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最強戰兵 > 第九百八十一章 幫純子修煉
    心里有些難過,不過轉念一想,若是就此成了蘇狂的女人,也沒什么不好。

    至少蘇狂不會不負責吧,他冒著危險救了一群不算太認識的長老,可見是一個十分負責人的男人。

    敲定了新色,純子竟然分開雙腿,閉上眼睛大吼一聲:“來吧!

    蘇狂激靈一下子,還好本來就沒有想要把純子怎么著,不然那挺起來的小兄弟還不得被嚇得萎靡不振了!

    “我說純子,你這丫頭嗓門能不能小一點,別老是一驚一乍的,嚇得我這小心肝撲通撲通的,本來還有幾分興致的,被你這么一嚇,全都沒了!

    蘇狂的聲音中帶著幾分哀嘆,純子一愣,立刻委屈了:“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哼,你是不是故意的只有你自己清楚!碧K狂瞄了純子一眼,理直氣壯的說道。

    本來是蘇狂強行脫了純子的衣服,應該是純子興師問罪才對,可是現在卻是反過來了,純子還渾然不覺,一臉茫然,只是蘇狂在一旁偷偷的笑了。

    好一會,純子才發現自己被蘇狂耍了,立刻坐了起來指著蘇狂怒道:“蘇狂,你竟然敢耍我!”

    “可別,我可不敢耍你!碧K狂立刻擺手解釋道:“這寒冰床是難得的修煉法寶,而且溫和無比,對于人體傷害比較小!

    “你是妙如雪前輩的徒弟,這等好東西我沒想到你都沒用用過,所以今天給你個機會,讓你試一試!

    蘇狂這么一說,純子倒是想起來了。

    自己小的時候,師父就說過修煉的話,在寒冰床上不但事半功倍,而且對身體也很有好處。

    而且妙如雪十分認真的告訴純子,這寒冰床是寶貝,很難得了,所以一定不要浪費了。

    蘇狂一愣,既然純子知道這寒冰床的厲害,當年怎么會不用?蘇狂感覺得出,純子體內的氣息明顯沒有使用過寒冰床啊。

    若是純子開始修煉的時候就用寒冰床,加之妙如雪的栽培,此時突破到天尊,還是很有可能的。

    “我當時吧覺得這床太冷了,所以還是喜歡師父的暖被窩……”

    噗,蘇狂真想一巴掌把這丫頭打飛了,這尼瑪也算是理由?現在蘇狂終于明白什么叫做身在福中不知福了,這寒冰床不知道是多少天尊級別,甚至是天尊級別以上的修士拼了性命爭奪的,可是這個丫頭,竟然嫌棄這寒冰床太冷!

    見蘇狂無語,純子繼續解釋道:“其實,師父早就跟我說了,我就是資質不好,修煉沒有成績,師父也不會不管我的,沒人能欺負我,嘿嘿……而且師父的法器很多,這寒冰床不過是其中一種罷了,我若是想要,以后有的是!

    純子眉飛色舞的說著,得意的表情讓蘇狂恨不得上去踩上一腳。

    ***,老子花費了很大精力才弄到手的東西,合著純子竟然只是一句話的事情,就能到手,而且還是人家棄之不用的。

    當然,蘇狂也知道純子說的都是真的,妙如雪這個女人雖然有些古怪,可是蘇狂的出她是出身大族,光憑一道仙華山洞府的陣圖和毒龍鼎這兩樣法器,蘇狂就能判斷出妙如雪的家底到底有多麼深厚。

    “那當時面對黑蛟,你怎么不找你師傅來幫忙?”蘇狂挑眉反問,誰知道這丫頭嘿嘿一笑:“我是怕打擾了師傅練功,再說有你保護我,不也沒事,我早就看出來了,你是有本事的,就是想確定你是不是會不顧性命的保護那些人!

    “我還真沒看錯,你還真是個大好人,若是當時一長沒有來,你也不用擔心,師傅給我一枚爆裂龍嘯符紙,我只需要一滴血就能促動他,別說是歐陽天那種貨色,就算是地武王者的修士來了,咱們也能抵抗一下,然后伺機逃走!

    純子越說月興奮,蘇狂臉上瞬間布滿了黑線。

    感情自己拼死拼活的在純子眼里就只是看xi了?這個死丫頭竟然騙了自己!

    嗖的一下,蘇狂腿部肌肉稍微收縮,隨即狠狠地發力一下子跳到了寒冰床之上,直接將純子撲倒在了身下。

    “呀?蘇狂你干什么?”純子瞪著閃亮的大眼睛,一臉驚慌的看著蘇狂。

    “哼,你這小丫頭竟然敢騙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說著,蘇狂一只手捏住純子胸前的挺起,另一只手撓著她的癢癢肉。

    “哈哈……哎呀……哈哈蘇狂我錯了,你饒了我吧……哈哈!

