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1381章 回家
    “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你還和我談什么可能性?”

    彭斌不滿的看著趙宗主,指著小魔王說道:“我和這位方兄弟還是第一次來修者界,在此之前也沒有殺過人類修者,不可能和誰結下如此深仇大恨!

    “所以這件事情十有八九,就是專門針對方逸這道門傳人的!

    經過這段時間的接觸,彭斌對于趙宗主倒也信得過,接著說道:“看來在你們修者界的內部也有不少問題,所謂的道門傳人,也沒有那么崇高的地位,暗地里還不知道有多少人想除之而后快!

    趙宗主沉思片刻后,點了點頭,說道:“或許是昊天宗太小,所知有限,這件事情我也會上稟三大宗門,請他們出面徹查,方師弟,不如你先留在昊天宗養傷?”

    “還留下?算了吧!毙∧趵湫α艘宦,說道:“我們有地方給方逸療傷,還請趙宗主借傳送陣一用,我們可不敢再繼續留在修者界了!

    “也好!壁w宗主苦笑,對此也是無奈,道:“待三大宗門查出結果,趙某便派人前往世俗界告知方師弟!

    “不用了,修者界的事情,不要牽扯到世俗界,我不喜歡有人去打擾他們!

    方逸深深的看了趙宗主一眼,說道:“神識受損,怕是要將養一段時間,我打算回去找個地方閉關修養,道門還在修者界之中,日后定會再來叨擾,到時再說也不遲,為免再生事端,請趙宗主這就送我們前往傳送陣吧!

    吳天寶和周興已死,方逸也不認為最終能查出什么結果,更何況,對于修者界,方逸也并沒有什么歸屬感,最終能否查明原因,對方逸來說也沒那么重要。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方逸也不是全然就相信了趙宗主,萬一他也是心懷叵測之輩,那自己留在世俗界的親人和朋友就危險了。

    “好,我這就安排!壁w宗主知道方逸此刻的心情,當下也沒多說什么,隨即安排了靈鷲,親自將方逸等人送到了通往世俗界的傳送陣。

    傳送陣處的高階修者,要比以往多出了不少,甚至有幾個金丹期修者坐鎮在這里,三大門派安排了一些金丹期修者駐守在修者界幾處能夠通往世俗界的跨界傳送陣,以免有魔道修者趁機前往世俗界。

    通過傳送陣,三人回到了地球昆侖山,出了傳送陣也不用搭乘飛機,彭斌直接操縱天地之力帶上方逸,和小魔王一同御空飛往巴西,準備前往巴西那座傳送陣返回連云海域。

    “我說大哥,你就不怕被天上的衛星看到?”方逸還是第一次在世俗界御空飛行,心中總是感覺有那么一點別扭。

    “我用靈力包裹住了你們,就算是衛星也看不清楚!迸肀舐勓孕α似饋,靈力的作用可不僅僅是對敵,用于防御自身的時候,別說是衛星了,就算是面對面都未必能看得到他。

    “麻煩,要是我能帶人,直接就帶你們瞬移過去了!睂τ谂肀蟮暮靡,小魔王不怎么領情,反而嫌他速度太慢了,幾個人用神識交流著,很快就來到了那座神廟。

    方逸上次離去的時候,重新在神廟的頂層布置了陣法,別說世俗界沒有練氣期的修者了,就算是有,也無法進入到頂層之中去使用那個傳送陣。

    ……

    一艘大船在海上極速航行,彭斌道:“方逸,現在感覺怎么樣?”

    “不好!狈揭菘嘈Φ溃骸斑@次識海受損嚴重,精神恍惚,怕是沒有幾年的時間修養,都很難恢復過來!

    丹田和識海,可謂是修者的根本,一旦受損,極難恢復,方逸也是因為有魂花、五臟養神丹和神魄丹的時時滋養,才有把握能在幾年內恢復。

    “幾年的時間,對于修者來說也不算長!迸肀蟮溃骸跋氩坏浇鸬ぷ员耐θ绱酥!

    “幸虧我的神識已經進入金丹期,否則還真扛不住!狈揭荽藭r也有些后怕,即便神識已經進入金丹初期,依舊受傷如此之重,若還是半步金丹境界的神識,這次怕是必死無疑了。

    “你先在船上好好休息!迸肀蟛榭戳艘幌潞D,說道:“這里距離布衣宗還有十余萬里,靠海船起碼要半個月的時間!

    這還是混亂之島中島島主級別的海船,若是換了普通的法器船只,怕是沒有半年都到不了,只不過彭斌身上沒有連云海域的身份晶卡,卻是無法通過中型島嶼的驗證,否則,經由最近的中型島嶼傳送陣到達布衣宗,只要兩天便可。

    “距離這里不遠的一座小島,有一個黑市作坊!狈揭菹肓艘幌,說道:“大哥你可以先去買一張身份晶卡,然后咱們就可以通過中型島嶼的傳送陣前往布衣宗了!

