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奇幻 > 傳奇大英雄 > 第七百八十三章 欲要滅亡,必先瘋狂(二)(大結局)

第七百八十三章 欲要滅亡,必先瘋狂(二)(大結局)

    月神艾倫陷入絕境,無人可救,星辰女神雅若曦和懺悔使者莉莉莎也全都是自顧不暇,生命女神正在阻擋黑暗之主的位面攻擊,根本無暇分心。

    這時候,正在晉升的羅林完全就處于一副不設防的狀態。

    如果退縮在最后面的愛瑪真的拼盡全力地攻擊羅林,羅林有極大可能結局難料。

    黑暗之主咆哮著召喚愛瑪,愛瑪似乎意動了,在無盡虛空離辛達爾位面數十萬公里的某處,一點極細極凝聚的光輝顯現出來。

    那純粹的光輝,那自然而然散發出來的恢宏白銀光暈,只有光輝之主愛瑪才能夠擁有。

    他真的準備出手了!

    黑暗之主疑慮盡去,放聲大笑:“哈哈哈,羅林,你完了,完了!”

    他果然猜對了。

    但就在他說完后不過百分之一秒,自然位面最核心處的自然綠野的光輝也出現了異常的變化,原本,自然綠野中散發出的光芒雖然恢宏無比,但卻顯得十分淡泊,就像是一層淡淡的光霧。

    但突然間,以自然綠野位面為中心,一道如水一般的凝聚光輝在突然間蔓延開來,這光輝給人感覺就是粘稠,比水粘稠,有些類似果膠,其中似乎蘊含著無窮無盡的生機。

    如水的光輝所及之處,之前被黑暗之主的力量沖的七零八落的規則之力以難以想象的速度開始重生,生長,頃刻間就織起了一張新的規則大網。

    這網比之前被沖破的那張要堅固十倍百倍,蔓延開來的速度也強大十倍百倍,光輝到哪,網絡就到哪。

    十分之一秒之后,如水的光輝到了艾倫身前,比黑暗之主的末日湮滅之球的速度還要快上一絲。

    這光輝就如父親的懷抱,將艾倫包籠在光輝之內,規則網絡同時生出,如春蠶織繭,一瞬間就將艾倫徹底保護在內。

    ‘嗤嗤嗤~’末日湮滅球撞在了蔓延的光輝之上,雙方都是一頓,如水的光輝在其他地方繼續飛速蔓延,但在末日湮滅球方圓千米處卻停頓住,被末日湮滅散發出的毀滅氣息阻擋、無法繼續延伸。

    但同樣的,末日湮滅也無法前進半步,它離艾倫的距離只剩下不到半米而已,但這半米卻成了天塹。

    光暗交鋒處,刺目的能量狂潮不斷爆發,難以想象的輝光不斷爆閃,不斷照亮安靜的無盡虛空。

    交鋒一直持續著,表面上看,雙方不相上下,但總體上看,黑暗之主卻落了下風。

    他一下發出了三個末日湮滅球,分別對付三大強大神,但現在,他的末日湮滅光球全都被如水的光輝擋住,不得寸進,但在羅林這一面,他散步的光輝只是在黑暗湮滅球的地方停留,其他地方卻仍舊以極速蔓延,大有將整個自然神系都包容進去的氣勢。

    而現在這種對抗趨勢也不可能一直持續下去。

    “轟轟轟~”無盡虛空中,黑暗之主的末日湮滅球在堅持抵擋了一分多鐘后,終于敗下陣來,其中力量結構崩潰,力量失去約束,爆成了一團紫黑色的霧氣。

    無盡的光輝似乎完全沒有受到損害,其后受到保護的三大強大神更是連震蕩都沒有感覺到,光輝稍微頓了一頓之后,就繼續往四面八方延伸開去。

    一瞬之后,這光輝到了黑暗之主跟前,眼看就要將他也包籠進去。

    黑暗之主就感覺自己的整個視野都被這恐怖的光輝占據,之前末日湮滅光球無功而返更是讓他感到心中一陣無力。

    “不能擋,退!”心中升起這個念頭,黑暗之主拼盡全力地后退。

    黑暗之主的力量非常強大,即使使用了三個末日湮滅技,但他對黑暗力量的領悟已經到了一種不可思議的地步,就算是其他不朽者對他的力量也只是管中窺豹而已。

    他到底掌控著多少黑暗法則之力?到底能夠調動多少黑暗原力?到底掌握著多少秘技?誰也不知道。

    一瞬間,黑暗之主的身體就化作了一團黑色的迷霧,霧氣旋轉呈高速漩渦狀態,這漩渦的旋轉速度是如此的快速,以至于無盡虛空的空間都被扯動,拉緊,旋轉,被吸取著全部落到黑暗漩渦的中心。

    在漩渦的正中心,有一個極其黑暗的光球,它是如此的凝聚和黑暗,以至于黑球的表面竟然呈現出鏡子一般的白化現象。

    黑極泛白,這已經是極致的黑暗!

