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1182章 比試(下)
    “我,我竟然輸了?”

    在蘇子君放出光盾抵擋方逸飛劍的那一刻,感受到了致命危機的蘇子茂身形向后暴退了數百米,當劍影散去光盾消失之后,蘇子茂失魂落魄的站在了那里,他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敗在了方逸的劍下。

    在一百多年前的時候,布衣島有位劍修,當時那位劍修御劍飛行的英姿被年幼的蘇子茂看到之后,蘇子茂就立志修劍,事實上他也是這么做的,即使后來也曾經遇到過好的功法,但蘇子茂確實從來都沒有改變過自己的初衷。

    劍修的攻擊力,通常是要比一般修者更強一些,蘇子茂性格好斗,和不少筑基期修者比試切磋過,在同階對戰中從未遭遇過一敗,最多也就是以平局收場。

    但是今兒和方逸的比試,卻是打擊到了蘇子茂的信心,剛才的戰斗他已經不能用落得下風這四個字來形容了,而是被方逸的飛劍給徹底的碾壓,根本就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

    更讓蘇子茂心中驚駭的是,在方逸的飛劍一分為三的時候,蘇子茂能感覺到那飛劍似乎有一種威壓,讓蘇子茂附在飛劍上的神識一陣顫動,使得他的本命法器無法施展出應有的實力。

    如果方逸是筑基后期或者是筑基中期的修者,有這等實力蘇子茂勉強還能接受,但面前的方逸也就只是個筑基初期的修者,從他身上的靈氣波動來看,他怕是晉級筑基初期都沒有太長的時間。

    “這,這怎么可能!碧K子茂還是有點不敢相信,將目光投向了遠處的方逸,說道:“方道友,你一定是筑基后期的修者,對不對?你以前一直都是在隱藏實力吧!”

    “二弟,說什么胡話呢?”

    蘇子君心中雖然震驚,但觀戰的他卻是看出了一絲端倪,方逸的飛劍有些不同尋常,那飛劍射出之后,即使是在百米之外觀戰的蘇子君,都感受到了一股極為強烈的危機。

    蘇子君知道,筑基初期和中期的修為,差距還是十分大的,自己之所以能有那種危機感,肯定不是出于方逸的修為,而是他的那把飛劍,如果蘇子君沒有猜錯的話,方逸的飛劍很有可能是罕見的極品法器。

    極品法器,在法器這一等階的武器中,已然是最頂尖的了,再上一步就是靈器,倒不是蘇子君不敢往靈器上猜,實在是靈器太過難得了,他們布衣宗傳承數千年,只有四五百年前的一位宗門強者擁有過一件靈器,但隨著那位強者的隕落,靈器也是不知所蹤了。

    其實準確的說,蘇子君也算沒有猜錯,因為方逸的本命靈器并沒有完全進化完成,尤其是其中的器靈還在懵懂的狀態下,需要方逸用元神不斷的蘊養,如此才能和本命靈器完全融合,到那時他的戰斗力還要遠勝此刻。

    “方長老,你這法器,是極品法器吧?”

    蘇子君開口問了出來,對于方逸險些傷了二弟的事情,蘇子君根本就沒有在意,方逸的希望越強蘇子君也就越高興,因為現在方逸也是他們布衣宗的一份子。

    “極品法器?”

    從蘇子君口中聽到這個名詞,方逸不由愣了一下,臉上露出了苦笑,他不想欺騙蘇子君,但對方既然沒能猜出,方逸也不想將自己這本命靈器的底牌給揭露出來。

    “大哥,他那不是極品法器,而是靈器!”

    之前蘇子茂沒有反應過來,但是聽到大哥這么一說,他頓時想起剛才動手時自己的感受,方逸那飛劍就像是有了靈性一般,完全將自己的法器給壓制住了。

    虎有兇威可鎮百獸,高階修者的神識可以碾壓低階修者,這武器也是一樣的,法器遇到靈器,天生就會受到壓制,在對方修為不及自己的情況下,蘇子茂思來想去就只有這一種可能性了。

    “靈器,這怎么可能?”

    聽到弟弟的話,蘇子君吃驚的張大了嘴巴,法器為飛劍的修者,大多都是將其煉制成自己的本命法器,那也就是說,方逸剛才放出來的極有可能是本命靈器,相比普通的靈器,這等階又要高出一大截了。

    雖然成功幾率低的令人發指,但煉器宗師是可以煉制出靈器的,只不過這種靈器煉制出來之后就定型了,即使融入再多材料也無法使其繼續進階。

    不過本命靈器就不一樣,隨著主人修為的不斷提升,靈器的等階也是可以提高的,這就給了本命靈器無限的可能性,如果方逸最終的修為能做到舉霞飛升,那么他的靈器或許就會進化成為靈寶。

    靈器在連云海域或許還有一些,但靈寶對于修者而言就只是個傳說了,蘇子君只知道靈寶有著不可思議的威能,但究竟如何他卻是一點都不知道,靈寶的事情只限于那些金丹期以上的修者才會有所耳聞。

    “方老弟,你,你那真是靈器?”蘇子君也顧不得自己的問話有打探他人隱私的嫌疑了,畢竟將自己的本命法器提升成為靈器,這是所有修者的夢鄉,蘇子君自然也不例外的。

    “是!”方逸點了點頭,自己日后不可能一直都不出手,這靈器的事情是隱瞞不住的,倒是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認下來。

    “怪不得,怪不得你能壓制住我的飛劍!