    現在的彭斌,可是連云海域的黑戶和赫赫有名的大海盜,萬一他的行蹤泄露,那可是要被三大仙島的高階修者圍剿的,到時怕是連方逸和小魔王都跑不掉。

    “我知道那座小島!迸肀簏c了點頭,說道:“距離這里倒是不遠,你們在這里稍等,我去去就回!

    他們這里距離那座黑市作坊所在的島嶼只有數千里,彭斌只用了不到半個時辰便已經購買好了身份晶卡。

    抵達最近的一座中型島嶼用了一天時間,順利通過了身份驗證,經由傳送陣回到了布衣宗,未做停留便直接回到了金鰲島。

    “你們終于回來了!

    龍旺達感受到傳送陣空間波動,連忙趕到傳送陣外,卻見彭斌和小魔王兩人攙扶著臉色有些蒼白的方逸,頓時急道:“怎么回事?方逸受傷了?”

    龍旺達可是知道,方逸出發去往混亂之島前,煉制了不少丹藥,期間也幾次受傷,但是都在丹藥的作用下快速恢復,可現在方逸居然被彭斌和小魔王一左一右攙扶著,頓時便意識到了方逸此次受傷不輕。

    “嗯,被人算計了,沒死已經是萬幸!狈揭菘嘈σ宦暤溃骸俺跸暮头椒侥?”

    “我在這兒!闭f著,柏初夏的聲音傳來。

    自從龍旺達回到金鰲島報了平安之后,柏初夏便也時刻關注著傳送陣,幾乎和龍旺達同時發現了傳送陣的波動,但終究修為差了些,比龍旺達還是慢了一步。

    “方逸,你怎么樣?”見方逸受傷,柏初夏連忙過來,從彭斌和小魔王的手中接過方逸。

    “抱歉啊,弟妹!睅е軅姆揭莼貋,彭斌見到柏初夏頓時感覺有些尷尬,說道:“我這當大哥的,沒有照顧好方逸!

    “傷了識海,估計要修養幾年才能完全恢復!狈揭菀恍,故作輕松一些道:“不過幾年時間也不算什么,對了,方方呢?”

    確認了方逸沒有性命之憂,柏初夏沒再理會方逸,對彭斌道:“多謝大哥一路相送,龍先生回來后,我已經讓布衣宗弟子為大哥在島上準備了房間!

    “有勞弟妹了!迸肀筅s緊拉了龍旺達和小魔王離開。

    柏初夏則是和方逸回到了山頂小屋,方逸坐在窗邊,卻見柏初夏正看著他笑。

    “初夏,你笑什么?”方逸有些不解問道。

    “看你受傷了,我高興,不行嗎?”柏初夏噘著小嘴道。

    “這是什么道理?”方逸沒好氣的說道:“哪有老公受傷了還高興的!

    “你不是說了么,傷了識海,估計要修養幾年,這樣一來,你就沒辦法到處亂跑了吧!卑爻跸淖椒揭菖赃,靠在方逸的肩膀上,摟著方逸的胳膊做撒嬌狀。

    “苦了你了!狈揭莞锌痪浜,雙手摟過柏初夏靜默不語。

    “其實這次還是我連累了大哥!本瓦@樣靜靜摟著妻子許久,方逸才開口道,將他們去往混亂之島后的經過向柏初夏簡單說了一遍,當然,許多兇險之處卻是沒有提起。

    “我又沒怪大哥!卑爻跸陌琢艘谎鄯揭,開口說道:“老公,我好像沒什么修煉的天賦啊!

    自從方逸前往混亂之島后,柏初夏嘴上不說,卻已經將大部分的時間和經歷都用在了修煉上,可是這半年多來,即便一直在服用方逸煉制的丹藥,修為卻始終處在練氣初期,沒有絲毫進步。

    本來柏初夏下定決心努力修煉,想要追趕方逸的腳步,這樣以后有什么事情自己也不算累贅,可是結果卻讓柏初夏頗受打擊。

    “修行一途,欲速則不達!狈揭莸溃骸坝行⿻r候,快就是慢,慢就是快!

    像是上古修真世界,修者們都是先錘煉肉身,增強筋骨肌肉的強度,也使得經脈更加強韌,之后才引氣入體,如此一來,體內經脈便能承載更多真氣靈力。

    如今這時代,錘煉肉身筋骨的過程被去掉了,雖然短期看,修煉的速度確實要更快了一些,可是往后每一步,卻都不如上古時代修者走的更加扎實,一步差,步步差,等到金丹大劫時,如今這時代的修者能渡過者便寥寥無幾,而在上古時代,金丹雷劫,才真正算是修者的起步。

    方逸如此說,卻也是寬慰柏初夏,他早已知道,柏初夏的資質算不上太好,按部就班修煉,能夠到達筑基后期已經算是極限,想要渡過雷劫成就金丹,沒有特殊際遇的話幾乎就不可能了。

    “對了,方方呢?”溫存了一會兒,方逸又想起女兒。

    “小黑帶著她去玩了!卑爻跸目嘈α艘宦,說道:“你的寶貝女兒已經不滿足于小小的金鰲島了,小黑晉級妖丹后期后,便經常帶著方方去周圍島嶼玩兒了,不過我叮囑了小黑,讓他們不要離開布衣宗范圍!

