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1459章 賠了夫人又折兵
    彭斌身軀一震,五道黑色氣流如同五條黑龍,蜿蜒沖向連智,同時射日弓立于身前,彎弓搭箭,“錚錚錚”三聲連響,三只流星箭先后射出,同時手中黑色長刀揚起,數十米刀罡向連智斬去。

    面對半步元嬰境界修者,彭斌不敢有絲毫保留,出手便是自己最強手段。

    連智站在原地不動,任由那五道黑色氣流穿透身體,感受了一下五鬼噬魂的威力,只是感覺神識被侵擾,但對他卻是沒有任何影響,隨后一只手掌推出,手掌外圍有一層靈力防御著,三支流星箭射中那層防御,頓時停下,力量全消,站在空中的連智便是連動都未動一下,更不要能對連智造成什么傷害,隨后一道刀罡斬到頭頂,同樣被連智靈力防御阻擋住。

    方逸羽翼扇動,瞬間來到連智正對面,趁著連智抵擋三只流星箭,本命飛劍刺出:寂滅。

    “果然有點意思!

    見方逸一劍刺來,連智便覺得那劍尖所指方向,空間都在震蕩,而他被劍尖所指,自然被包裹在那震蕩的空間之中,這種情況,便是金丹后期修者,都無法逃開,但是對于連智來說,這種程度的空間震蕩根本算不了什么,若是想躲,也能夠輕易躲開。

    只不過,連智根本就沒有閃躲的意思,抵擋流星箭的那只手掌還沒撤回,正好迎向方逸的寂滅劍氣。

    “轟!币宦暰揄,億萬道劍氣轟擊在連智手掌前布下的那層靈力上,盡數被擋了下來,但是連智的那只手掌也被震的有些發麻。

    雖然沒有對連智造成傷害,但也足夠連智震驚的了,震驚過后便是狂喜,方逸這劍法,筑基后期靈力駕馭起來便有這等威力,若是自己得到,以半步元嬰級別的靈力來施展,那威力怕是元嬰老怪們都不敢硬接。

    “你們也接我一招!边B智接住了彭斌的五鬼噬魂和流星箭,又試過了“寂滅”的威力,神識一動,血色長刀一閃而沒,似乎消失了一般。

    方逸一劍刺出身形便返回到彭斌小魔王身邊,聽見連智的聲音立即做出反應,手中乾坤葫蘆一揚,月玄金沙傾倒而出,如一團旋轉的星河將方逸與彭斌二人包圍起來,五行防御罩亦籠罩住二人周身。

    與此同時,一柄傘蓋撐在五行防御罩前,反倒是小魔王無論是防御還是攻擊對于連智都沒有什么作用,只能眼睜睜看著。

    “轟!”就在靈羅傘蓋撐起的同時,那柄血色長刀已經斬到,十余米長的血紅色刀身似是從虛空突然出現,一刀斬下,天地都要裂開一樣。

    月玄金沙根本沒有半點阻礙作用,被那血色長刀一劈即開,緊接著便是彭斌的靈羅傘蓋,在那血色長刀一劈之下,頓時光芒暗淡,隨后傘面開始呈現一道道裂紋,向四周擴散,只瞬間,那傘面上便滿是裂痕,最后砰一聲炸裂,彭斌這件防御法器徹底損毀。

    血色長刀劈碎了靈羅傘蓋,去勢不減,又轟在了五行防御罩之上,只聽見砰一聲響,五行防御罩應聲破碎,狂猛力量轟擊在方逸和彭斌身上,二人均是口吐鮮血向后倒飛。

    但是,并沒有飛出去多遠,便被周圍天地之力包裹著飛向連智,方逸與彭斌二人面對連智一擊,根本沒有任何反抗能力便被重傷,此時便連掙脫這天地之力的力量也沒有了。

    連智看向小魔王,見其一只手掌再次凝聚起紫色雷霆與空間裂縫,卻是不由得一笑,有了防備,小魔王這招威力雖強,對他卻也沒有什么作用。

    可就在方逸與彭斌就要被那天地之力緝拿到連智身前時,小魔王身影突然消失,下一刻便出現在連智眼前,手掌向前一伸,小樹般粗細的雷霆直轟向連智。

    小魔王也知道自己這招式對于連智已經沒用,但此時他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姑且一試。

