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神藏 > 第1476章 鋒芒
    方逸眼角看向那劍丸,目光冰冷,背后羽翼一扇,一道白光劃過虛空,直奔嚴立,如今方逸駕馭流光羽翼的速度更快,躲過嚴立一擊,并向嚴立方向飛去。

    “好快的速度!

    嚴立瞳孔猛的一縮,雖然看到方逸背后的那對翅膀時便已想到,這對翅膀的最大作用想必還是增加速度,但是一位半步金丹修者,速度竟能快到媲美半步元嬰境界,也是出乎了嚴立的意料之外。

    要知道,雖然半步元嬰修者還無法掌控空間進行瞬間移動,但已然可以感應到一些空間的波動,速度遠不是金丹后期修者所能相比的,更何況是方逸這個連金丹期都沒有達到的修者。

    嚴立神識一動,劍丸所化那道金光如影隨形,緊追方逸,在空中帶出一條長長的黑色尾巴。

    “火中取栗!本嚯x嚴立還有數百米時,方逸一劍遞出,周圍溫度驟然升起,空間都要被氣化一般。

    “不好!

    身在其中的嚴立感覺身軀被定住一般,難以挪動分毫,便見方逸劍尖所指,火焰包裹著如空氣波動般的劍氣轟然而出,在那火焰之中,似還有草木之靈在其中燃燒,那火焰也愈加濃烈凝實,似是要將這一片空間都焚燒殆盡。

    再也顧不得攻擊方逸,神識操縱劍丸所化金光飛到自己身前,幻化出一柄金色巨劍,那巨劍如同一面盾牌擋在自己身前。

    “轟!睗饬一鹧鎶A雜著庚金劍氣轟擊在那金色巨劍之上,其中更有一道亮光在那空氣波動般的劍氣中間穿越而來。

    “砰”一聲響,亮光撞擊在金色巨劍之上,便見那金色巨劍頓時以一點為中心,向四周裂開,隨后又一聲“砰”響,那金色巨劍轟然碎裂,無盡劍氣在濃濃烈火的包裹下直沖嚴立。

    就在那金色巨劍炸裂的瞬間,嚴立身前又有一柄飛劍懸浮,筑起一面光幕,可就在這時,嚴立突然感覺到識海一陣劇痛,一瞬間失去了對本命飛劍的操控,也就是這一瞬間,億萬道庚金劍氣在烈火的包裹下吞噬了嚴立的身軀。

    便是半步元嬰修者,也被方逸的庚金劍氣轟成碎屑,隨后便被烈焰吞噬,化為灰燼。

    堂堂半步元嬰修者,就此隕落,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

    “老祖……”嚴向明失聲叫道,不過嚴向明終究也是金丹后期的修者,心神遠非常人可比,雖然此刻心中悲憤,但還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瞬間的失神過后,嚴向明果斷道:“走!

    連老祖都已經戰死,他們這些人必然不是對手,眼下最好的辦法便是分散逃離,能逃一個是一個。

    但是,小魔王陡然出現在他們中間,無數雷霆籠罩住著一片虛空,這些雷霆,每一道都有成人手臂粗細,雖然還傷不到金丹后期修者,但是在這閃電籠罩下,已經足以影響到金丹后期修者的速度。

    同時,小魔王一指點出,正中僅剩的一位金丹中期修者的眉心,那金丹中期修者只覺得識海轟然炸裂,便失去了意識,隨后失去靈力支撐的身軀瞬間便在雷霆之中變做了焦炭。

    就在嚴向明與另外三位金丹后期修者即將脫離開雷霆領域時,彭斌與牛魔王、巨象王已經趕到,同時,五條黑色巨龍沖入了雷霆領域之中,瞬間穿過四位金丹后期修者的身軀。

    嚴向明只覺得一股冰寒氣息自神魂深處升起,神識都被凍住,隨后,彭斌與兩位妖王展開屠殺,幾乎瞬間,四位金丹后期修者盡皆隕落。

    那十一位后來才聚攏過來的金丹初期修者在小魔王的雷霆領域下根本動彈不得,任由彭斌等人屠殺。

    至于那些只有筑基期修為甚至煉氣期修為的低階修者們,小魔王干脆懶得理會,被沖過來的龍旺達以招魂幡的黑色氣息一卷,便全部隕落。

    彭斌神識籠罩向整座玄陽宗,確認整個玄陽宗再無一人之后,這才來到方逸身邊,問道:“方逸,你沒事吧!

