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1145章 黑吃黑的打算
    “老龍,咱們是直接把船?窟^去嗎?”

    海上的視野非常的好,雖然距離那座島還有好幾海里遠,但方逸可以看到,在海島上有一處小碼頭,碼頭邊上已經?苛耸畮姿掖笮〔灰坏拇,方逸不知道他們是不是應該也開過去。

    “開過去,等靠了岸,你就把船收到陣盤里去!饼埻_點了點頭,眼中閃過一絲精芒,又轉頭對小魔王說道:“收斂一下氣機,不要釋放出妖獸的氣息來!

    “你又要扮豬吃虎?”

    小魔王撇了一眼龍旺達,眼中露出一絲興奮的神色,“這個我喜歡,不過你最好找個靈石多的家伙,奶奶的,上次那么多人加起來才那一點點靈石!

    小魔王如果有上古神獸的血脈,憑這只進不出的性子一準就是貔貅一脈的,上次從司徒家不但搶到了法器海船,還有那價值數百上品靈石的靈核精魄,這小家伙居然還不知足。

    “老龍,島上能起爭斗?”

    方逸聞言皺了下眉頭,經過這幾天對連云海域的了解方逸得知,筑基期的修者固然是連云海域的中堅力量,但在連云海域之中,金丹期強者才真正是少有人敢于招惹的。

    而且筑基期修為,也是分為初期中期和后期的,龍旺達在動用招魂幡的情況下,勉強能敵得過一個筑基中期的修者,但如果遇到筑基期后期的高手,那卻是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所以在方逸看來,這一次就是純粹的交易,方逸并不想招惹是非,先買到兩個身份晶卡后尋覓一處潛心修煉才是正事,只有修為提升上去了,他們才有在連云海域的立身之本。

    “島上不可以!

    看著那座越來越近的島嶼,龍旺達搖了搖頭,說道:“黑市作坊雖然是游離于三大仙島勢力之外的交易場所,但其幕后也是有背景的,他們的規矩就是,在交易期間的島嶼上,不得發生任何爭斗,違者,死!”

    龍旺達不是第一次來參加這種黑市作坊的交易,他在做海盜的時候來過,和彭老大會合之后也來過,雖然不知道黑市作坊背后的背景是誰,但卻是知道違背這條規矩之后的下場。

    來黑市作坊交易的人,除了邪修之外,更多的是一些散修,沒有門派資源用于修煉的散修,只能寄望于在黑市作坊上交易到自己需要的東西,是以來參加黑市交易的人,絕大多數都是不受約束的修者。

    不受約束,也就代表著性子急躁,很多人行事都是我行我素,心性更是難測,龍旺達就曾經親眼見到過一件事,一個應該是剛剛筑基的散修,在黑市上看中了一株靈藥,而那株靈藥的主人只是一個練氣期修者。

    按照連云海域不成文的規矩,弱者在強者面前是沒有任何話語權的,所以扔下一塊下品靈石,筑基初期的修者就打算搶走那株靈藥。

    只不過雖然攝于對方的修為,但知道黑市規矩的練氣期修者,并沒有忍氣吞聲,而是收起了那株靈藥,當然,以他的修為,在一個筑基期修者面前是沒有任何還手之力的,結果就是人被打傷,靈藥也被搶走了。

    事情發生的時候,黑市作坊沒有任何的反應,但僅僅一天之后,那個筑基初期修者的腦袋,就被掛在了黑市作坊中最顯眼的地方,而那株被搶走的靈藥,也被歸還給了那個練氣期修者。

    這樣的事情,發生的并非是一起兩起,但只要是發生在黑市交易場所范圍之內的爭斗和惡性事件,都會根據原因做出仲裁,久而久之,也就沒有人再敢在黑市作坊內鬧事了。

    “就是金丹期的修者也不敢在黑市上惹事嗎?”

    聽到龍旺達的話后,方逸折舌不已,看來這連云海域的水不是一般的深,除了三大仙島混亂之島還有這背后操縱黑市作坊的勢力,肯定都有著強大的底蘊,他們應該都有元嬰老怪高端戰力。

    “你以為金丹期的修者是大白菜,隨處都能見到的?”

    龍旺達沖著方逸翻了個白眼,說道:“在連云海域,有關于元嬰老怪的事情都是些傳說,金丹期強者就已經是食物鏈最頂端的存在了,他們豈會出現在這種黑市作坊上?”

    龍旺達就曾經在金丹期修者手上吃過虧,自然知道金丹期修者的強大,在他看來,在黑市作坊內只要有個筑基中期的修者,一般情況下就能撐得起場面了。

    要知道,那些筑基后期的修者都忙于晉級金丹期,大多都在潛修之中,除非是尋找某些藥材或者是煉器材料,否則極少有人會出現在這種黑市作坊之中的。

    “那以咱們三個的修為,在這黑市上豈不是可以橫掃了?”

    小魔王的眼珠滴溜溜的轉了起來,在它看來,買自然是不如搶了,一塊靈石不用花反而有的賺,要說彭斌那家伙有什么對自己胃口的事,也就是這打劫的本領了。

    “千萬別,我帶你們來的可不是那種小型的黑市,這種黑市里面,一般都是有筑基中期修者坐鎮的!

    龍旺達被小魔王的話給嚇了一大跳,他知道這小家伙表面一副蠢萌的樣子,實際上可是兇殘的很,如果它認為這黑市中沒有什么威脅,一準能干出打劫的事情來。

    在連云海域,黑市也是不盡相同的,像那些宗門的弟子在自家的勢力范圍內,往往也會搞一些黑市交易,但那里面通常沒有什么好東西,大多是交易一些低階的丹藥和法器。

    而龍旺達帶方逸和小魔王過來的這個黑市,在這片海域可是極為有名的,就是很多周圍島嶼上的宗門長老,往往也會到黑市中淘換一些自己需要的物品,所以在這個黑市上,一定是有高手坐鎮的。

    “你這老家伙就是膽子小,要是換做彭老大過來,肯定會和我干一票的!

