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花都邪王 > 第872章 混沌海外(大結局)
    “再加上我們呢?”虛空中點點光芒綻放,沐云之為首的眾人,一個不落地都出現在天空之中。

    “怎么回事?你們怎么會找到這里?我明明已經屏蔽了所有氣息。”慕容軒的臉上抽搐了一下。

    蕭夜向前踏了幾步:“我既然答應了大家要一起來,那就絕不會食言,我這個人最重承諾了。”

    “大叔騙人,你這個人最不靠譜了,”莫小琪跳出來拆臺,“修羅大陸的時候你就不講信用。”

    蕭夜沒理會她,只是望著慕容軒:“你到底是誰?是慕容軒,抑或是已經被徹底奪舍,成為了另一個仙帝?”

    慕容軒同樣沒有理會蕭夜,只是望著藍幽兒:“幽兒,到我身邊來。”

    藍幽兒抬頭,卻堅定地搖了搖,手中千幻珠旋轉不休:“我是巫帝傳承,既然你是仙帝,那我們只有一戰。”

    “我知道你對我有情,你我之間的因果,不是說斬就能斬斷,”慕容軒微笑著,“我可以讓你成為新的巫帝,永生孤寂,若是有你相伴,或許才是我這一場算計得到最寶貴的東西。”

    “你恐怕并不是她所認識的那一個慕容軒。”沐云之插口道,“妄想破壞巫帝的傳承,出成就自己的陰謀嗎?”

    “巫帝的傳承之中,金木水火土雷風,還有魔門的黑暗之力,每人得到一種,而你們現在卻兩個水屬性傳承,即便幽兒不來我的身邊,也應該置身事外,否則只有被吞噬的份,莫以為巫帝比起仙帝來要更加仁慈,窺得天道的人,有誰還會在意弱小的螻蟻?”慕容軒說道。

    藍幽兒一怔,之前她也意識到過有些異樣,但現在才明白這異樣在什么地方。

    巫帝傳承有八種法力,而這八種正好對應了一個人,即便是有一百個人得到傳承,最后也只能剩下一個,也是真正的傳承。

    可現在每一種法力都正好一個人,付二代掌金,沐云之掌木,蘇紫玫掌火,石頭掌土,蕭夜掌雷,藍羽兮掌風,黎冰倩掌管黑暗,只有水系法力之中,卻有她和莫小琪兩個人。

    若是只能留下一個,蕭夜會選擇誰?

    藍幽兒被縈繞在心頭的問題壓住,一時之間無法掙脫出來。

    慕容軒看到這種情況,似乎早有所料,兩手向天輕舉:“光明在上,我掌乾坤!”

    嗡……

    天地齊齊一震,連無盡的混沌海都似乎要被這巨大的威力趕得涌向遠方一般。

    在虛空里浮現一道圣光,光芒中似乎有著一個虛影,那人高大偉岸,只是身上縈繞著一團團死氣。

    眾人都看得清楚,那正是原本仙帝的形象,雖然沒有見過這個真人,但是在仙界之中卻處處能看到他留下的形象和印記,所以大家對此也并不陌生。

    這個仙帝之身轟然破碎,巨大的能量全部都貫入到了慕容軒的體內,他的實力無限地增長起來。

    “看來仙帝也一直在等待一個時機,他所說的三個月之后,恐怕也正是他的能量可以傳遞出來的日期。”沐云之望著那巨大的能量奔涌,平靜地說道。

    “的確如此,但這一戰我們也避不開,”蕭夜肅然道,“我們也很久都沒有聯手一戰過了,展現出這三百年的修煉成果吧!”

    三百年?

    慕容軒聽到這句話時愣了一下,只看到蕭夜等人的身上也都沖破了一道印記,他們的實力同樣暴漲了起來,雖然沒有他所得到的仙帝能量更強,但沒有一個人不是仙王境了。

    “全部都成就了仙王境?”慕容軒冷笑了兩聲,“看來我還是低估了你們,是妖族那所謂的四大神獸,來幫你們扭轉的時空,促成你們三百年修煉的吧?”

