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1254章 偷襲
    雖然方逸飛劍威力大增,但以鄭達的修為,對于方逸的攻擊還是不怎么放在心上的,身形一閃就躲了過去。

    看著方逸周身閃爍的三色光芒,鄭達腦海中不斷思索著,他想起第一次交戰之前,方逸曾說過對黑玉小劍有一些了解,現在看到那三色光芒,鄭達覺得方逸身上除了黑玉小劍之外,應該還有兩把不同顏色的小劍。

    聯系到方逸修為進步的速度,鄭達本能的認為,是方逸得到黑玉小劍后得了什么厲害的劍法傳承。

    有那么一瞬間,鄭達想到了背叛劉青山,一旦他得到了三柄小劍和傳承劍法,假以時日突破金丹并不是件困難的事情,到時候就可以和劉青山平起平坐,甚至因為劍法傳承說不定實力更勝一籌。

    不過這個想法在腦海中出現的時間也就是那么一眨眼的功夫,鄭達就想到了劉青山的種種手段,雖然距離遙遠,鄭達仍然不住打了個哆嗦,將那不切實際的想法排除出去。

    方逸的劍氣沒有起到什么作用,這種威力的劍氣根本破不開他的防御,然而下一刻,鄭達就看見方逸的本命飛劍脫手而出,直射向被小魔王和龍旺達困住的李夢軍。

    “誅斜陽!”方逸現在施展出來的,正是識海中那個邋遢中年人施展出的另一招劍法。

    “不好!

    鄭達低呼一聲,現在施展出來一道劍氣的威力,就堪比原來飛劍本身的殺傷力,飛劍自身的威力至少也比之前強了三成,對于始終被雷電和黑霧影響的李夢軍來說,方逸的飛劍已經對他構成了致命的威脅。

    一道流光沖破黑暗,直刺向李夢軍,原本就被小魔王和龍旺達折騰的手忙腳亂的李夢軍乍然看見這道流光,頓時被嚇了一跳,好在他的本命飛劍已經回到身前,勉強擋住了這道流光。

    眼見方逸本命飛劍脫手而出,鄭達雖然也擔心李夢軍的安危,卻也嗅到了難得的機會,一咬牙,體內又有六把飛劍相繼飛出,一道道金光劃過天空與本命飛劍組成了一個劍陣,圍攻方逸。

    三色光罩極速旋轉,不斷卸去飛劍劍陣的攻擊威力,直到本命飛劍飛回,一陣叮當脆響,擋住了鄭達的劍陣攻擊。

    眼見無法破開方逸的防御,鄭達的飛劍立刻飛向龍旺達,好在小魔王左沖右突,將鄭達的進攻一一化解,不過趁著這個機會,李夢軍倒也從龍旺達的招魂幡籠罩范圍內脫身而出。雖然有些狼狽,但好歹沒有受傷。

    方逸的臉色也有些難看,無論是以本命飛劍施展誅斜陽,還是靠三色光罩抵擋鄭達的攻擊,對靈力的消耗都是巨大的,如果要繼續斗下去,勢必要吃上一粒復元丹了。

    反倒是龍旺達與小魔王的配合越來越默契,靈力消耗比原來要少了些,盡管如此,此時體內靈力也消耗了大半。

    “都說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想不到這才一日不到就有了這樣的進步!

    鄭達面色陰沉的看著方逸,說道:“今天就到這里,咱們改日再交流!

    即使是筑基后期修者,鄭達和李夢軍體內靈力也有不小的消耗,更何況鄭達還記得龍旺達吃下丹藥體內靈力幾乎瞬間補滿的情形,他們可沒有能快速恢復靈力的丹藥,鄭達很懷疑方逸等人身上有類似復元丹那種逆天的丹藥。

    現在停手還來得及,真要等鄭達和李夢軍的靈力消耗一空,而方逸等人靠著丹藥恢復到全盛狀態,聯手集中對付稍弱一些的李夢軍,怕是真要把李夢軍的小命留在這里了。

    李夢軍的死活鄭達倒是不在乎,可李夢軍要是死了,自己可對付不了這兩人一獸的聯手。

    反正現在也沒必要跟他們死磕,只要一直跟著他們,讓他們的精神時時刻刻保持著警惕,時不時騷擾一下,消耗掉他們的靈力,讓他們始終在疲于奔命的狀態,早晚有熬不住的時候。

    方逸和龍旺達也松了口氣,復元丹就還剩五粒,不到萬不得已,方逸也不想消耗復元丹,而且就算是用了復元丹,方逸也沒有把握殺死其中一人。

    “方逸,剛才你那飛劍的威力很強,要是我被剛才那一劍刺中,估計就沒命了!

