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1406章 一劍斬殺
    “怎么回事?”聽聞太古宗求援,方逸豁然起身,太古宗的實力可是不弱,有三位金丹期修者,遠不是一般的小宗門可與之相比的。

    “有五個金丹修者在攻打太古宗!蹦侵谛拚哒f道:“宗主差我前來,請方逸方島主前往援助!

    方逸在聽到太古宗弟子求見時,便有一種不好的預感,聽到此人一說,頓時將事情猜測出八九分,應該是戰火也燒到了太古宗的神上。

    “你們宗主和三長老如今情況如何?”方逸向前跨出兩步,走到那修者面前。

    “宗主和兩位長老正在借助太古城大陣抵御外敵!蹦切拚呋氐溃骸安贿^據宗主推算,陣法可能抵擋不了太久!

    想不到連沈百天也已經回來,三位金丹修者聯手,借助宗門大陣都難以抵擋,想來那五個金丹修者也非等閑。

    “好,我們這就出發!狈揭菪闹薪辜,對龍旺達道:“老龍,你回金鰲島說一聲,便說我去太古宗了!

    方逸不想柏初夏等人太過擔心,遂沒有讓龍旺達告知事實。

    “方逸,我要不要和你一起去?”蘇子君也站起身來。

    “宗主,這事兒,恐怕你摻和不上!狈揭萋勓钥嘈α似饋,金丹期修者的戰斗,豈是蘇子君可以參與的,僅是戰斗的余波怕是就能將蘇子君滅殺掉。

    “好吧,我知道去了也是累贅!碧K子君也是一臉的苦笑,身為布衣宗的宗主,卻不是戰力最高的那個人,這讓蘇子君有時候很是干法。

    也不用準備什么,方逸起身和那位太古宗弟子前往傳送陣,同時以劍宗長老令牌向皇甫千鈞傳訊,讓其幫忙通知大哥彭斌。

    經過傳送陣幾次中轉,方逸和那位太古宗弟子終于抵達太古城。

    剛剛從傳送陣中浮現出身影的方逸,便聽到上空之中傳來陣陣轟響,神識釋放,頓時發現沈百川和沈百天、公冶曉三人正借助陣法全力抵擋著一波波攻擊。

    防御陣法外,五個金丹修者連番轟擊著大陣,那防御陣法在五人的連番靈力轟擊下不停震顫,仿佛隨時要破碎一般。

    非太古宗門下弟子早已經由傳送陣全部撤離,太古宗弟子們分散在城池四周,鎮守防御陣法的陣眼,此時太古城中再無往日般熱鬧,街道上冷冷清清,空空蕩蕩。

    “三位兄長!狈揭菽_下劍光閃爍,人已經飄飛至空中,和沈百川三人會合。

    “兄弟,多謝!”沈百川見方逸只身前來,心中大為感慨,所謂患難見真情,連云海域中,修者大多自私自利,一點利益尚不肯輕易相讓,更何況這種舍命拼殺之事。

    連云海域雖大,但僅憑一句話便能冒死趕來相助,有這種情誼之人卻是鳳毛麟角,尤其是方逸現在僅為筑基期的修為,趕來參加金丹期修者的戰斗,這就更為難得了。

    “竟然有三個金丹中期,另外兩個金丹初期實力也不弱!

    神識從陣法外面掃過,方逸不由皺起了眉頭,若是只有一個金丹中期修者,在沈百川的牽制下,自己倒是能將余下的金丹初期修者斬殺,但如今對方三位金丹中期修者,這便不好辦了。

    “援手是假!鄙虬偬齑藭r道:“只希望兄弟你將長生先行帶離,多加照料,若我們兄弟能夠撐過這一劫,再去布衣島將長生接回!

    “我不走!”公冶長生大聲說道。

    事發時,沈百川便傳訊讓沈百天將公冶長生帶回,當沈百天的身影出現在公冶長生面前時,公冶長生心中泛起一片酸澀。

    獨自闖蕩已來的一幕幕回蕩在識海之中,公冶長生這才明白,自己能夠三番五次死里逃生,原來不是很么大氣運傍身,而是有大伯暗中保護。

    同時心中亦有感動,從小便在長輩呵護中長大,對于長輩們的這種心情和行為更能體會。

    “也不是沒有機會!狈揭菀Я艘а,說道:“二哥,有你牽制兩個金丹期修者,我或許能有機會斬殺一個!

    “你能夠斬殺金丹中期修者?”公冶曉眼中一亮,若能斬殺其中一個金丹中期修者,那局面可能便會反轉。

    沈百川心中猶豫,一方面不愿將方逸置于險地,另一方面卻又看到了希望。

    “放心,三位兄長!狈揭蓍_口說道:“小弟如今也有些長進,他們想要傷我也沒那么容易!