    “這丫頭,真瘋了!狈揭萋牶笠彩菗u頭無語,方方滿打滿算也才五歲多,這膽子的確是太大了些。

    “嗯哼……”方逸悶哼一聲,臉色更加蒼白。

    “老公,你怎么了?”見方逸臉色驟變,聲音略帶痛苦,柏初夏連忙問道。

    “想用神識探查一下方方在哪,牽動了識海的傷勢!狈揭葑R海中感到痛楚,視線中周圍景物都有些模糊,忍不住搖晃一下腦袋,痛楚倒是在其次,但無法動用神識的感覺實在是太讓他難受了。

    “我扶你到床上休息!卑爻跸牟恢绾问呛,連忙將方逸扶到床上,道:“方方每天傍晚前會回來,你別多想了,先睡會兒!

    柏初夏道:“方逸,有什么東西能加快你傷勢恢復的嗎?”

    方逸見柏初夏緊張的樣子,露出一個笑容道:“有啊,你就在我身邊陪著,我就能好的快一些!

    “認真點!卑爻跸募钡溃骸岸歼@樣了還貧嘴!

    “好吧,識海受損,應該靜心休養!

    見柏初夏著急,方逸認真了起來,擺了擺手說道:“我已經讓龍旺達去通知了蘇島主他們,沒什么事情的話明天我便開始閉關靜修,這次閉關的時間會比較長,起碼要等到能夠調用自身靈力才行!

    識海受損,稍一動用神識便會痛苦不堪,空有一身靈力都無法動用,方逸來時已經做了安排,讓龍旺達告知蘇家兩兄弟,自己已經安全回到金鰲島,因傷需要閉關修養一段時間,自己就不再露面了。

    “以大哥如今的修為實力,普通的金丹中期修者也不是對手,我倒是可以放心靜養!

    終于將彭斌找了回來,方逸也算是了解了一樁心事,而且彭斌現在已經是金丹中期修者,只要不對上元嬰老怪,絕對可以保證金鰲島的安全。

    “還等明天干什么?現在就去!卑爻跸牡,就要扶著方逸去密室。

    “等等……”方逸連忙擺手道:“我還沒見到方方呢,總得讓我見女兒一面吧!

    “好好好,我看你啊,見不見我都無所謂,女兒才是第一位的!卑爻跸馁氣道:“反正也快回來了!

    方逸又摟過妻子,道:“怎么,連女兒的醋都吃?”

    柏初夏假意掙扎了一下,便任由方逸摟著。

    當太陽落入海平面前,方逸終于透過窗戶看到一只黑色豹子的身影在海面上踏浪疾行,背上小丫頭的雙手抱住暗夜豹的脖子,身子都飛了起來,沒多大會兒的功夫便回到了金鰲島上。

    “方方!卑爻跸陌迤鹉槹逊椒浇械揭贿,暗夜豹的神識發現方逸的同時,知道小魔王應該也回來了,放下方方后就離去了,也不再打擾這一家三口。

    “媽媽!

    方方完全沒在意柏初夏稍顯冷峻的表情,歡快的跑到柏初夏身旁,向上一竄,便竄到了柏初夏的懷里,也不等柏初夏問,便道:“今天小黑帶我去了一座島嶼,那島上有好多紫色的花,可漂亮了,我和小黑說,下次帶媽媽一起去!

    見趴在懷里的女兒,本想訓斥幾句的柏初夏立刻心軟,問道:“沒遇到什么危險吧!

    “哪里有危險喔!闭f到危險,方方反而有些失望:“媽媽每次都說危險危險,可方方從來沒遇到過呢!

    “那還不是因為有小黑在?”柏初夏道:“算了,你還是先去見見爸爸吧!

    聽到爸爸回來了,方方頓時興奮起來,從柏初夏懷里躥了下來,邊向山頂小屋跑邊喊道:“爸爸回來了,爸爸……”

    “這爺倆,簡直當我是局外人!卑爻跸臍獾囊欢迥_,不過隨后卻也向山頂小屋走去。

    “爸爸!币姷奖P膝坐在床上的方逸,方方頓時竄起撲到方逸的身上。

    “呵呵,我家方方長高了,力氣也大了!

    方逸被方方一撲,差點倒在床上,現在看來,這小家伙不知不覺間已經徹底穩固在了先天境界,看來等這次閉關出來,便要找些適合的功法給小家伙練習了。

    方方自出生,便被方逸以神識保護住了一絲先天靈氣,再后來搬到連云海域,在濃郁的天地靈氣環境之中,方方還未加修煉便已經到了先天境界。

    這時方逸自然而然便想到了太虛宗秘境之中所得到的八本秘籍,那可是能夠修煉到化神期境界的功法,遠不是連云海域那些超級宗門中的功法可以比擬的,若是有適合方方修煉的,這一趟的兇險也算值了。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