    小魔王回想著那道破開黑暗的流光,當時它正在和李夢軍纏斗,方逸的那一劍殺來,把它也嚇了一跳,它能清晰的感覺出那道流光的威力,如果是對著自己來的,恐怕不死也要重傷。

    “可惜,真要是對你的話,你完全可以躲開!

    方逸苦笑,他曾親眼目睹邋遢中年人施展誅斜陽,雖然影像已經模模糊糊,但是他相信,真的達到了那個境界,小魔王的瞬間移動也躲不開,包括斬落月也一樣,給人的感覺就是無處可躲。

    方逸感覺,這種東西還不是他現在這個境界可以碰觸的。

    “恭喜啊,方逸,你的御劍之術大有精進,看來是有什么收獲吧!

    龍旺達雖然距離遠,但卻是直接受到的那道流光的影響,因為飛劍在射向李夢軍的時候,間接也刺破了龍旺達招魂幡的防御,所以龍旺達比小魔王更加直觀的感受到了那劍氣的威力。

    方逸一笑,也不隱瞞,說道:“我以前告訴過你們的,有一道意識進入到我的識海之中,這段時間一直在影響著我……”

    方逸也不隱瞞,把從識海底層見到邋遢中年人,并且得其傳授劍法的事情完完整整的說了一遍。

    聽完方逸的講述,龍旺達直勾勾的看著方逸,眼神中滿滿的羨慕嫉妒,說道:“以前我就知道你小子前途不可限量,你的基礎要比我和彭斌好太多太多了,沒想到的是,你這運氣也比我們倆好太多了,方逸,潛入你識海的那個意念,究竟是什么層次的存在?”

    “不知道!狈揭輷u搖頭:“不過肯定比申屠雄高出太多太多了,我猜測,那個意念的真身應該還要超過元嬰境界!

    “超過元嬰境界……”龍旺達咂舌,那樣的境界,完全無法想象。

    “也許沒有,我們也不知道元嬰期究竟有哪些匪夷所思的手段,不知道就不再猜測了,還是趕緊找個地方恢復靈力吧!

    方逸體內的靈力幾乎被消耗一空,這種感覺不好受,還好之前留下了幾粒蘊靈丹,藥效雖然比不過復元丹,但在現下這個處境也算是難得了。

    兩人一獸收斂了氣息,又找了一處隱蔽的地方作為藏身之處,方逸說道:“說起來,這次是我太不小心了,我一直還以為,自己只是在識海中推演,沒想到手在比劃的時候帶動了靈力!

    “也沒什么,反正現在那兩人拿咱們沒辦法,這還幸虧方逸你當初決定先集中攻擊殺掉了一個,要不然三個筑基后期,我們還真對付不了!

    龍旺達現在想想也是后怕,當初他們還以為,以他們三個的實力,配合起來可以抗衡兩個筑基后期的修者,現在看來,還是太小看筑基后期修者的實力了。

    “切,還不是我想出來的辦法!

    小魔王嘟囔一句道:“只不過我想干掉三個,被方逸改成干掉一個!

    的確,事件的演變基本和小魔王開始計劃的一樣,只不過方逸為了確保安全,將所有手段都用在了修為最弱的一個身上,還好順利干掉了,要不然對方三人聯手,怕是逃都逃不掉。

    “好了,咱們抓緊時間休息,來而不往非禮也,等我體內靈力恢復,小魔王跟我也去干他們一票!狈揭堇湫,說起偷襲騷擾,還有比小魔王更合適的嗎。

    “耶,去干他們一票!毙∧跄θ琳,躍躍欲試,神色中全是興奮。

    ……

    荒島的另一邊,鄭達和李夢軍也在盤膝打坐,恢復著體內的靈力,尤其李夢軍,這次讓龍旺達和小魔王搞的有點慘,方逸最后那一劍差點把他嚇破了膽。

    緩緩睜開雙眼,李夢軍說道:“鄭兄,咱們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龍旺達和方逸明顯靈力消耗大半,剛才為什么不一舉將他們斬了?”

    “斬了?”

    鄭達冷笑道:“哪有你想的那么容易,第二次交戰的時候龍旺達體內靈力消耗殆盡,轉眼就恢復過來,說明他們有大量恢復靈力的丹藥,剛才那情形,我們要是再繼續斗下去,人家的大把的丹藥吃下去,你覺得到時候是你斬了他們,還是他們斬了你?”