    蘇子茂這會兒已經恢復了過來,來到方逸近前,像是看怪物一般的上上下下盯著方逸好一會,才開口說道:“你那劍法肯定是來自御劍術,再加上靈器飛劍,我敗的不冤,就是筑基后期的修者,你恐怕也有一戰之力!

    連云海域從來都不缺少天才,別說筑基初期修者擊敗筑基中期修者的事情了,就是越兩級挑戰的事情也是發生過的,但這事兒落在自己身上,蘇子茂還是感覺不怎么舒服,是以他幫著方逸找出了對方擊敗自己理由。

    “二島主說的沒錯,我是沾了武器和功法的光了,否則肯定不是二島主的對手!彪m然接觸時間不長,但方逸知道蘇子茂有點小孩子性格,自己順著他的話說準沒錯。

    不過只有方逸和龍旺達知道,就算方逸沒有本命靈器,也沒有學會御劍術,就憑著方逸那近乎變態的神識,也未必就不是蘇子茂的對手,修為越高神識也就越發的重要,往往能在戰斗中起到很關鍵的作用。

    “哈哈,我就說是這樣,等回頭我修煉了御劍術之后,再來和你切磋一下!

    果然,聽到方逸這番話的蘇子茂又變得高興了起來,不過隨之又苦起了臉,“你有那本命靈器在手上,我就算是修煉了御劍術那功法,估計還不是你的對手!

    “二弟,你的話有點多了!

    蘇子君沒來得及組織蘇子茂的話,這時場內可不僅僅是他們四個人,那個章奇可是也跟在龍旺達身后呢,蘇子君可不想讓布衣宗得到御劍術的事情傳的人盡皆知。

    “宗主,章奇保證不會有一個字傳出去!”

    看到蘇子君的眼神從自己身上掃過,原本聽到諸如靈器御劍術后整個人都有點發懵的章奇,一下子就清醒了過來,能在資源不濟的情況下修煉到練氣后期,章奇自然不是笨人,當下連忙向蘇子君表明起了自己的心跡。

    蘇子君雖然為人敦厚,但是在這等事關布衣宗存亡的大事上卻是不糊涂,他沒有完全相信章奇的話,而是開口說道:“你以心魔發誓,不管在什么情況下,都不準泄露今天所聽到的這些事情!”

    “是,宗主!”章奇是個聰明人,在蘇子君話聲剛落之際,就一口答應了下來,噴出一口精血,章奇用心魔誓言將剛才的話重新說了一遍。

    “好好修煉,日后宗門必有你一席之地!睂τ谡缕娴墓麛,蘇子君頗為欣賞,他還是第一次發現宗門內有這樣的人才,要不是事先被龍旺達給要走了,蘇子君肯定會好好培養他一番的。

    “是!”

    章奇知道自己沒有危險了,背后的一滴冷汗終于順著衣服滴淌了下去,在剛才那一瞬間的時候,他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而這種感覺正是來自于宗主的身上。

    “方老弟,蘇某有一個問題,還希望老弟能幫著解答一下!碧K子君看向了方逸,原本長老的稱呼也變成了老弟,說明他的問題是私人性質的,和宗門無關,改稱老弟是在和方逸套近乎。

    “宗主,你要問的是我本命靈器的事情吧?”方逸聞言苦笑了一聲,這事兒很容易猜想,如果換成是他,也一定會忍不住的。

    “是,老弟你究竟是如何將法器提升成為靈器的?”

    蘇子君點了點頭,眼中露出了希冀的神色,他知道方逸是散修出身,絕對不可能有煉器宗師花費莫大的精力和財力去幫助他直接煉制靈器的,那么答案就只有一個,方逸的靈器是由法器提升而來的。

    “宗主,這件事說起來簡單,但辦起來恐怕卻是很難,恐怕宗主你沒法復制!

    方逸沒有隱瞞對方的意思,老老實實的說道:“我是在練氣后期的時候得到了一枚幽冥獸精核,將其煉化后晉升的筑基期,精核和我原先的本命法器融合之后,就提升成了靈器!

    方逸在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心里還是有一絲忐忑的,因為方逸煉化的那枚精核可是從司徒浩手中搶去的,方逸害怕蘇子君知道司徒浩藏有精核的事情,繼而將司徒浩的死亡聯想到自己的身上。

    不過方逸顯然是多想了,幽冥獸精核何等珍貴,又是司徒家祖上傳下來的,司徒浩從未向任何一人提起過,所以那精核白白便宜了方逸還沒有任何的后患。

    “原來如此,我們兄弟卻是沒有這等機緣!

    聽到方逸的話后,蘇子君長嘆了口氣,煉化幽冥獸精核提升法器的說法,蘇子君是聽聞過的,他沒想到方逸竟然有此機緣,得到了一枚幽冥獸精核,正如同方逸所說的那樣,蘇子君根本就無法得到幽冥獸精核,自然也無法去提升法器了。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