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1420章 虛張聲勢
    推開仙劍府邸大門,入眼一座院落,比起這世界,這座山,以及府邸牌匾上“仙劍府”那三個恢宏大字,這座院落便顯得簡單樸素,青石鋪地,院中一口水井,一棵數十米高、枝繁葉茂的大樹,再往里面,便是一道院墻,院墻中間修有一扇圓門。

    此時院落中已有八位修者,方逸神識掃過,這八位修者中修為最低的也是金丹初期,還有兩位金丹中期,出于習慣,方逸將自身氣息收斂,顯現出的仍舊是筑基后期的修為和神識。

    方逸進入院中,眾人也注意到了方逸,臉上紛紛露出驚訝之色,顯然方逸的修為讓他們感覺有些意外,因為他是這場內唯一的一個筑基期修者。

    這些人也是剛剛到達,相互一碰面便發覺對方全部都是金丹境界的修為,下意識的就認為這神木令,是專門為金丹境界修者所準備的,但是當方逸進入院中,八人發現最后到達這位竟是一位筑基后期修者,心中難免多了些心思。

    目前,他們還不知道在仙劍府中究竟要怎樣尋找機緣,也不知道九人中會不會相互交手殺戮,每一位接引人,也只是簡單介紹,并不會透漏他們會經歷哪些挫折考驗。

    一眾金丹修者各自心中也都在衡量著,若是需要相互交手,該如何爭勝,或是如何保命,若是有需要相互協作之事,又該與何人合作。

    金丹修者的神識何等強大,僅僅只是見面的片刻,眾人心中已有了各種應對的法子。

    不過方逸的出現,卻是讓眾人的種種心思多了變化,比如若要相互交手時,該如何才能碰到方逸,或是需要協作時,又該如何避開方逸。

    九位修者站立于院落之中,相互審視打量,各懷心思,卻無任何語言交流,也沒有任何神識溝通,此時的他們,還處于一種敵對的狀態。

    一陣微風吹過大樹,響起陣陣嘩嘩樹葉搖曳的聲音。

    “諸位既已到齊,便請各位進入仙劍府中!币坏捞摕o渺茫的聲音傳入眾人耳中,隨后,那道院墻的圓門突然打開,圓門之中黑漆漆一片,似是空間通道,不知通向何處。

    “各位,既然是機緣,那我就先走一步了!币粋金丹中期的修者哈哈一笑,率先走進了那個門戶,剩下的眾人也沒有任何的猶豫,紛紛進入到圓門之中。

    九道人影再次出現,除了腳下一小塊區域依舊是青石地面之外,前方便是一片虛無空間,上不見天,下不見地。

    虛空之中,沒有大日,也沒有星光,本應一片黑暗,可眾人視線中卻能看到周圍附近景象,似有一種淡淡光明照耀著,卻又找不到那光明源頭。

    突然,九條廊道從他們所在腳下延伸開去,伸向虛空深處,不知連接向哪里。

    “諸位,還請各自選一條廊道!蹦堑捞摕o縹緲的聲音再次響起,找不到聲音的起源之處,彷佛就在眾人耳邊響起。

    九條廊道,幾乎不由選擇,其中一位修者,隨意踏上一條道路前行,不久人影便徹底消失。

    其余八人見有人先行,均是稍作等候,神識跟隨著那位修者,想要探知那位修者會遇到什么,不過隨著那修者的身影消失,他們的神識便也無法再繼續跟隨。

    在這處地方,神識受到限制,目力所及,便是神識所及。

    “看來,在這仙劍府中,神識受到了限制,和目力并無區別!鄙晕⒁辉囂,八人心中便已明了。

    九條廊道同時出現,且無任何差別,似乎也沒有什么選擇余地,很快,余下八人也紛紛抬腳進入廊道之中,向那虛空深處前進。

    “這仙劍府,也不做任何介紹!