    此刻方逸正坐在一道劍光之上,快速吸收著周圍漂浮的幾塊上品靈石。

    這招“火中取栗”,是方逸融合了金、木、火三種屬性劍法中的殺招組合而成,再加上中品靈器級別的本命飛劍,這才一舉破開了嚴立那下品靈器的防御。

    而后,方逸更是以神識攻擊,使得嚴立短暫失去了對本命飛劍的控制,這才將其斬殺,只不過施展出這一招之后,時隔多年,方逸再次感受到了靈力與神識消耗一空的感覺。

    斬殺嚴立后,方逸也就沒再參與到殺戮之中,靜靜修養著,如今方逸吸收上品靈石的速度大大加快,僅僅片刻便恢復了些力氣,此時聽見彭斌說話,睜開雙眼笑道:“沒事,只是脫力,剛才的消耗太大了!

    “威力也大,連半步元嬰修者以靈器抵擋都被你給滅殺了,更是毀了一件下品靈器!

    彭斌嘖嘖嘆道,便是以彭斌如今實力,以流星箭之威,想要毀滅一件有金丹修者靈力駕馭的極品法器都難,可方逸這一招,愣是將有半步元嬰修者駕馭的下品靈器都給摧毀,這種威能,怕是大多數半步元嬰修者都難以做到。

    “說到那間靈器,倒是可惜了!狈揭萦行┛上У恼f道:“那劍丸比普通的下品靈器強太多了!

    “毀了便毀了!迸肀髮Υ说故且稽c都不在意,擺了擺手笑道:“總比你敗在那嚴立手上好!

    “也的確有些危險!狈揭菘嘈α艘宦,說道:“他最后施展那招,便是五行防御罩怕也難以抵擋,而且那劍丸被毀,他的心神也盡皆放到了抵御‘火中取栗’之上,卻是疏忽了識海的防御!

    “若是他同時顧及到了識海的防御,我那一劍很可能無法再破開一件靈器的防御,就算破開了,剩余的那點力量怕也傷不到他,到時候他若還有再戰之力,那恐怕被殺的就是我了!

    方逸現在想想也是有些后怕,這招“火中取栗”在此之前只在識海中推演過,方逸也不知道對神識與靈力的消耗竟如此巨大,本以為,這三招融合起來,消耗的靈力和各自施展相加也就差不多了,可結果卻大大出乎意料,直接便將他的靈力掏空,神識倒是還剩下一些,不過也立刻被方逸化作無形小劍攻擊過去。

    看來以后所悟出的這些招式,還是要一一印證才行,不要再出這種預料不到的情況。

    從抵達玄陽宗,到玄陽宗駐留所有修者全滅,僅僅用了不到半日。

    接下來便是清理戰利品,出乎意料的是,玄陽宗宗門寶庫竟然空無一物,便是那些金丹修者身上,儲物袋中的靈石也極少,所有儲物袋加起來,也僅有不到三萬塊上品靈石,這還是說,嚴立一人的儲物袋中便有兩萬多塊上品靈石。

    “看來玄陽宗早已料到我們會來,將大量財物轉移了!

    彭斌恨恨的說道:“不過也不應該啊,四位金丹后期,七位金丹中期,再加上一位半步元嬰的嚴立,以明面實力來說,玄陽宗怎么看都是穩勝,為何會將財物轉移?”

    “不光是財物,怕是還有許多精英弟子也都轉移了,這些財物應該就是為了給他們提供再起的機會!

    方逸搖了搖頭,道:“想必是知道那三位追殺方方的金丹中期修者死后便做好了布置,對我們這種明面實力相差如此巨大的宗門都能保持如此警惕,這嚴向明做事倒也嚴謹!

    方逸哪里知道,嚴向明之所以做出這種布置,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他施展的那一手神識攻擊手段,人沒露面,便殺了三位金丹中期修者,這種從未聽聞過的手段讓嚴向明不得不做最壞的打算。

    那些修者的儲物袋中,還找到了許多和嚴立那劍丸類似的球體,這些球體,有黑色,也有銀色,一般金丹修者儲物袋中的,皆是銀色球體,而筑基期修者儲物袋中的,則是黑色球體,煉氣期修者的儲物袋中,卻是沒有這種東西。

    經過簡單實驗,方逸等人便知道了這種東西的來龍去脈,這些都是嚴立以金色劍丸為主體,通過金色劍丸自帶的一種復制手段將部分威能復制到了其余的容器之中,根據容器等級的高低,便成了黑色球體和銀色球體。

    和劍丸母體不同,這種劍丸,盡皆都是一次性法寶,一次使用便徹底消耗,以筑基初期修為催動黑色劍丸,便能滅殺筑基后期修者,以金丹初期修為催動銀色劍丸,便能滅殺金丹中期修者。

    斬殺金丹中期修者,也是這種復制劍元的最大威能。

    將所有劍丸歸攏到一處,總共有三百八十七枚黑色劍丸,六十三枚銀色劍丸。

    看到這些劍丸,方逸便更加可惜那劍丸母體。

    “也算為小黑報仇了!毙∧醭聊,忽然扭頭看向方逸,問道:“方逸,你讀過的書多,可知有什么辦法能讓妖獸恢復內丹?”