    連智早有準備,見小魔王手掌伸出,身形已經移動,躲開小魔王攻擊的同時一只手伸出,頓時一股天地之力亦將小魔王包裹在其中,同時,就在小魔王身邊,空間都隱隱有裂開的跡象。

    連智對于空間奧秘的理解有限,這種程度,已經是他所能做到的極限了,希望能夠阻止小魔王瞬移逃走,方逸與彭斌已經重傷,在他的天地之力包裹下,便是想要吞服丹藥都做不到,要殺要剮已經盡在自己掌握,倒是不必心急,反而若是能夠再拿下小魔王,這次可就算是圓滿了。

    可無論是他的天地之力還是周圍那些隱隱要裂開的縫隙,都沒有任何作用,小魔王身影晃動,便逃開這束縛。

    “哼……”連智冷哼一聲,不再理會小魔王,將方逸與彭斌二人擒拿到跟前,向已經在不遠處現身的小魔王道:“我建議你還是趕緊離開吧,你救不了他們兩個!

    連智說著,一伸手,方逸便被他提在手中,手掌緩緩向方逸的頭頂蓋去,“有搜魂大法,得到了那劍法,修者界之中,除了元嬰境界的太上長老們,再沒人是我連智的對手!

    “方逸,趕緊逃啊……”小魔王聲音在方逸識海中響起:“要活著才有機會給彭老大報仇!

    方逸此刻卻是心情平靜,有彭斌在,他壓根沒有想過逃跑,識海中卻是時刻準備著,準備著祭祀神魂,相信只是斬殺眼前這半步元嬰修者,還不至于要了自己的命,頂多就是退化成凡人而已。

    彭斌身受重傷,盯著方逸的眼神焦急,想要讓方逸有辦法趕緊逃,可是被天地之力包裹著,口不能言,神識不能動,也只能干看著。

    連智手掌落在方逸頭頂,一股陰森詭秘的氣息向方逸識海中探去。

    就在方逸剛要施展神魂祭祀之術的時候,卻見自己體內五臟五種光芒閃耀,分別向識海中傳遞了一股力量過去,那陰森詭秘的氣息進入方逸的識海之中,立即被那五道混合在一起的力量吞噬湮滅,不僅如此,那股力量竟順著連智的手掌反攻回去,瞬間便攻入到了連智的識海。

    “不好!

    連智施展搜魂術,剛將氣息探入到方逸的識海中,便覺得有一股力量將他的搜魂術氣息吞噬湮滅,還沒來的及鬧明白怎么回事,那股力量便順著手掌便沖進了自己的識海。

    一句不好的同時,連智已經以神識為識海構筑了重重防御,但是在那股力量前,他那些神識仿佛豆腐般脆弱不堪,一碰即碎。

    “轟!”那股力量轟入的瞬間,連智只覺得識海中轟然炸響,頓感頭痛欲裂。

    就在連智失神的一瞬間,小魔王瞬息間到了方逸和彭斌身旁,拉起二人遠離連智,由于連智識海受損,包裹著彭斌與方逸二人的天地之力也已經消失,二人連忙各自服下一枚丹藥,快速恢復著體內的傷勢。

    “啊……”連智抱頭慘叫,手腳胡亂揮舞,狂暴的力量四射,那些力量所過之處,空間都隱隱裂開。

    “走!眰麆菖c靈力都恢復了些許的方逸背后伸出流光羽翼,帶上彭斌與小魔王化作一道白光逃離,臨走時,不忘以乾坤葫蘆將那些月玄金沙盡數收回。

    若是身體上的傷勢,便是再重對于像連智這種半步元嬰境界的修者也都能忍受,偏偏是傷及了識;蛏窕,那便不同,這兩處,可是修者的根本,別說半步元嬰修者,便是真的元嬰老怪,也同樣受不了。

    足足過去兩三個時辰,連智識海中的痛楚才漸緩下來,被五行劍元為根基的力量直接轟入識海,連智所受傷害可比當年方逸的傷勢還要嚴重,他可沒有上清天樞院印幫忙,想要徹底恢復過來,少說也要近百年的時間才行。

    “方逸……方逸……”連智仰頭望向天空,咬牙切齒的說道:“我不殺你,誓不為人!

