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1018章 試煉(上)
    “修道長生,就是為了堪破生死,既然有機會,我為何不去爭取呢?”

    在醒悟過來之后的這一刻,方逸感覺猶如醍醐灌頂,整個人都變得清明了起來,自己面前所遇到的這件事,或許只是自己在修行道路上很小的一件事情,如果連這個門檻都邁不過去,那自己的修道之路怕是也要走到盡頭了。

    方逸抬起頭,眼睛變得明亮了起來,朗聲說道:“我同意試煉!”

    “好,人要與天爭鋒,與地爭食,與野獸爭生存,希望你能通過試煉!”那個聲音響了起來。

    “多謝!”

    既然已經下了決定,方逸也就沒有再患得患失了,不過對于這個聲音背后的人,方逸卻是有些好奇,當下說道:“雖然不知道你的稱呼,但你能不能出來和我一見?”

    “和我相見?”

    聽到方逸的話,那個聲音透著一絲迷惘,“我沒有身體,如何和你相見?這個地方的靈氣越來越稀薄,我也不知道下次會在什么時間開啟,或許你我相見無期了吧?”

    “沒有身體?”方逸腦海中忽然想到了自己的鈞天鼎,頓時失聲說道:“難道你,你是器靈?這個所謂的秘境,只是一件法器嗎?”

    “法器?”

    對于方逸的話,那個聲音顯然有些嗤之以鼻,“誰能煉制出這樣的法器?不過你說的器靈兩個字我很熟悉,奇怪,我好像聽過這個名字,我是不是你說的器靈呢?”

    那個沒有形體的聲音,顯然是迷失了一些記憶,說起話來有些雜亂無章,而且時不時的就會陷入到思考之中,過了好一會才繼續說道:“這里原本是個小洞天,是我的主人將其給煉化掉的,對了,我的主人是誰?我又是誰?”

    “煉化小洞天?小洞天也是能被煉化的嗎?”

    聽到那個聲音傳來的話,方逸頓時驚呆住了,他知道在道家典籍中,小洞天其實就是秘境的意思,在上古之時竟然有人可以煉化秘境,在聽聞這句話之前,對方逸而言簡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這有什么奇怪的?真正的大能之士可以摘星攬月,煉化一個小洞天算什么!

    那個聲音也不知道有多久沒和人交流過了,對于方逸的話幾乎是有問必答,不過他有很多記不起來的事情,說起話來顛三倒四,對于自己的來歷卻是一直都說不清楚。

    “好吧,是我孤陋寡聞了!

    方逸曾經在柬埔寨那個秘境巨城上看到過那些有關于上古的壁畫,知道這個聲音所說的不是虛言,在那些壁畫中諸如星辰隕落的畫面不在少數。

    “我記得曾經見到過那些畫面,怎么就是想不起來了?”那個聲音像是在追憶一些事情,沉默了許久之后才又重新響了起來,“你做好進行試煉的準備了嗎?”

    “做好了,試煉是怎么進行的?怎么算是試煉成功?”

    方逸點了點頭,趁機又多問了幾句,他雖然決定了參加試煉,但不代表方逸不想多了解一些試煉的規則,他可不想因為無知而稀里糊涂的死在這里。

    “晉級,或者是死亡!”聲音給出的答案有些殘酷,在他看來,那些尚且不是先天修為的人進入到這里,根本就算不上是試煉,只有煉氣期的人才能讓他開啟試煉。

    至于方逸,則是這個聲音將煉氣期的試煉標準又降低了一個規格,至于方逸是否能通過,那就是要看方逸的造化了,總之一句話,他是管殺不管埋,生死富貴全在于方逸自己了。

    “那試煉究竟是什么內容呢?”方逸有些不死心的問道。

    “煉氣士生存的世界,無時無刻不伴隨著死亡,想要活下去,你只能變得更強,去接受你的試煉吧!蹦莻聲音沒有回答方逸的問題,而是說了一段莫名其妙的話。

    “哎,哎,你倒是說明白一點呀!

