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1407章 獸潮
    雙方又僵持了近一天時間,那幾個金丹中期修者終于恨恨退去,如此長時間的消耗,對于他們來說也是負擔,防御大陣攻不破,再僵持下去也沒好處,也只能先行退去,再想辦法。

    “奶奶的,終于退走了!”見到對方離開,沈百川三兄弟同時長出口了氣,雖然危機尚未解除,但終究是得到了喘息的機會。

    “這次真是要多謝兄弟你了!惫睍钥粗揭,一臉感慨的說道:“你干掉一個金丹中期修者,剛好均衡了雙方實力,要不然這次太古宗危險了!

    “他們也只是消耗太多,暫時退去!

    方逸聞言搖了搖頭,他心中明白,等對方恢復過來之后,肯定會再次來犯,如此不斷反復,太古宗的靈石遲早要消耗一空,到時沒了防御大陣,太古宗三位金丹修者根本擋不住他們。

    好在剛剛接到皇甫千鈞傳訊,彭斌接到消息后已經從極西之地撤離,正在迅速趕來,只要等到彭斌到來,就不怕對方了。

    “連云海域之中,如兄弟你這般重情重義之人,實在是太少了!鄙虬偬煲荒樃屑さ恼f道:“兄弟你有所不知,我們三兄弟總共派出二十一位弟子到其他宗門求援,但只有你一個人來了!

    三兄弟本想著若是能夠多請動幾位道友,便能一舉將那五個修者斬殺,可惜二十一位弟子回來,卻只有方逸一人前來,因此沈百天先前才說求援是假,讓方逸帶公冶長生離開是真,在沈百天眼中,方逸一人根本左右不了局勢,還不如為太古宗留下火種。

    其實,沈百川三人心中也清楚,連云海域之中,修者之間的交情本就不值一提,派出二十一位弟子四處求援,也沒有報太大希望,所以方逸能夠趕來,對三兄弟而言都算是意外驚喜了。

    “三位兄長,太古宗中的靈石儲備,能夠支撐多久?”

    四人攜手回到宗門大殿之中,如今的大殿,比之當初多修建了一個座位,專門留給方逸,四人落座,方逸開口問道。

    “全力運轉,大概還能撐半月左右!鄙虬俅▏@了口氣,說道:“我們還是小覷了天下修者,想不到這些修者幾乎全都修煉的是帶有屬性的功法!

    “一對一,便是那鐵木和,我怕也不是對手!

    雖只與鐵木和短暫交手,但沈百川心中有數,若是繼續打下去,自己根本就沒有勝算。

    “這些人,不是連云海域的修者!

    方逸將連云海域極西之地空間裂縫的事情,向沈百川三兄弟詳細講述了一遍,最后說道:“最近連云海域之中,諸多中型島嶼都遭到了這些金丹修者的攻打,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小世界破滅!

    有諸多大型宗門甚至超級宗門鎮守空間裂縫,殺戮從其中跨越而來的金丹修者,可依舊有如此多金丹修者逃逸出來,成了連云海域之中的禍患。

    “宗主,兩位長老!”

    此時有弟子來報:“有兩位修者求見,一位叫做龍旺達,另一位叫做方雷!

    “快請!鄙虬俅ǚ愿老氯,看向方逸說道:“你們兄弟幾個的感情真好,他們都只不過是筑基期修為,竟然也會趕來!

    “這兩人……”方逸也是搖頭無語,心中卻是生出暖意。

    “想不到這才幾年未見,龍先生便已到達半步金丹境界,當真令人刮目相看!

    龍旺達一進入殿堂,沈百川三兄弟立刻便察覺到了龍旺達的修為,心中皆是一驚,上次見面,這位龍旺達還只是筑基中期的修為,這才不到七年時間,便已經到了半步金丹,這修行速度即使在三大仙島上也堪稱妖孽了。

    “三位前輩客氣了!饼埻_正欲躬身向沈百川三兄弟行禮,卻被沈百川伸手攔下。

    “我們已經與方逸兄弟相稱,他的朋友,自然也就是我們的朋友!鄙虬俅ㄩ_口說道:“日后我們皆平輩論交便可!

    和方逸已經兄弟相稱,自是不好再在方逸這兩位至交面前自持前輩身份,再加上龍旺達的修為也已到達半步金丹,也勉強算是有了和他們平等對話的資格。

    “老龍,小魔王,你們兩個怎么來了?”方逸問道。

    “小魔王執意要來!饼埻_側臉看了一眼小魔王,說道:“說是怕你應付不來,來助你一臂之力!

