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1016章 進入
    “方逸!

    一旁的柏初夏,忍不住輕輕扯了一下方逸的衣襟,她能看得出來,丈夫像是有些動心了,不過現在柏初夏還沒有做好要離開這個世界的準備,因為和方逸不同,她在世俗界的牽掛實在是太多了。

    “放心,我不會那么快就過去的!狈揭莼剡^頭,輕輕握住了妻子的手,他能感覺得到柏初夏心底的那份惶恐。

    “其實你們兩個可以一起過去的!睒穭P對方逸說道:“我看尊夫人也是修煉中人,何不一起前往修者界?”

    “樂師兄,這件事日后再說吧!狈揭輷u了搖頭,說道:“師父交代我要在紅塵煉心,現在時機未到,還不是前去修者界的時候!

    “原來方老弟的師門有囑托,倒是我多事了!

    聽到方逸的話,樂凱不由愣了一下,方逸師門中的那兩位是何等人物,既然他們都沒有催促方逸進入修者界,自己這么一說肯定是多嘴了。

    “對了,方老弟,日后你要是想帶人去修者界,一定要帶上這個東西!

    于世雄從懷里掏出了一個巴掌大小的金屬圓盤,遞向了方逸,開口說道:“進入修者界的傳送陣,壓力比較大,咱們修者不在乎,但如果不是修者,就需要隨身攜帶這個陣盤的!

    “哦?還有這種事,那真是要多謝于師兄了!”

    方逸聞言一驚,他還真不知道進入修者界的傳送陣,竟然無法讓先天之下的人通過,要是沒有今兒于世雄的提醒,方逸冒然帶著柏初夏進去的話,那豈不是要釀成大錯。

    “于師兄,俗話說無功不受祿,這東西太過貴重了吧?”雖然很想要于世雄遞來的陣盤,但俗話是拿人的手軟,方逸也不想由此欠下于世雄如此之大的人情。

    “無妨,這東西咱們先天修者用不到,只是先天之下的人才可以用到,也算不上特別的貴重!

    于世雄笑著擺了擺手,這陣盤對于修者而言,的確是作用不大,也無法作為護身法器使用,但由于煉制起來十分的麻煩,在修者界的數量也并不是很多,其價值也是不低的。

    “好,既然于師兄這么說,方某那就收下了!甭牭接谑佬鄣脑,方逸點了點頭,在心里盤算了一下之后,方逸發現他實在很需要這個陣盤,為此欠下個人情那也是值得的。

    “方老弟,有陣盤不知道傳送陣的位置,你怕是也去不了吧?”

    看到于世雄送出陣盤的舉動,樂凱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由于這陣盤只能作用于普通人出入傳送陣,所以很多門派之中也就這么一兩個,于世雄這么大方的就送出去一個,也算是大手筆了。

    樂凱身上就一個陣盤,還要護送這么多修者界的子弟回去,他可不敢把陣盤送給方逸,當下也從口袋里拿出了一個物件,說道:“方老弟,這上面有前往傳送陣的地圖,另外持有這個令牌就能自由進出修者界,這東西就當是老哥給你的見面禮吧!

    “多謝樂師兄!币姷綐穭P拿出的那個牌子通體黝黑,像是木頭材質的,方逸隨手就接了過來,不過一上手方逸才發現,感情這個上尖下方的令牌也不是件凡物。

    令牌的正面,有無常山三個篆體字,而在令牌的另外一面,則是一副繪制的極為精致的地圖,讓方逸吃驚的是,他隱隱感覺到這令牌中有淡淡的靈氣流轉。

    “老弟,用神識看看!睒穭P笑著說了一聲,他知道方逸沒能完全看出這令牌的玄奧之處。

    “哦?”

    方逸聞言連忙調動神識看向了令牌,頓時發現,令牌另外一面的地圖,忽然倒映在了腦海之中,原本只是一些線條的山川大河,此時竟然呈立體狀呈現在了自己的神識里,感覺就像是整幅地圖都活過來了一般。

    “居然能煉制出這種器物?”

    方逸臉上露出了震驚之色,看著腦海中的畫面,方逸居然有種在看電視一般的感覺,他從來都沒有想到,修者煉制出來的東西,竟然能呈現出現代科技的效果。

    在方逸對修者界的印象中,那里應該是沒有科技存在的,就算是有,也是外界傳過去的一些,但是此刻方逸才知道,在修者生活的那個世界里,也是有如同這樣黑科技一般的存在。

    “這令牌是我無常山周師祖煉制出來的!