    方逸進入虛空廊道,視線所及,也就只有幾百米,試圖駕馭飛劍飛行,頓時發現體內靈力在飛速消耗,方逸連忙收起飛劍,腳踏實地的前行了起來,在這地方似乎有些危險,方逸必須保證體內靈力充沛。

    方逸輕輕搖了搖頭,讓發現這座仙府之中,似乎有意限制了飛行,也不知道那八位金丹修者如何,要知道,金丹修者飛行,可以直接調動天地之力,并不需要消耗靈力。

    只不過,這仙劍府邸之中的天地之力,怕是沒那么容易便被金丹修者調用。

    方逸猜測的沒錯,那八位金丹修者,進入這方世界便發現了這問題,以他們的修為境界,竟完全調用不了這世界的天地之力,和方逸一樣,只能依靠雙腳。

    開始時,方逸速度并不快,時時警惕著周圍,不知這廊道之中會有何考驗,但一直奔行了好幾個時辰的時間,方逸均未有任何發現,于是開始全力前行了起來。

    突然之間,方逸陡然覺得有一道身影一閃而沒,向前飛奔的身形驟然停下,方逸的神識籠罩四周數百米范圍,目光也掃視一圈,卻無任何發現。

    “難道是錯覺?”

    方逸放緩了速度,向前慢慢行走,如今他已是接近金丹中期修者的神識,雖說受到環境的影響縮小了范圍,但是強度卻不減分毫,方逸可以肯定,自己神識覆蓋的這數百米范圍,便是一;覊m也難以躲過他的探查。

    雖然心中生疑,可沒有任何發現,方逸也只能繼續前行,速度逐漸加快,同時神識籠罩四周,片刻也不松懈。

    “嗖!币坏廊擞,出現在方逸的神識籠罩范圍內,方逸冷哼一聲,早已準備好的本命飛劍化作一道流光追去,但那道身影速度極快,竟輕易甩開了方逸的本命飛劍。

    下一刻,那道身影站在廊道之中,方逸的對面,雙手環抱胸前,饒有興趣的打量著方逸。

    “竟然是筑基期修者!蹦巧碛鞍l出一道尖銳的聲音。

    方逸同時也打量著眼前這生物,這生物似人形,有雙手雙腳,卻沒有口鼻,臉上長有一只巨大的豎眼,那豎眼之中,閃爍著七彩光芒。

    這生物站在那里,身影快速閃爍,虛虛實實,似在這片空間,又不在這空間,方逸的神識探查過去,卻是絲毫感受不到這生物的實力。

    方逸面色凝重,連云海域,修者界,甚至是域外戰場,許多秘境之中,方逸不知道見識過多少修者和妖獸,只要修為不高于自己的神識境界,他便能探知到對方的修為實力。

    眼前這生物若不是有什么特殊的手段,那修為實力便應該遠遠超過自己。

    尤其對方那恐怖的速度,便是連自己的本命飛劍都追不上,有著遠超自己的實力也極有可能。

    若是如此,有這生物擋住去路,自己這仙劍府之行怕是就此結束了,只是仙劍府之行結束,那也沒有什么,怕就怕這仙劍府并不在乎他們的性命,被這生物隨手打殺于此。

    但轉念一想,便又覺得不可能,九位獲得神木令的修者,最強的也不過是金丹中期境界,若是這種生物的實力遠超自己,那此次九位修者怕是全部都要折戟在此了,除非,這種生物只是隨機出現在某一條或某幾條廊道之中。

    種種心思瞬息之間在腦中閃過,本命飛劍懸浮于胸前,四色光罩籠罩周身,方逸做好了隨時戰斗的準備。

    “呵!蹦巧锏囊恢回Q眼看向方逸,輕笑一聲:“筑基期的小家伙,你是打算和我戰斗?”

    “你不是我的對手!蹦巧锬_下虛浮,身軀在虛實之間閃爍:“先不說你的境界實力如何,便是我的速度,你能跟上?”

    “我勸你,也不要圖謀什么寶物傳承,就此退去,否則真要動起手來,你怕是要喪命于此!蹦巧锏穆曇糁饾u變冷。

    “鈞天,你可知道這是什么東西?”方逸警惕著,神識溝通鈞天鼎器靈。

    “不知道,我只是個煉丹爐,又不是百曉通!”鈞天鼎沒好氣的回了方逸一句,緊接著又說道:“不過,我感覺這東西……似乎很弱!

    “很弱?”方逸聞言愣了一下,有些驚訝的問道:“你能看清他的修為?”

    “不能!扁x天鼎器靈說道:“只是一種直覺,反正我覺得他修為不高!

    “現在可不是憑直覺的時候!

    方逸苦笑了一聲,說道:“我看不出他的修為實力如何,速度又如鬼魅一般,連我的本命飛劍都追不上,萬一和你的直覺有出入,我的小命可就交代在這里了!

    “仙劍府從世界樹取材,鑄造九枚神木令,每三百年便發出一次神木令,召集九位修者齊聚仙劍府,肯定有所圖謀!

