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1215章 獸潮戰場
    從局面上來看,人類修者還是占有一定優勢的,因為第二道防線基本都是由宗門修者組成的,全都是以團隊的形式在作戰。

    在一個個筑基期修者的帶領下,配以十多個練氣期修者組成陣法御敵,借助陣法的威力,攻破第一道防線的妖獸攻勢被硬生生的給扼制住了。

    但十萬大山中的靈獸妖獸數量實在是太龐大了,無數靈獸咆哮著殺向了人類修者,其中還摻雜著一些等同于筑基期修者的妖獸,數百個防御陣法被沖擊的一步步向后退卻著,方逸和宋天宇運氣不太好,妖獸的攻擊恰好在這時來到了傳送陣處。

    由于十萬大山之外,就是一些丘陵平原地帶了,如此獸潮沖擊起來的規模和威力都要遠超第一道防線,人類修者只是借助著以前修者的防御陣法在抵擋著獸潮,但很顯然獸潮還在緩慢的向前推進著。

    人類修者的防線在一步步后退著,如果方逸和宋天宇再不出去,就將會被隨后而來的獸潮給淹沒掉,在這樣如同絞肉機一般的戰場上,就連方逸也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張口一吐飛劍已然盤旋在身周,森寒的劍氣將一只向方逸撲來的五彩斑斕的豹子攔腰斬成了兩截,方逸身形一閃躲到了一邊,但還有點懵圈正跟在方逸身后的宋天宇,卻是被漫天散落的獻血澆淋了滿臉都是。

    “嗯?年輕人,修為不錯嘛!

    那個渾身散發著血氣的筑基期修者有些驚奇的看了一眼方逸,剛才撲向方逸的那只豹子叫做穿云豹,雖然只是靈獸,但速度卻堪比妖獸,之前已經撲殺了好幾個練氣期修者了,這個筑基期修者原本就打算對穿云豹動手的,沒成想被方逸提前給干掉了。

    “我是血刀門的焦大忠,你們兩個是哪個宗門的?”

    揮刀將一只花臉貍斬在了刀下,那個焦大忠說道:“你們快點撤到后面去吧,這次獸潮是最近百年規模最大的一處,你們這些練氣期的弟子都撤回去吧!

    第一道防線的崩潰,其實是修者有意識后撤所造成的,絕大多數的練氣期修者都已經撤到了第三道防線,而第三道防線的修者也構建好了大型的防御陣法,準備等到一二道防線的修者都撤出之后,和妖獸們在第三道防線決一死戰。

    “血刀門的修者很厲害的,同階修者,幾乎沒有人能強得過這位師叔!

    跟在方逸身后臉色有些發白的宋天宇聽聞過焦大忠的名頭,血刀門的修者是以好戰聞名的,每次都是抵御獸潮的急先鋒,而焦大忠就是其中的佼佼者,是一位筑基中期的修者。

    “我是昊天宗的,焦師叔,我是清寒真人的孫輩……”

    遇到焦大忠,宋天宇心里也是松了口氣,他曾經聽自家老祖提起過血刀門的焦大忠,對方應該還欠老祖一個人情,如果他不是那心性涼薄之輩,肯定會將自己帶離第二道防線的。

    “嗯?你是清寒真人的后人?”聽到宋天宇的話后,焦大忠的眼神果然從方逸身上轉移到了宋天宇的身上,因為焦大忠還真是欠清寒真人宋清寒一份人情。

    血刀門的修行之道是殺戮之道,血刀門也是修者界唯一一個將宗門駐地建造在十萬大山邊緣處的宗門,就是為了方便弟子入山狩獵靈獸妖獸,用來磨礪自己的修為。

    十萬大山中的妖獸也不是善茬,血刀門的修者用它們做磨刀石,妖獸同樣也在獵殺著他們,至于受傷更是家常便飯,十個血刀門弟子,倒是有七八個都有過差點喪命在妖獸口中的經歷。

    如果是修者界最需要療傷丹藥的宗門,血刀門絕對可以稱得上是第一的,不過血刀門本身卻是沒有煉丹師,只能用妖獸身上的材料或者是妖丹靈石一類的修煉資源向其他宗門購買。

    焦大忠在練氣期的時候,入山狩獵靈獸踢到了鐵板上,胸腹均被那只兇獸抓開,被人救回到宗門的時候已然是奄奄一息,他那時的傷勢,普通的丹藥根本就無法救治。

    不過焦大忠的運氣很不錯,剛好前往十萬大山邊緣處采摘靈藥的宋清寒,那時就在血刀門之中,看了焦大忠的傷勢之后拿出了一顆療傷的上品丹藥,將焦大忠的這一條命給救了回來。

    宋清寒拿出丹藥,血刀門自然是要付靈石的,但即使如此,焦大忠還是欠了宋清寒一個天大的人情。

    因為焦大忠很清楚,療傷的上品丹藥那可是有靈石都很難買得到的,宋清寒愿意拿出那顆丹藥,卻是血刀門的一位長老和宋清寒關系莫逆,而那個長老又是焦大忠的親叔叔。

    有這么一層關系,宋清寒才和血刀門交易了那顆療傷丹藥,否則早已看慣了修者生死的宋清寒,是決計不會把如此珍貴的丹藥給予一個不相關之人的。

    “你姓宋?”焦大忠看向了宋天宇。

    “是,焦師叔,我叫宋天宇!彼翁煊铧c了點頭,說道:“長老就在后面,我這次是專門過來服侍的!