    方逸有些著急的嚷嚷了起來,不過他話聲未落,就感覺一陣天昏地暗,讓方逸不由自主的閉上了眼睛,等方逸再睜開眼的時候,他發現周圍的環境突然改變了。

    原本方逸是在一個人為修建的大廳里的,而現在方逸卻是發現身周變得空曠了起來,頭頂上居然出現了藍天白云,而周圍則是綠樹成蔭,甚至在方逸的耳邊還能聽到潺潺流水的聲音。

    “晉級或者是死亡,活動范圍,身周五百米……”如果不是此時耳邊又響起了那個聲音,方逸差點以為自己已然是出了這個秘境而來到國內的某一個風景區了。

    “這是什么地方?”

    方逸警惕的向四周打量著,身體已然是緊繃了起來,不知道為何,方逸在這綠樹成蔭流水潺潺的地方,竟然生出了一種深深的危機,感覺只強烈,讓方逸的汗毛孔都炸了起來。

    聲音再沒有響起,也沒有人回答方逸的問話,但是就在方逸聲音剛落的下一刻,他忽然感覺頭皮一陣發麻,緊接著頭頂像是刮過一陣厲風,方逸連忙一縮腦袋,身體快速的向后翻滾了過去。

    “嗯?還跟著自己?無量天尊,這是什么鬼東西?”

    感覺到那如影隨形的危險,方逸右腳用力的向前踢了出去,他這一腳灌注了全身所有的真氣,就算是一塊大石也能被踢的粉碎,只聽“砰”的一聲巨響,方逸發現一個渾身黑乎乎的東西被自己踢飛了出去。

    “這么硬?”踢中那黑乎乎的物體時,方逸只感覺自己的右腳像是踢在了一塊鐵板上,疼的他忍不住咧了下嘴。

    方逸的修為,雖然還沒能真正進入到煉氣期,但他已然是摸到了煉氣期的門檻,一身真元渾厚無比,這一腳讓襲擊他的那個怪物也是很不好受,身形快速的隱入到了距離方逸十多米外的一個灌木叢中。

    “竟然受傷了?”

    注意力全都放在那灌木叢處的方逸,忽然感覺眼皮處流下一絲液體,用手一摸,卻是發現自己的頭皮連帶著頭發,竟然被撕去了一片,剛才若是方逸的動作稍有遲緩,恐怕連天靈蓋都會被那怪物給抓開。

    “他娘的,這是什么玩意兒?這么厲害?”

    深深的吸了口氣,方逸讓自己的情緒穩定了下來,頭皮傷口處的鮮血也慢慢止住了,方逸知道,在這種時候越是慌張,怕是死的會越快。

    隱入到灌木叢中之后,那個怪物再也沒有現身,但方逸能感覺得到,危機仍然存在,心念一動,方逸將神識釋放開來,右手摸在了腰間那把從柬埔寨秘境中得來的短刃上。

    “嗯,竟然沒有在這里?”

    方逸原本以為那怪物是藏在身前的灌木叢中,但是當神識掃去,卻是發現那灌木叢中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生物,不知道何時,那怪物已經轉移了位置。

    這讓方逸有些心驚起來,在剛才放開了六識的情況下,那怪物竟然還能悄無聲息的離開,可見它隱匿身形的功夫非常厲害。

    “能躲得過我的眼睛耳朵,我就不信你能躲得過我的神識?”方逸不動聲色的慢慢向那灌木叢處移動著腳步,但實際上方逸的神識卻是向四周發散開來。

    “原來藏在樹上了?”就在方逸距離那處灌木叢還有四五米的時候,他忽然停住了腳步,因為在方逸頭頂不遠處的大樹上,方逸的神識感應到了一團黑乎乎的東西。

    “這是什么玩意?”神識觀察到的景象,和親眼所見基本上沒有什么區別。

    此刻出現在方逸神識里的這個物體,通體上下覆蓋著一層短短的黑色毛發,惟獨腦袋上的毛發是白色的,一雙呈金黃色的爪子牢牢的扒在樹干上,體型大約有一米長短,臉上的黑毛略少,長得像是一只猿猴,只不過雙目緊閉,耳朵在不斷聳動著。

    “無量天尊,是只猴子?”

    雖然方逸從來都沒見過長著金色爪子的猴子,但那怪物的相貌真的和猴子一般無二,只不過它似乎眼睛有疾,一直都是閉著的,看上去十分的怪異。

    “這玩意莫非是赤尻馬猴?”

