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最強戰兵 > 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 今天的事
    最重要的是,蘇狂本身也沒有害樊姬的理由!

    身為葬雪使者,連自己最親近的師傅,都不能完全的相信,說起來,這個世界上,還真的沒有她們可以完全相信的人。

    所以對蘇狂的防備,倒是也在蘇狂的預料之內。

    華夏的那些頂級特工,也同樣是連自己的最親近的人,都不會完全相信的存在。

    正是如此,他們才能更出色的完成任務,生存的更長久。

    樊姬的眸子很好看,不屬于華夏人那種純粹的黑色,同時也不像是西方人那種藍色紫色的很明顯的顏色。

    那種淡淡的顏色,好似褐色,又好似一種隨機生成的晦暗的顏色。

    此刻眼瞼微微一動,竟然有幾分清幽的感覺。

    那種意境,是一般人無法體驗的。

    “你動手吧,我可以相信你!狈С谅曊f道。

    蘇狂點點頭,不過還是深深的看了樊姬一眼。

    葬雪使者,和特工這個職業其實十分的相似,他們并非是沒有感情,只是接受的訓練和任務,實在是要讓他們任何一分鐘,都要保持絕對的警惕,要懷疑身邊的任何一個人。

    這種職業病,會延續到他們死去。

    蘇狂的手輕輕地靠近樊姬,一道道靈氣從手中發出,樊姬按照蘇狂說的,開始減緩自己丹田內的靈氣的強悍攻勢。

    但是她仍然無法完全的接受蘇狂。

    就算是樊姬心中其實已經將蘇狂看做最重要的人了。

    “首先你的內心不能抗拒我,只有如此我的靈氣進入你的身體,才能最大限度的發揮作用,若是我們之間的靈氣彼此發生了沖突,后果怕是不堪設想!

    蘇狂盯著樊姬的眼睛,一字一頓的說道。

    樊姬咬著牙,不過還是深深的點了點頭。

    明顯那緊張的肌肉漸漸地放松了,蘇狂抓緊這個最好的機會,這一個瞬間,樊姬才是最放松的,過了這個瞬間,她就算是放松狀態,也會稍微有點警惕和防備。

    啊……

    樊姬忽然喊了一聲,不是因為疼痛,而是因為蘇狂的大手,十分生硬的放在了她的平滑小腹上。

    這一輩子,她還沒有被男人碰到過手,更別說是小腹了。

    “堅持住,我知道會很痛苦,但是只要你可以承受住痛苦,我可以保證一定可以讓你安然無恙!”

    蘇狂凝視著樊姬的眼睛說道。

    樊姬只是點頭,同時凝聚心思去運轉自己丹田內的靈氣,配合蘇狂,然而心思卻是早已經亂了。

    “樊姬啊樊姬,你到底是如何落到這一步難道自己不清楚嗎,怎么現在竟然還走神,現在你的手里攥著的可不是你自己的性命,就算是你不怕死,可是也應該考慮考慮蘇狂吧!

    樊姬努力的控制自己的心思,集中注意力,還別說,這個理由是所有理由中,最有用的一個。

    樊姬竟然漸漸地平靜了下來,開始緩緩地恢復丹田的靈氣。

    “還好,不愧是葬雪使者,反應能力和意志力都不是尋常人能比的,如此配合的話就輕松多了!

    蘇狂忍不住暗暗地夸贊,當即手一動,加大了力量。

    瞬間樊姬感覺自己的小腹一陣火辣辣的感覺,那大手的溫度她感受的十分清楚。

    那么的沉穩,有力,甚至樊姬有一種想要張開自己的身體,任憑蘇狂的大手探索的沖動。

    那是本能的反應,樊姬自己都震驚,竟然會有這種想法,被自己嚇了一跳。

    化解!

    蘇狂心思一動,瞬間吞天神功的力量爆發。

    樊姬還沒等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么,忽然體內一道靈氣,竟然莫名的被吸入了吸塵器一般,嗖的一下消失了。

    同時,蘇狂的體內竟然多出來一道同樣的靈氣,在蘇狂的體內亂竄,只可惜蘇狂運轉的是吞天神功,那可怕而強大的規則,直接將吸入體內的靈氣碾碎!

    “就是這個功法了!狈闹姓鸷,自己百思不得其的功夫,就在自己的眼前。而且最可怕的是那功法的力量竟然還進入了自己的體內,開始粉碎自己亂竄的靈氣。

    “更準確的說,是吸收了我體內的靈氣,甚至有一部分,直接在我的體內演化掉了,將那些靈氣,竟然生生的化作了虛無,真是可怕的功法,一個天武二元丹的人族修士,竟然擁有將我這個武圣一元丹強者靈氣演化的能力,如果不是規則強大到超過我們的想象,憑借等級來說,蘇狂不可能有這個能力!