    連智如今距離壽元大限也就只剩下兩百年多一點,百年時間用于修復識海,幾乎意味著元嬰之路已斷,這還只是保守估計,甚至有可能到達連智壽元大限那天,這識海傷勢都未必能夠徹底恢復。

    因此,連智此時心中對于方逸已經是恨之入骨,再也不想什么劍法,只想將方逸撕成碎片。

    胸中郁結緩緩散去,又一個問題擺在眼前,這次本來是前往歸元宗商討如何處理魔道修者的九九滅絕大陣,如今識海受損嚴重,還要編造一個借口,另外就是,如今自己這情況,紫霄宮宗主之位怕也要讓與旁人。

    心中恨意滔天,手猛然一揮,一道彭拜靈力轟向下方一座小山。

    “轟!蹦切∩奖混`力轟中,頓時炸裂開來,煙塵四起,碎石散落的到處都是,煙塵過后,那座小山已經消失不見,被夷為平地。

    識海之中又如針刺一般疼痛,空中的連智身軀一歪,差點栽倒下去,雙手抱頭,勉強控制著身軀,向紫霄宮方向飛去,這時連智的速度慢了許多,和普通金丹中期修者也相差無幾。

    途中,連智摘掉了人皮面具,恢復了本來面貌,又在近處找到一宗門,借助這宗門的靈禽才回到了紫霄宮。

    “嗯?”回到紫霄宮的連智瞬間便被太上長老孟蕭注意到了,本在洞天福地的身影瞬間消失,出現在了剛剛回到宗門的連智面前。

    “拜見太上長老!币姷矫鲜,身為宗主的連智也要行禮。

    “起來,識海受傷了?”孟蕭神識掃過,瞬間便看出連智識海受損嚴重。

    “大意了!边B智苦笑著說道:“此次歸元宗覃師兄接到昊天宗趙宗主奏報,道門傳人方逸再次現身!

    連智便將關于魔道修者布置九九滅絕大陣之事向孟蕭說明,“按那方逸所說,魔道修者應該還有一位分神期境界的修者存在,只不過現在還未來到修者界之中!

    “事關重大,弟子未敢善做主張,打算回來問過三位太上長老的意見再做定奪!

    連智開口說道:“回來途中,弟子心有所感,便想看看那滅絕大陣究竟是怎么回事,于是便前往相近的一座大陣,卻不料遭到了魔道修者的埋伏,對方更是有兩位半步元嬰修者,弟子拼著識海受損,逃得一條性命,已是萬幸!

    “分神期修者?”太上長老孟蕭聽到“分神期”三個字,頓時一驚,和連智、覃修、鄭秋三人所想一樣,若是對方真有分神期修者,那他們做再多的準備也沒用。

    “方逸此刻在何處?”聽到這個消息,孟蕭也是第一時間想到與方逸確認消息真偽,并與另外兩家太上長老共同商議對策。

    “此時,應該已經回到世俗界了!边B智回稟道:“經過我們判斷,方逸應該不會拿這種事情當作玩笑,只是不知道,他所說的那秘境之中的前輩所推測,是否準確!

    “正如方逸所說!泵鲜挼溃骸凹热粚Ψ蕉纪茰y出了八十一這個數字,剛好又與魔道修者所布陣法數目相同,此事應該不會有假!

    修為越高,對于大乘境界修者的推測卻越少懷疑,因為修為越是精深,便越是能夠體會到境界每高一層所帶來的諸多不可思議手段。

    “好了,這件事情我會處理,如今對你來說最重要的是修養,恢復識海傷勢!泵鲜挼溃骸耙院竽憔烷]關修養,宗主之位我們會另行安排!

    識海受損,此刻又失去了宗主之位,真可謂是賠了夫人又折兵,連智覺得心都在滴血,可沒有辦法,識海受損的那一刻,他便想到了這個結果,只不過心中對于方逸的恨意更加深刻。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