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青春 > 回魂請開手機 > 第43章 大結局
    “轟隆隆!轟隆隆!”巨大的光團在我們身上爆炸開來,刺眼的光芒、無以形容的巨大沖擊力將我們三個人通通吞噬。

    那一刻闖王劍從我的手中脫落,無數的冤魂圍繞著我將我的身軀粉碎、撕碎、我知道一切都結束了,我們輸了,我們最終還是輸給了黎正道。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下意識的睜開了雙眼,身體感覺被撕碎了一般的疼痛,渾身上下到處都傳來撕心裂肺的巨疼。

    我在想我是不是死了,睜開眼卻看到身邊已經奄奄一息的牛五花,還有大妞殘缺的身軀躺在我的身邊。溶洞中碎石成堆、如同是經歷過一場巨大的浩劫一般,周圍好像沒有一絲的生命氣息。

    “牛五花!牛五花!”我用力搖晃著身邊的牛五花,嘗試著呼喚他的名字。

    牛五花的眼皮挑動了兩下:“鄭巖……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有幫到你……我沒能幫你復活李闖王。”

    牛五花說著說著淚水便簌簌的流了下來,我心里就好像被萬箭穿心一般的難受,不是他對不起我,而是我對不起他,是我害死了牛五花。

    “牛五花什么都別說了……你等我,帶你出去!”

    “別浪費時間了……鄭巖,我知道自己是什么情況,讓我說幾句話。我……我知道你不喜歡我,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我就是固執,我愿意為你付出這個代價,打從進入到東門村開始我就沒打算活著出去,我不后悔這么做,如果……如果讓我再選擇一次的話,我還會陪著你來東門村……”

    我頓時泣不成聲,我不知道該說什么來安慰牛五花了。

    “如果還有下輩子的話,我還會來找你……”牛五花堅持說完最后一句,重重的閉上了雙眼,我的心里悲痛到了極點。

    “哎呀呀!沒看出來啊!鄭巖呀鄭巖!”黎正道的聲音再一次傳來,我抬頭看到他正坐在李闖王的棺材上,咧大黃牙看著我從原地站了起來:“吃了百鬼的陣法你還沒死,真是個奇跡啊,你是我這次遇到的最大的驚喜,不過你沒死也好,現在就讓你見證我是怎么毀掉李闖王的棺材,我要把李闖王踩在腳底下一輩子!哈哈哈哈……”

    “你放屁!”我吐了黎正道一口痰:“只要我鄭巖還有一口氣在,就絕不會讓你得逞,你休想!”

    我搖搖晃晃的嘗試去找闖王劍,身體已然不受控制了,幾乎隨時就要躺倒下去的節奏。

    “就憑你?鄭巖?恐怕你現在自己也是一尊泥菩薩了……不過你現在千萬不能死,你必須等我看著我毀掉李闖王才能死知道嗎?”

    “鄭巖……鄭巖……”朦朧之中我感覺有人在耳邊呼喊我的名字,仔細一聽好像是大妞兒在呼喊我:“鄭巖……鄭巖……冷靜冷靜……回魂靈丹……回魂靈丹……”

    大妞回魂靈丹這幾個字一直就在我的耳邊盤旋,我似乎察覺出大妞想要對我說什么,我忙不迭地抓住了身邊牛五花的招魂鈴,誰也不知道我將回魂靈丹一直都藏在牛五花的招魂鈴當中。

    我取出了回魂靈丹,將那顆藥丸拿捏在手中,潛意識中感覺自己就要死了,拼出了吃奶的力氣將回魂靈丹塞進了自己的口中。

    回魂靈丹從喉嚨間滑下去,猶如清澈甘甜的泉水涌入我的身體,從而在我身體體內擴散了開來,腦海間閃爍著一個人的畫面,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大將軍,我看到她月要殺敵的畫面,看到他撕碎敵人的豪氣萬丈,看到了他身后豎著一面鮮紅的旗幟,旗幟的正中心寫著一個大大的闖!

    “黎正道!”我徑直站了起來。對著那黎正道爆吼了一句。

    “哎呀呀,鄭巖大將軍你這是吃了什么東西了,哪來這么大的力氣?”黎正道還在笑,那是一抹飽含嘲諷的笑意。

    “哼,你恐怕以后再也笑不出來了!”我哼哼了一聲。縱身一跳,跳到了黎正道的正上空。

    黎正道的笑容頓時就定格在臉頰上,顯然沒想到我居然爆發出這般強大的力道,他抽出黑色桃木劍往我這邊戳了上來。

    我的一只手上去就抓住了他黑色的劍柄,單臂發力,將那黑鐵桃木劍折成了兩半:“黎正道你拿命來!”

    我折斷了黎正道的桃木劍,伸手揪住了他的頭發,對著他的腦門轟出去一拳,瞬間就將他給打飛了出去。

    黎正道被打飛在其中一塊巖壁上,也是將背后的抵擋的石頭裝成了碎片,他再也不敢笑了。慌忙大喝一聲:“百鬼陣法,逆天殺戮!”