    “這件事情我也有想過!狈揭蓍_口說道:“我不知道,所以我也打算去找人問問,反正這段時間也要去一趟劍宗與凌霄宮,兩邊我都會詢問,希望能有辦法!

    暗夜豹是從地球一直就跟隨著小魔王和方逸的,雖然和小魔王更加親近一些,但方逸也將其視同家人,否則以他的心性,斷然不會用屠滅一宗的方式來為暗夜豹報仇的。

    五個月前,方逸分別傳訊劍宗宗主皇甫千鈞與凌霄宮宗主申屠雄,托付購買靈草靈藥之事,如今也該是上門去購買一批了,到時方逸也可以打探一下有關于妖獸失去妖丹之后的情形。

    “嗯!毙∧觞c頭道:“你這么一說,我倒是也可以找人去問問!

    小魔王突然想到了十萬大山中的那位妖獸領袖,想來妖獸的事情,它應該最清楚。

    “好!狈揭蓍_口說道:“先回金鰲島,然后我們便分頭行動!

    方逸如今神識與靈力還沒有徹底恢復,神識到達半步元嬰境界,強大的同時也就意味著,一旦消耗殆盡便需要更多的時間恢復。

    方方整日陪著已經退化為野獸的暗夜豹,陪著它在海邊捉魚蝦,陪著它在沙灘曬太陽,說來也奇怪,暗夜豹雖然退化為了野獸,失去了靈智,但卻在方方身邊表現的極為溫順,真如一只大貓一般。

    對此,方逸也是無可奈何,除非能夠將暗夜豹的妖丹恢復,否則短期內方方怕是走不出這陰影。

    方逸回到金鰲島的幾天時間內,幾條消息在有心人的安排下,迅速在修者界蔓延開來。

    第一是天地門仗勢欺人,仗著實力強橫屠滅了玄陽宗,仗勢欺人其實是說不上的,因為方逸并沒有仗著哪個超級宗門的勢,這只是玄陽宗逃逸的那些弟子流傳開來的。

    第二卻是天地門長老方逸,原布衣宗三島主,區區半步金丹修為便有搏殺金丹后期的實力,在連元海域之中引起了軒然大波。

    屠滅他人島嶼,這種事情每天在連云海域發生不知道多少,自然是沒人關注,第二條則是引起了諸多宗門島嶼的重視,至于方逸斬殺嚴立的事情,倒是沒有暴露出來。

    主要還是嚴向明對自家老祖太過自信了,認為只要元嬰不出,便沒人能傷老祖分毫,更何況,嚴向明一直以為老祖嚴立對付方逸應該是十拿九穩,結果等到嚴立身死,嚴向明瞬間有些慌亂,忘記了這件事情,緊跟著便被殺死,因此未來得及將方逸與嚴立的戰斗情況傳遞出去,最終的消息并不足夠準確。

    但即便如此,也足以震驚連云海域了,長久以來,已經在修者們腦海中形成的根深蒂固的境界等級,如今卻因方逸的出現徹底打破了,以往也有一些驚才絕艷堪稱妖孽的天才能夠越階而戰,但頂多也就是跨越一個小境界,方逸則是跨越了一個大境界和兩個小境界。

    這種跨度的越階戰斗,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以至于許多宗門島嶼對這種消息根本不信,隨手棄之。

    反倒是那些大型宗門或是超級宗門,對此事格外的重視,得到消息后便多方求證,想要得到關于方逸最準確的消息。

    也有些宗門島嶼對此卻是深信不疑,比如太古宗。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鄙虬偬炜粗乔閳,一臉的震驚,“方逸竟然能夠有媲美金丹后期修者的實力,也幸好當初咱們沒有與他為敵!

    “大哥,當初你可是處處刁難來著!

    公冶曉笑著揶揄了一句,隨后道:“不止如此,我猜以方逸的實力,隨時都能渡過金丹大劫,等他成就金丹,怕是能夠媲美半步元嬰了,甚至能夠斬殺半步元嬰也說不定!

    “才四十多歲的金丹修者!鄙虬俅ㄒ彩歉袊@道:“連云海域的歷史上,還沒有過吧!

