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1377章 異象
    紫霄宮、飄渺閣、歸元宗三大宗門太上長老坐鎮,金丹后期修為的長老親自動手,三天時間,便將三座凡人國度所有魔道據點清除,清點出來的結果令人觸目驚心。

    三大國度總共萬余座城池,其中近半都有魔道修者據點,這些據點或是以礦脈,或是以山匪為遮掩,更有幾處甚至弄出了些靈獸,掩蓋那些普通人消失的真相。

    而單單是這些據點尚未轉移的凡人,便有數十萬之多,難以想象那些魔道修者究竟抓走了多少凡人。

    大致將凡人國度清理了一番,蘇兆、孟蕭和劉宗儒再次碰頭,商定好了一套規則,自今日起,各大宗門輪流指派金丹后期修者進駐三大凡人國度職守,至于下面的執行人手,可由三大宗門從各個中小宗門調遣。

    解決完凡人國度之事,三位太上長老各自回到宗門之后,很快得到消息,最近三日,魔道修者在修者界挑起的爭端直線銳減,似乎又回到了以往趨于平靜的狀態。

    三大宗門高層商議,決定將這件事的前后經過公之于眾。

    三大宗門這么做最主要的目的,便是將功勞歸于方逸,道門傳人現身不久,便發現了魔道修者的重要據點,拔除這據點更是直接導致了修者界爭斗數量的銳減,讓各個中小宗門得到了喘息發展的機會,這種功勞,歸于道門傳人身上,更能夠起到穩定人心的作用。

    同時,三大宗門也向外宣告,魔道修者的事情并未結束,望各個宗門弟子努力修煉,并由三大宗門出面組織每三年一屆的比武大會,在比武大會中取得優異成績者,則是可以得到諸多獎賞,有各種天材地寶、丹藥、靈石,還有進入秘境修煉的機會,甚至還有三大宗門提供的頂級功法等等。

    比武大會的消息一出,頓時引爆了整個修者界,尤其是一些小宗門的弟子和那些散修們,平時根本得不到什么修煉資源,靈石也少的可憐,也導致那些小宗門的子弟和散修的修煉進展很緩慢。

    如今有了這個平臺,他們便有機會靠努力為自己拼搏出一個更好的未來,尤其得知第一屆比武大會將在三個月之后舉行時,更是引發了修者界一股修煉狂潮。

    外界紛紛擾擾,躲在小小上清宮之中的方逸絲毫不覺,這幾天時間,方逸甚至都忘記了道門傳承之事,專心修繕起了道觀。

    方逸先是以山石切割成墻磚大小,修補坍塌的院墻,院子中的地面也以青石板覆蓋,為院墻和正殿安上了大門,又跑去附近一座宗門討來了朱漆粉刷墻壁。

    幾天時間過去,這上清宗道觀便如嶄新一般,便是連里邊的銅質佛像的諸多破損處,也被方逸一一修補,這些事情雖然很繁瑣,但方逸做起來卻是樂在其中,以前在方山的時候他就經常這么做。

    “方逸,你是打算在這里安家嗎?”小魔王看著這座近乎嶄新的上清宗,忍不住說道:“你老婆還在可都還在金鰲島上呢,難道你真要出家當道士?”

    “哪有的事……”方逸白了一眼小魔王,說道:“我從小在方山上的道觀長大,看著這里就覺得親切,像家一樣,或者說,作為道門傳人,這里也的確是我的家!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方逸自從來到這里,心中便覺安寧祥和,除了心中還記掛著金鰲島上的妻女,外界的一切似乎都和他再無關系。

    “家里怎么可能是那樣一副破敗相,所以要修繕一新!狈揭萆盍艘豢跉,眼睛看向了道觀,說道:“現在看起來舒服多了!

    “方逸,這幾天你修繕道觀,有沒有發現道門傳承?”彭斌問道。

    “沒有!闭f起道門傳承,方逸也是微微皺眉,說道:“諸葛老人所說的開啟道門,怕就是得到道門傳承的關鍵了吧!

    方逸在修繕時,神識便已將這座道觀內里里外外探查了數遍,除了兩邊廂房還殘留下來的過百卷道家經義之外,便再無任何其他文字,想起諸葛老人的話,才意識到想要繼承道門傳承并不是那么容易。

    “方逸,你有沒有什么道門傳人的信物之類的!迸肀笙肓讼胗謫柕溃骸皶粫且宰陂T信物作為鑰匙!

    “不知道這個算不算!狈揭莘秩〕錾锨逄鞓性河,道:“這方上清天樞院印,是我師傅留給我的,噬魂塔第九層時,我感覺識海都已經破碎,還是這方法印救了我!