    仙界之中,除了那四大神獸,怕是沒有誰會愿意犧牲自己,用來給別人當成扭轉時空的能量。

    當時蕭夜急于出關尋找羽兮等人,這些能量并沒有用光,最后全部用來給大家一起修煉,雖然只有三個月,但是在于他們而言,卻整整過了三百年之久。

    慕容軒動了,他要的不是答案,而是要最后的結果,伸手之間,一道圣光向著蕭夢柔射去。

    而蕭夢柔此刻卻一動也無法動彈,只能生生地看著那道光芒前來。

    “她是我選擇的傳承,如今我已經恢復巔峰實力,又怎么會讓她再逃掉。”慕容軒笑道。

    “明極靈火!”蕭夢柔望了蕭夜一眼,嘴里喃喃地念道。

    一縷至純至凈的火焰,看上去像是虛無一般,卻將慕容軒的對光擋了下來,半分都到不了蕭夢柔體內。

    “哥……”蕭夢柔輕聲道。

    “我幫你!”蕭夜手中霄云璧紫光一閃,同樣一道至純若虛的靈光冒了出來,“雷極靈火!”

    一只白皙纖柔的手掌覆上來,藍羽兮溫柔一笑:“我也來。”

    蘇紫玫、付二代、莫小琪、沐云之、石頭、黎冰倩,加上蕭夜和藍羽兮,合他們八人身上最最精純的靈火,迅速凝歸一體,成為那道明極靈火的燃料一般,毫無顧忌地投身進去。

    明極靈火瞬間暴漲,甚至還反向朝著慕容軒卷去。

    這所謂的靈火,便每個人最最本源的東西,比起壽命、血脈甚至天賦來,都還要更加重要,即便他們是仙王境,若是燃燒過多,也會變成廢人一個,甚至永遠煙消云散。

    但是當要選擇的時候,沒有一個人擁有哪怕是一絲一毫的遲疑。

    “巫帝那個老東西的眼光不錯,竟然找到了一群如你們這樣的傳承,”慕容軒的臉上的冷意更濃,手中倏忽出現一柄令山海變色的天帝劍,“看來我只有殺了你們所有人之后,再來拿回屬于我的法力了,成就仙王,對我來說也不過如此,既然都來了,那正好為我所用。”

    話這樣說的時候,他一劍刺出,目標卻不是蕭夜等人的任何一個,而仍是蕭夢柔。

    “天地皆魔!”黎冰倩手中的彌天鏡一閃,千萬魔手魔眼再現。

    只可惜慕容軒不是當初那個神州門金仙可比,他手中的天帝劍,更不是當初那一個幻化出來的虛影能相提并論,只一念之間,這些魔影就全被蒸發了。

    金木水火土各系法力神通齊齊涌上,但是那柄天帝劍卻沒有任何一道法力可以擋住。

    昂……

    在各色的法力神通之中,一道紫黑色的龍影沖天而起,紫翼龍魔展開足以遮天的巨翼,在她巨大的身軀上,一柄黑刀豎起,龍吟聲中,他如箭而出,刀鋒正向著天帝神劍。

    天帝劍,至尊仙劍!暗夜刀,至強巫刀!

    刀劍之間,是無窮無盡的能量波濤,像是可以幻化生滅幾個世界一般。

    哧……

    天帝劍破開刀鋒,一寸寸向著蕭夜斬去。

    血光乍現,蕭夜的腳步后退,一步步,終于還是堅定地停了下來,因為他的身后已經是蕭夢柔,再也沒有辦法后退哪怕是半步。

    “連器靈都沒有凝出的暗夜刀,能擋我一劍不死,你已經足夠讓巫帝驕傲了,”慕容軒笑道,“但現在,你仍然要承受接受了他傳承的后果!”

    劍鋒刺出……

    喀嚓……

    在天帝劍前,現出一道道冰壁,雖然一瞬間就被斬滅無蹤,卻還是多擋下了一瞬。

    天帝劍再次追刺的時候,悍然貫穿了一個柔弱嬌美的身體,碧藍長發披散而開,鮮艷的血液噴濺出去,染到了慕容軒的身上。

    “你……”慕容軒看著被天帝劍刺殺的女人,臉上的表情無比驚愕。

    “你不是慕容軒,”藍幽兒似乎終于解脫了,臉上欣慰地說道,“慕容軒于我有恩,我原本以為那便是情,而現在我知道不是,更何況,你早就已經不是從前的慕容軒。”

    慕容軒的雙眼驟然之間涌出血色,似乎是另一縷神智想要破體而出,卻被狠狠地壓制了下去,他伸手一抓,天帝劍回到手中:“不錯,我原想用你來安慰他那不甘的殘魂,可沒想到,他有情,你卻沒有,現在即便是我將你的靈魂煉化給他,怕也是無用了。”

    藍幽兒身體淌著血,努力轉過頭去。

    蕭夜將她扶住,任由她偎在懷里。

    “對不起,”藍幽兒笑道,“我不該騙自己。”

    “我知道,”蕭夜緊緊抱住她,“我也不該!但這并不會晚。”

    “不,”藍幽兒的眼中流下晶瑩的淚珠,伸手在撫在蕭夜的臉上,“假如連你都無法阻止他,那我們只有一個結局,所以,我想到另一個永遠陪你的辦法!”