    又是那致命光團呈現在他的手掌心中,同樣也是帶著眾多厲鬼的叱咤狂奔向我而來。

    我沒去躲避,迎著那飛來的光團撞了上去,雙手在那光團當中憤然撕扯著,光團中的女人一一的被我揪了出來,我將他們的靈魂撕的粉身碎骨,那一刻我知道,黎正道面對的不是鄭巖了,而是大將軍。

    黎正道眼睜睜的看著我將他的光團全部的撕碎。臉上終于路出了恐怖緊張的表情,轉身就想要逃走,我追了上去在他的后背上狠狠的飛踢一腳。

    黎正道被踢了個狗吃屎,腦袋刻在石頭上炸出一道深坑,我把他從地上揪出來:“黎正道還有招兒嗎?把你的招兒都用出來!”

    “大將軍!饒命饒命啊……我錯了!我錯!我不該陷害闖王的,其實我對闖王是忠心的!我是支持闖王的!”黎正道很快就變臉了,嚎哭著跟我求饒。

    “饒你一命?”我看著他的眼睛重復了一句。

    “是是是,繞我一命我保證會效忠闖王的,我會協助李闖王復活,幫他重新打下大明的江山!”

    “饒你媽啊!你大爺的!你他媽害死多少人,你的身上沾染了多少人的鮮血,你讓我饒了你,老天爺會放過我嗎?李闖王會放過我嗎?牛五花會放過我嗎?死去的那些人會放過我嗎!”我爆發出一聲的怒吼雙拳齊齊爆發在黎正道的身上,拳頭如同是暴風雨一般的砸落在黎正道的身上。

    我將他的身體打碎、把他的臉打碎,將他身體內的五臟六腑全部都打碎,我要把他挫骨揚灰。我要把他永遠的踩在腳下!

    ……

    三十四個人的隊伍,最后活下來的還有四個人,我、黎然、劉橙、還有托馬斯,我們四個人聚集在李闖王的棺材前,此時此刻時間恰好來到了十月十八號的晚上二十三點,我們終于趕在最后時刻打開了李闖王的棺材。

    李闖王的棺材出乎意外的順利,沒用到任何的鑰匙,一切如同水到渠成一般,甚至沒有用力推開,就輕而易舉的打開了,一個身穿盔甲的人出現所有人的面前。

    李闖王身穿大紅色的盔甲,腳下蹬著大紅色的戰靴,全身上下閃亮一片,尤其在他的臉上罩著一張古銅色的面罩,擋住了他那神秘的面紗。

    我沒多做猶豫。上去掀開了李闖王的面罩,然而就在面罩掀開的一瞬間我們所有人都傻了眼,面罩之下居然是空的,棺材當中躺著的其實就是衣服盔甲,一切皆是空……

    “咦?不對啊?李闖王的尸體呢?為什么李闖王是空心的?”托馬斯不解地問道。

    而且卻在這朦朧之中聽到了有人在說話:“鄭巖。謝謝你!謝謝你為我鏟除了奸賊,謝謝你讓我沒有了遺憾,能有你這樣的兄弟我很自豪……”

    冥冥之中我看到了李闖王的那張臉,心里五味雜陳,什么話也說不出。莫名的眼淚隨著眼眶滴流了下來,我想說什么,但最終還是憋住沒說。

    “鄭巖!我找到出口啦!這里有活水了!我們順著活水下去就能到達長江的水源中!”另一邊托馬斯對我們招手,他找到從墓室出去的密道。

    ……

    十月二十號。

    我連續睡了一天一夜,被一陣地敲門聲音驚醒。打開門看到是劉橙,手中拿著一份快遞:“鄭巖,這是在你門口撿到的。”

    我拆開了信封,看到了熟悉不能再熟悉的字跡,那是黎然的字跡。這是黎然留給我的一封信,信封中還夾著一枚戒指,正是我們黎家祖傳的那枚戒指。

    “鄭巖,對不起,原諒我選擇不告而別。經歷了這么多的事情,我們總算是解脫出來了,萬幸我們還活著,我們還有機會看到日出日落,這對我來說已經足夠了,我不敢太奢求幸福,這些真的足夠了。”

    “原諒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了,原諒我忘不了父親和哥哥、弟弟的面容,我要重新去一個地方,去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我要重新找回我自己,也許時間就是我最好的解藥,接下來我有一個打算,我準備將黎家的股份全部的轉讓,我要把這筆錢捐出去,沒有錢的日子那才是最真實的,那才是我追求的幸福,祝你和劉橙幸福……”

    我是和劉橙一起看完的這封信,心里一時間感慨萬分,久久不能平靜。這是黎然自己的選擇,我永遠支持她……

    “鄭巖,別想那么多了,黎然會回來的……你們倆……”

    我用力把劉橙擁入懷抱,我記住了黎然的一句話。時間就是最好的解藥……

    “鄭巖你抱疼我了,我肚子餓了,你帶我出吃飯……”

    我滿口答應:“你先去點菜,我先去見一個人!”

    我約了這個人就在購物廣場,我們倆分別坐在兩張石頭的座椅上。他的手上拎著購物的袋子,手上還端著一杯奶茶,看到我之后臉上露出了釋然的笑容,我們倆就像是很多年沒見面的老朋友。

    “你明明早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為什么你不告訴我們?我現在是叫你李闖王,還是應該叫你王隊長。”

    “叫王隊長吧,有些事情在我心底就是個疙瘩,而黎正道就是一個疙瘩,不除掉就會害怕一輩子,鄭巖我還是要對你說一聲感謝。”

    “死了這么多人,你覺得值得嗎?”

    “沒什么值得不值得的,李闖王已經死了,現在在你面前的就是王一帆,我老婆女兒在那邊等我,我要走了。”

    我長出了一口氣:“闖王,走好……”

    (全書完)
新浪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