    提到周師祖的時候,樂凱臉上露出了一絲傲然之色,他們無常山之所以能在修者界占據一席之地,說起來和這位筑基期的周師祖有很大的關系。

    筑基期的強者在修者界已然是很罕見的存在了,只要筑基期的強者愿意,基本上都能建立起一個屬于自己的門派,但就戰力而言,筑基期的修者卻并非是頂尖的,因為傳說中那些超級大派的底蘊,都是金丹強者。

    所以建立門派的那些筑基期修者,大多都是有一些獨門功夫的,有些修者擅長煉丹,有些修者擅長陣法,而無常山的這位老祖卻是擅長煉器,他也是修者界為數不多能煉制出法器的煉器高手之一。

    像方逸手上拿著的這枚能作用于神識的令牌,就是出自那位周師祖的手筆,這東西雖然沒有什么攻擊和防御能力,但已然可以算成是一件法器了,錯非無常山的正式弟子,是無法擁有這種令牌的。

    “方老弟,這里面有兩個地圖,你日后慢慢研究也不遲!

    樂凱忽然發現,自己在方逸面前提出了周師祖的名號,有點像是對牛彈琴,因為此時的方逸將神識全都灌注到了令牌之中,似乎壓根就沒聽到自己在說什么,這讓樂凱感覺有些郁悶。

    “?原來是貴派師祖所煉制出來的,果然不凡,多謝,多謝樂師兄!甭牭綐穭P的話,方逸才依依不舍的將神識從令牌中收了回來,反正這東西樂凱已經送給了自己,日后有的是時間慢慢揣摩。

    “兩位,多謝了!”

    方逸向樂凱和于世雄拱了拱手,說道:“日后等方某進入修者界,說不得要去叨擾兩位,兩位師兄如果在世俗間有什么要辦理的事情,盡管和方某說!

    拿了別人的東西,方逸自然是要做出些姿態來的,在修者界方逸沒有什么根基,不過在華夏,方逸現在也算是有些能量,只要不太離譜的事情,方逸應該都能辦得到。

    “哈哈,還別說,老哥我還真有件事要拜托你!睒穭P往左右看了一下,神情忽然變得有些扭捏起來。

    “樂師兄,什么事?”

    方逸聞言愣了一下,敢情自己客氣的一句話,這哥們還當真了,其實方逸不知道,有時候有事相求,也是拉近關系的一種方式,在為人處世上,方逸的經驗還是不如面前的樂凱。

    “方老弟,我聽說在世俗界有一種女人穿的衣服,就是穿在身體里面的,很好看的那種!睒穭P看了一眼方逸身邊的柏初夏,用將自己的神識傳入到了方逸的腦海之中。

    修者也是人,也分男女,而且到了年齡之后也會結為伴侶,樂凱就有一位妻子,修為和他不相上下,此次樂凱來到世俗界就受到了妻子的囑托,讓他帶一些女人的衣服回去。

    原本樂凱是想讓宋天宇幫他辦這件事的,但眼下為了和方逸套近乎,就將此事說了出來,四五十歲的人談到這件事,饒是樂凱臉皮挺厚,此刻也忍不住是紅了臉。

    “女人的內衣?”

    聽到樂凱的話,方逸頓時就明白了過來,當下連連點頭,同樣用神識回道:“樂師兄,不知道您要什么尺寸的內衣?等此次事了,我馬上給您買一些最新款的!

    “尺寸?”

    樂凱有些為難,妻子腰胸幾何,樂凱自然知道,但誰沒事回去量尺寸,當下樂凱看了一眼柏初夏,含糊不清的回道:“和弟妹差不多吧,不過你嫂子比弟妹矮一點,你看著買吧!

    “好,樂師兄放心,這事兒我一定給您辦妥!

    看到樂凱憋得一臉通紅的樣子,方逸強忍住了笑,直到此刻,他才感覺到,修者除了擁有無限可能的進化之外,其實和普通人也是一樣的,七情六欲一點都不少。

    “那就多謝了!

    見到方逸答應的痛快,樂凱喜笑顏開的說道:“你買到之后就按照地圖送到昆侖山即可,那里會有人接收的,等回頭你進入修者界,我讓你嫂子給你做些靈材吃,保證你沒有吃過!

    “昆侖山!”

    聽到樂凱的話,方逸才知道自己剛才看到的那個地圖,竟然是昆侖山的地貌,而進入修者界的入口,也在昆侖山之中,說起來倒是距離羅布泊不是很遠,兩者同在疆區之內。

    “看來古代的那些道教修仙傳聞,也并非是虛無縹緲的事情!