    蕭夜在一怔之下沒有回過神來,懷中卻早已空了。

    “千幻無幻,萬形無形,以我之名,為汝之靈!”藍幽兒溫柔的聲音蕩開。

    碧藍的熒光,星星點點如流云飛舞,在蕭夜的面前繞過一圈之后,最后融入到了暗夜刀中。

    刀身浮現幾點光芒,似流星,如眼淚……

    蕭夜擎起刀來,一步步走向慕容軒。

    天帝劍嗡鳴之中,帶著無盡的威嚴與光明,朝著蕭夜斬來。

    而暗夜刀,卻像是掀起一角的黑暗,正在不斷地侵蝕著那份光明。

    在他身后,天魔琴飄浮而起,流水的琴音蕩過,與黑暗同行。

    邪龍劍,千幻珠,鎮神碑,流星隕,彌天鏡,一件件至寶如法陣般將慕容軒圍攏其中。

    這能量旋轉之后,不斷地融入到蕭夜的體內,暗夜刀前刺。

    天帝劍微微顫抖,劍鋒不堪其重,喀嚓一聲斷裂,接著又是一聲斷裂,直至劍柄也沒有停滯下來。

    慕容軒看著身上的沒入的刀身,慘然一笑:“這一場算計,竟然沒有人贏,你不要得意,我死之后,蕭夢柔便是光明仙帝,天道不會容你獨尊的。”

    無聲之中,慕容軒全身都化作白光,這白光氤氤氳氳,最后都被蕭夢柔吸收到了體內。

    蕭夢柔茫然無措,卻根本就無從拒絕,在片刻之后,她朝著蕭夜一笑:“哥,我不會與你為敵的!”

    轉身,她朝著混沌海深處,窈窕背影,踏波而去。

    然而才走了幾步,就發現身邊多了蕭夜,他伸出手臂把她攬住:“可我不會讓你獨行的。”

    蕭夢柔溫柔一笑:“嗯。”

    蕭夜回頭,朝著藍羽兮揮手:“我可以邀請你一起嗎?”

    藍羽兮飄然而至,挽住蕭夢柔的手:“當然,這次你們誰都跑不掉的。”

    三人漸行漸遠,蕭夜突然又轉過頭來:“想來的還不過來?”

    “大叔壞蛋等等我!”莫小琪一蹦一跳地就追過去,突然回頭沖著蘇紫玫道,“你還要繼續裝下去嗎?再不走就沒有機會了!”

    蘇紫玫臉一紅,最后還是毅然飛奔而去。

    付二代搖頭嘆了口氣:“美女都跟著夜哥走了,真沒意思啊,石頭你說……”

    他轉頭看的時候,發現黎冰倩和石頭也正朝前跑。

    “你們這些湊表鏈……”付二代氣急敗壞,“等等我啊……”

    “沐大哥,他們能走出混沌海嗎?”無情望著無盡的黃波,突然問道,“你……你不跟他們一起去嗎?”

    “如果你想知道答案,”沐云之一笑,“不如跟我一起去看看。”

    “我?”無情詫異了一下,“我可以嗎?”

    “當然,光明和黑暗都能同歸,我更不想把你一個人放在這里。”沐云之道。

    “嗯,那……”無情突然牽住沐云之的手,“那我們快點去吧,不然一會找不到他們了。”

    ……

    仙帝隕落,靈霄山外的禁制轟然而碎,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么。

    但仙界并不會因為隕落了一位仙帝改變,自然會有另一位實力超然的仙王代替位置,而這更替之間,自然少不了若干的混亂。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有人在那廢棄的靈霄山某個秘密的宮殿之中,找出了一道像是帶著昔日仙帝印記的玉牌,那里面只記載了八個字:“光暗同歸,太初門現!”

    對于這八個字,仙界之中爭論不休,有人認為那是仙帝的大道領悟,有人認為那是永生不滅的法門,也有人說,太初門曾是光明仙帝的一件至寶,只是聽說那件至寶并不完整,只有補齊和所有的東西,才能打開真正意義的太初門。

    依然沒有人知道混沌海之外有什么,不知道曾有很多人,一起說笑著從那海面走過,去了誰也沒有去過的深海。

    但是大家都在懷疑,或許當初的仙帝不是死了,而是得到了所有的法寶,打開了真正的太初門,成就了永生不滅的神話。

    (全書完)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