    小魔王不屑的看了龍旺達一眼,小爪子一翻,一塊臘干的海魚肉被它扔到了嘴里,這是從司徒家那些子弟的儲物袋里找到的,是一種海中靈獸的肉,雖然是風臘過的,但味道仍然十分鮮美。

    “在這個島上不能動手,但只要出了島,就不受保護了!

    龍旺達眼睛看著不遠處的海島,臉上露出一絲冷笑,龍旺達原本就是降頭師出身,又在連云海域當了好幾年的海盜,他豈是什么善男信女,早在心里就已經盤算好了主意。

    龍旺達之所以讓小魔王隱匿修為,就是想吸引幾條魚上鉤,因為他知道,在這個級別算是比較高的黑市作坊里,練氣期的修者通常是不太多的,往往也是那些邪修們的目標,對于這樣的人,龍旺達不介意扮豬吃虎順手打個劫。

    “嘿嘿,最好能有不長眼的盯上咱們!

    小魔王嘿嘿笑了起來,運轉起隱匿修為的功法之后,妖獸的氣機盡數收斂了起來,身上散發出來了靈獸的氣息,小魔王深諳打劫的門道,它不僅收斂了氣機,甚至連體型都有很大的變化,現在看上去有點像是一只肥貓。

    龍旺達也是如此,在運轉功法之后,他看上去只有練氣中期的修為,比之身邊的方逸還要弱上一些,不過這樣方逸反而會更加安全,因為對敵之時一般都是先撿軟柿子捏,如果有人盯上他們,也會對龍旺達先下手的。

    “改變下容貌!”龍旺達示意了一下方逸,面孔一陣扭曲,骨骼只是稍微變動了下,整個人就變成了另外一副模樣。

    “把船靠那邊!

    當船只靠近碼頭之后,一個只有練氣中期修為的修者走了過來,用竹竿頂住了方逸他們的船,眼睛盯著船上的方逸和龍旺達看了幾眼,指向旁邊說道:“靠好之后過來,每人要交一塊中品靈石,嗯,這個靈獸也要交!

    這個修者的舉動,明顯就是在欺負方逸等人修為低了,因為在連云海域,豢養靈獸是十分尋常的事情,而靈獸跟隨主人參加黑市交易,是不用繳納靈石的。

    “還要交靈石?”方逸聞言看了看龍旺達,不過臉上卻是沒有任何的表情,他知道自己如果現在去詢問龍旺達,那肯定會被人看出是第一次來黑市的菜鳥。

    對于這個黑市,方逸又有了新的認識,每個人一塊中品靈石,那只要有一百人來這黑市,組織方就能賺取一塊上品靈石,而就方逸的觀察,那十多艘船最少能容納上千人,如果都登島的話,僅是這入門費,就足足有十塊上品靈石了。

    “好,好的,規矩我懂!”

    龍旺達在成為修者之后,雖然整個人都年齡了很多,看上去只有四十出頭的模樣,但他原本就身材瘦小,這一點頭哈腰,頓時顯得愈發猥瑣起來。

    “把船收起來!

    在跳上了碼頭之后,龍旺達對方逸傳音道,聽到龍旺達的話,方逸馬上取出陣盤,隨著空間的一陣扭曲,那艘十多米長的船瞬間消失在了碼頭上。

    “嗯?”

    看到這一幕,走過來準備收取靈石的那個修者,眼中頓時射出一絲貪婪的目光,他沒有想到只是幾個練氣期的修者,竟然就有法舟這種法器。

    “和幾位開玩笑的,靈獸是不需要交靈石的!

    在龍旺達取出了三塊中品靈石之后,那個練氣期修者竟然退回來了一塊,看似隨意的說道:“幾位是從哪里來的?了不了解咱們這里的規矩,要不要我給你們講解一下?”

    “多謝了,我也不是第一次參加黑市交易,就不用小哥講解了!

    龍旺達故意作出一副很了解黑市的模樣,但看在那個修者眼中,卻是有點色厲內荏,而龍旺達那故意作出的飄忽不定的眼神,更是顯得有些心虛。

    “那好,兩位請拿好這個!

    接過靈石之后,那個修者遞過來兩個竹簽一樣的東西,說道:“這是兩位在島上的身份證明,這次交易會一共會進行兩天,在這兩天之內,我們會保證你們安全的!

    說話的時候,那個修者若有深意的看了方逸和龍旺達一眼,像是要將兩人的相貌牢牢記在心里一般,事實上像這樣高端的黑市場所,練氣期的修者真的不多,這樣的肥羊自然是要認清楚的。

    在方逸和龍旺達的身影剛剛消失在碼頭上,那個修者就從口袋里拿出一張符箓,對著符箓說了幾句后,伸手一揮,那符箓頓時化作一道虹光飛了出去。

    “老龍,你是故意的吧!

    離開了碼頭之后,方逸看向了龍旺達,剛才那個修者幾乎就沒有掩飾自己臉上的貪婪,方逸自然能猜得到在自己等人離開之后,會遇到什么樣的事情。

    “咱們不惹事,事情要是惹到咱們頭上,那就順手來個黑吃黑唄!

    龍旺達笑的像個老狐貍,在來到連云海域之后,他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做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尸骸,想要在連云海域生存,那就一定得要心狠手辣才行。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