    “好!鄙虬俅]有猶豫,當下說道:“大哥,三弟,你們兩人守住大陣,我和方兄弟沖出去拼殺一番!

    沈百川交代一聲,便和方逸向大陣外飛去。

    “終于愿意出這烏龜殼子了!蓖饷嬲谵Z擊大陣的五個金丹修者,見沈百川和方逸飛出大陣,均是嘴角泛起冷笑。

    “竟然還有筑基后期修者出來找死,螻蟻一般的存在!逼渲袨槭椎囊晃唤鸬ぶ衅谛拚咂逞劭聪蚍揭莸溃骸拌F木和、烏環,殺了他們!

    鐵木和一身青衫,體型偏瘦,面貌中有些儒雅氣質,身軀之中卻是蘊含著道道凌厲氣息,那叫做烏環的金丹中期修者赤裸著上身,一身肌肉膨脹,身軀中隱隱于火焰燃燒一般。

    聽到為首那人的吩咐,烏環咧嘴笑道:“我一個金丹中期的修者,去欺負一個筑基期修者,合適嗎?”

    鐵木和的實力比他還要高些,斬殺那筑基后期修者的事情,肯定要落到他頭上了。

    “速戰速決,解決了那筑基期,你們兩個再合力斬了那個金丹中期修者,現在陣中只有兩個金丹初期支撐,我盡快破這烏龜殼!

    “好,片刻便來!

    鐵木和和烏環兩人迎向沈百川和方逸,距離尚遠,便見烏環隨手一掌拍出,一只巨大手印帶著熊熊火焰,這天蔽日一般,自斜上方凌空拍向方逸,同時神識一動,方逸便覺得身體周圍的天地之力驟然濃郁,阻力加大,以自己的修為實力,行動驟然緩慢,如慢動作一般。

    “哼!狈揭堇浜咭宦,四色光罩守護周身,同時劍迷離、百重水紛紛遍布周身。

    另一邊,一柄飛劍從鐵木和手中疾射而出,在空中一分為三,以天地人三才陣勢將沈百川籠罩其中,道道劍氣激射,那劍氣之中竟帶了絲絲鋒銳氣息。

    “嗯?金屬性靈力?”

    沈百川面露謹慎,帶有五行屬性的功法極為稀少,威力也較尋常功法更強一些,尤其這金屬性功法,更是主殺伐,但是這些劍氣附帶的鋒銳之氣便能夠傷到普通的金丹中期了。

    黑色長棍一橫,頓時化作一片棍影,如黑色墻壁一般,抵擋著鐵木和的飛劍和劍氣。

    “轟!”巨大手掌轟在方逸的四成光罩之上,那手掌上的火焰立即熄滅,那巨大手掌去勢受阻,雖轟碎了方逸的四色光罩,卻沒能再繼續破開一百零八道鋒刃組成的劍迷離。

    烏環沒把方逸放在眼里,本以為隨手一掌邊呢給你輕易將其滅殺,因此也只有了三分力,卻不想方逸又滬深手段,輕易擋住了這一掌之威。

    烈焰手掌消失,周圍天地之力形成的阻滯也已消失,方逸眼中閃過精光,腳踏本命飛劍向烏環疾射而去。

    方逸選擇的方向很巧妙,雖是向著烏環疾飛,但距離鐵木和也不遠,從兩人出手的情形來開,另外一位的實力應該更高些,方逸自然便將斬殺的目標放在了鐵木和身上。

    “原來是有護身寶物,我看你還是送與我把!

    烏環咧嘴一笑,手中突兀出現一柄紅色長刀,同時天地之力再次降臨,阻礙者方逸御劍飛行的身軀,手中紅色長刀一閃,一道帶著藍焰的刀芒斬向方逸,未避免再次失手,烏環這一刀可謂是用出了全力。

    “距離夠了!狈揭菅劢瞧诚蜩F木和的方向,四色光罩再次出現,同時身體側轉身,面向鐵木和手中本命飛劍刺出,口中喝道:“寂滅!

    “不好!蹦菫槭字说纳褡R一直在注視著這邊,見方逸擋住烏環一掌,已是微微皺眉,然后便見方逸不顧烏環的攻擊,轉而攻向鐵木和,那一劍刺出,竟讓他都有些心悸。

    “鐵木和,快躲開!