    “反正我是沒聽說過!惫睍韵肓讼,又搖搖頭,說道:“即便是有,但也肯定沒有四十多歲便能媲美半步元嬰的存在!

    ……

    黃沙島,沙如風與沙海二人也正在看關于玄陽宗覆滅的情報,其中自然提及了方逸的實力。

    “這不是開玩笑的吧,半步金丹就能媲美金丹后期,那等他渡過了金丹大劫還了得?這件事情,怎么看都像是假的!

    和大多數人一樣,見到情報中記載的有關方逸的實力,沙海第一個反應便是不相信。

    沙如風卻是陷入沉思,過了好一會才開口說道:“彭斌,金丹后期修為,同級修者中難有對手,方雷,金丹初期修為,據代天南所說,除了瞬移之外,也有金丹后期實力,還有那龍旺達,煉化一桿招魂幡,斬殺同級修者,更是如同砍瓜切菜,再加上半步金丹境界便能媲美金丹后期的方逸,你不覺得奇怪嗎?”

    見沙海一臉錯愕表情,沙如風繼續道:“同境界無敵的修者本來極為罕見,可金鰲島這四位,卻是各個如此,不僅同境界無敵,還有兩位能夠越階殺敵,這些人單一出現也沒有什么,可怎么就偏巧都出現在同一處?”

    沙如風手指輕敲著桌子:“我仔細翻閱過這幾人的資料,方逸與龍旺達在十余年前加入布衣宗,成為布衣宗的三島主和四島主,大約一年后,彭斌與方雷也加入到了布衣宗之中,但卻不在布衣宗擔任任何職務,而是與方逸龍旺達同住在金鰲島!

    “這說明什么?”沙如風感覺自己似乎抓到了什么,眼眸中閃爍著光芒:“這四人應該本就認識,他們出自一個地方,擁有特殊的傳承!

    “也只有如此,才能解釋為什么這四人皆如此逆天!

    沙如風想了一下,說道:“我猜測,他們原來的宗門或者家族已經破滅,而他們四人也在逃逸的過程中走散,選擇加入布衣宗這種中小宗門島嶼,怕也是為了在重新崛起之前能夠保守住諸多秘密!

    沙如風背靠著椅背,輕聲說道:“這天地門,真是越來越有趣了!

    和當初的連智相仿,沙如風感覺方逸等人的出現,簡直就是天道賜予自己的禮物,來助自己突破最后一步,成就元嬰。

    凌霄宮,一座仙山之中,常樂山雙手背后,見常豐看完了情報,問道:“豐兒,你與方逸也算舊識,你覺得此事可當真?”

    當常豐看到情報中方逸的實力時,臉色也是驟變,沒想到八年過去,自己還沒渡劫成就金丹,這方逸卻是到達了半步金丹境界,實力媲美金丹后期。

    對眼中所看到的情報,常豐并不懷疑,當初在域外戰場中,方逸便有了堪比普通金丹中期修者的實力,如今修為再進一步,媲美金丹后期也不無可能。

    “雖然不愿承認,但我相信方逸有這份實力!背XS語氣平靜,道:“當初在域外戰場時,方逸便已經有了媲美一般金丹中期修者的實力!

    常樂山點點頭:“這種人物,把握不好便是禍害,鋒芒暴露的太早,怕是會給自己惹來不少麻煩!

    “三大圣地會不會找他麻煩?”常豐突然道:“老祖,那方逸據說只有四十幾歲,如今便有如此修為,幾百年后踏入元嬰境界也并非不可能!

    常豐試探著問道:“敢問老祖,若是此人踏入元嬰境界,老祖可是他對手?”

    常樂山淡淡瞥了常豐一眼,說道:“不要耍小聰明了,你所說的,我自然會考慮,不但我會考慮,其他的元嬰修者們都會考慮!

    “三大圣地之所以是三大圣地,皆是因為相互有所制衡,若是突然有一家出現了不可控的存在,另外兩家必不會甘心!

    常樂山拂袖一甩,背過身去,“你還是專注你自己的修行吧,至于方逸,說句你不愛聽的話,你與他已經不是對手了!

    便是如今的常豐,都有把握渡過金丹大劫,更何況方逸,半步金丹便擁有媲美金丹后期的實力,常樂山相信,一旦方逸渡過金丹大劫成就金丹,怕是直接便能成為申屠雄那個等級的人物,甚至更強。

    常豐想要到達那一步,還不知道要幾百年。

    常樂山扔下這話,身形消失不見,常豐則是暗自咬牙,誠如常樂山所說,他已經不足以成為方逸的對手,如今,只能寄希望于方逸展露的鋒芒會引來元嬰修者們的顧慮,將其給扼殺掉。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