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最強戰兵 > 第二卷_第1991章 陣法學徒
    群星之城。

    《西游記》和《三國演義》的原作者蘇狂,已然被謀殺者擄走的消息,已經傳得沸沸揚揚。同時,《金瓶梅》的作者樊記,也同時消失得無影無蹤,那也是一樁笑談:很顯然,樊記就是蘇狂的馬甲嘛。

    哪有蘇狂消失,樊記跟著就消失的道理?

    接下來,無數人都在密切關注著蘇狂的安全問題,同時城主府也在緊鑼密鼓地搜索蘇狂下落……當然,那純屬是幌子。

    薛墨笑得格外歡暢:“謝謝你,神秘殺手!哈哈,沒有蘇狂的神作后,西游,金瓶,三國都將腰斬太監掉!就算找人續寫,又能夠保持原著的味道嗎?哈哈。金瓶和西游尚可,前者無非就是搞出一群美妞仙子,讓西門慶各種蹂躪就是,滿足所有讀者的****;后者嘛,就是不斷安排妖怪出場,讓孫悟空毆打嘛。只是……口碑最高,最為火爆的《三國演義》,卻是根本就沒法抄襲,也沒法跟風,只能從此遺憾地結束!

    所有關注蘇狂安全的家伙,根本就不清楚,城主府固然已經派人在搜索,但卻敷衍得很。因為只有蘇狂死掉,才能夠令他們接下來的賺錢計劃推廣下去,從小說旗艦店的生意中分一杯羹。

    常太虛也未曾令長生商會派人去找,因為只要蘇狂蹬腿嗝屁,他就能名正言順地占據小說旗艦店,獨家占有那三本作品!從今往后,所有的利潤100%將歸長生商會所有。而蘇狂完蛋后,蘇狂給封無忌的那一成股份,也自動廢棄。

    盡管說,雙方簽署的合同中,曾經明文規定著:一旦蘇狂出現安全問題,常太虛必須派人搜索30日,如果依舊生死未卜,那小說旗艦店的生意就歸常太虛所有。但在30日內,常太虛卻是沒有資格染指小說旗艦店?墒,常太虛很篤定地認為蘇狂必死無疑,因此他才懶得顧忌所謂的30日限制條款。

    一個已經被吞噬的死人,有資格跟他啰嗦嗎?

    再說,就算蘇狂真的安然無恙歸來,那又能如何???

    憑著武神大人的存在,哪怕常太虛做任何事情,蘇狂都只能老老實實地閉嘴忍受!

    何況,群星商會正在摩拳擦掌,找人合作搞《東游記》和《四國大戰》,力圖搶占市場,而30日后說不準原本屬于他們長生商會的顧客,都已經變成群星商會所有。因此,商業戰爭迫在眉睫,根本就沒工夫耽擱。

    ……

    蘇狂對群星之城中的風起云涌,一概不知,他又鉆回自己的囚室中,長吁短嘆著:“該死的……陣法知識太晦澀艱深啊,我想逃出此地的唯一生路,沒想到因為自己的無知而堵死!如果我能夠有活著出去的機會的話,我一定會老老實實研究陣法!”

    蘇狂在修煉上,畢竟是半路出家。

    他來自地球都市,根本就沒有任何接觸陣法的途徑,哪怕后來跌跌撞撞地踏入修煉之路,但卻根本沒啥底蘊,只能一路將腦袋拴在褲腰帶上拼殺,走出一條血淋淋的修煉之路來。

    因此,蘇狂一直懂得且擅長的,只有殺,殺殺殺殺殺殺殺。!

    殺出一條長生不死之旅,那是蘇狂原本的道路。

    他根本就沒有系統化傳授他一些修煉知識的恩師,更從來沒有跟陣法大師和煉器大師有太多接觸。但現在蘇狂卻是清晰意識到:除非自己能夠建立勢力,否則的話,他就必須自己搞懂陣法和煉器。

    散修們,往往在修煉之余,就得搞點陣法、煉器、符篆等等,糊口的本事。

    畢竟,沒有宗派供奉的話,哪來的修煉資源一直讓你閉關?必須得親手去賺錢才行!而蘇狂,盡管有些能夠在大星域中賺錢的本事,他的小說旗艦店也是風靡全城持續火爆,但他卻是居安思危,決意學習陣法。

    陣法,堪稱異界版“知識就是力量”的最佳闡釋!

    它能夠讓一名武圣,輕易地抗衡武神,只要你的陣法夠強悍,只要你投資的資源夠多,絕對能夠擋得住任何武神的來襲。而對蘇狂來說,只需他搞定陣法,就能夠將地下基地中的那座陣法據為己有。屆時,他不僅能夠活命,甚至能夠蹂躪瘋癲武神和陰影魔龍!

    而且,蘇狂深知:小說旗艦店的生意已經失控。

    他盡管預料到,生意會火爆,但萬萬沒想到,在娛樂匱乏的群星之城中,人們第一回接觸到小說故事,會那樣瘋狂,武圣們甚至都會為爭論書中人物孰強孰弱私底下約戰,斗得你死我活!