    鈞天鼎器靈給方逸分析道:“若是在第一道關卡便讓九位修者束手無策,調頭返回,那這神木令也便沒有什么意義了!

    “若只是隨機出現,試探你們氣運如何,那也不會與你在此說話,直接出手便是,到時候是否要你性命,還不是在他一念之間?”

    鈞天鼎器靈接著說道:“再加上我的直覺告訴我,這東西也只有速度快而已,根本沒什么實力,所以我推測,他只是在那里虛張聲勢,想要令你退去罷了!

    “說的也對,他奶奶的,這年頭就是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方逸聞言咬了咬牙,向前邁出一步,表情肅穆,一只手伸出,口中道:“得罪了!

    話音一落,一道道劍氣從方逸手中噴涌而出,千百道劍氣如一張大網,向那生物籠罩而去,同時,手中劍氣依舊不斷射出,似要將這片虛空籠罩起來。

    “你還真敢動手!

    那生物怪叫了一聲,突然沖向劍氣組成的大網,身軀似消失一般,再出現,便穿過了大網,剛才那瞬間,他的身軀似乎是躲入了另一個空間,身軀再一閃,兩只長有長長指甲的爪子向著方逸抓來。

    方逸雖有護身的手段,卻也不敢貿然抵擋,身形爆退的同時,于身前布下層層劍氣。

    雖然沒有靠防御貿然抵擋,但是方逸對于鈞天鼎器靈的直覺卻是信了八分,他釋放出的這些劍氣可沒有任何庚金靈力,威力最多也只能傷到普通的筑基后期修者,若是對方真有遠超自己的修為實力,壓根就不用理會這些劍氣。

    可那生物每次接近這些劍氣時,便會躲入另一個空間,再次穿行出來,如此反復,躲避著這些劍氣。

    這就說明,這些劍氣即便傷不到這生物,但已經能夠讓其生出忌憚。

    而且,方逸在身形爆退的同時,還發現一個問題,那生物的速度明明遠超自己,真要想追上,也只是眨眼之間的事情,可那生物卻在閃避著自己劍氣的同時,始終和自己保持著距離,雖兇神惡煞一般追殺,卻沒有什么實際行動。

    “看來還真讓你猜對了!狈揭萆褡R對鈞天鼎器靈說道:“差點就讓他給嚇住了!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在世俗界中便是真理,在修者界中,亦是如此。

    連云海域之中,若是有上古洞府出現,也不管這洞府之中有何機緣,又有何危險,必會引眾多修者前來,甚至為了獲得進入洞府之中的名額引起滔天殺戮。

    最終目的便是為獲取洞府之中的寶物或是機緣。

    方逸卻是有些不同,他可以為了至親好友將生死置之度外,卻很少愿意為了得到什么寶物而拼命,若不是剛才鈞天鼎器靈一席話,說不定方逸便已經調頭返回。

    爆退中的身形速度放慢,手中釋放的劍氣也漸漸稀少,似是體內靈力消耗過大,漸有不支。

    可那生物卻是和方逸始終保持著幾十米的距離,揮舞著爪子,似要將方逸碎尸萬段一般。

    “果然如此!狈揭菀姞,便明白了具體安定所說不假,當即冷哼一聲,身軀驟然停住,然后一個前沖,射向那生物。

    那生物被方逸的舉動突然嚇了一跳,身形瞬間消失,任由方逸從自己剛才所在的地方穿行而過。

    “狡詐!蹦巧锷熘桓L長的指甲指向方逸,隨后向方逸疾飛,手中爪子揚起,拍向方逸。

    這次方逸沒有躲避,就站在原地,任由那爪子拍在四色光罩上。

    連一絲波動都沒有引起,隔著四色光罩,方逸注視著那生物,那生物一只豎眼也注視著方逸。

    可惜這張臉上只有一只豎眼,看不出什么表情,不過方逸猜測,若是換了人形面孔,此時的表情應該是大大的尷尬吧。

    那爪子拍中四色光罩的瞬間,方逸便已經知曉了這生物的修為,也就是煉氣初期的實力。

    煉氣初期的實力,仗著一身速度和類似遮掩氣息的法門,竟然口口聲聲喊著自己“筑基期小家伙”,只要回想起那一幕,方逸便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這東西演戲倒是很有天賦。

    實力徹底暴露,那生物飄然后退,手臂耷拉在身軀兩側,低垂著頭,說不出的一種頹然。

    那尖銳的聲音也顯得落寞,嘆了口氣說道:“唉,三百年的口糧又沒了!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