    “你別忘了關仝是怎么死的,剛才我的靈力也有消耗,再斗下去,人家恢復了靈力,估計就要沖你下手,那個時候只要方逸的防御能勉強撐住我的飛劍,那你就是必死的局面!

    “事實上是,他的確能撐住我的飛劍,即便靈力消耗一空,但是那時候你就死了!

    李夢軍面色變來變去,最后不得不承認鄭達說的有道理,拱手抱拳道:“多謝鄭兄了,要不是鄭兄剛才的攻擊消耗掉了方逸大量的靈力,怕是那一劍之后還有后招!

    “方逸……”鄭達微瞇著眼睛說道:“看來這小子身上秘密不少啊!

    “咻”他倆還在聊著,耳邊破空聲響起,再扭頭看向聲音方向,赫然看見兩道劍光掠空而來,殺向兩人。

    “哼,我們放過了他,居然還敢找上門來,這劍氣,是來開玩笑的嗎?”

    李夢軍冷哼,眼前這兩道劍氣,雖說比方逸以手掌催動揮出的劍氣要強,但對他們也沒什么作用,對于他們唯一有威脅的就是方逸那壓縮飛劍攻擊的本事。

    李夢軍的本命飛劍瞬間懸浮身前,任由兩道劍光斬上。

    “砰砰”兩聲輕響,兩道劍光消散,沒有帶給兩人任何的傷害,但是幾乎與劍光觸碰到飛劍的同一時間,小魔王的身影攜帶者雷電領域陡然出現在了李夢軍身邊。

    全身連帶著神識都是瞬間酥麻了一下,然后小魔王的爪子就已經探到了他的胸前,李夢軍雖然極力閃躲,還是被小魔王抓破了胸前的衣裳。

    就在李夢軍剛要發怒御劍殺向小魔王,突然就覺得頭皮發麻,全身毛發炸開,一點極亮的銀色光華已經離他不遠了,連忙御劍迎上,“!币宦暣囗,銀色光華消散退回,小魔王的身影也消失不見。

    一擊不成,方逸已經御劍飛走,小魔王的瞬間移動更是后發先至,比方逸還要快回到了約定的地點。

    他們一擊就走,李夢軍已經是被嚇了一身冷汗,剛才稍有差錯自己就掛了。

    李夢軍和鄭達對視了一眼,兩人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震驚,還是李夢軍先開口說道:“鄭兄,你看到剛才那個小東西是怎么到我身邊的?”

    “沒有!编嵾_沉聲說道:“有兩種可能,第一,它本身擅長隱匿行蹤,提前到了離你很近的位置,以它的速度,達到這個效果也不難;還有第二種可能,它的本命神通中有瞬間移動!

    “瞬間移動?還能操控雷電,沒聽說過這樣的妖獸吧!崩顗糗娪行┬念潱骸拔衣犝f,只有元嬰期的老怪物們才有瞬間移動這樣的手段吧!

    “也是,應該是速度太快!

    鄭達口中說道,心中卻是打定了注意,一定要探查到這個小魔王的手段,要真是瞬間移動的天賦,這個價值就大了,他相信只要把這個消息傳給一些超級宗門,會有天大的好處等著他。

    “痛快,哈哈,太痛快了!绷硪贿,小魔王哈哈大笑,然后又稍有遺憾說道:“就差一點,就差了那么一點,我就可以把他的心臟給抓出來了!

    “行了,后期修者哪有那么容易對付的!狈揭菪Φ溃骸斑@就足夠了,也別光咱們天天提心吊膽的,讓他們也精神精神!

    “看來收效不錯啊!饼埻_笑道:“說說,你們怎么干的?”

    “老龍我跟你說,就剛才那一下,我和方逸差點就解決掉一個!毙∧趺硷w色舞的給龍旺達講述起剛才偷襲的經過。

    龍旺達聽后也忍不住想笑,笑過后卻說道:“可惜這方面幫不上你們,不過方逸,小魔王,這個辦法一次可以,下次人家做好準備,怕就不行了!

    “放心,我還有別的玩法,保證他們受用無窮!狈揭堇湫Φ溃骸袄淆,小魔王,你們兩個盯著點,我繼續參悟一下那幾招劍法!

    “交給我,你放心!毙∧跣∽ψ优闹馗f道。

    神識沉入識海,方逸繼續觀摩起那幾個模模糊糊的影像,尤其斬落月,那道完美到極致的弧線讓方逸沉醉其中。

    “不對,這個弧線太圓了!

    “不對,這樣速度太慢了!

    “還是不對……”

    方逸的神識沉醉在“斬落月”模糊的影像中,不斷推演著。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