    這黑點的完全形態只出現了一瞬間,一瞬之后,黑點就開始虛化,體積也飛速變小,似乎要從原地消失不見。

    “是黑暗奇點!它要跑!”生命女神一下就看穿了黑暗之主的意圖,三大不朽者,相互爭斗不知道多少年,相互之間非常非常了解,尤其是生命女神,她對光暗兩大不朽者的了解更在其他兩人之上。

    當是時,如水的光輝在不斷擴張,雖然速度已經非常快,但卻差了一線沒能夠到黑暗之主,生命女神還是被黑暗位面牽制著,三大自然神系的強大神雖然有暇,但卻有心無力,只能眼睜睜看著。

    就在眾人以為黑暗之主要逃跑成功的時候,一道光輝突然沖出。

    這光輝呈銀白色,形狀如劍,劍尖直指黑暗之主。這光劍的速度也極快,一下沖出,瞬間就到了黑暗之主身邊,跨越中間過程時,幾乎沒有花費一絲一毫的時間。

    光輝之主愛瑪選擇對黑暗之主出手了,因為黑暗之主完全不是羅林的對手,他自然不會傻傻地和他站在一塊。

    “時光之劍!”

    “愛瑪你狠!”

    無盡虛空中傳出光輝之主和虛空之主的聲音,在這聲音中,光劍和黑暗奇點撞在了一起,然后……然后就是一片寂靜。

    似乎并沒有出現什么驚天動地的動靜,光暗碰撞在一起,無聲無息地,雙方似乎融合在了一起,這寂靜大概持續了三秒時間。

    在場的最弱也是強大神,對這樣的存在來說,一秒時間幾乎就是一年,在這一刻,似乎整個無盡虛空都陷入了一片死寂。

    三秒之后,終于出現了異象。

    黑暗奇點所在的區域,空間開始出現蛛網一般的裂紋,然后就開始破碎,就像是一面破碎的鏡子,鏡子后則是完全的虛空,什么都沒有的虛空。

    虛空中傳來黑暗之主憤怒的聲音:“時光已賜我不朽,我終會回歸!”

    隨后,虛空彌合,彌合的空間中顯出一柄光芒微弱的光劍,光劍開始緩緩變形,化作了光輝之主愛瑪的模樣。

    這時候的愛瑪模樣十分衰老,臉上的皺紋猶如起伏不定的山嶺丘壑,眼神暗淡無光,身旁的白銀光暈也變得極度微弱,只剩下絲絲縷縷的淡光。

    之前一下時光之劍是他壓箱底的絕技,光暗碰撞之后,無盡虛空都為之破碎,他雖然有所準備,但還是受了不輕的傷,完全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打法。

    但也正因為愛瑪的決絕,他這一劍給黑暗之主造成了難以想象的重創,一擊擊散了他的本體。

    某種意義上說,此時的黑暗之主已經隕落了。

    當無盡虛空中黑暗之主的聲音徹底消失的時候,羅林的光輝從光輝之主身上沖刷而過,卻并沒有對光輝之主造成任何傷害。

    光輝擴散到生命女神身邊的時候,生命女神就感覺到黑暗位面的沖擊力完全消失了,整個黑暗位面被一股磅礴而柔和的力量洗刷著,其中糾纏纏綿的黑暗之力如煙霧一般發散蒸騰,然后消逝在虛空之中,就像有一雙溫柔的手輕輕地撫摸,只除去那些病態的力量,卻留下了天然的。

    頃刻間,這個位面就被凈化了,成為了自然位面的一員。

    這光輝繼續延伸,不斷地延伸,即使整個自然神系的光輝都已經充滿這如水的光輝了,也依舊沒有停止擴張,擴張的速度甚至沒有停止,似乎有充滿整個無盡虛空的趨勢。

    “這是怎么回事?世界上怎么會有這么龐大的力量,這不可能啊!”光輝之主愛瑪眼中滿是不可思議的表情,這樣的力量已經超出了他的理解極限。

    生命女神沒有說話,她伸出手,五指輕輕搖擺,似乎在撫摸著流淌過身邊的光輝,許久,她輕聲道:“去萬神殿吧,我想那里會有答案。”

