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最強戰兵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囚禁女人的監獄
    甬道很長,不過周圍都有火,倒是不必擔心看不見的埋伏。

    蘇狂發現地勢越來越低,也就是說這里離地面越來越遠了。

    大概走了十分鐘,蘇狂覺得這里已經很潮濕了,如果沒有意外這里應該都能挖出水了。

    不過四周的水泥已經將墻壁磨的巖石,這里簡直是一個地下宮殿。

    終于,蘇狂的眼前寬敞了。

    蘇狂見到的是一個巨大的圓形廣場,里面有許多牢籠,每一個牢籠里都有許多女人,他們的雙眸里沒有任何身材,就像是死了一樣的壓抑。

    偶爾,蘇狂還可以看見那些看守的小弟隔著鐵欄桿猥瑣那些女人,不過那些女人就像是麻木了一樣不躲不閃。

    蘇狂有些震驚,難道這里就是一個淫窩?

    蘇狂的步子很沉重,不是他害怕了,而是替這些花季少女難過。

    當那些女人看見蘇狂的時候,紛紛露出了驚訝的目光,因為這里的小弟同意穿的黑色服裝,而蘇狂顯然不是這里的小弟。

    她們認得這里的頭目,自然知道蘇狂不是這里的頭目,她們的眼里先是顯現出了希望,不過片刻就消失了。

    到這里來的大多數是被抓了的女人,如果是男人幾乎都被殺了,蘇狂大概就是其中一個倒霉鬼吧。

    她們的雙眸再次沉寂了下去,不再看蘇狂。

    蘇狂大概數了數,一共有六十多個籠子,每個里面都有四五個女人,看樣子都是二十多歲,還很年輕,長的也都不錯。

    蘇狂覺得南宮缺就是個淫魔,對他的仇恨不禁有增強了幾分。

    蘇狂發誓一定要殺了他,如果他敢碰葉青秋半分,蘇狂絕對會將他挫骨揚灰。

    蘇狂站在那里,看著石頭座位上的南宮缺,忽然嘴角微微上揚,沉聲問道:“葉青秋沒事吧!

    蘇狂的目光狠毒,看的周圍好多小弟面露懼色。

    “好小子,到了這里還敢如此囂張,你知不知道你讓我變成了廢人?”南宮缺冷笑著問道。

    “當然了,如果想報仇盡管來!碧K狂昂首道。

    “哼,待會有你受的,我會讓你受盡人間的極刑之后死去的!蹦蠈m缺說著拍了拍手,葉青秋就被帶了出來。

    葉青秋見到蘇狂霍然眼前一亮,她想喊,可是因為太過激動竟然不知道該怎么說。

    “還有一個見面禮!蹦蠈m缺說完有一個女人被帶了出來,她很清秀,帶著幾分稚氣。

    蘇狂猛然一驚:“黃馨兒!”

    黃馨兒見到蘇狂立即哭了出來:“蘇狂你快救我們!

    蘇狂的眼中都是怒火,他的步伐很沉,一步一步的向南宮缺走去。

    “南宮缺,你知不知道你的死期到了!碧K狂走到南宮缺面前,冷聲問道。

    “蘇狂,我能如此短的時間內趕到龍海區再抓了你的兩個情人,你認為我會沒有準備?”南宮缺對上蘇狂的目光,冷冷的問道。

    蘇狂不語,現在他最擔心的就是南宮缺給黃馨兒和葉青秋下了藥,萬一蘇狂殺了他解藥可就沒了。

    黃馨兒臉色微紅,她想說自己不是蘇狂的情人,不過始終說不出口。

    葉青秋幾乎不在乎這些,她不知道黃馨兒和蘇狂只是朋友,但是她很平靜,仿佛覺得蘇狂有兩個情人也沒什么,只是一臉激動地看著蘇狂。

    見到蘇狂,葉青秋半個心就放下了。

    “蘇狂,你放心,她們兩個沒人碰,要是有人碰也是我先來了之后!蹦蠈m缺獰笑道。

    “你?你還有這個能力嗎?”蘇狂冷然道。

    南宮缺的臉色鐵青,他真的恨不得現在就殺了蘇狂,不過他還是忍了下來,只是冷聲道:“哼,我自有辦法恢復過來,不過你可就沒機會見到了!

    南宮缺饒了這么一大圈原來就是為了告訴蘇狂自己還不是廢人,還有機會恢復過來,而他還要強蘇狂的女人!

    “找死!”蘇狂冷聲說道,一雙鐵拳直接朝著南宮缺砸了過去。

    南宮缺稍稍后退,立即有一雙黑色的法杖擋住了蘇狂的拳頭。

    那個法杖很邪惡,就像是餓鬼一樣盯著蘇狂看,又仿佛有著無盡的吸收能力粘住蘇狂吸收蘇狂的體力。

    蘇狂瞳孔微縮,霍然出腿擋開法杖退了半步。

    蘇狂終于知道這個南宮缺為什么這么囂張了,原來是有高手在。

    他有了靠山,不僅要讓蘇狂死,還要掙回面子。

    “蘇狂,昨天你羞辱了我,今天我就要還回來,我要讓你知道,我南宮缺不是誰都可以惹的!”南宮缺近乎瘋狂的咆哮。

    蘇狂沒有半點心思理會南宮缺,只是打量了眼前的法杖老人一番,他的頭發很白,看樣子都有百十歲了,雙眸無神,就像是死人一樣。

    不過他的氣勢很強大,蘇狂能感覺到到他是一個高手。

    “你就是蘇狂?”法杖老人開口了,但是他的聲音竟然有點像是女人。

    蘇狂心頭一驚,隨即微微一笑:“蛇鬼老人,我沒說錯吧!

