續向羅布泊的方向開去,在經過一處胡楊林的時候,衛銘城又停下了車子,這次卻是方逸主動要求的。

    這片胡楊林生長的土地,看上去地質十分的細膩,但踩上去卻像是踩在了水泥板上一般,非常的堅硬,用衛銘城的話說,這是因為鹽堿度高的原因。

    方逸隨手撿起了一根胡楊的斷肢,手指粗細是枯枝,和那地面一樣也是非常的堅硬,里面不含一絲水份,近看棵棵胡楊林千姿百態,當真是美不勝收。

    而有些枯死的胡楊樹,上面雖然全無枝葉,但仍然屹立不倒,方逸分明能從那些枯死的胡楊根莖中感覺到一股生機,或許在某一個時刻,這些枯死的胡楊還可以重新生長起來。

    “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這胡楊果然名不虛傳!

    方逸在胡楊林停留的時間,要遠遠長于在魔鬼城滯留的時間,而且還挖開了一顆枯死胡楊林的根莖查看了半天,最后將那根莖扔在了越野車的后備箱里。

    沒有人知道方逸為什么做出這些舉動,有張文這個外人在旁邊,衛銘城也沒有多問,只有方逸自己才清楚,這些胡楊林生活的地方,居然蘊含有一絲極其稀薄的靈氣,而這些靈氣就凝聚在了胡楊樹的根莖之中。

    正如天地靈氣消失的原因已經不可查一樣,對于胡楊樹的根莖為何會有那么稀薄的靈氣存在,方逸也是無法解答出來,或許這也正是胡楊能千年不死、千年不倒、千年不朽的原因。

    “師父曾經說過,疆區和藏區最為神秘,以后說不得也要去藏區看看!狈揭菹肫鹆诵r候老道士說過的一些話。

    那時的老道士,一年之中經常要出門一段時間,短了三五天就會回來,長了則是要一兩個月,最長的時候整整過了半年才回山,也正是那次回山,老道士給方逸說了一些他當時完全聽不懂的話。

    按照老道士的說法,在世間傳承斷絕的現在,或許在藏區和疆區還有傳承的存在,只不過太過縹緲難以尋找,當時方逸聽得是莫名其妙,但現在他卻是可以理解了,師父當年應該為了尋找上古傳承,也曾經來過這些地方。

    當天晚上方逸等人就住在了這片胡楊林的外面,衛銘城司元杰和張文擠在一輛車上,而方逸則是和柏初夏住在另外一輛車里。

    到了晚間的時候,原本零上二十多度的氣溫,陡然下降到了零下七八度,要不是衛銘城有經驗讓人在車里準備了好幾床厚被子,恐怕除了方逸之外,其余人都要被凍病了。

    第二天一早,方逸再沒耽擱,催促衛銘城直接開車前往地圖左邊的位置而去,此時已經沒有高速路了。

    在下高速之前,他們加了最后一次油才拐上了國道,國道的路況比之前不知道差了多少倍,開車的倒是還好,坐在旁邊的就像是和坐過山車一般的上下顛簸著。

    柏初夏受不了那種顛簸,早就和方逸把位置換了過來,和之前被顛的七暈八素的柏初夏不同,方逸的屁股就像是長在了座椅上,任憑那車子如何起伏顛簸,也不見方逸的身體晃動一下。

    現在他們已經進入到了大戈壁灘,再往前走上幾百公里才能進入羅布泊的地界,但這里的環境已然是十分的惡劣了,道路兩邊白花花的鹽殼地上,叢生著一團團沙棘跟紅柳,這也是方逸等人所能看到的唯一的植物了。

    再往西邊的方向開出了一百多公里之后,車子上方出現了一片厚厚的烏云,當車子一駛入到烏云的范圍,豆粒大的雨點頓時噼里啪啦的砸了下來,氣溫也陡降了十幾度。

    不過也就是半個多小時之后,車子就駛出了那片烏云,入眼處灑落的陽光,讓方逸有一種極其不真實的感覺,從倒車鏡里可以看到身后僅僅幾十米的地方,那雨點還在不斷的砸在地面上。

    “這里就算不是戈壁沙漠,也不太適合人類居住!

    方逸一邊看著外面的景象一邊和柏初夏說著話,在這種環境下開車,整個人都被顛的昏昏沉沉,有方逸和她說話,柏初夏也能精神一些。

    “羅布泊比這里的環境還要惡劣,那整個就是無人區!卑爻跸默F在的體質,已經比以前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如果換成是修煉之前來這里,柏初夏這會兒怕是早就吐出來了。

    當傍晚來臨的時候,方逸等人觀看到了一場美麗的晚霞,繼而就是那無邊的黑夜,在遠處時不時會傳來幾聲狼嚎,用衛銘城的話說,這里已經是在羅布泊的邊緣,再往縱深處走,就是真正的羅布泊了。

    在羅布泊的邊緣,存在一個只有幾十個住戶的小鎮子,好在鎮子上還有個加油站,第二天衛銘城給兩輛車子全都加滿了油,車內還有兩個備用油箱,里面的油一直都沒有用過。

    出了這個鎮子,一路上的景象就真的是渺無人煙了,荒蕪是這里最大的特色,除了偶爾能見到的沙棘和一些仙人掌之外,這片沙漠毫無生機。

    道路自然是沒有的了,車子是行駛在沙漠之中的,和那難行的國道相比,開在沙漠里的車子更加費勁。

    好在衛銘城安排的這兩輛車子都是經過改裝的,衛銘城又有經驗,在進入沙地之前就將胎壓給調整了,但在經過一個沙丘的時候,柏初夏開的車子還是停在了沙丘上開不動了。

    下車一看,越野車的半個車轱轆都陷在了沙坑里,加了油門只見轱轆轉,但車子卻是紋絲不動,不過這種情況自然難不倒方逸等人,就算是衛銘城司元杰等人,都能單手將車子給拉出來。

    一路上走走停停,實在是車子陷在沙子里的次數太多了,開快了車子容易翻,開慢了又容易陷,整整一天的時間才走了兩三百公里,衛銘城這次沒讓眾人住在車里,而是軍用燃料生了一堆火,然后在四周搭了幾個帳篷。

    按照衛銘城的說法,他們現在前行的方向是樓蘭古城的位置,如果運氣好的話,或許能在路上遇到一些探險隊,普通人是絕對不會踏足這里的,因為這里已經是死亡之!_布泊了。

    在這個地方,是沒有加油站的,所以不能像之前那樣毫無節制的使用燃油,能不開空調就盡量不開空調,否則燃油耗盡的話,在沙漠里行走絕對是一件會令人感到絕望的事情。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