    樊姬終于將心思從自己的身體上移開了,她現在更關心的是蘇狂的功法。

    試問普天之下,別說是雪城和冥鬼之城了,就算是霸天一族,也未必有這般強大的手段吧。

    若是霸天一族可以演化高于自己等級修士的靈氣,怕是就不是現在這般姿態,還需要平衡各方力量了,早就可以君臨天下,以絕對的強者姿態,讓所有人完全的臣服。

    “恐怖,恐怖。這功法別說是一級大星域內了,就是更高的星域內,也未必擁有這恐怖的功法,到底是怎么回事?蘇狂的身份又是什么,此人救我難道只是因為好心?還說因為一點戰友的情誼?這些太沒分量了,在這個世界上,有人還會在意這點情誼嘛,但是我只是葬雪的一名使者,根本沒有讓他施展這功法的本錢……”

    樊姬越是想不通,便是越想的入神。

    蘇狂終于深深地松口氣,暗道奶娘的,沒見過這么倔強的小妮子,讓她放松的時候,偏偏是不聽話,害的蘇狂舉步維艱,現在總算是好了,樊姬別說是放松了,簡直是完全不管了,她的丹田靈氣完全是自動樊姬而已,加上蘇狂外來靈氣的演化力量驚人,那些不受控制的靈氣自然沒有心思擾亂樊姬的丹田,此刻正跟蘇狂大戰。

    蘇狂若是直接讓樊姬放棄自己身體的控制權,什么都不管,樊姬身為葬雪使者,一定會起疑心,這一點不用說,蘇狂也能想到,所以才退而求其次,讓樊姬減緩對靈氣的壓力。

    現在好了,蘇狂也不用擔心錯誤的演化樊姬丹田的靈氣,吞天神功vs樊姬體內不受控制的靈氣,敵人簡單明了,不會誤傷。

    而且吞天神功到底是干什么的功法,那是再明白不過了,吞噬靈氣,那簡直是家常便飯啊。

    “小寶貝們,來吧,現在我可是要胃口大開了!

    啊……

    樊姬好似從噩夢中驚醒過來一般,她感覺自己體內好似有什么東西消失了一般,瞬間一道強大的力量變化。

    “我這是……竟然恢復了?”

    樊姬震驚的瞪大了眼睛,剛才走神的時間沒有多久,難道蘇狂竟然搞定了?

    嗯……

    樊姬差點沒有對蘇狂出手!

    又羞愧又憤怒,她還是黃花大閨女,從來沒有被男人怎么碰過,而現在蘇狂一只手緊緊地捏在她的左乳fang上,而且還在不斷地加大力量,讓那形變更加的明顯。

    而另一只手,算是稍微老實一點,放在她的額頭上,好似鎮壓者什么一般。

    “混蛋!”樊姬怒吼一聲,當即出掌,蘇狂眉頭一皺,心道你個忘恩負義的丫頭,要不是老子費盡心思,你能這么快就恢復到如此生龍活虎?怕是早就跟閻王爺下棋去了,討論自己下一次投胎的問題,搞不好閻王爺也是個色mo,趁機來個潛規則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老子耗費了那么大的心力,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

    你就這么直接出手打我?

    也還好此刻的樊姬不是一個武圣一元丹的強者,而是一個靈氣幾乎耗盡的女人,況且有一樣東西被蘇狂抓的變形,樊姬現在渾身都熱了起來,出手竟然也沒了準頭,加上靈氣幾乎被吞天神功演化,丹田內的靈氣又沒有及時的調動,那一掌竟然是軟綿綿的打在了蘇狂的胸口。

    看上去,不像是出手攻擊,反倒像是輕輕地摸著蘇狂的胸口。

    “樊姬使者,你我現在算是扯平了,我摸了你,你也摸了我,但是身為一個正直的修士,我有必要告訴你,如果不這么做,也無法完全的演化你體內的靈氣,到時候吃虧的還是你,現在你體內的靈氣被我清除的差不多了,你就這么報答你的恩人?”

    蘇狂終于深吸口氣,雖然很不舍得,可還是收回了手,松開了樊姬。

    瞬間,樊姬癱軟在了地上。

    不過那小眼神,那小模樣,還是一臉的憤怒,好似誓死也不會放過蘇狂一般。

    “你體內的靈氣亂竄,已經不只是在一個部分了,身上的所有部位都有,如果我是靈氣充足的情況下,倒是也可以直接全部演化,但是你也知道,剛才對付鬼叉,我也沒少出力,所以只好通過移位的辦法,更加靠近沒有被演化的靈氣,才能達到完全幫你解除危險的目的,所以我剛才就……”

    “夠了,別說了!狈Ф⒅K狂,惡狠狠的說道。

    “今天的事情,就當沒有發生過,你不能跟任何人提起,你……你捏過我……明白嗎?”

    樊姬紅著臉,恐嚇道。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