    “我還需要接應第一道防線撤下來的修者,職責所在,不好擅離!

    聽到宋天宇的話,焦大忠皺了下眉頭,說道:“這樣吧,你跟緊我,不要亂跑,等我接應完人之后,再把你帶下去!

    現在修者和獸潮交戰的地方,是處于一二道防線之間的空白地帶,正在和靈獸廝殺的也多是第一道防線退下來的修者,在第二道防線處還有大批的宗門子弟在嚴守以待,只要能退到那里就算是安全了。

    但此刻方逸和宋天宇所在的地方,正是最為混亂的所在,無數妖獸靈獸和修者們在這片面積將近數平方公里的地方廝殺在了一起,誰都知道什么地方就會突然冒出一只高階妖獸來。

    “好,那麻煩焦師叔了!

    宋天宇聞言大喜,剛才在見到那穿云豹向他和方逸撲來的時候,宋天宇還以為自己的小命就要丟在這里了呢,雖然那穿云豹被方逸斬殺了,但他仍然不認為自己兩個練氣期的修者,能闖過這獸潮回到第三道防線。

    不過此刻有焦大忠在,宋天宇的那顆心終于放回到了肚子里,他曾經聽人說過,只有在獸潮的最后階段,才會出現高階妖獸和妖王,以焦大忠的修為,在此刻的獸潮戰場上卻是沒有什么敵手。

    “方逸,焦師叔可是筑基中期的強者,你等下跟緊一點!彼翁煊钸B忙回頭叮囑了一聲方逸,生怕方逸年期自傲,不愿意接受焦大忠的庇佑。

    宋天宇知道方逸師門背景深厚,如果是在修者的圈子里,只要提及道門,估計絕大多數的修者都會給方逸一些面子,但他們現在可是在十萬大山獸潮暴動的戰場,那些靈獸和妖獸們可不理會方逸是個什么來頭。

    “好,我會跟緊的!

    方逸聞言點了點頭,他本就不是那種愛出風頭的性子,而且此次進入修者界只是為了找回衛銘城和司元杰,并不想參與到這背后似乎有很多隱秘的獸潮大戰中去,有人保護自己離開,方逸自然是求之不得了。

    “走吧,跟上!”

    焦大忠的戰斗模式,和一般的修者很是不同,到了練氣期之后,修者大多可以以靈力來御器了,練氣中后期的修者就能用法器在百十米的范圍內攻敵,而到了筑基期,修者千米之外取敵首級并非是傳說,方逸現在就能辦得到。

    不過血刀門中人戰斗起來,卻是和妖獸極為相似,像是此刻擋在方逸和宋天宇前面的焦大忠,就是玩的近身相搏。

    焦大忠手上那口薄如蟬翼閃現著隱隱血光的長刀,在灌輸靈力之后閃現出長達數十米的刀芒,一刀斬去就能清空前面一大片的靈獸,其間也有數只初級妖獸過來阻擋,但無一能在焦大忠手下走上三個回合。

    焦大忠廝殺的方向,大多都是有修者被靈獸纏住的地方,片刻之后,焦大忠身后已然是跟隨了數十個練氣期的修者,就像是滾雪球一般越滾人越多。

    當然,跟在焦大忠身后的修者也沒閑著,散修獨力斬殺著身周的靈獸,而宗門修者則是擺出一些簡易的陣法和靈獸廝殺,唯獨方逸和宋天宇沒怎么出手,只是一直跟在焦大忠的后面。

    方逸雖然沒出手,但一直都在觀察著身邊的戰斗,圍繞在這些人周圍足有數百上千只靈獸,但值得方逸出手的卻是一只都沒有,偶爾出現的那幾只妖獸則是都被焦大忠快刀給斬了腦袋,方逸也沒有出手的機會。

    “散修的修為,要強于宗門子弟,但散修受傷和死亡的幾率卻是更高!

    方逸看了一會之后,不由在心里嘆了口氣,在這種獸潮戰場上,如果不是有著像焦大忠這樣可以生出靈力護身的筑基期修者,修為只是強出普通宗門弟子一線的練氣期散修,作用實在是不怎么大,而且還很容易被幾只靈獸圍攻致死。

    “嗯?好像有點不妙!”

    正在觀察身邊那些修者的方逸,眼神忽然一凝,向自己的側右方看了過去,那里正是十萬大山的方向,方逸感覺有一股讓自己都有些膽寒的兇威,從那密不透風的山林中升騰而起。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