    方逸微微點了點頭,昆侖山在現代的名氣,雖然不如五岳那般被人熟知,但實際上在華夏歷史上,昆侖山卻是大名鼎鼎的,有著華夏第一神山、萬祖之山、昆侖丘或玉山的稱呼,也被視為華夏龍脈所在之地。

    而昆侖山也是華夏神話傳說中被提及最多的地方,相傳西王母就住在昆侖山中,人頭豹身的西王母,由兩只青鳥侍奉,是道教正神,與東王公分掌男女修仙登引之事。

    聯想到西王母的傳說,方逸不由心中一動,從世俗界前往修者界,對于普通人而言,完全可以說成是升仙前往仙界,道家記載的那些傳聞,極有可能就是古代的修行之人傳下來的。

    “我等只不過剛開始追求長生大道,談及修仙,那還早得很呢!

    聽到方逸所說的修仙二字,樂凱不由苦笑了起來,在修者界也有修仙一說,但那只不過是上古間的傳說,時至今日,怕是已經很難有人能達到那種境界了。

    “天地大變,修者界也受到了影響,但具體是怎么回事我們就不清楚了!

    于世雄也在一旁搖著頭,修者界的歷史十分的久遠,很多門派也是自上古流傳下來的,對于天地異變有著詳盡的記載,只不過于世雄只是門派中的普通弟子,還沒資格觸及到這些秘聞。

    “我曾經聽師祖說過,在上古時期,修煉到極致,是可以羽化成仙的,能飛升到上界,但自從外界的靈氣消失之后,就再也沒有人能飛升了!

    樂凱要比于世雄知道的多一點,但也多的有限,有很多事情甚至是他們師祖都不知道的,只有那些超級大門派的核心人物,才掌握著修者界真正的秘密。

    “兩位師兄,咱們還是聊聊修者界的事情吧!

    方逸將話題又扯到了修者界上,難得遇到這兩個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修者,方逸自然是要多打聽一些修者界的情況,如此日后進入修者界,方逸也不能算是兩眼一抹黑了。

    幾人都是修者,休息和睡眠對于他們來說是可有可無的,這一聊居然就聊了兩天兩夜,后面宋天宇也加入了進來,不過他進入修者界的時間尚短,基本上沒有怎么說話。

    到了第三天的時候,正在聊天的方逸和樂凱等人,突然同時停住了嘴,因為他們都感覺到了天地間靈氣的波動,向傳送陣看去,原本那道淡淡的光幕變得厚實了起來,卻是傳送陣已經被開啟了。

    “召集眾人,準備進去!睒穭P向宋天宇說道。

    所有人都在等著傳送陣的開啟,幾乎片刻內,大殿外面近一百人就排列成了整齊的隊伍,當然,讓出了名額的那幾個倒霉蛋只能用羨慕的眼神看著眾人。

    “傳送陣開啟的時間為一個月,不管你們在里面際遇如何,到時候都要出來,否則一輩子怕是都要呆在里面了!眰魉完囬_啟的時間有限,樂凱也不想浪費眾人的機緣,所以只是簡短的說了幾句,就將目光投向了方逸。

    “老弟,你們先進去吧!

    樂凱對著方逸說道:“自從這個傳送陣出現以來,還沒有先天修者進去過,說不定老弟你出來之后能保存記憶,也能給日后進入的弟子們提個醒,減少一些死傷!

    樂凱的話,讓眾人神情均是一凜,面色也變得嚴肅了起來,他們先前只想著得到那秘境中的機緣,卻是忘記了危險是和機遇相伴的,此時大殿內那坐在輪椅上的杜老,就是最好的明證。

    “每次能進去幾個人?”方逸看向樂凱問道,從傳送陣中間位置出現的光幕來看,足以站立十多個人,但方逸不知道一次是否能傳送過去這么多人。

    “五個,每次五人!睒穭P說道:“你們五個人正好一起進去!

    “好,多謝樂師兄!

    方逸點了點頭,轉身看向了自己的妻子和衛銘城等人,說道:“誰也不知道進去之后咱們是不是還能在一起,如果不在一起的話,你們不要慌亂,都要保護好自己,遇到危險的時候,不要舍命不舍財!

    方逸這幾句話的意思,只有柏初夏衛銘城和司元杰懂的,而張一的侄子卻是有點莫名其妙,他自然不知道方逸煉制出來的三顆還陽丹,此刻就在柏初夏三人身上,有還陽丹在,他們三個等于是比別人多了一條性命。

    “放心吧,我們會小心的!

    衛銘城等人齊聲說道,就連柏初夏都是一臉的堅毅,在意識到自己和丈夫之間的差距之后,柏初夏就堅定了要前往秘境歷練的心思,柏初夏心里很明白,只有跟上方逸前行的步伐,兩人才有可能長久的在一起。

    “你們先進去!”

    方逸站在了最后,等衛銘城幾個人一一消失在光幕中之后,方逸才牽著柏初夏的手跨步走了進去,只見那光幕微微波動了一下,五人的身形已經完全消失在了傳送陣之中。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