    龍旺達回到金鰲島,依方逸所言告知柏初夏等人,說方逸去太古宗拜會沈百川,回到自己住處時卻被小魔王找上了門,問龍旺達方逸去了哪里。

    對于小魔王,龍旺達沒有隱瞞的必要,將有金丹修者攻打中型島嶼的事情下向小魔王說了一遍,最后告知太古宗求援,有金丹修者正在攻打,方逸已經趕去援手。

    小魔王聽后立刻拉著龍旺達便要前往太古宗,龍旺達不得已再次強調,如今參與其中的全都是金丹境界的修者,沒有金丹戰力,去了也無用,小魔王卻是滿不在乎,大不了就在太古宗渡劫,就算是金丹期修者被卷入到他的妖獸劫中,那也是必死無疑。

    龍旺達無奈,只能跟隨著前來,同時心中也打定主意,若到時方逸當真應付不來,也就借這個機會渡劫算了。

    這番話說出來,聽的沈百川三人羨慕又嫉妒,三兄弟也是因從小一起長大,才有如此深厚感情,修行路上結交過不少所有至交好友,除了方逸,卻從遇到過如此重情重義之人。

    “你們兩個也不用急著渡劫!

    方逸自是知道龍旺達對于金丹大劫確有恐懼,因此心中也有些感動,搖了搖頭說道:“太古宗危機暫時解除,對方也無可奈何,而且大哥應該也正在趕來!

    “若是有彭老大在,那就安心了!饼埻_聽聞彭斌正在趕來,心中瞬間踏實下來。

    “兄弟,你還有位大哥?”公冶曉看向方逸,自從認識方逸以來,還從來沒聽說過方逸有位大哥,而且看龍旺達神色,方逸這位大哥應該修為不低。

    “是!狈揭菪Φ溃骸霸缒曜呱⒘,前兩年才重聚在了一起!

    彭斌當年在連云海域也干過不少打家劫舍的事情,方逸自然不會細說,簡單一句話帶了過去。

    “遭了!鄙虬俅ㄋ坪跬蝗幌氲搅耸裁,面向方逸問道:“兄弟,你現在可能聯系到你那位大哥?”

    “現在不能了!狈揭菀荒樢苫蟮目粗虬俅,說道:“我們之間并沒有單獨的傳訊晶玉,沈大哥,怎么了?”

    “這可不好辦了!

    沈百川苦笑道:“附近島嶼遭受攻打開始,諸多中型島嶼都已經封閉了傳送陣,我們太古宗也封閉了與許多島嶼相連的傳送陣,只保留了一些,譬如通往布衣宗的幾處中轉我們還開啟著!

    “那也無妨!狈揭萋勓哉f道:“我已告知大哥太古宗位置,他自會想辦法趕來!

    方逸倒是不擔心彭斌找不到太古宗,最多也就是多耗費一些時間而已。

    “轟……”

    遠處轟隆聲傳來。

    “獸潮?”聽到外面的聲音,沈百川冷笑了起來,說道:“這些修者還真是不擇手段,為消耗我們的靈石,竟然驅趕海獸來犯!

    “區區海獸不足為慮!惫睍哉玖似饋,“我來解決,去去就回!

    太古宗屹立在這片海域數千年之久,周圍早已沒有妖王境界的妖獸,一些筑基期海獸對太古宗也沒有什么威脅,偶爾發生的海獸,大多都是派門下筑基后期修為的弟子前往清理,如今情勢特殊,公冶曉這才決定親自出手解決。

    太古島縱深近五千里,太古城被布置在正中,此時,無數海獸從四周海邊上岸,如潮水般從四面八方向太古城奔涌而來,而且,由于有金丹修者驅趕,還有源源不斷的海獸從四面八方登岸,不斷涌向中間太古島的位置。

    最快的一批,已經快要接近太古島的防御陣法,后面則是密密麻麻的海獸,幾乎鋪滿了太古島上的陸地,便連島上的森林、小山,也都遍布著種種海獸。

    “這他娘的也太多了!惫睍陨褡R釋放開,便看到四面八方全都是密密麻麻的海獸,頓時頭皮發炸,有一種無從下手的感覺。

    “解決一些是一些!狈揭輩s是率先沖出了傳送陣,同時傳音給龍旺達,面對大面積低階海獸,龍旺達的招魂幡才是大殺器。

    方逸手一抬,頓時道道劍氣從手掌中飛出,如風暴般席卷向一個方向的海獸。

    這些海獸,大多都是靈獸,少部分筑基初期妖獸,還有零零散散的筑基中后期實力遍布其中,但是這些海獸,無一能擋住方逸的劍氣,被方逸的劍氣在其中肆虐飛舞,頓時,大片大片海獸倒地身亡,更有弱些的海獸,被肆虐的劍氣斬成了碎屑。

