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我的老婆是雙胞胎 > 第3079章 何人殺我徒兒
    李一飛不是那東西,自然不知道對方是不是甘愿去死,還是一心不想死,這不重要,因為他要殺了它,所以它要死,李一飛自然不是濫殺無辜的人,但眼前這個東西必須死,理由已經說過了,所以在說完那番話之后,李一飛便再次舉刀,沒有什么繁復的招式,李一飛的目的簡單。

    殺了它!

    地下的空間很幽暗,暗到睜開眼睛也看不到什么,不過墨武刀說過之處會沖開一片空間,因為速度太快,所以很快李一飛周身的邪氣和寒氣便都已經被他沖開。

    墨武刀所向,斬開一切!

    嗷嗷慘叫著,女孩的弟弟反撲過來,四肢抓撓,寒氣和邪氣同時噴灑出來,如果是普通人做夢也不要想著擋住這兩股氣,可惜面對的是李一飛,真氣激發,進入金丹期后,照比之前的先天之境絕不是同一個人,深厚綿遠的真氣凝縮成丹,讓人有種修為無窮盡的感覺。

    當然,這是對上低于自己,或者同修為的修者的時候才會有的感覺,若是對上那些元嬰期的變態,李一飛還是會灰頭土臉,。

    墨武刀所向,女孩的弟弟左沖右突,狼狽不堪,看起來像是一個沒了方向的蒼蠅,李一飛提防著它的爆發。

    果不其然,眼看那東西就要被李一飛砍爆之時,就見它突然慘叫一聲,那聲音難聽之極,讓人心生厭惡,同時它的身體猛地一縮,竟然縮成了巴掌大小,黑黢黢的一團,朝著李一飛電射而來。

    李一飛舉刀而迎,就見那東西瞬息而到,撞碎了李一飛的真氣鎧甲,尖端猛地伸出來兩只尖銳鋒利的爪子,抓向李一飛的胸口,竟是想要抓破他的胸膛趁機而入。

    這一招被稱為奪舍,在女孩弟弟第一次吃修者的時候便用過,那時候它還很弱小,面對一個修者,它就是用這樣的方法,撕開了對方的胸口,用手攥住對方的心臟,然后砰的一聲,捏爆了心臟。

    但是這一次它沒能成功,因為對方太強了,它有限的靈智還來不及去責怪姐姐怎么給它找來這么強的一個修者當食物,也來不及去思考吃不下眼前的食物它該怎么辦!因為它已經要死了,因為它的面前多了一把刀,一把直劈面門的刀!

    它的面門本來就被砍出一個缺口,本來就已經是受傷的地方,再次被那把黑刀砍中,它的狀況能好才怪,不過更讓它驚恐的是對方是怎么抓到它的?它已經變得足夠小,速度足夠快,那雙伸出來的爪子足夠的鋒利,但是對方還是擋住了,他的皮膚比自己的還要堅硬,爪子上傳來的阻滯感可以清晰地反應出來。

    沒有給它過多的反應時間,李一飛手中用力,真氣調動,墨武刀迸發,撕拉一聲砍破了面前的怪物,李一飛可以確定這已經不是人了,所以,墨武刀繼續向前,想要一刀斬碎它。

    嗤!仿佛是氣球泄了氣,墨武刀劈開面前的怪物,刀氣灼燒,這東西還不到元嬰期,所以只有一條命,李一飛將它縮小后的身體劈碎,便已經殺了它。

    邪氣猛然爆發,閃身后退,李一飛便要出洞,這些邪氣要一段時間才能消散,他要是吸入也是個不小的麻煩!

    洞外,被李一飛控制住的女孩和那個老人相互看著,女孩淚流滿面,老人也哭了,不過是那種解脫的哭,尤其是聽到慘叫聲響起,而后歸于平靜,他便知道女孩的弟弟被殺了。

    李一飛閃身上來,老人睜大眼睛看著他。

    “嗚嗚嗚!”女孩激動的喊著,她的嘴巴同樣也被封住,說不了話。

    李一飛點出兩道勁力,將女孩放開,道:“下面那東西已經被我殺了,不能再讓它危害一方,殺害更多的人!而你們……也不是無辜的,這些年如果沒你們幫忙,那東西或許殺不了那么多人!或許早已經被修者所殺。”

    手中墨武刀轉了轉,李一飛有心將這兩個人也殺掉,包括村子里還剩下的那幾個人,因為這些人罪有應得,實在是不值得同情。

    “不勞煩恩人動手,您幫我殺掉了那個東西……已經是很大的恩德了,我……我自己解決!”老頭忽然說道。

    “你怎么解決?”

    “我早已經準備好毒藥了,想著有一天我自己死掉,也免得被吃了,連墳坑我都已經挖好了!”

    “好,那你們自己死,包括你在內,我不管你有什么緣由,這件事情最終都是惡事,都是不該發生的,尤其是你,你本可以挽救全村人的性命,你卻沒有那么做!所以你是該死的!”說道這里,李一飛冷冷的看著對方。

    女孩擦了擦眼淚,聞言點點頭,道:“您說的對,我確實是不該活著,這些年被迷了心竅,做了太多不該做的事情,我確實該死!”

    李一飛同意他們自己解決自己的性命,包括外面那些人,老人將幾人領到他挖好的墳地,就在村子的旁邊,幾個大坑,甚至沒有棺材,眾人神色慘,他們這些年做了這么多惡事不就是因為怕死么,不就是想偷生么,結果到最后也沒有偷生的了,還是落的個死。

    但……這終究是一種解脫不是么,這些年看著身邊的人一個一個死掉,他們幾個活著也是因為沒有吃的價值,根本不值得吃,所以才被威脅著。

    老頭準備的是毒酒,效果很好的那種毒酒,一飲而下,然后一臉平靜的走到坑里,平靜的躺下,他甚至沒有哀求李一飛等他死后幫他埋上。

    女孩拿過酒,對李一飛深施一禮,舉瓶要喝的時候,遠處天空忽然傳來一聲怒吼,一個十分憤怒的聲音傳來:“是誰傷我徒兒!是誰!”

    第一個音距離幾公里的樣子,但是說道最后,李一飛卻是發現對方已經近了許多,這速度……可不像是一般修者能有的,李一飛舉目望去,就見遠處騰起一陣煙。

    還好,不是元嬰期,因為只有元嬰期以上的修者才能夠飛,而對方是用跑的,那么便應當不是……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