    蘇狂的微笑很陽光,仿佛可以照亮這個黑暗的地方。

    被囚禁的少女紛紛抬眼看向蘇狂,他們不相信竟然有人可以對抗那個老人。

    但是如果這個少年人成功了,他們就有希望離開這里了,擺脫悲慘的命運。

    老人微微笑了兩聲,胎教走了下去。

    蘇狂站姿臺階上,看著法杖老人走過自己的身旁,沒有說話。

    他穿的是鐵鞋,聲音很大,踩在石頭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捋了捋胡子,好人看了看眼前的少女的身體,不禁得意的笑了起來。

    “老淫蟲!”黃馨兒罵了句。

    老人臉色大變,霍然回頭,法杖一揮一道黑色煙霧朝著黃馨兒包裹去。

    蘇狂目光敏銳,盯緊了老人的動作,飛身一躍直接擊倒兩個看著黃馨兒和葉青秋的嘍啰,奪過兩人躲開了那黑色的濃霧。

    黑色的濃霧包裹了倒下去的嘍啰,兩個嘍啰立即撕心裂肺的叫了起來,隨即被黑色濃霧毒的渾身膿皰,看起來很嚇人。

    “好歹毒!碧K狂皺眉說道,那些膿皰很大很嚇人,簡直就是二戰時期日本人做毒氣實驗的慘狀。

    蘇狂對于那段國恥最為深刻,甚至后悔自己晚生了幾十年,不然一定拋頭顱灑熱血抗擊日寇,今天看到那個老人的法杖竟然散發出日本人研究的毒氣般的東西,心中的怒火已然壓制不住。

    “哼,今天不要說是她們兩個,你也走不出去!崩先顺谅暤。

    “師父,現在就殺了他吧!蹦蠈m缺惡狠狠地說道。

    “哼,不著急,好不容易有個小蝦米陪我玩,怎么能這么快就弄死那!崩先朔餍湔f道。

    蘇狂眼神很尖,他看了看老人的步伐,確定他真的有點本事,不過蘇狂并不怕,因為蘇狂就沒有怕過。

    “沒錯,我也好久沒有碰到你這種可以和我動手的蝦米了,就讓你多活一會!碧K狂說著安慰嚇壞了的黃馨兒和葉青秋。

    “你怎么也被抓來了?”蘇狂好奇的問黃馨兒。

    “我本來去逛街,結果被人騙到了角落里,然而就被抓來了,不過那個男人說我只是誘餌,還說讓我看一場好戲,蘇狂,你不會得罪了他們吧?”黃馨兒問了個很傻的問題,如果蘇狂不得罪他們他們何必為難蘇狂。

    不過黃馨兒的意思自然不是疑問,而是驚訝,她覺得蘇狂似乎誰都不放在眼里,任何人都干得罪,對于蘇狂她很好奇。

    “沒事,不必擔心!碧K狂笑著安慰道。

    蘇狂知道此人是昆盟的副盟主,既然如此蘇狂也不急著動手,倒是想要知道點龍冊的事情。

    “老家伙,我看你并沒有信心殺了我!碧K狂故意高傲的說道。

    老人目光一寒,不夠卻不生氣,只是淡淡的問:“何以見得?”

    蘇狂嘴角微微上揚,似乎很不屑:“如果你有把握,那么何必故弄玄虛讓董傲天勸我加入你們昆盟?還說我的名字已經在龍冊上了,就算不加入你們也說不清了!

    蘇狂說完不禁暗自高興,今天的收獲可大了,從這個老家伙的嘴里一定能詐出點東西來。

    老人微微一愣,隨即法杖轟然落地,一聲悶響響徹四周。

    “我何時讓董傲天勸過你?有何時讓你加入過昆盟?你以為我怕你們區區狂炎幫嗎?小子,不要以為學了幾手功夫就了不得了,記住,天外有天啊!崩先苏f完胸口劇烈喘息,似乎氣壞了。

    蘇狂心里納悶,這個老家伙武功不低,怎么氣量如此小。

    這倒好,蘇狂問什么倒也簡單了。

    “既然如此,你沒有讓董傲天勸我加入昆盟??哈哈,真是可笑,我看你是年紀大了要面子,昆盟的龍冊就掌握在你的手里,不是你讓的又是誰?”蘇狂立即逼問道。

    一股凜冽的殺氣涌現,老人似乎發怒了。

    那些被囚禁的女子不禁閉上了眼睛,他們不想看到蘇狂死的樣子。

    “龍冊在盟主手里,和我有何干,我看你小子不看看我的本事是不會死心的!”

    說完,老人法杖一揮霍然沖向蘇狂。

    蘇狂心里微微一笑,這個老家伙真是傻得可愛,竟然這么見到就說出了龍冊的所在。

    蘇狂的拳頭同樣不是吃素的,立即揮拳迎接。

    一來二去,老人漸漸感覺到了蘇狂的力量,他終于知道蘇狂并不僅僅是一個普通人,應該也修煉過古武功法。

    “好小子,看來不讓你見識下我的真本事是不行了!”老人說著,目露寒光,一聲大喝,身上立即陰氣聚集,他的力量直接暴漲了三倍!

    蘇狂退后半步,凝神看著,老人的實力的確不容小覷?词装l請到

    請分享

    aa2705221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