    公冶曉也不再猶豫,沖出陣法,長刀向斜下方橫斬,頓時一道近百丈長的刀芒橫掃向那些海獸,最前面一片海獸被斬殺,刀芒威勢稍弱,直到三十余里后,那刀芒威勢才徹底消散。

    龍旺達接到方逸的神識傳音出了防御陣法,也顧不得許多,招魂幡迎風而漲,帶起大片黑色霧氣撲向那些海獸,凡是被黑霧籠罩的海獸,神魂瞬間被收走,只留下一具空殼,不得不說,修為最弱的龍旺達,屠滅海獸的速度卻是三人之中最快的。

    “咻!”破空聲傳來,方逸頓時臉色驟變,眼角掃到,一柄閃爍著雷電的飛刀正似閃電流星般襲殺而來。

    “靠,原來這些海獸是引子!狈揭蓊D時明白過來,本命飛劍迎上,同時四色光罩環繞周身,劍迷離、百重水遍布周身。

    “轟!”本命飛劍與那飛刀對撞在一起,方逸的本命飛劍頓時被沖開,同時一道閃電在方逸識海中閃爍,饒是方逸提前已有準備,仍舊被那閃電雷的麻木了片刻。

    幸好周身的防御早已布好,那飛刀被本命飛劍阻擋了一下,接連刺破方逸的四色光罩和劍迷離,被百重水抵擋下來。

    而此時,方逸的神識才恢復了清醒,轉而便駕馭飛劍回到防御大陣之內,同時傳音給公冶曉和龍旺達,讓兩人趕緊返回。

    “哼,算你走運!

    遠處,身穿黑袍、一臉絡腮胡須的修者隱入到了獸潮之中,剛剛回來的飛刀順便斬殺掉了身邊的幾個低階妖獸。

    “好陰險!蓖嘶氐阶陂T大殿的公冶曉,一臉憤怒的說道:“驅趕海獸來犯,原來是為了引我們出城斬殺海獸,然后再出手偷襲!

    “方逸,你沒事吧!饼埻_問道。

    “沒事,還好早有準備!狈揭輷u了搖頭。

    “我去解決海獸!毙∧跽f道:“他們拿我沒辦法!

    “算了吧!惫睍詳[了擺手,說道:“太多了,你自己殺不完的!

    小魔王沒有太好的群攻手段,雷霆領域范圍太大,就會影響領域的威力,斬殺一些低階妖獸還行,但遇到高階妖獸就沒有什么作用了。

    “放任那些海獸不管,也同樣會消耗大量靈石!鄙虬俅ò櫰鹆嗣碱^,說道:“可若是出去斬殺海獸,便會遭到對方偷襲……”

    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當真是陷入兩難境地。

    “要不然,我渡劫吧!毙∧醯穆曇粼诜揭葑R海中響起。

    “真有把握?”方逸有些擔心的看向了小魔王。

    “當然!毙∧醯穆曇粼诜揭葑R海中說道:“你別忘了,我可是天界下來的仙獸,區區妖丹大劫又能奈我何?”

    “再等幾天吧!狈揭輦饕舻溃骸敖鸬ご蠼俜峭,還是要準備妥當,另外,看大哥能不能趕來!

    對于小魔王的妖丹大劫,方逸并沒有那么大把握,不希望小魔王貿然犯險。

    ……

    “轟隆隆……”

    防御陣法外,大量海獸沖擊著防御陣法,太古宗中諸多低階弟子此時聽著那海獸沖擊防御陣的聲音,看著那防御陣法不停的顫動,心臟似乎也在跟著顫動。

    已經開始有其他宗門留在太古宗做生意的修者拜見沈百川三兄弟,吞吞吐吐間,想要離開太古城,甚至勸三人干脆放棄太古城的家業,先保住性命再說。

    凡是要離開的,沈百川沒有強硬留下,但凡勸他離開太古城的,沈百川卻是沒有給什么好臉,均是給趕了出去。

    兩天的時間過去,彭斌依舊沒有趕來,情形沒有任何好轉,反而是圍攻的海獸越來越多,第三天的時候,沈百川單獨找到了方逸,開門見山的說道:“兄弟,太古宗的家業我舍不下!

    沈百川環顧四周,看著這座熟悉的城池,心中著實有些苦澀,他這一輩子都生于斯長于斯,實在是舍不得離開。

    “二哥……”方逸想要說什么,被沈百川伸手攔下。

    “我們三兄弟不會舍棄太古宗,即便是戰死!”沈百川說道:“如今的情況你也看到,你得答應我,城破時,將長生帶走,給我太古宗留下一絲希望!”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