    被蘇狂一陣撓癢癢,純子眼睛里都快笑出淚水了,好半天蘇狂才算是放了她,坐在寒冰床上,純子眼角帶著淚花,一臉受氣小媳婦的模樣看著蘇狂。

    “純子,我發現你受委屈的樣子更加好看!碧K狂對視純子,半響后忽然笑著說道,忍不住伸手捏了純子小鼻子一下,瞄了她下面的黑草叢一眼:“怎么?你還真的不怕我看啊!

    “哼,是你強行扒了我的衣服的,你完蛋了,我要找師父告狀!”純子想起自己不但被蘇狂看了,還被蘇狂摸了,感覺自己虧大了。

    “哈哈,隨便你,反正你師父還要把你許配給我,你若是說了,咱們說不定還這能成了!

    ?

    被蘇狂這么一說,純子傻眼了,發現自己申訴無門,被欺負了只能自己默默承受,瞬間眼圈就紅了。

    “蘇狂,你個壞人!

    “我開玩笑的,你個小丫頭還沒發育,我對你壓根沒興趣!

    “快,坐好了趕緊修煉,這資源可不是誰都能享受的,你師父從小就是太嬌慣你了,我今天要好好教教你!

    說著,蘇狂坐在純子身后,出掌抵住純子后背,稍微發力運轉火屬性武技,將自己的烈焰真火靈氣傳入純子體內。

    “憑我的火屬性規則和寒冰之氣的規則,若是你資質可以,應當可以領悟很多!

    蘇狂說著,慢慢的減弱靈氣,將烈焰真火武技的規則降到最低。

    純子此時肌膚和寒冰床沒有任何障礙的接觸,可以真切的感覺到那種冰屬性的氣息和規則,同時被寒冰床滋養,純子靈氣充沛,想要修煉幾乎只是瞬間的事情。

    “你師父修煉鬼玄火,若是你能修煉一部分烈焰真火武技,兩人聯手,可以發揮出更強大的力量!

    “不過可惜,你師父的體質太過陰寒,而且修煉冰屬性武技根深蒂固,只有鬼玄火這種偏向陰屬性的火屬性武技適合她,所以烈焰真火武技,就靠你領悟了!

    說了這么多,純子忽然明白了,蘇狂不但是要幫她適應寒冰床,利用它吸收靈氣,還要教會她烈焰真火武技!

    “不行的,我資質不高,根本學不會!奔冏哟蛲颂霉牧,無奈蘇狂在她的身后根本不松手,不給純子后退的余地。

    幾次試探之后,純子發現蘇狂態度堅定,無奈之下治好硬著頭皮試探著修煉了武技。

    蘇狂也沒閑著,一面為純子輸送烈焰真火武技的規則,同時還給她講解了真火的修煉方式。

    此時龍神也修煉完了,看到蘇狂之后一臉無奈加嫉妒,不過嘴里還是警告道:“你這小子,竟然連真火這種至高的武技都不在乎,說送人就送人!”

    “哈哈,師父啊,就當是我收徒弟傳授武技了!碧K狂開玩笑說道,龍神不說話了,也不好意思看純子那白刷刷的后背,竟然丟下一句我繼續修煉了,便是離去。

    蘇狂看純子領悟了一點烈焰真火的武技規則,眸光中不自覺的留露出驚喜的神色。

    沒錯,純子的資質并不低,甚至可以和妙如雪比較,只是妙如雪太過寵愛她,導致她沒有激發出自己的潛力,此時蘇狂稍微冒險將自己所有的火屬性武技靈氣稍微增強,片刻便是讓純子感悟了其中規則。

    當然,若是純子沒有及時領悟并且運用,蘇狂也會在適當的時候撤出,絕對不至于傷害到純子。

    深吸口氣,蘇狂稍微放松了下來,緩緩地收回雙手,此時已經不用擔心純子了,蘇狂倒是要考慮考慮自己修煉。

    畢竟自己不能在這里逗留太久,早晚是要回大火國去,這冰床面積之大,蘊藏的靈氣之強盛,蘇狂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全部利用,自然是要在有限的時間內多多利用一些了。

    想著,蘇狂開始全力的吸收靈氣,并且轉化為自己使用,進行修煉。

    純子緩緩地睜開了眼睛,身后的大手離開,她微微轉動白皙的玉頸,看著蘇狂正在修煉,不禁微微一笑,隨即下床穿上了衣服,趴在寒冰床旁邊看著蘇狂修煉。

    現在純子的靈氣運轉十分的順暢,沒有半分的不適應,當然這多虧了蘇狂運轉靈氣的時候對純子的照顧,讓她順利使用冰床的靈氣,并且感悟了火屬性武技!

    修煉了一夜,蘇狂已經二十多個小時沒有吃東西,純子這時才出去,找來幾只雪山中的小動物,烤了肉等著蘇狂修煉結束給蘇狂吃。

    那濃濃的香味,讓正在修煉的蘇狂都忍不住有點分心了。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