    “我也以靈力催動過這方法印,但卻并沒有什么發現!狈揭輷u了搖頭,留在這里他只感到心緒寧靜,倒是并不很著急尋找到道門傳承。

    “方逸,你打算在這里住多久?若是始終找不到道門傳承的話,你不會就一直留在這里吧?”小魔王眼珠子轉了轉,他有點耐不住寂寞了。

    “一個月吧!狈揭菹肓艘幌,說道:“最多再一個月,無論有沒有結果,咱們都先回連云海域!

    “嘿嘿,方逸,你要真想住上一個月,我想去一趟雷海!毙∧蹰_口說道:“我感覺在雷海之中修煉,對我幫助很大!

    “修者界的雷海若是對你的修為有幫助,我就是多待兩個月也無妨!狈揭萋勓糟读艘幌,說道:“用不用彭老大陪你一起去?”

    “我可不去,我可不喜歡沒事被雷劈!

    彭斌連忙搖起了腦袋,他修煉的功法對于雷電頗為敏感,哪怕是進入雷海邊緣,怕只是抵御雷電就夠自己受的了,萬一要是再遇上點其他的麻煩,可就真的應付不來了。

    “還用他?”小魔王滿臉不屑的瞥了一眼彭斌,說道:“要是遇到連我都無法自保的家伙,彭老大能有什么辦法?”

    “那倒也是!狈揭菹胂胍彩,目前來看,除非是特殊的秘境之中,否則只要沒有元嬰修者出面,小魔王都能夠輕松應對。

    “正好這段時間我也好好消化一下太虛宗中吸收的那些修者的修為!迸肀笳f道:“這司徒魔尊的功法好是好,可就是吸收煉化的速度太慢了,效率也太低,照這樣下去,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夠到達元嬰境界!

    親眼目睹劉宗儒出手,彭斌可是頗為羨慕,遙想著自己進入元嬰境界,參透空間本質的一天。

    “元嬰之劫可沒那么好渡!狈揭菪Φ溃骸按蟾,你之前那功法的弊端,可都壓制住了?”

    對于彭斌之前修煉的那魔功,方逸還是頗為擔心,怕彭斌哪天受不了誘惑又重新修煉回去,到時候可就萬劫不復了。

    “還沒有完全煉化!迸肀髶u了搖頭,說道:“不過時時運轉司徒魔尊的功法,對先前那魔功的確有壓制作用,想要完全消除影響,至少也要三五年的時間才行!

    “大哥你心里有數就好!狈揭蔹c頭說道:“這兩天我打算圍繞上清宮布置一座周天星斗陣,這么小的地方布置周天星斗陣,以上品靈石驅動,就算三五個筑基中期都破不開!

    方逸心中對于上清宮還是頗有感情,不忍有人破壞,因此才想布置這座陣法。

    兄弟幾個此番談話之后,小魔王瞬移離開去了雷海,彭斌則是進入了修煉狀態,對于彭斌來說,自從闖入連云海域以來,還從來沒有如此放松下來修煉過。

    方逸則是開始布置起了陣法,有提前準備好的玉石,僅僅一天,方逸便刻畫好了所有陣圖,以上清宮為中心,在周圍三里的地方布置好了一座周天星斗陣。

    陣法運轉之后,整座小山丘頓時變得模糊了起來,像是從世間隱藏起來一般,如果不是修為高于方逸的修者刻意觀察,即使從這里路過也未必能發現山中道觀了。

    廂房之中,方逸拿起一個羊皮卷,上面系著絲繩,方逸一眼便認出,這絲繩乃是千年冰蠶絲煉制,可以歷經數千年而不朽,那羊皮卷卻是不知道經過了什么方法煉制,也不知經過了多少年,除了一層浮土外,竟也沒有破損之處。

    “太上曰:大道浩浩,其中有寶,其寶甚精,莫倡其榮,其榮郁郁來源……”

    方逸盤膝而坐,抻開絲繩,將羊皮卷展開,逐字逐句誦讀起來,這一誦讀經書,方逸便似忘記了時間,直到東方破曉,方才停下。

    “記得小時候,經常被師傅罰在三清祖師像下誦讀經書!狈揭葆尫砰_神識,探查到彭斌還在修煉狀態中,于是干脆拿了那些羊皮卷,來到正殿之中,面對三清祖師,誦讀起這些道家經義。

    這些羊皮卷中的道家經義,方逸小時候便已經爛熟于胸,也有幾本是方逸沒見過的,總之,不管是背誦過的,還是見都沒見過的,方逸都一一拆解開羊皮卷,盤坐在三清祖師像前逐字逐句誦讀。