    話音落下,兩個不朽者就從原地消失,再次出現的時候,兩個不朽者的身影就出現在了萬神殿外的廣場上。

    這一次,萬神殿周圍沒有出現任何對他們的禮贊音樂,這里已經大變了模樣,周邊所有的光暈都呈現出如水的光輝,水光流淌著,隱隱約約有悠揚的音樂出現。

    “這樂聲真美啊,讓我想到了春日里的暖陽。”生命女神忍不住贊美。

    “春日的暖陽?”光輝之主無法理解:“不應該是烈日當空,世界沐浴光輝嗎?”

    生命女神也奇怪起來,正驚訝間,一個聲音從萬神殿傳出來:“樂由心生,不必過于糾結。”

    生命女神和光輝之主立即轉頭,循聲望過去,就見一個模樣普通的黑發青年走過來,青年的眸子幽深晦澀,其中時有流光閃現,他身上穿著的衣袍樣式樸素簡潔,也沒有攜帶任何武器。

    “羅林?是你嗎?”生命女神問,模樣是羅林的模樣,但她卻完全感覺不到羅林的熟悉氣息了,她甚至感覺不到對方的存在。

    一旁的光輝之主也皺起了眉頭,他感覺到了更高層次的力量。黑發青年微微一笑,做出邀請狀:“我是我,我是羅林,也是眾生。”

    兩個不朽者疑惑著走進了萬神殿。

    萬神殿內,至高的神座已經變得清晰無比,玄妙晦澀的花紋、白玉一般的材質,若隱若現的力量波瀾,即使是不朽者看到了,心中也忍不住生出敬畏之心。

    在至高神座上坐著一個人,他身體隱藏在光輝中,看不出具體的模樣,一手倚著額頭,做沉思狀。

    在至高神座下,依舊有三個不朽者神座,生命女神和光輝之主的神座和過去沒什么不同,但光輝之主的座位卻背一團迷霧包裹著,等待著下一個主人。

    黑暗原力是無法消滅的,是創世力量的一部分,它總會誕生代理神,但下一個誕生的卻不一定叫羅米爾松了。

    “至高者,你的力量本質叫什么?”生命女神問。

    羅林眼睛微瞇,笑:“我無法將他描述出來,他存在著,無法形容,滋養著萬物,包容著萬物,無盡虛空由他演化,他是一切的起源、一切的初始,也是一切的終點。”

    隨著這聲音,羅林的身體開始虛化,聲音變得飄渺:“這是你們最后一次見到近乎完全的我。從今以后,我們會再見面,從凡塵中、神界中、甚至深淵中都有會我的存在。”

    “你的力量如此龐大,你會干涉我們的命運嗎?”光輝之主大喊。

    “干涉命運?命運是你們自己的路,好好走下去吧。”

    聲音徹底消失了,至高神座、神座上的影子、羅林的分身都緩緩消失不見。

    “凡間的一切,你都能拋下嗎?”生命女神終于忍不住問出了這句話,她眼中流淌出了晶瑩的淚珠。

    沒有回答出現,但當生命女神的淚水滴落在空氣的時候,卻化出了一只漂亮的水晶蝴蝶,翩翩飛舞,最后落在她的發間,翅膀一張一合地,似乎在輕輕撫慰著她。

    “好了,別想了,你的算盤也落空了,最終,他還是走了。”光輝之主愛瑪嘆口氣。

    生命女神搖了搖頭,頭上蝴蝶頓時飛起,在空中翩翩搖擺,有細碎的光芒輕輕閃現,美麗極了。

    “不,他一直在。我心中知道,只有這樣的主宰才是最好的主宰,擁有這樣主宰的世界,才是最美好的世界。”

    她的目光落在特羅爾世界,在那里,她看到了維安娜和羅林,那里正是凌晨,太陽初升,兩人正幸福地依偎在一起,靜靜地看著太陽跳出了地平線。

    這一瞬間,金色的光輝灑滿了人間。

    無數生靈抬頭,看著金色的太陽,一張張笑臉由衷地顯現出來。

    在這一瞬間,世界是最美好的世界。

    ……

    (全書完)
新浪彩票