    但正因如此,蘇狂卻是很憂慮,甚至長吁短嘆,以為他很清楚一件事:“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當小說旗艦店的生意興隆超乎想象時,必然會惹來滅頂災禍。因為執掌群星之城的,是三大豪門和他們旗下的三大商會,現在自己燉出一鍋肉來,群狼環伺,偏偏自己卻只是一只兔子,難道那些家伙就任憑自己大賺特賺?

    世道是很陰暗的,對此蘇狂一清二楚。他的一輩子盡管年輕,卻已經是歷經滄桑,對那些貓膩和齷齪可謂門清的很。

    尤其是長生商會,別看常太虛那小子一直在吹捧自己,滿嘴贊嘆,但他跟自己接觸時,卻是頻頻有詢問寫法和故事的意向。當然,常太虛都是打著自己也技癢的幌子。

    一開始,蘇狂簡簡單單地告訴他一些基本的,當然說對說錯蘇狂自己也不甚清楚,因為他本就是抄襲家,根本就不懂寫故事。

    而后來,蘇狂卻是隱隱約約地得知,在招募小說家的商會中,同樣有長生商會的存在。

    那時候,蘇狂就心知肚明:常家高層,必然已經肉疼那50%的分成,意圖一腳將自己踢掉。畢竟,那樣一筆恐怖的靈石入賬,恐怕武神大人都得為之心動啊,常太虛那家伙奸猾得很,又豈能免俗?

    到后來,當在常家的酒宴上,常太虛袖手旁觀,放縱陳家陳梟傲對付自己時,蘇狂就已經確信無疑:常太虛已經跟自己決裂,他已旗艦店生意的準備。

    甚至,當瘋癲武神現身時,蘇狂的第一印象就是:常太虛如此急躁地想對付自己?

    但現在,蘇狂卻是獲得一個跟武神分庭抗禮的機會——地底神秘大陣!

    一座由來自二級大星域的陣法大師所獨創的作品,能夠令武神瘋癲,讓陰影魔龍束手無策。

    一旦自己僥幸得手,能夠煉化和操縱陣法,那意味著,蘇狂將能夠在陣法中抗衡封家、常家和薛家的武神,讓陣法成為一個獨立王國,沒有任何人能夠插手。

    屆時,自己將小說旗艦店搬到此地,誰也休想再插手他的生意。

    倘若常太虛做得很離譜,那他就一腳將常家踹掉,獨占生意,禁止任何人的插手!只要他的陣法能夠抗衡武神,小說旗艦店就能夠持續火爆,根本無需擔心別的。

    那時候,自己也沒必要給其余想合作的豪門50%利潤,相信只需三成,就會有無數商會愿意屁顛屁顛地跑來。

    當然,所有的基礎,都是蘇狂必須將陣法搞定。所以,他正焦頭爛額地在抄錄著那些符文,準備看看,多描摹10遍,是否能夠將其領悟,起碼也得記憶得滾瓜爛熟。

    從無到有,著實是麻煩得很。偏偏,玩轉陣法,沒法像蘇狂在地球入手ipad時,稍微搞搞就能輕易操縱。因為陣法的系統,非常的縝密復雜,而且陣法師們也沒有將其簡單化的興趣。

    對此,蘇狂只能無奈地老老實實鉆研。

    幸好,謝天謝地,一些對蘇狂來說格外晦澀的東西,納蘭冰卻是撅著粉嫩紅唇,笑嘻嘻地說:“蘇狂哥哥,如此簡單的陣法常識,你竟然都不懂嗎?那可是陣法的入門符文呀!

    正在傳授納蘭冰的蘇狂,終于是露出狂喜來。

    在那名已經隕落的神秘前輩提供的一系列陣法資料中,有著無數或簡單或復雜的符文,他由淺入深地講解陣法的玄奧。就好像從死者運算,一直說到方程,最終講解到微積分高等數學一樣。但蘇狂,卻是阿拉伯數字都不認識的文盲。

    那位前輩自然從未料到,他所選擇的衣缽傳承者,竟然對陣法一無所知,所以蘇狂才陷入尷尬窘地。

    而現在,曾經接受啟蒙教育的納蘭冰,竟然精通那些基礎的陣法知識,對蘇狂來說,無疑是雪中送炭!

    安安靜靜的樊姬,依舊滿腦子的渾渾噩噩,玩著蘇狂給她的玩家,一直呆在角落中天真浪漫地笑著,對蘇狂和納蘭冰的陣法學習一無所知。

    而納蘭冰在傳授蘇狂一些符文后,已經滿足虛榮心,反倒是覺得無聊,登時撇撇嘴,也跑去跟樊姬玩家家酒的游戲。那讓蘇狂一陣無奈,最終,他只能老老實實地用獎品來誘惑她,才能夠勉強地讓納蘭冰滋生出一點興趣來。

    于是,蘇狂持續哄騙小女孩整整五日功夫。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