    為首那人感應到危險,連忙高聲喝道,但卻為時已晚,方逸劍尖所指方向,如同一條通道,通道內空間震蕩,身在其中的鐵木和雖然察覺到了不對,卻也再沒有閃避的可能。

    眼見方逸本命飛劍磅礴劍氣爆發,連忙召回自己的本命飛劍,化作無數道劍芒抵御方逸的劍氣,同時體表光芒閃爍,以自身靈力幻化出一層金屬鎧甲。

    劍氣縱橫,只聽到“轟”的一聲巨響。

    鐵木和本命飛劍所化的道道劍芒根本對那如空氣波動般的劍氣根本沒有絲毫阻礙作用,大量劍氣轟擊在鐵木和身上,即便隔著一層靈力形成的金屬鎧甲,依然將鐵木和體內的五臟六腑震成了粉碎,體表一層金屬鎧甲沒有了靈力支撐,立刻消失不見。

    鐵木和伸手指著方逸,似是想要說些什么,可此時他體內諸多器官破碎,眼神渙散,靈魂也已消散,現在還立于空中的,不過是一具軀殼而已。

    就在下一刻,烏環的援手終于到了,一道帶著藍焰的刀芒斬破了方逸的四色光罩,破開了一百零八道劍光,斬到重重水幕之上,便連那水幕也被從中切開一道缺口,那劍芒也順勢斬了進去。

    殘余的劍芒并沒有破開方逸最后的靈力防護,卻對方逸的身軀造成了不小的損傷,一道道熾熱的力量沖進體內,像是要將自己焚燒融化一般,幸好體內有鈞天鼎吸收了大量的炙熱氣息,自己只是承受了殘余的力量。

    盡管如此,方逸也覺得體內氣血翻涌震蕩,臉色通紅,終是忍不住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烏環呆立當場,張大著嘴巴,似乎是不敢相信眼中看到的這一幕。

    一個筑基后期修者,竟然一劍斬殺了金丹中期修為的鐵木和,鐵木和自身修煉金屬性功法,那以靈力幻化的鎧甲,便是連烏環的火焰刀都難以破開,卻是擋不住昊澤中期修者一擊。

    但事實就擺在眼前,卻又讓人不敢相信。

    “死!

    反而是為首那人,自方逸出手便感應到了危險,反應也更快,眼見鐵木和被殺,而方逸又再一次擋下烏環一擊,臉上閃過怒色,感覺被戲耍了一般,眼神之中有雷電閃過。

    翻手一柄閃爍著雷霆的飛到出現,寒芒一閃射向方逸,那飛刀速度極快,便是和彭斌的流星箭相比也不差多少,其上更有道道雷霆閃爍,攝人心魄。

    沈百川早有準備,黑色長棍化作一片棍影護住方逸,自己身形閃爍,欲要將方逸拉入陣法之中。

    “轟!”那帶著雷霆之威的飛到轟到了棍影之上,那些雷霆竟順著黑色長棍與沈百川之間的關聯轟到了沈百川的神識,被那雷霆一電,沈百川只覺得渾身一陣顫抖,神識都有些模糊不清。

    “走!狈吹故鞘軅姆揭莩脵C一把拉了沈百川,向大陣中疾飛。

    只不過剛剛飛行了十余米,卻又覺得周圍天地之力突然變的濃郁,飛行速度驟減,同時遠處一道包裹著藍焰的刀芒襲來,在那刀芒之后,更有一柄閃爍著雷霆的飛刀,后發先至,眼看便要攻到身前,方逸甚至已經做好了防御的準備。

    正這時候,沈百川清醒過來,神識一動,周圍的天地之力恢復,兩人身影一閃,便再次回到了大陣之內,那藍焰刀芒和雷霆飛刀全都落空。

    “該死,該死!睘槭啄侨搜劬χ须娒㈤W爍不停,那飛刀更是連連轟擊大陣,口中不停咒罵著。

    “好險!边M入大陣的沈百川長出一口氣:“那人的攻擊著實詭異,雷電經能透過我與法器的關聯攻擊到我的神識,簡直防不勝防!

    “方逸,你沒事吧!惫睍赃B忙過來查探方逸的傷勢。

    “沒事,小傷!狈揭萃谭乱涣5に,體內傷勢迅速恢復,抬頭望著那被攻擊的大陣,有些不甘心的說道:“可以機會有只有一次,再想斬殺那赤膊大漢卻是難了!

    方逸指的赤膊大漢,自然便是烏環。

    “想不到你竟然真能斬殺金丹中期修者!鄙虬偬齑藭r也來到方逸身邊,不可思議的看著方逸,驚嘆道:“若非今日親眼所見,任誰如此說我都不會相信!

    “他們少了一個金丹中期,我們三兄弟借助大陣,便已經能夠抗衡,大不了就是消耗靈石!

    沈百川此時心中也輕松下來,對方少了一個金丹中期,而他們有陣法相助,兩邊的攻防已經趨近于平衡,只要肯消耗靈石,便有把握抵擋住對方。

    太古宗還有多少靈石可以消耗,沈百川三兄弟自然是心知肚明。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