    一遍,兩遍,三遍,再之后,方逸便將所有羊皮卷全部卷起系好,閉目盤膝,在三清祖師像前背誦起來。

    背誦這些經書時,方逸便覺得心中再無他物,如止水般寧靜,便是連上清天樞院印離體都毫無察覺。

    那方上清天樞院印,從方逸頭頂飄出,便懸浮在方逸的頭頂緩緩旋轉,飄灑出淡淡金光籠罩著方逸,此時方逸若是稍加感知,便會察覺到自己的神識在緩緩增長著。

    就這樣,不知不覺間,便已過去了十日,方逸緩緩睜開雙眼時,籠罩在他身上的金光瞬間消失,上清天樞院印也重新回到了他的身體之中。

    “嗯?”如同從沉睡中清醒過來一般,方逸睜開眼睛,便突然發現,自己的神識不知不覺間竟增長了許多。

    “這是過去了多久?”誦讀經書之時,方逸的心神完全沉寂,根本沒有意識到時間的流逝,再以神識探查,發現大哥彭斌不知道何時離開了。

    “看樣子,應該還不到一月!敝昂托∧跫s定了一個月,若是小魔王回來,肯定會叫醒他,彭斌定是修煉一段時間后,見自己沉寂在背誦經書之中便沒有打擾。

    “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我的神識竟增長了這么多?”

    自從方逸神識進入金丹初期以來,便是長期服用五神養魂丹、神魄丹以及魂花,增長速度都已經極為緩慢了,按照如今這速度,這段時間神識的增長,足矣抵過一年時間的修行,若是在此閉關背誦經書,不出五年,自己的神識便能到達金丹中期了。

    彭斌從金丹初期到金丹中期僅僅用了不到一年時間,但那是在吸收其他修者修為的情況下,且神識境界并不穩固。

    正常修者,按部就班修煉,從金丹初期到達金丹中期,就算天資上乘,起碼也要幾十年的時間。

    五年,這還是方逸按照之前過去了近一個月的時間計算得出的結果。

    “鈞天?”方逸試圖呼喚一下鈞天鼎,想要詢問一下準確的時間,卻沒有得到回應,最近,鈞天鼎器靈大部分時間都處在沉睡之中,也不知道出了什么情況。

    “方逸?”正這時,彭斌卻是從外面回來了,看到方逸此時正站在院子中,開口問道:“你修煉結束了?”

    三天前,彭斌便結束了修煉,出來時便見方逸在正殿三清祖師像前背誦經書,卻見之前方逸拿出來的那方上清天樞院印正懸浮在方逸的頭頂緩慢旋轉,同時還灑下一片金光將方逸籠罩在內,彭斌便不再打擾,無聊之下便離開了上清宮,去探了探外界的情形。

    “也算不上修煉!狈揭葑允遣恢琅肀笠姷搅耸裁,搖頭笑道:“想起了小時候師父教導我背誦經書的情形,心中有點懷念,見廂房內有些道家經義,便在三清祖師前背誦起來!

    “不是修煉?可你的神識明明增長了許多!迸肀笥行┮苫蟮目聪蚍揭,剛才一見面他就察覺到方逸神識的變化,“方才我見你神識有所增長,還以為你已經找到了道門傳承呢!

    “你是說,我背誦道經之時,被上清天樞院印灑下的金光籠罩?”方逸聞言愣了一下,說道:“難道說,道門傳承便隱藏在這些道經之中?”

    方逸自是不疑彭斌所言有假,識海中仔細搜尋那些道經中的文字,卻是尋不到任何蛛絲馬跡,而且道經也都是常見的道經,否則留在這里怕是早就被人拿走了。

    “大哥,自你修煉開始,到現在過去了多少天?”方逸問道:“之前我心神沉寂,對外物徹底失去了感知!

    “到現在為止,十二天吧!迸肀笠荒橌@奇的說道:“才十二天,你這神識便增長如此之多,我看這應該就是你要找的道門傳承了!

    “十二天?”方逸在心里計算了一下,說道:“去掉布置陣法和在廂房中的一天時間,真正在大殿背誦經書總共也才十天的時間,實際上我只修煉了十天!

    按照這個速度計算的話,神識進入金丹中期,只要兩年多時間便足矣。

    這個速度估算出來,連方逸自己都有些瞠目結舌,他現在的神識境界可是要超出修為太多了。

    “大哥,你幫我護法,我再試試!狈揭菡f罷,立刻返回到正殿之中,盤膝靜坐背誦起了那些經文。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