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壞壞小嬌妻:夜帝請躺平 > 第449章 有何企圖?
    得了夜中遠的允許,管家再也不敢阻攔,林媛撇了一眼管家,管家低著頭不敢看她。林媛更加得意了,又看了一眼林菀,才挽著自己老爸的手臂趾高氣揚的走進老宅。

    林二叔終于松了一口氣,要是今天進不去這夜家老宅,他以后在這個圈子里就沒法兒混了。辛虧自己的女兒跟夜中遠有些交情,不然可就尷尬了。他理了理自己的衣服,笑著看了林菀一眼,便頭也不回的跟著林媛進去了。

    人一走,周圍的賓客也紛紛散去,人群中議論的聲音也散布到更遠的地方,這時候外面的天色已經很黑了,大部分賓客都已經到齊,生日宴會正式開始了。

    “哼!小人得志!你看她那樣兒,尾巴都快翹上天了!還真把自己當夜家親戚了?我呸!”程伊然特別看不慣林媛那樣子,沒有請柬還巴巴的跑過來,真是不要臉。

    可偏偏人家還以為自己多了不起似的。

    林菀拍了拍程伊然的手背,示意她不要太激動,剛才的情況衣領夠尷尬的了,幸好有夜中遠出面解決。不然她還真不知道該怎么收場。

    “好了,宴會就要開始了,我們快進去吧!”夜琳的生日宴會就要開始了,所有的賓客都陸陸續續的前往大廳,林菀看見周圍已經沒什么人了,拉著程伊然也趕緊過去。

    “你說你堂妹這么大費周章的跑過來干什么?她不會有什么企圖吧?”程伊然一邊小跑著,一邊不安的說到。總覺得只要有林媛出現的地方就肯定沒好事!

    林菀臉色一黑,林媛還能有什么企圖,不就是圖夜承嘛,用腳趾頭也能想到了。至于林二叔嘛,就是純粹的想要借機攀附夜家罷了。

    “你說林媛能有什么企圖?她的那點兒小心思你還不知道嗎?不就是惦記著夜太太的位置么?”林菀不屑的說到。就算她不陰差陽錯的嫁給夜承,也輪不到林媛啊,也不知道這個女人哪里來的自信,就認定了夜承能看上她?

    “那剛才夜伯伯怎么會讓她進去,她跟夜伯伯很熟嗎?”程伊然還以為夜中遠會把他們趕出去呢,沒想到居然讓他們進來了,這又是怎么回事?按理說林媛不可能認識夜中遠才對。

    林菀也想過了,林媛和夜中遠見面也只有上次在飯店,夜中遠對林媛的態度比對自己好很多,難道說夜中遠有意促成林媛跟夜承?還是他故意想讓自己難堪?

    想不出個所以然來,林菀搖了搖頭,只覺得夜家的男人都有一種老謀深算的感覺,“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覺得沒必要因為他們而破壞了夜琳的生日宴會吧!”林菀不敢把自己的猜測說出來,隨便編了一個理由敷衍過去。

    程伊然也想不出別的理由,既然如此,也只好信了林菀這個理由了。

    客廳里緩緩的奏起了交響樂,小提琴的聲音輕快悠揚,大提琴的聲音沉穩低調,鋼琴的聲音婉轉跳躍……

    夜琳的生日宴會就這樣拉開了序幕。

    “怎么沒看見林菀?”夜承問到一旁的趙天城。

    趙天城就站在夜承的旁邊,“剛剛和程伊然一起去門口看熱鬧了,這會兒也該回來了。怎么?堂堂夜少,一眼看不到自己的老婆就它想了?”趙天城一臉爽朗的笑容,調侃的說到。

    以前怎么沒注意到夜少也是個粘老婆的人?

    夜承高冷依舊,完全不把趙天城的的嘲笑放在眼里,修長的手指晃動著被子里的紅酒,心不在焉的看著門口的位置,等待著那一抹淺藍色的倩影出現。

    也許趙天城說的也沒錯,才多久不見,竟是這般的想念。

    沒過一會兒,林菀就挽著程伊然的手臂進來了,這時候客廳里已經站滿了人,里三層外三層的把整個客廳包圍了起來。原本看起來很大的客廳這時候也顯得非常擁擠。

    “熱烈歡迎各位來參加小女的生日宴會,在這里……”林菀和程伊然進來的時候,夜中遠和夜琳父女倆正站在客廳中央的臺子上拿著話筒說一些客套話,反正里面是擠不進去了,林菀和程伊然干脆就站在門口。

    突然感覺手腕一疼,似乎被什么人抓住了,林菀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身體就下意識的跟著那個人的方向跑過去。

    出了客廳林菀才看清原來是夜承突然把她拉出來了,一路跟在夜承身后,不知道要去哪里,他也不說話,氣場壓抑得嚇人。

    又是什么地方惹到這尊冷面佛了?

    她都沒生氣,他有什么資格生氣。

    林菀努努嘴,非常不爽的看著夜承的背影。

    來到后院的一處安靜的地方,這會兒賓客都聚集在客廳里,院子里到處都挺安靜的,只有夜家的仆人時不時的走動。

    “干什么?你弄疼我了!”林菀終于忍不住朝著夜承吼道。這家伙到底吃錯什么藥了,這么大火氣?手腕都快被他扯斷了!

    林菀猛的掙脫,才發現自己左手的手腕處被夜承捏得通紅,一股強烈的疼痛感襲來,林菀趕緊用另一只手揉了揉手腕,才緩解下來。

    夜承看著林菀,眸子里閃過一絲心疼,不由分說的又一次把林菀的手拉過來,看到她手腕處的紅色,眉頭一皺。

    這女人怎么這么嬌氣?

    夜承兩只手輕輕的按摩著林菀的手腕,“怎么樣?還疼嗎?”他溫柔的語氣讓林菀以為是自己幻聽。

    這家伙又不生氣了?

    真是捉摸不定!

    “生日宴會都開始了,你拉我出來干嘛?”林菀兩只大大的眼睛瞪著夜承,語氣中帶著些許責怪。

    夜承也同樣瞪著林菀,兩人對視沒一會兒林菀便移開了目光,實在受不了夜承那仿佛要吃人的眼神。

    “我說你能不能別到處亂跑,知不知道剛才我在客廳里等了你多久?”夜承小聲的吼了一句,語氣中帶著一抹若有若無的關心。

    這女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剛才有多擔心啊?opshow7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