    方逸心中一動,他從小沒進過學校,但方逸所看過的雜書,卻遠非那些接受傳統教育的學生能與之相比的,在神識看清楚這個怪物的相貌之后,方逸的腦海中就冒出了一個名詞。

    赤尻馬猴最早是出現在《山海經》中的,《山海經》對其有這么一段描述,那就是“其形若猿猴,金目雪牙,輕利倏忽”,在《山海經》中赤尻馬猴也叫做巫支祁。

    相傳大禹治淮時,巫支祁因為做惡被大禹擊敗,鎖于淮井之中,這就是著名的“禹王鎖蛟”的故事,時至今日,在淮河邊上還有“支祁井”的存在。

    而到了明朝時,吳承恩的《西游記》中也有對赤尻馬猴的描述,也就是現在人人都知道的齊天大圣孫悟空,從形象上而言,孫悟空就是照搬的赤尻馬猴,可見吳承恩當年恐怕也是熟讀《山海經》之人。

    “難道赤尻馬猴是用耳朵來辨別我的位置?”

    方逸心思急轉,身形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同時封閉住了自己周身所有的氣機,如此一來,方逸整個人就像是個石頭一般,如果不是站在眼前,就算是和他同等級的修者,也很難通過氣息發現方逸的存在。

    果然,在方逸停止了移動之后,樹上的疑似赤尻馬猴的怪物開始變得著急了起來,那雙比人耳略小一點的耳朵聳動的頻率也加快了幾分,緊閉的雙眼眼皮在不斷顫動著,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張開。

    看到自己摸到了赤尻馬猴的短處,方逸不由松了口氣,那怪物猶如鬼魅般的動作讓方逸十分的忌憚,如果發現不了它的影蹤,那方逸只能處在被動挨打的局面。

    雖然下意識中方逸感覺到這只赤尻馬猴,和《山海經》傳說中的赤尻馬猴有很大的不同,但方逸卻是絲毫都不敢放松,神識更是緊緊的鎖在了怪物的身上。

    腦筋飛轉,方逸在想著如何解決掉這個赤尻馬猴,不用想都知道,這個赤尻馬猴肯定就是試煉的一部分,只不過方逸想不明白,連這個秘境的器靈都因為年月久遠而變得腦袋不靈光了,為何這只赤尻馬猴還能活到現在?

    眼睛微微下垂,方逸向地面看去,他發現在自己的腳尖處,有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方逸頓時計從心來,腳尖忽然在那塊石頭上一挑,幾乎在那塊石頭被挑起的同時,方逸神識鎖定的那個怪物,瞬間化作了一道殘影。

    能在神識中都呈現出殘影的怪物,可見動作是何等之快,不過早有預料的方逸,在無法鎖定怪物的情況,直接將持有斷刃的右手揮舞了出去,這是方逸完全憑著感覺的舉動。

    方逸從柬埔寨那處秘境得到的斷刃只有數寸長短,根本就無法用手握住,只能用兩根手指給夾著,但別看這斷刃極短,在方逸灌注了真元的情況下,斷刃的前端,卻是現出了一道長達兩米多長的刀芒。

    就在方逸揮出斷刃的時候,樹上的赤尻馬猴正好跳下,它的動作雖然快到的極點,但落下的時候,正好迎上了斷刃的刀芒,方逸只聽到耳邊傳來噗嗤一聲輕響,那怪物已然是身首異處。

    “他娘的,要是沒有這武器,自己還真解決不了它!狈揭莶潦昧艘幌骂~頭的冷汗,剛才的舉動,讓他幾乎灌注了全部的精氣神,眼看那怪獸授首,方逸只感覺渾身上下的力氣都被抽空掉了。

    “咦,怎么沒有血跡濺出?”

    還沒等方逸松口氣,他就發現了不對,那只被他斬成兩截的怪物,竟然沒有出現一絲血跡,低頭看去,方逸發現,那怪物的身體居然在慢慢虛化著。

    “這是怎么回事?難道不是實體嗎?”就在方逸不得其解的時候,那只虛化的怪物體內,忽然溢出了一道虛影,貼附在了方逸的身上,瞬間就融入到了方逸的身體之中。

    “嗯?這,這是精神力?”

    方逸先是一驚,繼而臉上露出了喜色,因為他發現當那虛影進入到自己的腦海中之后,方逸的剛才消耗極多的精神力,竟然一下子被補充了回來,而且還有了一絲微微的增長。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